• Hong Kong
  • Daily

【華平投資 白波】專訪華平投資白波 |Chimerica |希望看到更多的 |

6 月 12, 2023 金融

習近平總書記正式訪美之前,中美雙方高鐵、建築節能、能源項目上取得實質性進展。中財辦和美國保爾森基金會推動下,中美相關企業正在發起成立中美建築節能基金,投資於中國建築和節能環保項目。美國華平投資集團正在輔助中財辦和保爾森基金會推進中美建築節能基金設計和運作。

9月22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專訪時,華平董事總經理白波介紹,美國市場房地產、能源、高端工業領域有多投資機會,但中國投資者赴美投資過程中需面對來自項目質量、運營能力和政策制度方面挑戰。

《21世紀》:華平觀察,中國投資者而言、現階段美國市場有哪些投資機會?

第一,房地產領域。房地產美國是一個市場,各方面規則完善,因此,新興國家,歐洲一些國家相比,美國房地產投資方面有投資環境。

第二,能源領域。儘管最近一兩年中國大型國家石油公司放緩了海外投資步伐,但有很多其他類型資本正在補充進來,而且力度。很多中國企業美國能源上游感興趣。

第三,高端工業領域。中美的優勢,美國優勢於領先技術和模式,如商業模式和運營模式;中國優勢於市場、製造能力和技術商業化能力。有些技術美國不算端的範疇,但放在中國公司手上還是能產生價值。

《21世紀》:中美之間,能源方面可能有哪些合作機會?

白波:第一,美國的頁巖氣革命有沒有可能移植中國。美國憑藉頁巖氣革命正在一個能源依賴國家變成能源自給國家,整個國家地緣政治方方面面帶來了競爭力。中國的頁巖氣和緻氣資源,如果能這些美國發展技術運用到中國,將可以取得成果。中國煤層氣方面開發合作活躍,我們投資亞美能源一個例子。

第二,將能源和碳排放掛鈎,通過節能、提高能效方式緩解環境污染問題。華平正在輔助中財辦和保爾森基金會推進中美建築節能基金設計和運作。成立這一基金既是幫助中國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減少二氧化碳及其他温室氣體排放,同時提高工業生產效率、促進產業結構調整,鼓勵中美跨境創新,並創造綠色就業機會。

白波:我們梳理出有哪些行業需要提升。是綠色建築,這方面中美建築節能基金希望美國一些商業模式、金融模式,和中國市場、製造能力、商業化能力結合起來,綠色建築方面做一些嘗試,通過結合兩國優勢、解決市場上一些問題。

此類是綠色工業。《中國製造2025》明確提出推進製造業可持續發展,如何技術方方面面結合起來是我們正在探討下一步工作。綠色電力方面,中國太陽能方面發展是中美合作例子——中國企業海外技術商業化,現在這一領域有競爭力。

9月17日中財辦中美建築節能基金進行了披露,各方未來六個月進一步探討投資方式方法和技術運作模式,希望儘達到結果。中美建築節能基金牽扯到方方面面,包括兩國政府和很多大型企業,覆蓋了工業、金融、房地產多個領域協調工作。我們幸有這樣一個機會輔助他們進行這方面模式設計。

白波博士是綠動資本董事兼首席執行官,和中美綠色基金創始人。他同時擔任上海東方碳董事長,以及首創熱力、四源合結構調整基金、匯通達、諾客環境,和智慧互通董事。

綠色影響力投資,中國市場上提並多,但海外受到關注。我國經濟進入碳中和時代,資本推動技術進步和綠色發展方面有作為。

作為綠色投資先行者,綠動資本成立於2016年,是中國首個ESG政策制度化,並且投資行為進行綠色影響力量化評估市場化股權基金。近日,搜狐財經《未來商勢力》對話了綠動資本董事兼CEO白波。

白波年任職於美國華平,作為合夥人負責華平亞太區能源、工業和商業服務行業投資。後來,華平集團層面成立了ESG委員會,白波擔任委員之一。經歷過中美兩國股權投資行業熱潮,見證過金融危機、次貸危機社會造成影響,白波於綠色投資有了思考。

2015年,中國大規模推廣綠色金融,白波結合國內政策和環境開始創業,並於2016年成立綠動資本。通過五年綠色投資專業和深度,綠動資本取得了亮眼成績——管理資金規模超150億。投資組閤中,每億元人民幣可撬動能源節約用量1200吉瓦時,減少碳排放50萬噸,減少樹木砍伐260萬棵,減少廢物排放70萬噸。

有哪些因素實現財務回報和環境回報創造了條件?白波表示,技術是核心驅動力。但要一個企業產品商業化,需要多方面工作,技術外,還要結合企業家精神和本地化商業模式,才能實現投資。

於碳中和概念是否有炒作過現象,白波認為,關注很多並不是事,足夠關注能使行業地發展起來。他相信,多人理性地思考,碳中和經濟發展結合,這個行業會得到理性發展。

白波:這我成歷有關係,我學術出身,當年中科大學習時候研究是核聚變,到美國麻省理工學習時候,博士學位是新能源、環境、核聚變相關研究。所以什麼方法促進可持續發展,是我求學時候開始思考。

我畢業後加入了高盛,做能源和新能源相關投資。2009年,我美國華平投資集團紐約總部。當時美國金融危機後,整個資本界進行了一次反思,資本怎樣帶來變化和影響力。那時全球很多金融機構,開始去倡導ESG、影響力投資方面概念和做法。

華平投資建立第一次影響力委員會時候,我擔任ESG委員會成員之一,那後影響力投資關注。

未來商勢力:綠動資本成立於2016年,成立背景是怎樣?

白波:我們成立時候,中美之間尋求綠色發展方面合作,美國有多技術、理念、方法,中國環境污染治理需求。所以其中一個背景是海外技術和中國市場結合,促進綠色發展。

2015年,中國大規模推廣綠色金融,結合全球影響力投資方面工作推進,中美的政界和商界領袖建議和推動下,我開始做綠動資本。通過資本力量,結合產業、技術促進綠色發展,實現財務回報和環境影響力。

未來商勢力:很多人認為綠色投資賺錢,當前市場綠色影響力投資存在哪些誤解?

白波:這是我們公司叫“綠動”原因,希望使綠色變成新動能,而不是綠色發展變成經濟發展成本和壓力。

一開始我們去做綠色基金,市場認為我們是“基金會”是賺錢,或者做綠色事情需要增加很多成本。這是一個誤解,我們這些年摸索,找到了辦法和地方,使綠色投資既盈利,能實現可量化環境影響力。

白波:是技術力量。過去10年,各類技術發展。我們觀察到一些、新材料技術和一些數字技術,帶來了很多行業變革。它使這些產業實現降本增效,同時減少環境影響。

延伸閱讀…

專訪華平投資白波: 希望看到更多的“Chimerica”公司

白波個人簡介

第二是企業家精神,要推動變革力量,需要一大批有擔當,有能力企業家全力以赴去推進這些業務。

白波:它歸結為一個話,我覺得核心驅動力是技術帶來變革,但技術企業家手上關鍵。要一個企業、一個產品商業化需要多方面工作,還要結合企業家精神和本地化商業模式,才能變成投資。

未來商勢力:評估標準方面,綠動資本有哪些評估體系?

白波:2016年,全球關於影響力評估體系完善,中國處於階段。我們自己建立一個綠色技術和評估研究院。

作為一個理工男,我們是什麼?是數據要量化,要能地、等級地投企業碳和環境影響力進行量化。

我們投企業會做一個全生命週期量化分析和評估,即供應鏈整個過程、產品或者服務後續應用中帶來影響力充分考慮進去,得到生命週期量化分析,這我們採取做法。

未來商勢力:做市場化綠色影響力投資過程當中,您遇到是什麼?

白波:開始時候,一些投企業理解綠動這麼做目的和原因,這個過程需要花一些精力和時間去分享溝通。2016年、2017年,部分LP理解什麼要做量化環境回報,是不是了。

今天回過頭,大家開心雙碳目標下貢獻了可以量化結果。所以現在資金端和投資標的端,我們做法得到多人接受和認可。

“十三五”規劃明確提出要“發展綠色金融,設立綠色發展基金”,構建綠色金融體系上升國家戰略。2016年8月,中央改組第二十七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構建綠色金融體系指導意見》,綠色金融政策框架形成 。

細心人發現,綠色發展步入了車道。紙上願景現實之間間隙,造就了具吸引力機遇挑戰和發展空間。先行者們而動,白波其中一員。

延伸閱讀…

白波_百度百科

對話綠動資本白波:三分投資七分服務,要用服務的方式幫助 …

半年前,身美國華平投資集團(下稱“華平”)董事總經理白波香港一個單人辦公室裏,透過落地大窗,遙望維多利亞港。

6個月後,那副美景成了回憶。如今白波是中美綠色基金(下稱“中美綠色”)CEO,出差時候,他會坐在北京東三環一幢寫字樓內那個人共享小玻璃間裏。訪定11點,他記者相對而坐,片刻寧靜得來,因為接下來一系列項目發佈塞了行程表。

“我華平呆了7年多,團隊所有人華平經歷非常感激,才有了中美綠色基金今天。”採訪開始,他主動向記者提起華平這段“淵源”。

1966年成立美國華平投資集團是全球領先股權投資機構,目前管理逾440億美元股權資產,中國投資總額超過70億美元。白波外,中美綠色核心高管們過半來華平——其投委會主席黎輝是前美國華平投資集團亞太區總裁。

相比之下,中美綠色只是投資圈“初生牛犢”,正式運作不到半年。從老牌機構到平台、從香港到北京,這樣跨度令外界於白波大膽選擇倍感。

然而白波處淡然,並且平台充滿了熱情期待。學能源出身他多年職業生涯中目睹過大量觸目驚心企業環境污染,這成為他投身於中國環境綠色發展行業動因之一。

東家投資理念中美綠色基金地繼承,這其中紮投資人根基以外,隊伍本身學歷、經歷可以化作中美之間橋樑。全球化基金怎樣和本土結合,如何中國土地上找到適合本地商業模式,以及本地管理團隊,公司發展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雖然有熟悉團隊,某種程度上,白波享受着挑戰和刺激。談及入職後感受,白波表示,於華平投資“”,中美綠色專注於和綠色發展相關主題,投資主線。“華平是商業化基金,而中美綠色想打造新型基金模式,商業性和社會公益性結合起來,推動中國經濟實現綠色發展。”

目前,中國綠色領域投融資仍停留以政府補貼主傳統模式,商業可持續性,從而陷入社會資本參與積極性低迷惡循環。

依賴於補貼機制傳統激勵模式,中美綠色自有一條自下而上商業化發展路。

“綠色投資於‘躺補貼上’,於賺錢交易。”白波認為,原有綠色發展投資思路是值得商榷,有提升空間。

商業建築節能管理、綠色家居、裝配式建築、鋼鐵業整合……從案例,中美基金目光瞄準萬億級市場。

實現商業性方面,中美綠色場合強調過其降低風險回報投資策略。這一策略如何實現?白波進一步解釋到:,選擇細分行業時,注意選擇具有長期驅動力細分行業,市場要夠大;第二,選擇、驗證商業模式,盈利方式;第三,只找團隊來搭配。

此外,初來駕到中美綠色基金將眼光投向了有經驗領域。所謂“術業有專攻”,只在瞭解領域深耕細作,推進“產業+金融”結合認為是他們實現盈利優勢。

“賺錢”,有一件讓中美綠色牽掛事——公益方式去促進中美之間綠色產業和人才合作與交流。這是基金成立之一。此,中美綠色創新性提出了“反哺”模式。

白波指出,中美綠色基金管理公司盈利後捐出去大量資金,成立“中美綠色公益基金會”,“反哺”中國綠色教育、科研事業發展,從而促進中美文化科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