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清華系上市公司6家】清华大学校企改革一波三折 |清华系背景上市企业股权被无偿转让 |1500亿市值 |

11 月 2, 2022 公司

12月10日晚间,拥有“清华系”背景的上市公司同方股份、辰安科技、紫光国微、诚志股份、紫光股份、启迪环境、学大教育及微芯生物等8家拥有“清华系”背景的A股公司先后发布了关于“清华大学拟无偿划转清华控股100%股权”的相关公告,清华大学于12月10日与四川能投签订了《国有产权无偿划转协议》,拟通过无偿划转方式将清华大学持有的清华控股100%的股权划转给四川能投。

资料显示,清华控股是清华大学在整合清华产业的基础上,经国务院批准出资设立的国有独资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成立于2003年9月,注册资本25亿元。作为清华大学旗下重要的产业平台,清华控股业务板块包括信息技术、能源环保、生命健康、科技服务和知识、资产管理及其他,其股权处置对清华大学的校企改革工作有着重大意义。

2015年9月25日,《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实施方案》正式印发,拉开高校企业改革帷幕。为了继续推进改革,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于2018年5月11日通过了《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

2018年8月底,清华控股发布《关于产业改革事宜的提示性公告》称,清华大学正着手制定相关产业体制改革方案。自启动校企改革以来,清华控股对旗下资产做了不同的处置。

比如,2018年12月,同方股份发公告称,清华控股与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核资本”)签署相关协议,拟转让其持有的7.63亿股股份(约占总股本的25.75%)。此后,中核资本成为同方股份的控股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自校企改革以来,清华控股对旗下资产采用不同方式进行了相关处置,并进行了相关尝试。以启迪环境为例,公司2020年8月底公告,清华控股拟通过公开挂牌方式,转让其持有的启迪控股1.08亿股股份,该笔交易可能导致启迪环境实控人发生变更。事实上,这并不是清华控股第一次计划转让启迪控股的股权。2019年11月,启迪环境曾公告,清华控股于2019年11月9日与雄安基金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向雄安基金公司或其控制方转让启迪控股1.02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4%)。

另外,翻阅清华控股债券财报发现,截至2018年6月30日,清华控股的资产总计约为4809亿元;而截至今年6月30日,其资产总计约为612亿元。

也就是说,在过去三年的时间里,清华控股的总资产约缩水87%。同时,清华控股的总负债也相应减少。截至2018年6月30日,清华控股的负债总计约为3375亿元;而截至今年6月30日,其负债总计约为395亿元。

在今年上半年,清华控股的营业总收入约为89.2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约为-4.25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7.71亿元有所收窄。

四川能投将接盘,双方今年曾两度接触,洽谈合作。

天眼查APP显示,四川能投的100%控股股东为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其背后的疑似实际控制人为四川省人民政府。

四川能投的官网显示,其成立于2011年2月,是四川省推进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加快重大能源项目建设的重要主体,旗下拥有川能动力(000155.SZ)和四川能投发展(01713.HK)。

以12月10日的收盘价计算,上述两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分别为397.3亿元和18.48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5.09亿元)。

四川能投的财报显示,在今年前三季度,四川能投的营业总收入为498.49亿元,同比增长约8%;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约为3.44亿元,同比增长约134%。

截至三季度末,四川能投的资产总计约为2004.52亿元,负债合计约为1389.08亿元,净资产约为615.44亿元。

从四川能投的官网公布情况来看,其战略业务主要有六项,分别是能源产业、惠普金融、旅游康养、服务贸易、化工板块和LED照明。

而从清华控股的官网来看,其产业布局也主要有六项,分别是科技实业孵化器、科技产业、创新服务、科技金融、创意产业和在线教育,两者有一定的重合领域。

通过公开信息发现,四川能投和清华大学最早发生交集是在2018年3月,四川能投赴清华大学人才推介暨招聘会。

到今年1月,清华大学携人工智能数据开发服务项目与四川能投开展座谈;6月,双方围绕推动校企合作、搭建产学研融合发展平台进行了深入交流。

清华大学与四川能投开展工作座谈,图据四川能投官网

眼下,清华大学拟将清华控股无偿“托付”给四川能投的同时,也未给四川能投带来“负担”。

具体来看,在关于“清华大学拟无偿划转清华控股100%股权”的相关公告中,上述公司均表示,本次划转不涉及职工安置。同时,划转不涉及债权、债务关系调整,清华控股的债权、债务由清华控股自行依法享有和承担。

另外,清华控股正在推动其持有51%股权的紫光集团的相关重整工作。紫光国微12月10日晚公告称,公司当日收到紫光集团管理人告知函显示,确定智路资管、建广资管作为牵头方组成联合体,成为紫光集团等7家企业实质合并重整的战略投资者。

不过,从前述多家上市公司的公告来看,在这一次无偿划转中,清华大学需获得教育部批复,而四川能投此次受让需获得四川省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等相关审批批复。

编辑:李丹

来源:绿谷工作室

时间:2021-11-29 09:20

来源:节能环保头条

时间:2017-06-29 16:19

来源: OFweek节能环保网

时间:2017-06-21 10:03

来源:水世界中国城镇水网

时间:2016-05-09 10:24

来源:证券时报

时间:2016-01-11 13:34

来源:E20环境平台

时间:2015-11-03 17:11

来源:摩尔金融

时间:2015-10-27 13:03

来源:长江商报(武汉)

时间:2015-04-20 09:37

来源:环保圈

时间:2021-10-20 10:01

来源:环保在线

时间:2021-02-19 09:47

生态环境部、住建部、国家发改委、水利…

  近年来,随着中央层面的逐渐重视,…

2016年1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环境保护税法》,并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这是我国…

李景明:农业农村领域碳排放如何核…

河北首家生态环保领域国资国企平台…

注意!各省市陆续发布碳中和奖励、…

山东高速集团的环保布局

编者按:自教育部去年5月下发高校所属企业改革指导意见以来,校企改革进入攻坚期。与此同时,包括债务偿付、存续能力等相关的一系列分歧与争议也随之产生,客观上延缓了校企改革的进度,亦令校企改革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本文以“清华系”为样本,全面透析了校企改革的主要路径及面临的现实困境。作为中国最主要的校企集团之一,“清华系”在资产负债结构、公司治理架构、业务经营模式等方面极具代表性,其改革方向和成效将直接决定中国校企改革的最终结果。

日前,清华大学控股的紫光集团、北京大学控股的方正集团发行的美元债价格大跌,体现了市场对高校企业的担忧。

早在2015年,中央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文件就提出,要逐步实现高校与下属企业剥离。2018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印发,要求推动高校所属企业清理规范、体质增效,促使高校聚焦教学科研主业。

以清华大学为例,其校办企业的规模和社会影响均属国内一流。在此次校企改革中,清华大学既是先行者,又是遇到困难最大的那一个。相关上市公司的公告显示,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要求,清华大学正在积极开展校属企业改革工作,聚焦教学科研主业,提升高校治理水平,促进集中精力办学,实现内涵式发展。但是,领先的混改尝试、出色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曾让清华大学校属企业走上发展的快车道,如今也给校企改革带来了不小的阻碍。

清华大学的校企改革在摸索中前进,其间积累的经验和教训,可供其他高校借鉴,这就是试点的意义。放眼全国高校企业,存在改制难题的,并不只有清华、北大。平安证券就认为, 股权变动引发原有利益各方激烈博弈,或加速校企风险暴露,而剔除名校的光环后,校企基本面可能存在业务不强、债务依赖和债务结构不合理等问题。

清华校企存三大派系

2003年,清华大学整合旗下产业,成立全资子公司清华控股。清华大学以清华控股为平台,管理着规模庞大的资产,涵盖科技产业、创新服务、科技金融、创意产业、在线教育等产业群组,控制同方股份、诚志股份、紫光股份、紫光国微、紫光学大、启迪古汉、启迪环境、辰安科技等8家A股公司,合计市值达到1500亿元。2018年,清华控股位居国内企业500强第137位。

就清华大学在A股的布局而言,又可细分为紫光系、启迪系和清控本系。清控本系指的是清华控股或其全资子公司直接控制的上市公司,包括同方股份、诚志股份和辰安科技;紫光系以紫光集团为平台,控制紫光股份、紫光国微和紫光学大,参股文一科技等众多上市公司;启迪系通过启迪控股,控制启迪古汉和启迪环境。此外,紫光系、启迪系还分别参股多家A股公司,同方股份是泰豪科技的第一大股东。

诚志股份是清华大学控股的一家从事生物制品及医药生产和销售的高科技上市公司。在有所动作之前,清华控股直接持有诚志股份11.76%的股份,通过全资子公司诚志科融持有33.44%。清控本系的另一家上市公司辰安科技,主要依托清华大学公共安全研究院的技术优势,从事公共安全和应急技术的产业化。截至目前,清华控股直接持有辰安科技8.16%股份,通过全资子公司清控创投持股18.68%。

同方股份在清控本系中拥有特殊的地位,因其规模、知名度均较另两家上市公司有更大的优势。同方股份是清华控股唯一的直接控股的A股上市公司,后者依托清华大学的科研实力与人才平台,走产学研结合之路,定位于多元化综合性科技实业孵化器,致力于中国高科技成果的转化和产业化。截至目前,清华控股直接持有同方股份25.75%,紫光集团持股2.35%。

在清华大学的校办企业中,紫光系最为庞大和复杂。官网显示,紫光集团是一家领先的数字化基础设施和服务企业,并着力发展电子元器件和设备制造产业。截至2018年底,紫光集团在全球拥有4万名以上员工,总资产约为2700亿元。紫光集团是全球第三大手机芯片设计企业,占到全球SIM卡芯片市场份额的20%以上。清华控股持有紫光集团51%的股权,另外49%属于健坤投资。健坤投资的第一大股东是赵伟国,持有70%股权,另外两名股东是李义、李禄媛,各持股15%。

启迪系的平台是启迪控股,后者的控股子公司启迪科服为启迪古汉、启迪环境的控股股东,直接持股比例分别为29.44%、16.56%,启迪科服还通过两家全资子公司持有启迪环境7.48%股份。启迪控股是一家依托清华大学设立的聚焦科技服务领域的科技投资控股集团,是清华科技园开发建设与运营管理单位。启迪控股官网称,公司管理总资产规模超过2000亿元。

针对内部不同派系的改革,清华大学采取了不同的方式。

清控本系,清华控股对公开挂牌或公开征集受让方、协议转让的形式,减持大部分股份,以使自身失去控股权;紫光系,清华控股曾试图为紫光集团引入其他投资者,以实现共同控股,最终失败,当前无进展;启迪系,清华控股拟为启迪控股引入雄安新区管委会,使上市公司成为无主状态。

清控本系:转让大部分持股

对于清控本系三家上市公司,清华大学拟采取的改革方式是部分转让,以实现控制权的变更。具体来看,三家公司又有所不同。

8月30日,诚志科融将所持诚志股份4433.54万股(约占总股本3.54%)无偿换转至清华控股。至此,清华控股持股比例升至15.3%,诚志科融降至29.9%,控股格局并未发生变化。紧接着在9月初,诚志股份公告,清华控股拟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诚志科融100%股权,若转让完成,可能导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化。9月份,北交所网站对上述转让事项进行了20个工作日的预披露,但时至今日尚未见正式披露。诚志股份证代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此事由控股股东层面推进,上市公司正常经营,未受到影响。

辰安科技是在11月24日收到控股股东清控创投的通知,后者拟通过公开征集转让的方式协议转让其持有的公司4345.96万股,占总股本的18.68%。公告称,清控创投后续将进一步研究制定具体方案,若此次公开征集转让获得批准并得以实施,将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持股5%以上股东安远县辰源世纪科贸有限公司(下称“辰源世纪”)也在11月25日通知辰安科技,拟通过公开征集转让的方式协议转让其持有的1268.38万股,占总股本的5.45%。辰源世纪是对辰安科技经营管理团队及在公司的创立和发展中作出重大贡献的人员实施股权激励的平台,第一大股东为袁宏永,系辰安科技副董事长、总裁。今年5月~9月,辰源世纪已经通过协议转让、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了辰安科技5.9%的股份,原因是自身资金需求。

相较于诚志股份、辰安科技,清华大学的校属企业改革工作在同方股份上已有实质性进展。今年4月3日,清华控股与中核资本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后者以70亿元的价格受让同方股份21%的股票。11月22日,转让总价调整为63.98亿元,其他条款不变。11月28日,中核资本已根据《补充协议》约定支付了股份转让价款30%的保证金。此项交易完成后,清华控股持股比例降低至4.75%,同方股份的控股股东变更为中核资本,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

紫光系:改制方案搁浅

紫光集团的前身是清华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1988年成立,至今已超过30年。2009年,紫光集团引进新的管理团队,在之后建立了混合所有制,开启了腾飞之路。2012年,紫光集团营收为22亿元。到了2018年,这一数字达到800亿元,增长了36倍。

紫光集团采取的模式是大举并购,扩张速度惊人。由此带来的隐患是,紫光集团高杠杆运行,负债率较高,现金流不佳。截至今年6月底,紫光集团总资产2741亿元,总负债2020亿元,负债率达到74%,归母净资产仅72亿元,下滑了56%。今年上半年,紫光集团亏损了32亿元。

清华控股持有紫光集团51%的股权,另外49%属于健坤投资。健坤投资的第一大股东是赵伟国,持有70%股权,另外两名股东是李义、李禄媛,各持股15%。赵伟国是健坤投资的董事长,同时也是紫光集团的董事长。可以说,正是赵伟国团队在2009年进入紫光集团后,后者才由一家纯粹的校办企业变成一家市场化的公司。并购之路,也是赵伟国一手为紫光集团打造,这也让其赢得了“并购狂人”的称号。

在A股,紫光集团控制紫光股份、紫光国微、紫光学大等3家上市公司。具体来看,紫光股份的控股股东为紫光通信,持股54.5%,紫光卓远持股3.86%,二者均为紫光集团全资控制,紫光集团自身还直接持股0.32%;紫光集团通过全资孙公司紫光春华持有紫光国微36.39%的股份,紫光集团、紫光通信也持有少量紫光国微股份;紫光卓远持有紫光学大15.59%的股份,紫光集团、紫光通信也分别持有3.02%、5.15%,三者合计持有紫光学大23.76%的股份。

在这一轮校企改革中,清华大学较早的筹划为紫光集团引入新的投资者,但一波三折,难以推进。早在2018年8月,紫光系三家上市公司就公告,收到紫光集团发来的通知,紫光集团控股股东清华控股公司正在筹划转让其持有的紫光集团部分股权,该事项可能涉及到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

赵伟国

2018年9月,第一份方案出炉,清华控股分别与苏州高铁新城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苏州高铁新城”)、海南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海南联合”)签署附生效条件的《股权转让协议》,分别转让清华控股所持有的紫光集团30%、6%股权。同时,清华控股与高铁新城、海南联合三方签署《共同控制协议》,对紫光集团实施共同控制。

又过了一个月,上述方案出现重大调整。2018年10月25日,清华控股与苏州高铁新城和海南联合分别签署了终止协议,签署交易宣布结束。同日,清华控股与深投控、紫光集团签署《合作框架协议》,清华控股拟向深投控转让紫光集团36%股权。同时,清华控股和深投控应在签署36%股权转让协议的当天,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或作出其他安排,达到将紫光集团纳入深投控合并报表范围的条件,以实现深投控对紫光集团的实际控制。

最终,调整后的方案仍然没能实际落地。今年8月,紫光系三家上市公司公告,鉴于近期内外部市场环境变化,经各方友好协商,清华控股决定终止向深投控转让其所持紫光集团36%股权。

启迪系:引入雄安新区管委会

启迪系的平台是启迪控股,后者的控股子公司启迪科服为启迪古汉、启迪环境的控股股东,直接持股比例分别为29.44%、16.56%,启迪科服还通过两家全资子公司持有启迪环境7.48%股份。此外,清华控股直接持有启迪科服6.99%股权,直接持有启迪环境4.97%股份,通过其所控制的南通金信持股1.55%。

清华大学对启迪系的改革,借鉴了紫光系的经验,但同时也有清控本系方案的影子:一是为启迪控股引入战略投资者,使其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二是保留清华控股持有的启迪科服及上市公司股份,维持影响力。

今年11月9日,清华控股与中国雄安集团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雄安基金公”)签署协议,清华控股向雄安基金或其控制的基金转让所持启迪控股14%的股份。同时,雄安管委会认缴启迪控股新增注册资本1.23亿元,占增资后总股本的14.47%。雄安管委会及雄安基金均受河北省人民政府实际控制,上述交易完成后,清华控股与雄安方持有启迪控股的股份均为26.45%,启迪控股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状态。由此带来的影响是,启迪古汉、启迪环境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状态,控股股东未发生变化。

清华控股持有持有的启迪科服股权、启迪环境股份,则未见有调整计划。

编者按:自教育部去年5月下发高校所属企业改革指导意见以来,校企改革进入攻坚期。与此同时,包括债务偿付、存续能力等相关的一系列分歧与争议也随之产生,客观上延缓了校企改革的进度,亦令校企改革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本文以“清华系”为样本,全面透析了校企改革的主要路径及面临的现实困境。作为中国最主要的校企集团之一,“清华系”在资产负债结构、公司治理架构、业务经营模式等方面极具代表性,其改革方向和成效将直接决定中国校企改革的最终结果。

日前,清华大学控股的紫光集团、北京大学控股的方正集团发行的美元债价格大跌,体现了市场对高校企业的担忧。

早在2015年,中央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文件就提出,要逐步实现高校与下属企业剥离。2018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印发,要求推动高校所属企业清理规范、体质增效,促使高校聚焦教学科研主业。

以清华大学为例,其校办企业的规模和社会影响均属国内一流。在此次校企改革中,清华大学既是先行者,又是遇到困难最大的那一个。相关上市公司的公告显示,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要求,清华大学正在积极开展校属企业改革工作,聚焦教学科研主业,提升高校治理水平,促进集中精力办学,实现内涵式发展。但是,领先的混改尝试、出色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曾让清华大学校属企业走上发展的快车道,如今也给校企改革带来了不小的阻碍。

清华大学的校企改革在摸索中前进,其间积累的经验和教训,可供其他高校借鉴,这就是试点的意义。放眼全国高校企业,存在改制难题的,并不只有清华、北大。平安证券就认为, 股权变动引发原有利益各方激烈博弈,或加速校企风险暴露,而剔除名校的光环后,校企基本面可能存在业务不强、债务依赖和债务结构不合理等问题。

清华校企存三大派系

2003年,清华大学整合旗下产业,成立全资子公司清华控股。清华大学以清华控股为平台,管理着规模庞大的资产,涵盖科技产业、创新服务、科技金融、创意产业、在线教育等产业群组,控制同方股份、诚志股份、紫光股份、紫光国微、紫光学大、启迪古汉、启迪环境、辰安科技等8家A股公司,合计市值达到1500亿元。2018年,清华控股位居国内企业500强第137位。

就清华大学在A股的布局而言,又可细分为紫光系、启迪系和清控本系。清控本系指的是清华控股或其全资子公司直接控制的上市公司,包括同方股份、诚志股份和辰安科技;紫光系以紫光集团为平台,控制紫光股份、紫光国微和紫光学大,参股文一科技等众多上市公司;启迪系通过启迪控股,控制启迪古汉和启迪环境。此外,紫光系、启迪系还分别参股多家A股公司,同方股份是泰豪科技的第一大股东。

诚志股份是清华大学控股的一家从事生物制品及医药生产和销售的高科技上市公司。在有所动作之前,清华控股直接持有诚志股份11.76%的股份,通过全资子公司诚志科融持有33.44%。清控本系的另一家上市公司辰安科技,主要依托清华大学公共安全研究院的技术优势,从事公共安全和应急技术的产业化。截至目前,清华控股直接持有辰安科技8.16%股份,通过全资子公司清控创投持股18.68%。

同方股份在清控本系中拥有特殊的地位,因其规模、知名度均较另两家上市公司有更大的优势。同方股份是清华控股唯一的直接控股的A股上市公司,后者依托清华大学的科研实力与人才平台,走产学研结合之路,定位于多元化综合性科技实业孵化器,致力于中国高科技成果的转化和产业化。截至目前,清华控股直接持有同方股份25.75%,紫光集团持股2.35%。

在清华大学的校办企业中,紫光系最为庞大和复杂。官网显示,紫光集团是一家领先的数字化基础设施和服务企业,并着力发展电子元器件和设备制造产业。截至2018年底,紫光集团在全球拥有4万名以上员工,总资产约为2700亿元。紫光集团是全球第三大手机芯片设计企业,占到全球SIM卡芯片市场份额的20%以上。清华控股持有紫光集团51%的股权,另外49%属于健坤投资。健坤投资的第一大股东是赵伟国,持有70%股权,另外两名股东是李义、李禄媛,各持股15%。

启迪系的平台是启迪控股,后者的控股子公司启迪科服为启迪古汉、启迪环境的控股股东,直接持股比例分别为29.44%、16.56%,启迪科服还通过两家全资子公司持有启迪环境7.48%股份。启迪控股是一家依托清华大学设立的聚焦科技服务领域的科技投资控股集团,是清华科技园开发建设与运营管理单位。启迪控股官网称,公司管理总资产规模超过2000亿元。

针对内部不同派系的改革,清华大学采取了不同的方式。

清控本系,清华控股对公开挂牌或公开征集受让方、协议转让的形式,减持大部分股份,以使自身失去控股权;紫光系,清华控股曾试图为紫光集团引入其他投资者,以实现共同控股,最终失败,当前无进展;启迪系,清华控股拟为启迪控股引入雄安新区管委会,使上市公司成为无主状态。

清控本系:转让大部分持股

对于清控本系三家上市公司,清华大学拟采取的改革方式是部分转让,以实现控制权的变更。具体来看,三家公司又有所不同。

8月30日,诚志科融将所持诚志股份4433.54万股(约占总股本3.54%)无偿换转至清华控股。至此,清华控股持股比例升至15.3%,诚志科融降至29.9%,控股格局并未发生变化。紧接着在9月初,诚志股份公告,清华控股拟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诚志科融100%股权,若转让完成,可能导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化。9月份,北交所网站对上述转让事项进行了20个工作日的预披露,但时至今日尚未见正式披露。诚志股份证代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此事由控股股东层面推进,上市公司正常经营,未受到影响。

辰安科技是在11月24日收到控股股东清控创投的通知,后者拟通过公开征集转让的方式协议转让其持有的公司4345.96万股,占总股本的18.68%。公告称,清控创投后续将进一步研究制定具体方案,若此次公开征集转让获得批准并得以实施,将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持股5%以上股东安远县辰源世纪科贸有限公司(下称“辰源世纪”)也在11月25日通知辰安科技,拟通过公开征集转让的方式协议转让其持有的1268.38万股,占总股本的5.45%。辰源世纪是对辰安科技经营管理团队及在公司的创立和发展中作出重大贡献的人员实施股权激励的平台,第一大股东为袁宏永,系辰安科技副董事长、总裁。今年5月~9月,辰源世纪已经通过协议转让、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了辰安科技5.9%的股份,原因是自身资金需求。

相较于诚志股份、辰安科技,清华大学的校属企业改革工作在同方股份上已有实质性进展。今年4月3日,清华控股与中核资本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后者以70亿元的价格受让同方股份21%的股票。11月22日,转让总价调整为63.98亿元,其他条款不变。11月28日,中核资本已根据《补充协议》约定支付了股份转让价款30%的保证金。此项交易完成后,清华控股持股比例降低至4.75%,同方股份的控股股东变更为中核资本,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

紫光系:改制方案搁浅

紫光集团的前身是清华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1988年成立,至今已超过30年。2009年,紫光集团引进新的管理团队,在之后建立了混合所有制,开启了腾飞之路。2012年,紫光集团营收为22亿元。到了2018年,这一数字达到800亿元,增长了36倍。

紫光集团采取的模式是大举并购,扩张速度惊人。由此带来的隐患是,紫光集团高杠杆运行,负债率较高,现金流不佳。截至今年6月底,紫光集团总资产2741亿元,总负债2020亿元,负债率达到74%,归母净资产仅72亿元,下滑了56%。今年上半年,紫光集团亏损了32亿元。

清华控股持有紫光集团51%的股权,另外49%属于健坤投资。健坤投资的第一大股东是赵伟国,持有70%股权,另外两名股东是李义、李禄媛,各持股15%。赵伟国是健坤投资的董事长,同时也是紫光集团的董事长。可以说,正是赵伟国团队在2009年进入紫光集团后,后者才由一家纯粹的校办企业变成一家市场化的公司。并购之路,也是赵伟国一手为紫光集团打造,这也让其赢得了“并购狂人”的称号。

在A股,紫光集团控制紫光股份、紫光国微、紫光学大等3家上市公司。具体来看,紫光股份的控股股东为紫光通信,持股54.5%,紫光卓远持股3.86%,二者均为紫光集团全资控制,紫光集团自身还直接持股0.32%;紫光集团通过全资孙公司紫光春华持有紫光国微36.39%的股份,紫光集团、紫光通信也持有少量紫光国微股份;紫光卓远持有紫光学大15.59%的股份,紫光集团、紫光通信也分别持有3.02%、5.15%,三者合计持有紫光学大23.76%的股份。

在这一轮校企改革中,清华大学较早的筹划为紫光集团引入新的投资者,但一波三折,难以推进。早在2018年8月,紫光系三家上市公司就公告,收到紫光集团发来的通知,紫光集团控股股东清华控股公司正在筹划转让其持有的紫光集团部分股权,该事项可能涉及到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

赵伟国

2018年9月,第一份方案出炉,清华控股分别与苏州高铁新城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苏州高铁新城”)、海南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海南联合”)签署附生效条件的《股权转让协议》,分别转让清华控股所持有的紫光集团30%、6%股权。同时,清华控股与高铁新城、海南联合三方签署《共同控制协议》,对紫光集团实施共同控制。

又过了一个月,上述方案出现重大调整。2018年10月25日,清华控股与苏州高铁新城和海南联合分别签署了终止协议,签署交易宣布结束。同日,清华控股与深投控、紫光集团签署《合作框架协议》,清华控股拟向深投控转让紫光集团36%股权。同时,清华控股和深投控应在签署36%股权转让协议的当天,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或作出其他安排,达到将紫光集团纳入深投控合并报表范围的条件,以实现深投控对紫光集团的实际控制。

最终,调整后的方案仍然没能实际落地。今年8月,紫光系三家上市公司公告,鉴于近期内外部市场环境变化,经各方友好协商,清华控股决定终止向深投控转让其所持紫光集团36%股权。

启迪系:引入雄安新区管委会

启迪系的平台是启迪控股,后者的控股子公司启迪科服为启迪古汉、启迪环境的控股股东,直接持股比例分别为29.44%、16.56%,启迪科服还通过两家全资子公司持有启迪环境7.48%股份。此外,清华控股直接持有启迪科服6.99%股权,直接持有启迪环境4.97%股份,通过其所控制的南通金信持股1.55%。

清华大学对启迪系的改革,借鉴了紫光系的经验,但同时也有清控本系方案的影子:一是为启迪控股引入战略投资者,使其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二是保留清华控股持有的启迪科服及上市公司股份,维持影响力。

今年11月9日,清华控股与中国雄安集团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雄安基金公”)签署协议,清华控股向雄安基金或其控制的基金转让所持启迪控股14%的股份。同时,雄安管委会认缴启迪控股新增注册资本1.23亿元,占增资后总股本的14.47%。雄安管委会及雄安基金均受河北省人民政府实际控制,上述交易完成后,清华控股与雄安方持有启迪控股的股份均为26.45%,启迪控股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状态。由此带来的影响是,启迪古汉、启迪环境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状态,控股股东未发生变化。

清华控股持有持有的启迪科服股权、启迪环境股份,则未见有调整计划。

清華控股有限公司(英語:Tsinghua Holdings Co., LTD.),為高校校辦企業改制的首家試點單位清華大學改制後的校辦企業,由清華大學控股,清華大學經營資產管理委員會管理,整合控股原清華各校辦企業。總部位於北京清華科技園[1][2]。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之子胡海峰曾經擔任黨委書記[3]。

初建的2003年,清華控股擁有184.4億元總資產,營業收入126.48億元。2011年,清華控股擁有586.60億元,經營收入363.46億元。[4]

2015年9月5日,紫光集團其中一位股東清華控股,將其30%股份轉售給蘇州高鐵新城國有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另將6%股售給海南聯合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完成後,三者合共持有紫光集團51%股,清華控股持股降至15%。

目次

控股上市公司[編輯]

控股企業[編輯]

參股企業[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