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收購日本公司】收購一家公司 |收购日企的现实困境 |收購日本公司資訊Archives |

11 月 3, 2022 公司

「年輕時希望自己能工作愈久愈好,但上班族的生涯已看得到盡頭。」邁入中年的上班族,一定和 54 歲、任職顧問業的加藤久仁明一樣,有過同樣的煩惱。既然如此,他開始尋覓真正喜歡的工作,邁出的一步,竟是「收購企業」。

這並非單一個案,而是日本上班族在過去幾年興起的新風潮。年度暢銷書「上班族就該用 300 萬日元買公司」銷量突破 13 萬本,作者三戶政和是基金公司日本創生投資的行政總裁。他提倡的「微型併購」(スモール M&A),正好可以將尋找繼承人的小企業,和尋找人生第二春的退休族彼此媒合。

過去投資者偏好將好不容易存下來的資金,投入低風險、具有儲蓄性質的金融商品,但根據日本金融廳的調查顯示,基金的個人投資戶中,46% 都陷入虧損,原因要歸咎於銀行為了賺取手續費,常建議顧客作短期買賣。

「不管是一般投資還是微型併購都有風險,重要的是把風險和所能得到的人生意義放在天平上衡量,思考自己所能承擔的風險範圍,」三戶政和說。日本企業 8 成以上是員工不到 20 人的製造業,但是資訊封閉,使得這些小企業很難成為併購的目標,小公司的經營者為了能安心交易,只能透過熟人尋找買家。

不過微型併購的中介平台愈來愈多,Tranbi(トランビ)就是其中的先驅。社長高橋聰同時也是長野縣貿易公司的第二代社長,因為發現周遭的小公司陸續陷入破產危機,繼設置免費中介平台之後,又成立了 Tranbi。目前每年經手約 120 宗併購,其中 3 成是個人買家,成交價格則從數百萬到 3,000 萬日元不等。高橋聰強調:「買下公司後要轉讓也變簡單了,降低了個人併購的心理障礙。」

金融機構也鼓勵個人併購,年僅 25 歲的日立前員工溝口勇樹,就併購了京都市的金屬加工廠,所需的費用 1,800 百萬日元,全額向京都中央信用金庫信用貸款,不僅免擔保人,也免抵押。能夠放行如此特別的融資,也是因為地方金融機構出現了顧客消失的危機意識。

相關新聞

「年輕時希望自己能工作愈久愈好,但上班族的生涯已看得到盡頭。」邁入中年的上班族,一定和 54 歲、任職顧問業的加藤久仁明一樣,有過同樣的煩惱。既然如此,他開始尋覓真正喜歡的工作,邁出的一步,竟是「收購企業」。

這並非單一個案,而是日本上班族在過去幾年興起的新風潮。年度暢銷書「上班族就該用 300 萬日元買公司」銷量突破 13 萬本,作者三戶政和是基金公司日本創生投資的行政總裁。他提倡的「微型併購」(スモール M&A),正好可以將尋找繼承人的小企業,和尋找人生第二春的退休族彼此媒合。

過去投資者偏好將好不容易存下來的資金,投入低風險、具有儲蓄性質的金融商品,但根據日本金融廳的調查顯示,基金的個人投資戶中,46% 都陷入虧損,原因要歸咎於銀行為了賺取手續費,常建議顧客作短期買賣。

「不管是一般投資還是微型併購都有風險,重要的是把風險和所能得到的人生意義放在天平上衡量,思考自己所能承擔的風險範圍,」三戶政和說。日本企業 8 成以上是員工不到 20 人的製造業,但是資訊封閉,使得這些小企業很難成為併購的目標,小公司的經營者為了能安心交易,只能透過熟人尋找買家。

不過微型併購的中介平台愈來愈多,Tranbi(トランビ)就是其中的先驅。社長高橋聰同時也是長野縣貿易公司的第二代社長,因為發現周遭的小公司陸續陷入破產危機,繼設置免費中介平台之後,又成立了 Tranbi。目前每年經手約 120 宗併購,其中 3 成是個人買家,成交價格則從數百萬到 3,000 萬日元不等。高橋聰強調:「買下公司後要轉讓也變簡單了,降低了個人併購的心理障礙。」

金融機構也鼓勵個人併購,年僅 25 歲的日立前員工溝口勇樹,就併購了京都市的金屬加工廠,所需的費用 1,800 百萬日元,全額向京都中央信用金庫信用貸款,不僅免擔保人,也免抵押。能夠放行如此特別的融資,也是因為地方金融機構出現了顧客消失的危機意識。

相關新聞

    中国企业牵手日本企业后能否产生协同效应备受瞩目,如何实现提质升级和互利双赢也成为重要命题。

尹秀钟

  从2010年中国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开始,中日之间的企业并购一直是热门话题。通过收购日本企业,学习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拓展日本及全球市场,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重要一步。

  随着近两年来日本从法律上对外国资本收购本国企业加强限制,中企在日本的收购行为面临新的困难,中国企业牵手日本企业后能否产生协同效应备受瞩目,如何实现提质升级和互利双赢也成为重要命题。

集中在四大领域

  中国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一方面继续大力吸引外资,另一方面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开拓海外市场。

  中国企业对日并购由此开始,从近20年的案例来看,主要集中在四大领域:

  一是日本萎靡不振的劳动密集型家电企业。如海尔、美的、海信、联想等中国企业陆续收购松下旗下三洋电机、东芝的白色家电业务以及NEC、富士通旗下的个人电脑业务,等等。

  二是日本高端汽车零部件制造企业。主要源于2009年之后中国汽车企业转型升级需要,如2010年比亚迪收购日本三大模具企业之一的获原(OGIHARA)馆林工厂,同年宁波韵升收购生产驱动电机的日兴电机,2011年湖南科力远新能源公司收购松下公司旗下镍氢电池生产企业,2018年宁波均胜电子收购日本气囊生产商高田(TAKATA),等等。

  三是围绕中国大陆游客市场的相关对日投资活动。如创立于1930年的日本大型家电零售连锁商乐购仕被苏宁云商收购,携程、春秋航空、吉祥航空以及复星集团面向中国游客提供旅游服务业的对日投资案例等。

  四是与人工智能、电子科技等新兴领域相关的收购。虽然由于限制较多而成功案例不多,此类收购仍吸引了广泛关注,如2020年3月英唐智制控股的公司收购了日本先锋微电子公司,后者是一家成立于1938年的高科技半导体公司。

  在中企国际化的道路上,收购日本企业的意义在于学习日本的产业技术、精细化管理以及国际化经验。相比开拓日本市场,日企的研发能力和研发资源,包括丰富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资源、新技术转换为产品的能力以及制造能力等,对中国企业来说可能更具吸引力。比如,中国家电和电子产业规模虽跃居全球第一,但在品质和技术层面上与日本企业仍有较大差距。日本企业虽然退出了家电生产领域,但在技术与研发上仍在不断投入。

  目前,日本企业在高端电子元器件领域依然强大。从2019年的智能手机供应链相关数据可见,华为智能手机Mate30组件成本的33%仍来自索尼、TDK、村田制作所等日本企业。

  此外,全球顶尖技术,如半导体加工设备、半导体材料生产、超高精度机床、工业机器人、顶尖精密仪器、工程器械、碳纤维、电池等一直都被日立、信越化学、日本精工、安川、三菱重工、小松、东丽、保谷光学、住友化学等日企所占领。

  中国企业牵手日本企业,不仅可以吸收制造技术和熟练工人,还可以通过试水日本市场后了解自身产品的不足,提高自身品牌在国内市场的溢价力。

    中国企业牵手日本企业后能否产生协同效应备受瞩目,如何实现提质升级和互利双赢也成为重要命题。

尹秀钟

  从2010年中国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开始,中日之间的企业并购一直是热门话题。通过收购日本企业,学习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拓展日本及全球市场,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重要一步。

  随着近两年来日本从法律上对外国资本收购本国企业加强限制,中企在日本的收购行为面临新的困难,中国企业牵手日本企业后能否产生协同效应备受瞩目,如何实现提质升级和互利双赢也成为重要命题。

集中在四大领域

  中国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一方面继续大力吸引外资,另一方面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开拓海外市场。

  中国企业对日并购由此开始,从近20年的案例来看,主要集中在四大领域:

  一是日本萎靡不振的劳动密集型家电企业。如海尔、美的、海信、联想等中国企业陆续收购松下旗下三洋电机、东芝的白色家电业务以及NEC、富士通旗下的个人电脑业务,等等。

  二是日本高端汽车零部件制造企业。主要源于2009年之后中国汽车企业转型升级需要,如2010年比亚迪收购日本三大模具企业之一的获原(OGIHARA)馆林工厂,同年宁波韵升收购生产驱动电机的日兴电机,2011年湖南科力远新能源公司收购松下公司旗下镍氢电池生产企业,2018年宁波均胜电子收购日本气囊生产商高田(TAKATA),等等。

  三是围绕中国大陆游客市场的相关对日投资活动。如创立于1930年的日本大型家电零售连锁商乐购仕被苏宁云商收购,携程、春秋航空、吉祥航空以及复星集团面向中国游客提供旅游服务业的对日投资案例等。

  四是与人工智能、电子科技等新兴领域相关的收购。虽然由于限制较多而成功案例不多,此类收购仍吸引了广泛关注,如2020年3月英唐智制控股的公司收购了日本先锋微电子公司,后者是一家成立于1938年的高科技半导体公司。

  在中企国际化的道路上,收购日本企业的意义在于学习日本的产业技术、精细化管理以及国际化经验。相比开拓日本市场,日企的研发能力和研发资源,包括丰富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资源、新技术转换为产品的能力以及制造能力等,对中国企业来说可能更具吸引力。比如,中国家电和电子产业规模虽跃居全球第一,但在品质和技术层面上与日本企业仍有较大差距。日本企业虽然退出了家电生产领域,但在技术与研发上仍在不断投入。

  目前,日本企业在高端电子元器件领域依然强大。从2019年的智能手机供应链相关数据可见,华为智能手机Mate30组件成本的33%仍来自索尼、TDK、村田制作所等日本企业。

  此外,全球顶尖技术,如半导体加工设备、半导体材料生产、超高精度机床、工业机器人、顶尖精密仪器、工程器械、碳纤维、电池等一直都被日立、信越化学、日本精工、安川、三菱重工、小松、东丽、保谷光学、住友化学等日企所占领。

  中国企业牵手日本企业,不仅可以吸收制造技术和熟练工人,还可以通过试水日本市场后了解自身产品的不足,提高自身品牌在国内市场的溢价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