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大量基金公司老闆被抓】持续发酵中 |招商基金杨奕案发酵老鼠仓资金来自于酒店老板 |偏股基金今起强制开征惩罚赎回费 |

11 月 3, 2022 公司

8月8日晚间,一则疑似多位公募基金经理因违规参与场外期权交易,被警方带走调查的传闻开始不胫而走,并持续发酵。

根据网传消息,此事件涉及基金经理300余名,被业界人士称,如若属实,则是公募基金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截至目前,仍尚未由任何来自基金公司或是基金经理的澄清,但场外期权交易却再度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图为网传的一则版本

图为网传的另一个版本

基金经理真能靠场外期权赚“外快”?

场外期权作为证券业近几年的新兴业务,是指在非集中性的交易场所进行的非标准化的金融期权合约,是根据场外双方的洽谈或者中间商的撮合,按照双方需求自行制定交易的金融衍生品。整体来看,国内场外期权只能机构和企业客户参与,“场外期权只能以机构投资者的形式参与,达到满足条件才能与券商签订交易协议。”有金融衍生品行业人士强调称。

场外期权交易主要以证券公司为交易商,是证券公司场外衍生品业务的其中一类,另一类是收益互换。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近几年,我国场外衍生品市场呈现出规模增长迅猛的特点。根据中证协披露数据,截至2021年年末,场外衍生品市场存量初始名义本金规模20167.17亿元,全年累计新增84038.01亿元,同比增长76.56%。其中,场外期权存量名义本金规模9906.5亿元,全年累计新增36310.66亿元,同比增长39.41%。

图为今年1月场外期权业务占比示意图,来源:开源证券研报

另据中证协今年1月发布的场外衍生品报告,截至今年1月底,场外期权期末存量名义本金10917.17亿元,交易笔数22324笔。在存续交易业务类型中,股指类场外期权名义本金6149亿元,占比56.32%;商品类场外期权占比8.21%;个股类场外期权占比10.19%;其他类场外期权占比25.28%。从占比来看,场外期权业务目前以股指类场外期权为主。

财联社记者从基金经理处了解到,公募基金是不能参与场外期权的,但目前网传信息更多指向了基金经理的私人行为。

私人行为又如何实现?前述金融衍生品行业人士表示,从个人角度来看,基金经理无法直接参与场外期权交易,只能通过第三方机构参与,“目前的情况来看,基金经理或是参与了场外个股期权的交易,而资金中介作为场外期权的交易对手方之一。此交易主要针对A股。股票暴涨或暴跌,基金经理通过场外期权都有可能获得巨额的收益,因为这里面可以加杠杆。现在A股主要是看涨期权。“

该人士进一步指出,因为投资场外衍生品和A股股票挂钩,如果基金经理真的参与,或意味着基金经理先在券商下单看涨期权,后可通过资金建仓来抬升股票价格,实现股票上涨,场外期权也顺势暴涨,这样完成结利。“基金经理的交易对手方一般需要对冲,对冲的过程可能会导致挂钩的股票价格上涨。”

也有更为直接的版本来解释基金经理如何赚期权的“外快”:某基金经理建仓之前,先通过场外期权通道(一般是私募)在券商下单看涨期权(杠杆普遍在10倍以上),以此计算,建仓后如果某股票涨幅50%,场外期权的涨幅可能超过500%,是一种暴力且隐蔽的手段。

不难发现,场外期权交易格外火热,上述不胫而走的传闻真实与否,财联社记者将持续关注。

两券商被踢出二级交易商名单,史上首次

虽然疑似基金经理违规参与场外期权交易,目前尚未有涉事基金公司或基金经理出面澄清,但场外期权交易,这个昔日并不受广泛关注的交易类型着实再度走进公众视野,而场外期权交易的“主角”,证券公司也被广泛关注。

就在不久前的8月5日,中证协发布了最新一期场外期权交易商名单,共44家券商上榜,包含8家一级交易商,36家二级交易商。据了解,中证协不定期会更新并发布该项名单,整体来看,场外期权交易商呈不断扩容的趋势,据记者梳理,自2018年以来,中证协合计公布了15批场外期权交易商名单,其中,均是券商新增加入。

不过,相较于最近一次,即今年5月的披露名单,此次8月披露的场外期权交易商名单却首次出现了收缩,减少了东北证券和信达证券两家券商。

在最新名单内,一级交易商名单保持不变,而二级交易商减少了东北证券和信达证券两家券商,31家券商业务状态为“正常”,另有华安证券、华西证券、山西证券、天风证券、西南证券等5家券商根据《证券公司场外期权管理办法》及《证券公司收益互换业务管理办法》规定,因经评估不符合交易商条件,被设置一年过渡期,过渡期内不得新增业务规模。

财联社记者了解到,部分券商失去二级交易商业务资格或进入过渡期,或许与近期出炉但不再对社会公布的2022年券商分类评价结果有关。可看到,中证协曾于2020年9月25日发布的《证券公司场外期权业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三条规定,“中国证监会、协会对交易商执业情况实施定期评估,并根据评估结果实行动态调整。”

而根据上述管理办法,最近一年分类评级在A类AA级以上的,经中国证监会认可,可以成为一级交易商。最近一年分类评级在A类A级以上或B类BBB级以上,持续规范经营且专业人员、技术系统、风险管理等符合对应条件的证券公司,经协会备案,可以成为二级交易商;展业一年情况良好、未有重大风险事件的,可向证监会申请成为一级交易商。

上述规定还明示,对于经评估不符合交易商条件的证券公司,设置一年过渡期,过渡期内不得新增业务规模;过渡期结束,仍未符合一级或二级交易商条件的,调出相应级别交易商名单。

8月8日晚间,一则疑似多位公募基金经理因违规参与场外期权交易,被警方带走调查的传闻开始不胫而走,并持续发酵。

根据网传消息,此事件涉及基金经理300余名,被业界人士称,如若属实,则是公募基金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截至目前,仍尚未由任何来自基金公司或是基金经理的澄清,但场外期权交易却再度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图为网传的一则版本

图为网传的另一个版本

基金经理真能靠场外期权赚“外快”?

场外期权作为证券业近几年的新兴业务,是指在非集中性的交易场所进行的非标准化的金融期权合约,是根据场外双方的洽谈或者中间商的撮合,按照双方需求自行制定交易的金融衍生品。整体来看,国内场外期权只能机构和企业客户参与,“场外期权只能以机构投资者的形式参与,达到满足条件才能与券商签订交易协议。”有金融衍生品行业人士强调称。

场外期权交易主要以证券公司为交易商,是证券公司场外衍生品业务的其中一类,另一类是收益互换。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近几年,我国场外衍生品市场呈现出规模增长迅猛的特点。根据中证协披露数据,截至2021年年末,场外衍生品市场存量初始名义本金规模20167.17亿元,全年累计新增84038.01亿元,同比增长76.56%。其中,场外期权存量名义本金规模9906.5亿元,全年累计新增36310.66亿元,同比增长39.41%。

图为今年1月场外期权业务占比示意图,来源:开源证券研报

另据中证协今年1月发布的场外衍生品报告,截至今年1月底,场外期权期末存量名义本金10917.17亿元,交易笔数22324笔。在存续交易业务类型中,股指类场外期权名义本金6149亿元,占比56.32%;商品类场外期权占比8.21%;个股类场外期权占比10.19%;其他类场外期权占比25.28%。从占比来看,场外期权业务目前以股指类场外期权为主。

财联社记者从基金经理处了解到,公募基金是不能参与场外期权的,但目前网传信息更多指向了基金经理的私人行为。

私人行为又如何实现?前述金融衍生品行业人士表示,从个人角度来看,基金经理无法直接参与场外期权交易,只能通过第三方机构参与,“目前的情况来看,基金经理或是参与了场外个股期权的交易,而资金中介作为场外期权的交易对手方之一。此交易主要针对A股。股票暴涨或暴跌,基金经理通过场外期权都有可能获得巨额的收益,因为这里面可以加杠杆。现在A股主要是看涨期权。“

该人士进一步指出,因为投资场外衍生品和A股股票挂钩,如果基金经理真的参与,或意味着基金经理先在券商下单看涨期权,后可通过资金建仓来抬升股票价格,实现股票上涨,场外期权也顺势暴涨,这样完成结利。“基金经理的交易对手方一般需要对冲,对冲的过程可能会导致挂钩的股票价格上涨。”

也有更为直接的版本来解释基金经理如何赚期权的“外快”:某基金经理建仓之前,先通过场外期权通道(一般是私募)在券商下单看涨期权(杠杆普遍在10倍以上),以此计算,建仓后如果某股票涨幅50%,场外期权的涨幅可能超过500%,是一种暴力且隐蔽的手段。

不难发现,场外期权交易格外火热,上述不胫而走的传闻真实与否,财联社记者将持续关注。

两券商被踢出二级交易商名单,史上首次

虽然疑似基金经理违规参与场外期权交易,目前尚未有涉事基金公司或基金经理出面澄清,但场外期权交易,这个昔日并不受广泛关注的交易类型着实再度走进公众视野,而场外期权交易的“主角”,证券公司也被广泛关注。

就在不久前的8月5日,中证协发布了最新一期场外期权交易商名单,共44家券商上榜,包含8家一级交易商,36家二级交易商。据了解,中证协不定期会更新并发布该项名单,整体来看,场外期权交易商呈不断扩容的趋势,据记者梳理,自2018年以来,中证协合计公布了15批场外期权交易商名单,其中,均是券商新增加入。

不过,相较于最近一次,即今年5月的披露名单,此次8月披露的场外期权交易商名单却首次出现了收缩,减少了东北证券和信达证券两家券商。

在最新名单内,一级交易商名单保持不变,而二级交易商减少了东北证券和信达证券两家券商,31家券商业务状态为“正常”,另有华安证券、华西证券、山西证券、天风证券、西南证券等5家券商根据《证券公司场外期权管理办法》及《证券公司收益互换业务管理办法》规定,因经评估不符合交易商条件,被设置一年过渡期,过渡期内不得新增业务规模。

财联社记者了解到,部分券商失去二级交易商业务资格或进入过渡期,或许与近期出炉但不再对社会公布的2022年券商分类评价结果有关。可看到,中证协曾于2020年9月25日发布的《证券公司场外期权业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三条规定,“中国证监会、协会对交易商执业情况实施定期评估,并根据评估结果实行动态调整。”

而根据上述管理办法,最近一年分类评级在A类AA级以上的,经中国证监会认可,可以成为一级交易商。最近一年分类评级在A类A级以上或B类BBB级以上,持续规范经营且专业人员、技术系统、风险管理等符合对应条件的证券公司,经协会备案,可以成为二级交易商;展业一年情况良好、未有重大风险事件的,可向证监会申请成为一级交易商。

上述规定还明示,对于经评估不符合交易商条件的证券公司,设置一年过渡期,过渡期内不得新增业务规模;过渡期结束,仍未符合一级或二级交易商条件的,调出相应级别交易商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