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北京嘉華控股有限公司】一场入主万通发展引发的资金悬案 |有限公司 |嘉华控股被立案侦查 |

11 月 1, 2022 公司

嘉华东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5月15日,注册资金19257.49 万元人民币,是一家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同时在房地产及金融会展服务、国际高端体育赛事承办、矿业投资等多元化领域积极进取的投资控股型企业。

公司创业初始即先后开发了先锋商务写字楼、国航大厦等;目前公司正在主导开发亚运新新家园、黑龙江大厦、上庄别墅等项目,同时在香河参与进行了环首都经济圈7平方公里土地的一级开发工作及怀柔红螺湖西区项目的前期开发工作。

嘉华集团是和天津泰达集团、海南万通集团并列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要股东,旗下拥有上市公司北京万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600246.SH),在促进万通地产壮大发展的同时,嘉华集团与万通控股的合作,必将在住宅地产、商业地产、工业地产、基金投资等领域创造更大的空间。

嘉华集团作为北京嘉华四季国际会展有限公司、北京金博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合力万盛国际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成功连续举办了近十年四季房展会、创办并连续7年承办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承办了 2009年“英超亚洲杯”、2009年“意大利超级杯”及2011年 “意大利超级杯”(国际米兰和AC米兰尖峰对决),并将继续承办意大利超级杯。

其通过在内蒙古投资克什克腾旗金星矿业公司,该公司拥有2.16平方公里的采矿权、25.65平方公里探矿权,为公司在未来矿产资源、新能源方面的发展奠定了初步的基础。

董事长,经理

董事

董事

嘉华东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5月15日,注册资金19257.49 万元人民币,是一家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同时在房地产及金融会展服务、国际高端体育赛事承办、矿业投资等多元化领域积极进取的投资控股型企业。

公司创业初始即先后开发了先锋商务写字楼、国航大厦等;目前公司正在主导开发亚运新新家园、黑龙江大厦、上庄别墅等项目,同时在香河参与进行了环首都经济圈7平方公里土地的一级开发工作及怀柔红螺湖西区项目的前期开发工作。

嘉华集团是和天津泰达集团、海南万通集团并列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要股东,旗下拥有上市公司北京万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600246.SH),在促进万通地产壮大发展的同时,嘉华集团与万通控股的合作,必将在住宅地产、商业地产、工业地产、基金投资等领域创造更大的空间。

嘉华集团作为北京嘉华四季国际会展有限公司、北京金博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合力万盛国际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成功连续举办了近十年四季房展会、创办并连续7年承办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承办了 2009年“英超亚洲杯”、2009年“意大利超级杯”及2011年 “意大利超级杯”(国际米兰和AC米兰尖峰对决),并将继续承办意大利超级杯。

其通过在内蒙古投资克什克腾旗金星矿业公司,该公司拥有2.16平方公里的采矿权、25.65平方公里探矿权,为公司在未来矿产资源、新能源方面的发展奠定了初步的基础。

董事长,经理

董事

董事

证券时报记者从可靠信源处独家获悉,万通发展(600246)控股股东嘉华东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嘉华控股”)已于日前被公安部门立案侦查,原因与涉嫌高利转贷有关,涉案资金规模达数亿元级别,属特大案件。

有接近嘉华控股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涉案被查直接导火索与嘉华控股和“和祥系”之间一场旷日持久的借贷纠纷有关。这场本息合计超过10亿元规模的债权债务之争,使在北京地产圈内都有一席之地的两大派系从友到敌,分道扬镳。双方的对峙还卷入北京联星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联星公司”)、北京和祥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股权纷争,使鏖战涟漪扩散,甚至牵涉到万科A等上市公司。

与“和祥系”的纠纷缠斗,可以视为嘉华控股6年前入主万通发展前后资金链状况的折射。随着嘉华控股被公安部门立案侦查,系列疑窦仍然有待揭开:到底是谁的联星公司?嘉华控股入主万通的资金到底来自何处?未来嘉华控股的流动性链条会沿着何种逻辑演进?土储增长停滞、业绩逐步萎缩的万通发展,转型之路又在何方……

精准“卡位”的借款年息

倘若把时间拉回到10年前,“和祥系”(主体包括北京和祥通实业公司和北京和祥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掌舵者吴晨,还将嘉华控股法定代表人、万通发展董事长王忆会视作恩人。当时,吴晨因为工程款问题出现流动性危机,而成立多年的嘉华控股则正在被王忆会打造成一家覆盖房地产开发、医疗健康、体育产业等在内的多元化企业集团。

2011年前后,吴、王双方的一纸借款协议,正式拉开了彼此合作的大幕。根据协议,北京嘉华筑业实业有限公司(嘉华控股的曾用名)作为甲方,向北京和祥通与和祥恒两家公司按照24%的年化利率多次发放借款,以解决“和祥系”相关债务问题。为了保证债权人的资金安全,北京和祥通以持有的联星公司49%股权及和祥恒的70%股权质押给嘉华控股,并以其开发的康斯丹郡项目可供销售的房屋委托给嘉华控股指定的代理机构销售,销售所得优先用于偿付嘉华控股借款本息。

康斯丹郡项目位于北京北四环附近,与北京市会议中心、奥林匹克公园、万亩国家森林公园等隔街相望,区域位置得天独厚,由北京和祥恒公司开发。不过,为了方便办理销售及网签手续保证债权人利益,在借款协议签订后,北京和祥恒公司的公章、康斯丹郡项目网签U盘改由嘉华控股掌控。

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实施,年利率24%以下属于有效约定。嘉华控股对和祥恒的借款利率精准卡在了这条红线处。这一利率水平也意味着资金成本不到4年就要实现相对于本金的翻番,必然给“和祥系”方面带来较大的偿还压力,吴晨为何会接受如此高息贷款呢?

有接近北京和祥恒公司的人士介绍,这与吴晨当时遭遇流动性危机有关。“当时北京地产已经受到政府调控,北京和祥恒贷款受限,需要外借资金恢复元气。”

经过多轮交流,吴晨最终答应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据他透露,“当时,24%的年化利率虽然高,但是仍然比其他高利贷渠道安全划算;同时,按照当时存量房屋销售额判断,能够覆盖贷款成本,因此偿付不存问题。”

此后借款与还款陆续展开,其中2014年的一笔放贷成为双方关系走向割裂的转折点。

这一年,嘉华控股向北京和祥恒提供了约8400万元规模的借款,年息24%。嘉华控股放贷缓解北京和祥恒的流动性难题,北京和祥恒通过借贷给予嘉华控股高息补偿,不过这桩合法框架下的市场化交易,不仅没能成为温暖彼此的阳光,反而成为割裂双方合作关系的一把利刃。

原因在于双方对于还款数额出现分歧。按照吴晨的说法,2016年初,“和祥系”通过康斯丹郡项目的售房款,完全清偿嘉华控股之前所提供的所有借款本息合计5.7亿元。“按已售康斯丹郡项目网签价格计算,和祥恒公司合计已偿还7.66亿元。两者相抵,不仅不欠嘉华公司借款,嘉华公司反欠和祥恒公司1.9亿余元。”

但嘉华控股对这一说法并不认可。嘉华控股内部人士表示,在借款协议之后,北京和祥恒方面与嘉华方面还签订有补充协议,所约定的还款方式为所有贷款整体计息,而且还对还款标准进行了重新确认。“北京和祥恒方面从嘉华控股的贷款本金要高于吴晨所讲,应为4.2亿元;此外和祥通方面也拖欠嘉华控股借款1亿元以上。”

按照吴晨的说法,嘉华控股于2015年开始销售康斯丹郡项目房屋。后来他曾找到嘉华方面要求对账,但是遭遇对方推脱。这被吴晨认为是故意垒高本金。不过这一说法,记者并未从嘉华控股方面得到回应或证实。

真假“和祥恒”

由于在还款额度方面存在分歧,嘉华控股以和祥恒公司未偿还全部借款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合计诉讼标的为10.3亿元。剔除已偿还金额后,要求北京和祥恒继续支付借款本息共计3.63亿元,并向法院申请查封扣押北京和祥恒在天津、阳江两处价值3亿余元的资产。

吴、王双方争议的核心焦点之一,在于 “补充协议”。因为在“补充协议”中,改变了计息方式和还款方式,将此前借款协议中的“逐笔偿还”改为“整体计息按季结息”,这在吴晨看来,相当于垒高了还款本金,在24%的年化高息之下,也顺势抬高了还款金额。同时,“补充协议”还规定只有康斯丹郡项目售房款到达嘉华控股公司账户后才算还款,吴晨认为这改变了此前只要房屋销售就视为还款的约定,也相当于垒高了借款本息。

正是这个双方争议的补充协议,最终成为割裂双方合作关系的刀刃。一方面,嘉华控股视“补充协议”为诉讼依据,另一方面,吴晨却对记者否认了“补充协议”的存在。

“补充协议系伪造,从签署双方来看,一方是嘉华控股,另一方则假的‘北京和祥恒’。”吴晨对记者表示。

实际上,在此后嘉华控股与“和祥系”的诉讼缠斗中,经常会有两个“北京和祥恒”现身法庭,恰如真假美猴王一样,让法律和市场难以辨认。那么为何会出现两个“北京和祥恒”呢?

2011年,吴晨被医院诊断为肌无力,将不少事宜都委托给公司一位刘氏副总经理办理。事后吴晨回忆,这次退身成为“和祥系”噩梦的开始。“嘉华控股方面采取向刘行贿等方式,利用所掌控的北京和祥恒公章,签订了系列伪造协议,采取欺骗手段制造北京和祥恒未还款的假象,故意垒高借款本息。”

2020年,吴晨向北京公安方面递呈了《关于嘉华控股涉嫌高利转贷罪、虚假诉讼罪的报案书》,2021年2月,公安方面认为,嘉华控股涉嫌高利转贷一案符合立案标准,正式立案侦查。

证券时报记者从可靠信源处独家获悉,万通发展(600246)控股股东嘉华东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嘉华控股”)已于日前被公安部门立案侦查,原因与涉嫌高利转贷有关,涉案资金规模达数亿元级别,属特大案件。

有接近嘉华控股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涉案被查直接导火索与嘉华控股和“和祥系”之间一场旷日持久的借贷纠纷有关。这场本息合计超过10亿元规模的债权债务之争,使在北京地产圈内都有一席之地的两大派系从友到敌,分道扬镳。双方的对峙还卷入北京联星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联星公司”)、北京和祥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股权纷争,使鏖战涟漪扩散,甚至牵涉到万科A等上市公司。

与“和祥系”的纠纷缠斗,可以视为嘉华控股6年前入主万通发展前后资金链状况的折射。随着嘉华控股被公安部门立案侦查,系列疑窦仍然有待揭开:到底是谁的联星公司?嘉华控股入主万通的资金到底来自何处?未来嘉华控股的流动性链条会沿着何种逻辑演进?土储增长停滞、业绩逐步萎缩的万通发展,转型之路又在何方……

精准“卡位”的借款年息

倘若把时间拉回到10年前,“和祥系”(主体包括北京和祥通实业公司和北京和祥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掌舵者吴晨,还将嘉华控股法定代表人、万通发展董事长王忆会视作恩人。当时,吴晨因为工程款问题出现流动性危机,而成立多年的嘉华控股则正在被王忆会打造成一家覆盖房地产开发、医疗健康、体育产业等在内的多元化企业集团。

2011年前后,吴、王双方的一纸借款协议,正式拉开了彼此合作的大幕。根据协议,北京嘉华筑业实业有限公司(嘉华控股的曾用名)作为甲方,向北京和祥通与和祥恒两家公司按照24%的年化利率多次发放借款,以解决“和祥系”相关债务问题。为了保证债权人的资金安全,北京和祥通以持有的联星公司49%股权及和祥恒的70%股权质押给嘉华控股,并以其开发的康斯丹郡项目可供销售的房屋委托给嘉华控股指定的代理机构销售,销售所得优先用于偿付嘉华控股借款本息。

康斯丹郡项目位于北京北四环附近,与北京市会议中心、奥林匹克公园、万亩国家森林公园等隔街相望,区域位置得天独厚,由北京和祥恒公司开发。不过,为了方便办理销售及网签手续保证债权人利益,在借款协议签订后,北京和祥恒公司的公章、康斯丹郡项目网签U盘改由嘉华控股掌控。

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实施,年利率24%以下属于有效约定。嘉华控股对和祥恒的借款利率精准卡在了这条红线处。这一利率水平也意味着资金成本不到4年就要实现相对于本金的翻番,必然给“和祥系”方面带来较大的偿还压力,吴晨为何会接受如此高息贷款呢?

有接近北京和祥恒公司的人士介绍,这与吴晨当时遭遇流动性危机有关。“当时北京地产已经受到政府调控,北京和祥恒贷款受限,需要外借资金恢复元气。”

经过多轮交流,吴晨最终答应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据他透露,“当时,24%的年化利率虽然高,但是仍然比其他高利贷渠道安全划算;同时,按照当时存量房屋销售额判断,能够覆盖贷款成本,因此偿付不存问题。”

此后借款与还款陆续展开,其中2014年的一笔放贷成为双方关系走向割裂的转折点。

这一年,嘉华控股向北京和祥恒提供了约8400万元规模的借款,年息24%。嘉华控股放贷缓解北京和祥恒的流动性难题,北京和祥恒通过借贷给予嘉华控股高息补偿,不过这桩合法框架下的市场化交易,不仅没能成为温暖彼此的阳光,反而成为割裂双方合作关系的一把利刃。

原因在于双方对于还款数额出现分歧。按照吴晨的说法,2016年初,“和祥系”通过康斯丹郡项目的售房款,完全清偿嘉华控股之前所提供的所有借款本息合计5.7亿元。“按已售康斯丹郡项目网签价格计算,和祥恒公司合计已偿还7.66亿元。两者相抵,不仅不欠嘉华公司借款,嘉华公司反欠和祥恒公司1.9亿余元。”

但嘉华控股对这一说法并不认可。嘉华控股内部人士表示,在借款协议之后,北京和祥恒方面与嘉华方面还签订有补充协议,所约定的还款方式为所有贷款整体计息,而且还对还款标准进行了重新确认。“北京和祥恒方面从嘉华控股的贷款本金要高于吴晨所讲,应为4.2亿元;此外和祥通方面也拖欠嘉华控股借款1亿元以上。”

按照吴晨的说法,嘉华控股于2015年开始销售康斯丹郡项目房屋。后来他曾找到嘉华方面要求对账,但是遭遇对方推脱。这被吴晨认为是故意垒高本金。不过这一说法,记者并未从嘉华控股方面得到回应或证实。

真假“和祥恒”

由于在还款额度方面存在分歧,嘉华控股以和祥恒公司未偿还全部借款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合计诉讼标的为10.3亿元。剔除已偿还金额后,要求北京和祥恒继续支付借款本息共计3.63亿元,并向法院申请查封扣押北京和祥恒在天津、阳江两处价值3亿余元的资产。

吴、王双方争议的核心焦点之一,在于 “补充协议”。因为在“补充协议”中,改变了计息方式和还款方式,将此前借款协议中的“逐笔偿还”改为“整体计息按季结息”,这在吴晨看来,相当于垒高了还款本金,在24%的年化高息之下,也顺势抬高了还款金额。同时,“补充协议”还规定只有康斯丹郡项目售房款到达嘉华控股公司账户后才算还款,吴晨认为这改变了此前只要房屋销售就视为还款的约定,也相当于垒高了借款本息。

正是这个双方争议的补充协议,最终成为割裂双方合作关系的刀刃。一方面,嘉华控股视“补充协议”为诉讼依据,另一方面,吴晨却对记者否认了“补充协议”的存在。

“补充协议系伪造,从签署双方来看,一方是嘉华控股,另一方则假的‘北京和祥恒’。”吴晨对记者表示。

实际上,在此后嘉华控股与“和祥系”的诉讼缠斗中,经常会有两个“北京和祥恒”现身法庭,恰如真假美猴王一样,让法律和市场难以辨认。那么为何会出现两个“北京和祥恒”呢?

2011年,吴晨被医院诊断为肌无力,将不少事宜都委托给公司一位刘氏副总经理办理。事后吴晨回忆,这次退身成为“和祥系”噩梦的开始。“嘉华控股方面采取向刘行贿等方式,利用所掌控的北京和祥恒公章,签订了系列伪造协议,采取欺骗手段制造北京和祥恒未还款的假象,故意垒高借款本息。”

2020年,吴晨向北京公安方面递呈了《关于嘉华控股涉嫌高利转贷罪、虚假诉讼罪的报案书》,2021年2月,公安方面认为,嘉华控股涉嫌高利转贷一案符合立案标准,正式立案侦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