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中債信用增進公司待遇】中债信用增进投资待遇怎么样 |问答 |应届生待遇如何 |

11 月 1, 2022 公司

每当不开心的时候,就听听前同事吐槽寨子,总是能笑出来。虽然已离开多年,虽然说不沾寨子,听吐槽也看戏,但最后又常常还是忍不住骂,忍不住写出来。如今,还在寨子的同事认识的都没几位了,关系好的更是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但我还是希望那个曾经梦一样的地方,不要继续这么破败下去。

距离上次回答已经过去一年半了,时间过得真快,但还是寨子的变化更快。曾经尔虞我诈,现在:

上次写两个评级部一个荒废了,一个累废了。现在两个基本上都累废了。内斗就一定会内耗。势均力敌就一起烂,一旦天平倾斜,争斗有了结果,结局就一定是有人背锅。

去年某人被寨子羞辱般撤职,想ta当年虽然也争议不断,但至少风光无限,如今落得这般下场,身体也不好,也是唏嘘。

之后,形势逆转。曾经的弱者,现在成了强者,恨不得把对方打死,却发现枪里不剩几颗子弹,自己也早筋脉尽断。曾经的强者,现在手中连个家伙都没有,眼睁睁看着对方复仇一般的蹂躏自己,就像自己当年那样。

这场景,离职时是绝没想过的,一身冷汗。

手握中国信评最好的资源,却不懂得维护,不好好培养新人,不好好夯实基础。这种窗口期,每年的工作量都会飞速增加,我寨看到了,抓住了,可惜订单拉来了,产能却不增加。去年十个人,今年工作翻倍却还是这十个人,于是四个人受不了走了,剩下六个人要替做这二十个人的工作。跪谢人力怜惜,来了两个校招——工作都干不完,还有空培养新人吗?不看实际工作强度,只去机械的算那些虚无缥缈的工时,然后不了了之。抱歉,此时此刻,我只想到资本家、工人和剩余价值理论。

与此同时,本不该评级部门做的上线项目却不断增加。如果用这些开支多招几个人,会不会缓解压力呢?不,他们只想图快。通过量化模型就能给出级别,通过参数就能分析企业,实现报告自动撰写,电脑可以代替人脑。这是高层的想法?鲁豫想说:

如果不是,那非傻的另一个可能,就只能是坏了。这应该就是寨子在信评界的竞争力越来越弱的核心问题吧。论如何一手好牌,打的稀烂,我寨真不吹,全市场都是垃圾。

报告越来越简单、越来越没有内容没有结论,调级幅度越来越夸张,调级理由越来越捉摸不透,预警名单越来越长,常常是企业出事了很久,才调级,才预警,甚至这时企业已经平息了风波。我对寨子要求太高吗?其实就想勉强达到当年的水平就好。

我没买过寨子的产品,太贵。但想也能想到,这种情况带来的结果是,客户用脚投票。然后,终于迎来了负反馈。

曾经不可一世的市场部,终于在寨子常年头重脚轻的战略中,倒了。

听说去年客户流失严重,今年更是又走了很多。再叠加内部人员流失,估计今年寨子的业务是开始试图脱离依赖协会后最难的一年,听说连趾高气昂的XXX都慌了手脚。可以想象的未来是,市场部继续甩锅给评级部,评级部继续相互内斗,如此循环往复。

如今,只剩下公众号还在自嗨,如营销号一般蹭热点。随便贴几个:

你不觉得尬吗?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天天用花哨的方式宣传产品、培训,但没有了深度研究资深分析师的打底,甚至做起了二手商(前一段好像有个城投培训都请外部机构的人讲),不丢人吗?

除了市场业务,可能协会也对寨子半放弃了吧?善恶终有报,冯一堆破事抖出来,被撸后一蹶不振,但偏偏还稳坐寨子头把交椅,就算没有实权,也体现了协会的态度。至于任,就不说了吧,这一年半冯自顾不暇,很多出自任的重大决定都让人大跌眼镜,寨子能有今天真是拜他所赐了。

大厦将倾,寨子的朋友都想撤,赶上疫情,苦不堪言。不知道寨子接下来会怎么样,但我想,快有个结论了吧。

再等等。

(2020.07.05)

有好多小朋友来问,统一回答一下吧:

我只是说了(听来的)的寨子,描述,白描,和实际的寨子未必一样,你们让我来评判孰优孰劣也很难公允。

当年我加入寨子时比较傻白甜,满怀着一腔热情,也不懂太多金融圈的高低好坏。毕业这么多年了,就更没有心气和心情去比较起步档的优劣。

因此,诸如什么:

这类问题,一律不再回复了,感谢理解,谢谢。

(2019.04.24)

好久不见!

虽然离开寨子一年多了,但还和以前的朋友仍然保持着联系,吃吃饭,逛逛街,关于寨子的故事没少听。其实,老中债人还是很团结的,寨子官方解散了集结号,但CCRC集结号仍在,没有了中债式点赞,而是多了些真诚,对比寨子内部正在进行时的勾心斗角,实在有些讽刺。

那就聊聊2018年的寨子,听来的寨子(这句很重要,虽然我一直以为寨子何事都不惊奇,但听他们讲依然像一出荒诞剧),以飱读者。

2018年初,在经历了长时间各领导博弈后,评级部经历了她在寨子的第二次分裂。如果说第一次(在最早的回答里提过了)是掐尖,这次更像是分尸。名字很难记住,其实就是分成了一个做协会业务,一个做市场业务的部门。

2018年就是他们两部门比惨之年,而弱者间也继续斗,争出一个倒数第二分。因为这些种种甩锅、明争暗斗,遗憾的看到了曾并肩奋斗的同事相互看不顺眼、私下吐槽,有一些甚至关系弄得很糟。虽然寨子发生什么都不奇怪,勾心斗角也是有历史的,但当这传统真具化为一个个你都熟悉的个体时,还是会感觉到一阵阵寒冷。

那个做市场业务的部门从原来的评级部抽调了所谓精英大概30人,说是精英,还是有很大的领导偏好吧,一些心腹,一些VVIP,在寨子绝不会停止。而剩下的,是老弱病残,是不能再拿走的、不被喜欢的“骨干”(骨干也是年限熬出来的,真的有实力的在5个以内),是不被喜欢的领导,或是,无处安放的其他。

这么样拆分,怕是新员工都看得出谁是2018年寨子最弱势群体了。

骨干流失,协会项目加码,地方债加码,还有各方都在不遗余力的欺负、欺负、欺负(市场部、创新部、质审部、新评级部、IT部、财务部、人力部等等)。聊天中,感受到的是一颗颗冰冷的心,无心杀敌,无力回天,得过且过,但求不错。然后骨干相继离去,加上寨子开始控制成本(不涨工资不招人),恶性循环。

没有学习进步的氛围(怀念Z那时的评级部),没有评级敬业的精神,每个人都丧失了责任心,而绞尽脑汁去想如何免责,如何甩锅。中债资信曾经自信到自称信评黄埔(也算符合吧?),而那种学术底蕴在如今的中债人身上看不到了。

4月那次回答,我说不推荐,正是基于此。

30人的新部门,最被宠的部门,是突破点,是发力点,是领导眼前大红人,是所谓的得力干将(寨子更新换代太快,大部分我已经不认识,所以用所谓)。

但背后,也是一个个躯壳,也是一脸的不情愿,也是满心忧愁,从结果说是和协会部门没有区别的。因为在寨子里,他们也就去欺负协会业务部门,比如把舆情监测、企业级别、预警名单这些繁琐的工作扔给了协会业务部门。而自己则成了毫无意义的加工商,他们自称工人。堂堂评级公司,评级部门分列第一和第二弱势,也是滑天下之大稽。

市场创新部升格成了大部门,产品给了业务部门,升级给了业务部门,也没人明白究竟做了什么。听说好像有个对接客户的小部门,和市场部还有同业竞争,客户问题甩给业务部门,做一个人肉传话筒。这种部门的设立也只有在寨子才会有吧。

市场部在XXX领导带领下一直是寨子最强势部门,做的好是头功,颐指气使,做的不好也不背锅。面对人员流失和业务被抢,寨子不去反思市场部自身业务模式问题,反而开始带“客户丢了是评级部(两个都算)业务不精”的节奏。特别想说,好样的!(看到了点赞的前同事,虽然不熟,但听说了你的遭遇,谨此表达同情)

上面两个一直是强者,而质审部则是异军突起。老好人台上撑门面,其实则是以L和L为代表的“阿姨”组队,得势不饶人、得理不饶人,成为寨子最挑拨离间的部门(进步最快奖?)。专抠错误,美其名曰保障公司声誉,然后上报人力,扣绩效。对于市场部的强势,虽然可畏,但毕竟是创收部门,我一直都保留有限的敬意。对于质审部,聊天中我常忍不住爆粗,真是GZRS。

说这么多,能欺负的只有协会业务部门,毕竟血浓于水,欺负起来虽狠心但多少还顾及情面,而他们自己被创新和市场部欺负起来就有苦说不出了。而且,这些人更丧失了学习的途径,写报告的能力也在变差,每日浪费在什么名单,什么推券。他们根本不懂的是,对于真正市场机构而言,你再怎么做,别人也只会把你当做评级公司。何况真的离市场查的太多了(上次回答我说设立这个部门是进步,现在看来反而是退步)。这样,老人埋没在各种奇奇怪怪的产品名字里(每次聊天说起名字就会引起哄笑),新人在最应该打功底的时间学了这些毫无用处的东西。听说现在报告都很水,那真是可悲,一个评级公司,报告都写不好,还有什么核心竞争力呢?好好的评级部门,拆成两家,一个被欺负废了,一个走弯路废了,唉。

不小心写了很多。最后吐槽下本问下那个新增回答:和你不同,我听完他们的聊天,只是会让她们快点走,因为我对寨子的情怀是友谊是情谊,它已经在记忆中了,已经回不去了,那么现在这个具化的中债资信,真没什么可再去为它纠结和感慨的了。

到此为止。寨子已经是过去式,除非再有太奇幻的事情,否则这就是终章吧。

(2018.11.20)

今天疯传一篇寨子的文章,突然想起这里,果然自己是不会想起填坑的。

没想到才过了半年多,寨子竟然又经历了一场大变革,大家活得越来越不开心(窃喜),现在和前同事出来约饭基本上都在听吐槽。但平心而论,寨子内部开始出现分化,并不单一去写报告了,有些业务虽然low,但比较接近市场了,也算进步吧。

这种分化现在只反映在业务上,至于能不能反映在薪水上,以寨子的官僚作风来看,不现实。因此,一部分人吐槽自己每天在做毫无意义的事,一部分人吐槽自己每天忙成狗,都不开心(当然,某些含V量高的部门还是一样游手好闲)。

虽然今年市场不太景气,但如果要简明扼要,那就是:

大家肯定又要问为什么,有空的时候我一定会把坑填上,算作对大家的交代。

(2018.4.15)

也是很有意思,回答了这个问题之后,寨子的变化日新月异,从业务模式到管理体系,总体感觉大不如前。因为半年前写的情况和现在的差异,这篇文章也不太适合给想来寨子的人做参考了。前一段刚刚从寨子离职,在寨子的三年多也是有很深情谊。给自己挖个坑,有空来写写寨子的前世今生。

(2017.9.17)

每当不开心的时候,就听听前同事吐槽寨子,总是能笑出来。虽然已离开多年,虽然说不沾寨子,听吐槽也看戏,但最后又常常还是忍不住骂,忍不住写出来。如今,还在寨子的同事认识的都没几位了,关系好的更是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但我还是希望那个曾经梦一样的地方,不要继续这么破败下去。

距离上次回答已经过去一年半了,时间过得真快,但还是寨子的变化更快。曾经尔虞我诈,现在:

上次写两个评级部一个荒废了,一个累废了。现在两个基本上都累废了。内斗就一定会内耗。势均力敌就一起烂,一旦天平倾斜,争斗有了结果,结局就一定是有人背锅。

去年某人被寨子羞辱般撤职,想ta当年虽然也争议不断,但至少风光无限,如今落得这般下场,身体也不好,也是唏嘘。

之后,形势逆转。曾经的弱者,现在成了强者,恨不得把对方打死,却发现枪里不剩几颗子弹,自己也早筋脉尽断。曾经的强者,现在手中连个家伙都没有,眼睁睁看着对方复仇一般的蹂躏自己,就像自己当年那样。

这场景,离职时是绝没想过的,一身冷汗。

手握中国信评最好的资源,却不懂得维护,不好好培养新人,不好好夯实基础。这种窗口期,每年的工作量都会飞速增加,我寨看到了,抓住了,可惜订单拉来了,产能却不增加。去年十个人,今年工作翻倍却还是这十个人,于是四个人受不了走了,剩下六个人要替做这二十个人的工作。跪谢人力怜惜,来了两个校招——工作都干不完,还有空培养新人吗?不看实际工作强度,只去机械的算那些虚无缥缈的工时,然后不了了之。抱歉,此时此刻,我只想到资本家、工人和剩余价值理论。

与此同时,本不该评级部门做的上线项目却不断增加。如果用这些开支多招几个人,会不会缓解压力呢?不,他们只想图快。通过量化模型就能给出级别,通过参数就能分析企业,实现报告自动撰写,电脑可以代替人脑。这是高层的想法?鲁豫想说:

如果不是,那非傻的另一个可能,就只能是坏了。这应该就是寨子在信评界的竞争力越来越弱的核心问题吧。论如何一手好牌,打的稀烂,我寨真不吹,全市场都是垃圾。

报告越来越简单、越来越没有内容没有结论,调级幅度越来越夸张,调级理由越来越捉摸不透,预警名单越来越长,常常是企业出事了很久,才调级,才预警,甚至这时企业已经平息了风波。我对寨子要求太高吗?其实就想勉强达到当年的水平就好。

我没买过寨子的产品,太贵。但想也能想到,这种情况带来的结果是,客户用脚投票。然后,终于迎来了负反馈。

曾经不可一世的市场部,终于在寨子常年头重脚轻的战略中,倒了。

听说去年客户流失严重,今年更是又走了很多。再叠加内部人员流失,估计今年寨子的业务是开始试图脱离依赖协会后最难的一年,听说连趾高气昂的XXX都慌了手脚。可以想象的未来是,市场部继续甩锅给评级部,评级部继续相互内斗,如此循环往复。

如今,只剩下公众号还在自嗨,如营销号一般蹭热点。随便贴几个:

你不觉得尬吗?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天天用花哨的方式宣传产品、培训,但没有了深度研究资深分析师的打底,甚至做起了二手商(前一段好像有个城投培训都请外部机构的人讲),不丢人吗?

除了市场业务,可能协会也对寨子半放弃了吧?善恶终有报,冯一堆破事抖出来,被撸后一蹶不振,但偏偏还稳坐寨子头把交椅,就算没有实权,也体现了协会的态度。至于任,就不说了吧,这一年半冯自顾不暇,很多出自任的重大决定都让人大跌眼镜,寨子能有今天真是拜他所赐了。

大厦将倾,寨子的朋友都想撤,赶上疫情,苦不堪言。不知道寨子接下来会怎么样,但我想,快有个结论了吧。

再等等。

(2020.07.05)

有好多小朋友来问,统一回答一下吧:

我只是说了(听来的)的寨子,描述,白描,和实际的寨子未必一样,你们让我来评判孰优孰劣也很难公允。

当年我加入寨子时比较傻白甜,满怀着一腔热情,也不懂太多金融圈的高低好坏。毕业这么多年了,就更没有心气和心情去比较起步档的优劣。

因此,诸如什么:

这类问题,一律不再回复了,感谢理解,谢谢。

(2019.04.24)

好久不见!

虽然离开寨子一年多了,但还和以前的朋友仍然保持着联系,吃吃饭,逛逛街,关于寨子的故事没少听。其实,老中债人还是很团结的,寨子官方解散了集结号,但CCRC集结号仍在,没有了中债式点赞,而是多了些真诚,对比寨子内部正在进行时的勾心斗角,实在有些讽刺。

那就聊聊2018年的寨子,听来的寨子(这句很重要,虽然我一直以为寨子何事都不惊奇,但听他们讲依然像一出荒诞剧),以飱读者。

2018年初,在经历了长时间各领导博弈后,评级部经历了她在寨子的第二次分裂。如果说第一次(在最早的回答里提过了)是掐尖,这次更像是分尸。名字很难记住,其实就是分成了一个做协会业务,一个做市场业务的部门。

2018年就是他们两部门比惨之年,而弱者间也继续斗,争出一个倒数第二分。因为这些种种甩锅、明争暗斗,遗憾的看到了曾并肩奋斗的同事相互看不顺眼、私下吐槽,有一些甚至关系弄得很糟。虽然寨子发生什么都不奇怪,勾心斗角也是有历史的,但当这传统真具化为一个个你都熟悉的个体时,还是会感觉到一阵阵寒冷。

那个做市场业务的部门从原来的评级部抽调了所谓精英大概30人,说是精英,还是有很大的领导偏好吧,一些心腹,一些VVIP,在寨子绝不会停止。而剩下的,是老弱病残,是不能再拿走的、不被喜欢的“骨干”(骨干也是年限熬出来的,真的有实力的在5个以内),是不被喜欢的领导,或是,无处安放的其他。

这么样拆分,怕是新员工都看得出谁是2018年寨子最弱势群体了。

骨干流失,协会项目加码,地方债加码,还有各方都在不遗余力的欺负、欺负、欺负(市场部、创新部、质审部、新评级部、IT部、财务部、人力部等等)。聊天中,感受到的是一颗颗冰冷的心,无心杀敌,无力回天,得过且过,但求不错。然后骨干相继离去,加上寨子开始控制成本(不涨工资不招人),恶性循环。

没有学习进步的氛围(怀念Z那时的评级部),没有评级敬业的精神,每个人都丧失了责任心,而绞尽脑汁去想如何免责,如何甩锅。中债资信曾经自信到自称信评黄埔(也算符合吧?),而那种学术底蕴在如今的中债人身上看不到了。

4月那次回答,我说不推荐,正是基于此。

30人的新部门,最被宠的部门,是突破点,是发力点,是领导眼前大红人,是所谓的得力干将(寨子更新换代太快,大部分我已经不认识,所以用所谓)。

但背后,也是一个个躯壳,也是一脸的不情愿,也是满心忧愁,从结果说是和协会部门没有区别的。因为在寨子里,他们也就去欺负协会业务部门,比如把舆情监测、企业级别、预警名单这些繁琐的工作扔给了协会业务部门。而自己则成了毫无意义的加工商,他们自称工人。堂堂评级公司,评级部门分列第一和第二弱势,也是滑天下之大稽。

市场创新部升格成了大部门,产品给了业务部门,升级给了业务部门,也没人明白究竟做了什么。听说好像有个对接客户的小部门,和市场部还有同业竞争,客户问题甩给业务部门,做一个人肉传话筒。这种部门的设立也只有在寨子才会有吧。

市场部在XXX领导带领下一直是寨子最强势部门,做的好是头功,颐指气使,做的不好也不背锅。面对人员流失和业务被抢,寨子不去反思市场部自身业务模式问题,反而开始带“客户丢了是评级部(两个都算)业务不精”的节奏。特别想说,好样的!(看到了点赞的前同事,虽然不熟,但听说了你的遭遇,谨此表达同情)

上面两个一直是强者,而质审部则是异军突起。老好人台上撑门面,其实则是以L和L为代表的“阿姨”组队,得势不饶人、得理不饶人,成为寨子最挑拨离间的部门(进步最快奖?)。专抠错误,美其名曰保障公司声誉,然后上报人力,扣绩效。对于市场部的强势,虽然可畏,但毕竟是创收部门,我一直都保留有限的敬意。对于质审部,聊天中我常忍不住爆粗,真是GZRS。

说这么多,能欺负的只有协会业务部门,毕竟血浓于水,欺负起来虽狠心但多少还顾及情面,而他们自己被创新和市场部欺负起来就有苦说不出了。而且,这些人更丧失了学习的途径,写报告的能力也在变差,每日浪费在什么名单,什么推券。他们根本不懂的是,对于真正市场机构而言,你再怎么做,别人也只会把你当做评级公司。何况真的离市场查的太多了(上次回答我说设立这个部门是进步,现在看来反而是退步)。这样,老人埋没在各种奇奇怪怪的产品名字里(每次聊天说起名字就会引起哄笑),新人在最应该打功底的时间学了这些毫无用处的东西。听说现在报告都很水,那真是可悲,一个评级公司,报告都写不好,还有什么核心竞争力呢?好好的评级部门,拆成两家,一个被欺负废了,一个走弯路废了,唉。

不小心写了很多。最后吐槽下本问下那个新增回答:和你不同,我听完他们的聊天,只是会让她们快点走,因为我对寨子的情怀是友谊是情谊,它已经在记忆中了,已经回不去了,那么现在这个具化的中债资信,真没什么可再去为它纠结和感慨的了。

到此为止。寨子已经是过去式,除非再有太奇幻的事情,否则这就是终章吧。

(2018.11.20)

今天疯传一篇寨子的文章,突然想起这里,果然自己是不会想起填坑的。

没想到才过了半年多,寨子竟然又经历了一场大变革,大家活得越来越不开心(窃喜),现在和前同事出来约饭基本上都在听吐槽。但平心而论,寨子内部开始出现分化,并不单一去写报告了,有些业务虽然low,但比较接近市场了,也算进步吧。

这种分化现在只反映在业务上,至于能不能反映在薪水上,以寨子的官僚作风来看,不现实。因此,一部分人吐槽自己每天在做毫无意义的事,一部分人吐槽自己每天忙成狗,都不开心(当然,某些含V量高的部门还是一样游手好闲)。

虽然今年市场不太景气,但如果要简明扼要,那就是:

大家肯定又要问为什么,有空的时候我一定会把坑填上,算作对大家的交代。

(2018.4.15)

也是很有意思,回答了这个问题之后,寨子的变化日新月异,从业务模式到管理体系,总体感觉大不如前。因为半年前写的情况和现在的差异,这篇文章也不太适合给想来寨子的人做参考了。前一段刚刚从寨子离职,在寨子的三年多也是有很深情谊。给自己挖个坑,有空来写写寨子的前世今生。

(2017.9.17)

公司注重组建高水平的人才队伍。高级管理人员均由拥有多年相关领域从业经验、曾取得良好业绩的专业人士担任,具备较高的专业化运营水平。员工中硕士以上占比达80%以上。目前已建立了较为完善的选人、培育、考核和晋升机制,坚持以德才兼备的标准选择人、培育人,以绩效优先的理念使用人,以优秀文化和蓬勃事业留住人,努力实现员工与公司的共同成长。

福利待遇:

1、提供具有市场竞争力的薪酬待遇;

2、提供丰富多样的培训和学习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