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公司會議公約】第三屆跨國公司和其他工商企業與人權的關係問題不限成員名額政府 |第二十五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 |公司圈公约模板 |

11 月 1, 2022 公司

23 Okt 2017

Autor:張萬洪,武漢大學法學院

再過幾天,第三屆跨國公司和其他工商企業與人權的關係問題不限成員名額政府間工作組會議(以下簡稱工作組會議)即將在日內瓦召開。對比2015年和2016年分別召開的第一、二屆工作組會議。我們明顯地發現,相比於第一屆工作組會議,第二屆工作組會議獲得了更多的參與度(歐盟、美國以及加拿大均未出席第一屆會議。值得一提的是歐盟雖參加了本屆會議,但仍主要堅持呼籲各利益相關主體遵循《指導原則》的指導);其次,不同國家以及公民社會組織更積極地參與到第二次會議中;此外,第二屆工作組會議議題相對第一屆會議更加集中。基於此,我對第三屆工作組會議更加期待。它一定能在前兩屆會議的基礎上,取得更多進步。

但第三屆工作組會議也面臨很多挑戰。比如,如何確定公約締結中最關鍵的議題,以及融合各個利益相關方的不同利益訴求,凝聚共同利益,應是第三屆工作組會議應重點著手的一個問題。

作為一個學者,我經常被問起,對條約內容有什麼意見。我認為,工商業與人權公約的締結,必須涵蓋以下幾個要素:第一,公約主體,跨國企業與非跨國企業都應成為公約主體;第二,人權範圍,工商業與人權公約應致力於保障人權受侵犯主體的包括政治、經濟、社會權在內的所有人權;第三,企業法律責任,公司必須為人權侵犯承擔法律責任,此外,公約應確定母國和投資國的域外義務,解決跨國公司權利與人權受侵害群體權利不平衡問題;第四,確保人權受侵犯群體獲得救濟的途徑。一部公約的形成,實為利益相關方的利益博弈、磋商、談判甚至妥協的過程,需要利益相關方廣泛且深入地參與。如何尋求利益相關群體的共同利益,使公約與《指導原則》相互補充,為人權受侵害群體構建完整的國際法律規制框架,應為接下來關於工商業與人權公約議題討論的應有之義。

由於“人權”字眼的敏感性,工商業和人權在中國還沒有大範圍的討論,這種狀況也限制了人們對此話題所涵蓋內容的理解。但從國家領導,到商業領袖,再到一般民眾,已經越來越清醒地意識到,公司社會責任及其所包含的人權保障議題,必須在商業運作中居於某種核心地位。這也是中共正在召開的十九大所提出的建設“貿易強國”之必須。我所在的研究所與瑞典羅爾·瓦倫堡研究所正在開發中國第一本工商業與人權的教材。我們期待會有越來越多中國企業、公民社會組織和學者,加入到締約這個激動人心的過程中來。

再過幾天,第三屆跨國公司和其他工商企業與人權的關係問題不限成員名額政府間工作組會議(以下簡稱工作組會議)即將在日內瓦召開。對比2015年和2016年分別召開的第一、二屆工作組會議。我們明顯地發現,相比於第一屆工作組會議,第二屆工作組會議獲得了更多的參與度(歐盟、美國以及加拿大均未出席第一屆會議。值得一提的是歐盟雖參加了本屆會議,但仍主要堅持呼籲各利益相關主體遵循《指導原則》的指導);其次,不同國家以及公民社會組織更積極地參與到第二次會議中;此外,第二屆工作組會議議題相對第一屆會議更加集中。基於此,我對第三屆工作組會議更加期待。它一定能在前兩屆會議的基礎上,取得更多進步。

但第三屆工作組會議也面臨很多挑戰。比如,如何確定公約締結中最關鍵的議題,以及融合各個利益相關方的不同利益訴求,凝聚共同利益,應是第三屆工作組會議應重點著手的一個問題。

作為一個學者,我經常被問起,對條約內容有什麼意見。我認為,工商業與人權公約的締結,必須涵蓋以下幾個要素:第一,公約主體,跨國企業與非跨國企業都應成為公約主體;第二,人權範圍,工商業與人權公約應致力於保障人權受侵犯主體的包括政治、經濟、社會權在內的所有人權;第三,企業法律責任,公司必須為人權侵犯承擔法律責任,此外,公約應確定母國和投資國的域外義務,解決跨國公司權利與人權受侵害群體權利不平衡問題;第四,確保人權受侵犯群體獲得救濟的途徑。一部公約的形成,實為利益相關方的利益博弈、磋商、談判甚至妥協的過程,需要利益相關方廣泛且深入地參與。如何尋求利益相關群體的共同利益,使公約與《指導原則》相互補充,為人權受侵害群體構建完整的國際法律規制框架,應為接下來關於工商業與人權公約議題討論的應有之義。

由於“人權”字眼的敏感性,工商業和人權在中國還沒有大範圍的討論,這種狀況也限制了人們對此話題所涵蓋內容的理解。但從國家領導,到商業領袖,再到一般民眾,已經越來越清醒地意識到,公司社會責任及其所包含的人權保障議題,必須在商業運作中居於某種核心地位。這也是中共正在召開的十九大所提出的建設“貿易強國”之必須。我所在的研究所與瑞典羅爾·瓦倫堡研究所正在開發中國第一本工商業與人權的教材。我們期待會有越來越多中國企業、公民社會組織和學者,加入到締約這個激動人心的過程中來。

联合国人权办和我们支持的机制就广泛的人权话题开展工作。了解每个话题的更多信息,看看有谁参与,查阅最新新闻、报告、活动和其他信息。

OHCHR: Main Navigation/All Languages

OHCHR: Main Navigation/All Languages

了解如何举报侵犯人权行为。

OHCHR: Main Navigation/All Languages

通过我们的新闻、事件和会议获取最新资讯。

OHCHR: Main Navigation/All Languages

联合国人权办欢迎您垂询

Get Involved

讲话
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解决获得补救的渠道以及气候变化产生的工商业和人权问题

2019年12月9日

发布地点

马德里

讲话

讲话

新闻稿

2019年12月9日

特瓦尔·莱斯女士,
尊敬的小组成员,
政府代表们,
工商企业领袖们,
活动人士们和同事们,

我很高兴与各位共同讨论这一重要主题。

我们所有人都希望看到一个对人类和地球发挥效用的、欣欣向荣的经济。稳定、健康的经济,加上受过良好教育、有生产力工人和消费者,能够使工商企业取得最佳成绩。要创造这些条件,就要采取能够维护民众的公民、政治、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的措施。气候紧急情况正在对这些条件造成严重威胁。

气候变化和环境恶化会直接和间接地影响到各项人权的享有,包括生命权、住房权、水和环境卫生权、食物权、健康权、发展权、性别权和适当生活水准权。

从短期、中期和长期来看,气候危机也正在威胁着各国工商企业和投资者在实体和金融方面的经营、利润和声誉,并且这种威胁还将加剧。

直接经营将受到影响,生产和分销设施受损导致成本不断上升,法律和监管制度也可能发生变化。供应链将遭到动摇和破坏。消费者将会切实体会到这种影响。各位的产品市场将发生深刻的变化。随着越来越多的民众、城市和国家开始研究谁该为气候破坏所造成的痛苦负责,所有工商企业和投资机构都所面临的关于气候变化的声誉风险都将增加。

剑桥大学研究人员最近的一项研究估计,如果当前的气候趋势继续下去,到本世纪末,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7%很可能会被抵消,而这可能还只是非常保守的估计。《自然》杂志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目前约有1.5亿人居住的土地将在30年内“永久低于涨潮线”,这是一个非常保守的指标,告诉我们有多少人可能流离失所、失去庇护所和生计。目前的估计表明,与气候和天气有关的灾害每年造成近2000万人流离失所。

世界需要工商企业和投资者们关注这些问题,进行更深入的气候风险评估,衡量和了解其环境影响和人权影响。我们需要工商企业行为者采取更加紧急的行动,以预防环境损害、维护人权、应对不平等现象、帮助推动解决这一紧急情况。

在这方面,经合组织一直表现得很出色,他们鼓励工商企业、投资者和各国坚持负责任的商业行为标准,使其符合《经合组织跨国企业准则》、《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指导原则》和《国际劳工组织多国企业和社会政策宣言》。今天在座的一些工商企业行为者在这方面展现出了领导力。

但我要提醒各位,过去30年,化石燃料的开采量翻了一番。碳披露项目(Carbon Exposition Project)的研究表明,全球71%的工业温室气体是由100家企业和国有企业实体排放的。其中25家企业所排放的温室气体占到世界工业温室气体产量的略超过一半。

其中一些企业一直在破坏关于碳排放与气候风险的科学研究,并竭力游说,反对各国政府采取的紧急行动。

但采取行动并不仅仅是25家化石燃料生产商的责任。所有主要的工商企业和投资机构,包括国有企业,都要承担这些责任。这种行动符合其自身利益。流离失所和贫困的民众不会购买服务和商品。气候危机无法提供大多数企业所需要的有利于增长和繁荣的环境。

请允许我引用瑞士银行上个月发表的一份文件,其中概述了气候影响的直接和间接的潜在风险。“气候的增量变化(如气温上升和降水模式的变化)可能会影响经济产出和生产率,而极端事件可能导致损害、经营中断和固定资产生产损失,以及财产价值的潜在变化。频率和强度都在增加的极端事件,由于其影响更为明显,因此往往会引起更多的注意。然而,(……)增量变化有可能逐渐侵蚀借款人部门整体的财务执行情况。”

各国政府在充分应对气候紧急情况方面始终过于迟缓。但随着气候问题的加剧,大规模的经济转型行动势在必行。许多不同的技术和可再生能源将发挥作用。全世界民众的权利和需求——以及每一个企业的底线——都要求这一转型应该尽可能公正和顺利。随着对低排放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不断增加,这一转型可以提供更多的商业机会,也有助于为维护人权的商业行为创造良好声誉。

向绿色经济转型需要所有利益攸关方的参与和支持,从而确保经济和产业重组能够为包容性增长、创造就业和消除贫困提供强大动力,同时不会加深不平等现象、让更多人陷入痛苦。

实现公正转型是关键——因为如果转型过程不公正,那么其结果也不会公正。在各国转向可再生能源的过程中,必须制定有针对性的社会政策来缓解和抵御工业和经济变革中遇到的困难,例如低排放和零排放公共交通等措施。

公正转型可以建立社会包容,在快速变化的世界中给予民众安全感。

应该清楚的是,一如既往不是选项之一。上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人权和有毒废物问题特别报告员指出,自1984年博帕尔化学灾难发生以来,“一起又一起事故说明了化学工业未能尊重生命权、遵守可达到的最高健康标准…化学工业体现了自愿人权标准的弱点,以及对具有法律效力的强有力要求的迫切需要。”

我还注意到,在巴拉圭近期一起涉及使用有害杀虫剂的案件中,负责监测《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执行情况的委员会开创了一个重要的先例,即根据国际人权法,各国必须对环境损害案件进行调查,制裁责任人,并为受害者提供补偿。

联合国人权办和我们支持的机制就广泛的人权话题开展工作。了解每个话题的更多信息,看看有谁参与,查阅最新新闻、报告、活动和其他信息。

OHCHR: Main Navigation/All Languages

OHCHR: Main Navigation/All Languages

了解如何举报侵犯人权行为。

OHCHR: Main Navigation/All Languages

通过我们的新闻、事件和会议获取最新资讯。

OHCHR: Main Navigation/All Languages

联合国人权办欢迎您垂询

Get Involved

讲话 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解决获得补救的渠道以及气候变化产生的工商业和人权问题

2019年12月9日

发布地点

马德里

讲话

讲话

新闻稿

2019年12月9日

特瓦尔·莱斯女士, 尊敬的小组成员, 政府代表们, 工商企业领袖们, 活动人士们和同事们,

我很高兴与各位共同讨论这一重要主题。

我们所有人都希望看到一个对人类和地球发挥效用的、欣欣向荣的经济。稳定、健康的经济,加上受过良好教育、有生产力工人和消费者,能够使工商企业取得最佳成绩。要创造这些条件,就要采取能够维护民众的公民、政治、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的措施。气候紧急情况正在对这些条件造成严重威胁。

气候变化和环境恶化会直接和间接地影响到各项人权的享有,包括生命权、住房权、水和环境卫生权、食物权、健康权、发展权、性别权和适当生活水准权。

从短期、中期和长期来看,气候危机也正在威胁着各国工商企业和投资者在实体和金融方面的经营、利润和声誉,并且这种威胁还将加剧。

直接经营将受到影响,生产和分销设施受损导致成本不断上升,法律和监管制度也可能发生变化。供应链将遭到动摇和破坏。消费者将会切实体会到这种影响。各位的产品市场将发生深刻的变化。随着越来越多的民众、城市和国家开始研究谁该为气候破坏所造成的痛苦负责,所有工商企业和投资机构都所面临的关于气候变化的声誉风险都将增加。

剑桥大学研究人员最近的一项研究估计,如果当前的气候趋势继续下去,到本世纪末,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7%很可能会被抵消,而这可能还只是非常保守的估计。《自然》杂志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目前约有1.5亿人居住的土地将在30年内“永久低于涨潮线”,这是一个非常保守的指标,告诉我们有多少人可能流离失所、失去庇护所和生计。目前的估计表明,与气候和天气有关的灾害每年造成近2000万人流离失所。

世界需要工商企业和投资者们关注这些问题,进行更深入的气候风险评估,衡量和了解其环境影响和人权影响。我们需要工商企业行为者采取更加紧急的行动,以预防环境损害、维护人权、应对不平等现象、帮助推动解决这一紧急情况。

在这方面,经合组织一直表现得很出色,他们鼓励工商企业、投资者和各国坚持负责任的商业行为标准,使其符合《经合组织跨国企业准则》、《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指导原则》和《国际劳工组织多国企业和社会政策宣言》。今天在座的一些工商企业行为者在这方面展现出了领导力。

但我要提醒各位,过去30年,化石燃料的开采量翻了一番。碳披露项目(Carbon Exposition Project)的研究表明,全球71%的工业温室气体是由100家企业和国有企业实体排放的。其中25家企业所排放的温室气体占到世界工业温室气体产量的略超过一半。

其中一些企业一直在破坏关于碳排放与气候风险的科学研究,并竭力游说,反对各国政府采取的紧急行动。

但采取行动并不仅仅是25家化石燃料生产商的责任。所有主要的工商企业和投资机构,包括国有企业,都要承担这些责任。这种行动符合其自身利益。流离失所和贫困的民众不会购买服务和商品。气候危机无法提供大多数企业所需要的有利于增长和繁荣的环境。

请允许我引用瑞士银行上个月发表的一份文件,其中概述了气候影响的直接和间接的潜在风险。“气候的增量变化(如气温上升和降水模式的变化)可能会影响经济产出和生产率,而极端事件可能导致损害、经营中断和固定资产生产损失,以及财产价值的潜在变化。频率和强度都在增加的极端事件,由于其影响更为明显,因此往往会引起更多的注意。然而,(……)增量变化有可能逐渐侵蚀借款人部门整体的财务执行情况。”

各国政府在充分应对气候紧急情况方面始终过于迟缓。但随着气候问题的加剧,大规模的经济转型行动势在必行。许多不同的技术和可再生能源将发挥作用。全世界民众的权利和需求——以及每一个企业的底线——都要求这一转型应该尽可能公正和顺利。随着对低排放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不断增加,这一转型可以提供更多的商业机会,也有助于为维护人权的商业行为创造良好声誉。

向绿色经济转型需要所有利益攸关方的参与和支持,从而确保经济和产业重组能够为包容性增长、创造就业和消除贫困提供强大动力,同时不会加深不平等现象、让更多人陷入痛苦。

实现公正转型是关键——因为如果转型过程不公正,那么其结果也不会公正。在各国转向可再生能源的过程中,必须制定有针对性的社会政策来缓解和抵御工业和经济变革中遇到的困难,例如低排放和零排放公共交通等措施。

公正转型可以建立社会包容,在快速变化的世界中给予民众安全感。

应该清楚的是,一如既往不是选项之一。上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人权和有毒废物问题特别报告员指出,自1984年博帕尔化学灾难发生以来,“一起又一起事故说明了化学工业未能尊重生命权、遵守可达到的最高健康标准…化学工业体现了自愿人权标准的弱点,以及对具有法律效力的强有力要求的迫切需要。”

我还注意到,在巴拉圭近期一起涉及使用有害杀虫剂的案件中,负责监测《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执行情况的委员会开创了一个重要的先例,即根据国际人权法,各国必须对环境损害案件进行调查,制裁责任人,并为受害者提供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