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深之度公司被收購】一家公司被收购的心路历程 |deepin开发之路还能独立运作吗 |Deepin深之度科技 |

11 月 1, 2022 公司

一家公司在被收购前,公司内部、外部都会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几乎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这些变化,但是都会保持沉默。

公司内部是最先躁动起来的地方,人心浮动总是比外面的消息来得更早一些,只是需要敏锐的人才能察觉到。

公司被收购的原因大多数是因为资金链紧张,而一家公司花销排名靠前的则是市场广告投放,因此大多数公司会停止全部或者部分市场投放。公司最先停止的一般是品牌投放,即卫视、视频APP等上做的广告;稍后会停止表现相对不好的效果渠道;同时会保持ROI相对较好的社交拉新渠道,即使拉来的客户质量非常差。原因如下:1)品牌投放是不能量化的,即不能计算给公司带来了多少流量(新老客),2)效果渠道可以相对准确(精准&模糊匹配)计算出来;3)社交拉新可以用公司的货物获取流量,不用支付现金。

当一家公司出现问题时,为了拯救公司,高层会上线大量项目,用于赌博,赌其中一两个项目成功就可以挽救目前公司的现状。这时候,项目方会变得心急火燎、不停地催促技术支持方快速完成项目,然而由于这些项目大都是饥不择食、寒不择衣的项目,或者是直接抄袭竞争对手的项目,因此其上线也轰轰烈烈、其衰败也触目惊心。

年薪不变,每个月发放的薪酬变少,月度&季度奖金变少(挪到了年尾),这个时候,就是风险来了的标志!员工薪酬占比公司运营成本一般低于10%,如果连薪酬都由朝四暮三改为朝三暮四,那么企业一般会在年终奖发放之前干掉员工,以最大限度的节约成本;当然大部分企业都撑不到年底。因此遇到这么情况,可以考虑企业是否出了问题。

公司经营的越差,领导的鸡汤就会越多,各种各样的鸡汤:东北的小鸡炖蘑菇、北方的熬鸡肉、四川的麻辣鸡丁、湖南的辣子鸡、广东的老火汤。当领导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做心灵鸡汤时,请注意:领导在挽留你不要主动离职,让你干更多的活,为公司贡献更多,然后再干掉你。有些鸡汤,喝点也无妨,但是有些鸡汤却是放了砒霜的。

领导对员工的把控变松了,对员工的态度也变好了。记住,不是领导“更年期”来了,而是领导手里的牌少了。如果看过精英律师,可以看看封印出现“性骚扰”丑闻后,努力争取何塞支持时的姿态。当强势的领导放下身段和员工平等交流、给员工介绍更多工作方法、表面上把员工当兄弟时,公司就出了问题了。

原来每天催命似的业务方变得佛系了。在一阵狂轰乱炸、不停催逼你完成需求后,忽然有一天你会发现:哎,需求列表怎么没有需求了,业务方咋的了?!原因很简单,一些很敏感的业务方发现了公司的问题,已经在另谋出路了,哪里还会认真工作,需求自然就少了,因为没有人真的喜欢撕逼、催命。

1) 身边整理工作、接打电话、收发微信、QQ的人多了起来,你没有猜错,他们已经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已经在整理工作、汇总方法体系、制作简历、在找工作了。因此才会出现异常。

2) 工作狂人张三竟然请假了,工作狂魔李四竟然经常上午或下午请假。是的,他们去面试了。

突然发现公司的在公司工作多年的大佬们忽然陆陆续续离职了。大佬们总是最先知道公司状况的人,因此早早跑路了。这个时候,如果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建议找BI同学聊聊,毕竟他们有所有数据趋势。

内部出现了变化,外部也能嗅到味道,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

媒体开始传言某某企业可能被兼并、某某企业表现不佳、某某企业在做什么时,很有可能是真实的。一般企业员工参与机密项目时,都会签署保密协议,但是还是会有不少员工把这些信息外泄一些,媒体无孔不入,总能比大部分内部员工知道一些消息的。

公司确定被收购却未完成收购时,全员都在狂欢,这个时候,人现出了人形,妖现出了妖形,神现出了神形。人间百态,一眼可见,是最好玩的时候,是最美好的时候,也是最丑陋的时候。如果可以经历这些,会成长许多许多。笔者很幸运地经历了这一环节,让笔者对这个世界又绝望了一份,理性了一分,抉择时更为决绝了。

2. 公司被收购后的“蜜月期”

当一家公司被收购后,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之所以说有趣,因为我很难想到一个更为合适的词来形容它。

一家公司被收购时,总是抱着美好的期望,尝试着看看能够拿到更多的利益。

当然,当一家公司被收购时,公司CEO一般会变成闲职或者在CEO的位置上做了一段时间后消失了。当然手中的股份得以变现,公司CEO应该感到欣慰,并且钱是实在的,只是那权利或者说玩弄人心的味道让渡给了收购方。

公司的其他高层,会在与收购方谈话后,在对方的暗示下,留下或辞职。那些平时位高权重的人在一夜之间沦落为丧家之犬,再也见不到了;当然也会有些人留了下来,慢慢被架空了。

中层无所谓离职不离职,因为毕竟公司需要干活的人,而中层刚好就是高层命令的执行者。因此最乱的就是中层了。中层关心到了下家后能拿到多少利益,是否能与上家公司持平,是否有所增长。为了谋取更多的利益,各路中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各种表达忠心的,有想乘机上位的,有表示与原公司割袍断义的,有泰然自若的,有乘机抢夺资源的,有浑水摸鱼的,有主动辞职的……这个时候,就能看到人性本色,谁是为公司干活的,谁是最风骚的boy or girl……

底层员工的选择很简单:走,一片新天地;留,一地鸡毛。很难玩一波骚操作上位了。如果组内资深级别离职较少,那么基层员工是没有机会的;如果资深级别大量离职了,那么基层员工就会有那么少量的机会,如果可以把握住,虽然恶心了些,但是也是良机。

一家公司在被收购前,公司内部、外部都会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几乎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这些变化,但是都会保持沉默。

公司内部是最先躁动起来的地方,人心浮动总是比外面的消息来得更早一些,只是需要敏锐的人才能察觉到。

公司被收购的原因大多数是因为资金链紧张,而一家公司花销排名靠前的则是市场广告投放,因此大多数公司会停止全部或者部分市场投放。公司最先停止的一般是品牌投放,即卫视、视频APP等上做的广告;稍后会停止表现相对不好的效果渠道;同时会保持ROI相对较好的社交拉新渠道,即使拉来的客户质量非常差。原因如下:1)品牌投放是不能量化的,即不能计算给公司带来了多少流量(新老客),2)效果渠道可以相对准确(精准&模糊匹配)计算出来;3)社交拉新可以用公司的货物获取流量,不用支付现金。

当一家公司出现问题时,为了拯救公司,高层会上线大量项目,用于赌博,赌其中一两个项目成功就可以挽救目前公司的现状。这时候,项目方会变得心急火燎、不停地催促技术支持方快速完成项目,然而由于这些项目大都是饥不择食、寒不择衣的项目,或者是直接抄袭竞争对手的项目,因此其上线也轰轰烈烈、其衰败也触目惊心。

年薪不变,每个月发放的薪酬变少,月度&季度奖金变少(挪到了年尾),这个时候,就是风险来了的标志!员工薪酬占比公司运营成本一般低于10%,如果连薪酬都由朝四暮三改为朝三暮四,那么企业一般会在年终奖发放之前干掉员工,以最大限度的节约成本;当然大部分企业都撑不到年底。因此遇到这么情况,可以考虑企业是否出了问题。

公司经营的越差,领导的鸡汤就会越多,各种各样的鸡汤:东北的小鸡炖蘑菇、北方的熬鸡肉、四川的麻辣鸡丁、湖南的辣子鸡、广东的老火汤。当领导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做心灵鸡汤时,请注意:领导在挽留你不要主动离职,让你干更多的活,为公司贡献更多,然后再干掉你。有些鸡汤,喝点也无妨,但是有些鸡汤却是放了砒霜的。

领导对员工的把控变松了,对员工的态度也变好了。记住,不是领导“更年期”来了,而是领导手里的牌少了。如果看过精英律师,可以看看封印出现“性骚扰”丑闻后,努力争取何塞支持时的姿态。当强势的领导放下身段和员工平等交流、给员工介绍更多工作方法、表面上把员工当兄弟时,公司就出了问题了。

原来每天催命似的业务方变得佛系了。在一阵狂轰乱炸、不停催逼你完成需求后,忽然有一天你会发现:哎,需求列表怎么没有需求了,业务方咋的了?!原因很简单,一些很敏感的业务方发现了公司的问题,已经在另谋出路了,哪里还会认真工作,需求自然就少了,因为没有人真的喜欢撕逼、催命。

1) 身边整理工作、接打电话、收发微信、QQ的人多了起来,你没有猜错,他们已经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已经在整理工作、汇总方法体系、制作简历、在找工作了。因此才会出现异常。

2) 工作狂人张三竟然请假了,工作狂魔李四竟然经常上午或下午请假。是的,他们去面试了。

突然发现公司的在公司工作多年的大佬们忽然陆陆续续离职了。大佬们总是最先知道公司状况的人,因此早早跑路了。这个时候,如果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建议找BI同学聊聊,毕竟他们有所有数据趋势。

内部出现了变化,外部也能嗅到味道,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

媒体开始传言某某企业可能被兼并、某某企业表现不佳、某某企业在做什么时,很有可能是真实的。一般企业员工参与机密项目时,都会签署保密协议,但是还是会有不少员工把这些信息外泄一些,媒体无孔不入,总能比大部分内部员工知道一些消息的。

公司确定被收购却未完成收购时,全员都在狂欢,这个时候,人现出了人形,妖现出了妖形,神现出了神形。人间百态,一眼可见,是最好玩的时候,是最美好的时候,也是最丑陋的时候。如果可以经历这些,会成长许多许多。笔者很幸运地经历了这一环节,让笔者对这个世界又绝望了一份,理性了一分,抉择时更为决绝了。

2. 公司被收购后的“蜜月期”

当一家公司被收购后,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之所以说有趣,因为我很难想到一个更为合适的词来形容它。

一家公司被收购时,总是抱着美好的期望,尝试着看看能够拿到更多的利益。

当然,当一家公司被收购时,公司CEO一般会变成闲职或者在CEO的位置上做了一段时间后消失了。当然手中的股份得以变现,公司CEO应该感到欣慰,并且钱是实在的,只是那权利或者说玩弄人心的味道让渡给了收购方。

公司的其他高层,会在与收购方谈话后,在对方的暗示下,留下或辞职。那些平时位高权重的人在一夜之间沦落为丧家之犬,再也见不到了;当然也会有些人留了下来,慢慢被架空了。

中层无所谓离职不离职,因为毕竟公司需要干活的人,而中层刚好就是高层命令的执行者。因此最乱的就是中层了。中层关心到了下家后能拿到多少利益,是否能与上家公司持平,是否有所增长。为了谋取更多的利益,各路中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各种表达忠心的,有想乘机上位的,有表示与原公司割袍断义的,有泰然自若的,有乘机抢夺资源的,有浑水摸鱼的,有主动辞职的……这个时候,就能看到人性本色,谁是为公司干活的,谁是最风骚的boy or girl……

底层员工的选择很简单:走,一片新天地;留,一地鸡毛。很难玩一波骚操作上位了。如果组内资深级别离职较少,那么基层员工是没有机会的;如果资深级别大量离职了,那么基层员工就会有那么少量的机会,如果可以把握住,虽然恶心了些,但是也是良机。

澳洲智庫建議印度外交「3Ts」經營策略多加1個T(台灣),建立「21世紀關鍵的夥伴關係」

美國公布鉅細靡遺的《中國火箭軍組織》報告,勢必掀起一波共軍大清洗

相較於一個山大王獨裁的習近平,多個山小王腐敗的胡溫時代比較值得懷念嗎?

每月一杯咖啡的金額,支持優質觀點的誕生,享有更好的閱讀體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亞洲·矽谷積極讓台灣連結矽谷,台灣新創如何借鏡矽谷創業經驗,走向全球市場?有一群在矽谷創業的台灣人,他們創辦的公司被 Amazon、Google、Facebook、動視、盛大遊戲、Avocent 等國際大型公司併購,甚至多位創業者擁有連續創業的經驗。對於解決問題,打造有影響力的產品,他們擁有十足熱情;他們樂於分享,也願意投資或輔導新創公司,更有意願協助台灣創業者跨出台灣,走向矽谷,進而布局全世界。這系列五篇文章將分享「矽谷創業幫」創業成功的故事。

他連續創業四次,讓美國及中國的大公司都願意跟他合作,更有興趣在聲勢看漲時收購他創辦的公司。他是連續創業家、天使投資人徐旭明(Jameson Hsu)。

2010年,休閒遊戲平台商 Mochi Media 被盛大遊戲以 8 千萬美元收購,2012 年,Facebook 收購 iOS App 開發工具新創 Pieceable Software,兩者都是徐旭明所參與創辦的公司。Pieceable Software 更在徐旭明加入的短短半年內,就被 Facebook 併購。

徐旭明發現,很多創業者聚焦在產品開發,但往往未思考長期的願景:「你經營新創公司最終的結果是什麼?想要上市或是被收購?」大部分新創公司都不會上市,所以創業者若想得到好的報酬,往往得被大公司收購。

他指出,「若創業者想被收購的話,初早期就要跟有機會收購你的公司結盟!不要找公司併購你,要讓公司主動想併購你!」

延伸閱讀:美國上市公司 1 億美元收購他,Splashtop 創辦人李明勳:了解你的價值,才能提高併購的價格

徐旭明創立 Mochi Media 初早期,就知道 Google、Yahoo、微軟可能是潛在併購 Mochi Media 的大公司,所以徐旭明一開始就試著跟這些公司建立合作夥伴關係。併購策略也確實奏效,徐旭明會跟合作夥伴透露別家公司收購的意願,讓合作夥伴對收購 Mochi Media 感興趣。因此,Mochi Media 後續每一輪募資,都有公司前來尋求併購。

Google 在極早期就提出 1 千萬美元的收購條件。然而,徐旭明和共同創辦人伊波利托(Bob Ippolito)希望 Google 至少提高價錢到 2500 萬美元至 5 千萬美元,便在策略上拒絕 Google 收購,繼續募資 A 輪資金。

徐旭明坦言,「我們以為 Google 會再提供更高的收購價格,但他們沒有!而且還對我們說,既然你們不想賣公司,那我們將會跟你們競爭!那一刻我們想說完了,惹上麻煩了!我們太年輕,想要跟 Google 玩策略,但 Google 並不埋單。」

2010 年 Mochi Media 被盛大遊戲併購,接受盛大遊戲併購的原因是 Mochi Media 能維持獨立營運。在併購之後,Mochi Media 營收成長了兩倍。但徐旭明並不後悔當初賣掉公司,他說,「時間點很重要,你只有特定的機會之窗,機會消逝得非常快。」

徐旭明建議創業者思考,「到底多少錢你會願意把公司賣掉?」他指出,大部分創業者很難理解,要把公司從一個階段成長到下個階段有多困難!若有公司想收購你的公司,先把數字寫下來,才能客觀判斷。

徐旭明在盛大遊戲工作兩年期間,一邊尋找想投資的技術,發現波特(Fred Potter)研發的 iOS 開發工具,能讓開發者用瀏覽器展示 iOS App。徐旭明和伊波利托輔導波特建立事業的過程中,看到事業成長潛能,便在 2012 年離開盛大遊戲,成為 Pieceable Software 共同創辦人。

他們加入 Pieceable Software 後,用半年時間重新改變商業模式、行銷、產品、客戶群,找未來有可能併購 Pieceable Software 的公司合作,建立夥伴關係,結果當年就被 Facebook 併購。

徐旭明評估,技術仍有許多挑戰,他們接下來很難募集足夠資金繼續經營 Pieceable Software,加上當時 Facebook 沒有原生 App,極需要行動團隊人才。於是,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都想併購他們的情況下,他們選擇加入 Facebook 開發團隊,創造更大的影響力。

近年來,徐旭明除了第四次創業短暫參與 YouTube 創辦人陳士駿所創辦的美食直播平台 Nom 之外,他主要的身份是天使投資人。從 2010 年至今,他已投資 40 個新創公司,不乏併購和上市的案例,像 StemCentRx 已被 AbbVie 收購。

徐旭明也投資台灣新創或來自台灣的創業者,例如,EMQ(財務服務)、Kneron(半導體)、Knowtions Research(AI 醫療科技)、Boba Guys(珍珠奶茶)等新創公司。

問他為什麼投資領域如此廣泛?他笑說,「我沒有特定的投資領域,我投資『人』!我會投資我喜歡、我覺得很有趣、我想跟他一起工作、我所看到有成功創業者特質的人。」他認為成功創業者的特質是,好的問題解決者、好的溝通者,不容易放棄,想證明自己的理念。

徐旭明當天使投資人,是因為深受矽谷創業文化感動,他說,「我投資新創不是為了追求財富,而是因為創業過程中有很多人幫助過我,而且從來不求回報!所以我投資我喜歡的創業者,希望看到他們開心成長。」

接觸不少台灣創業者,他建議,台灣創業者不要只聚焦台灣市場,要把眼光放遠(Think Bigger),前進美國或中國市場發展。其次,華人文化往往害怕失敗,他希望創業者不要害怕冒險,也不要害怕失敗,他說,「在矽谷,失敗是好事,不犯錯的話,就沒辦法成長和學習!」

徐旭明對協助台灣新創亦不遺餘力,除了申請國發會就業金卡,常回台參加活動及演講,跟台灣創業者交流。他也與其他「矽谷創業幫」創業家一起投資台灣矽谷創業幫基金(Taiwan Mafia Fund),他說,「台灣有許多人才,我們想看到台灣有更多創業者,也希望看到更多創業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