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公司高管抑鬱症】抑郁症发生时 |女高管得了抑郁症 |谁能帮助公司人 |

11 月 3, 2022 公司

生活、工作、社会,造成公司人心理危机的诱因有很多,尽管没有具体的数据可以表明商业化程度与人的精神健康直接相关,不过职场确实成为现代人心理危机的触发源之一。

根据某EAP(Employee Assistance Program,下简称“EAP”)服务机构CEO江涛的观察,公司人一天至少一半时间都在职场度过,而这个情境有很多“不合理”之处。他用“工作要求”和“工作资源”为坐标,来预期公司人的心理健康情况。所谓工作要求是指个人需要达到的绩效、每天几点上班、是站着工作还是可以坐着等,这些要求对员工是一种消耗。工作资源则包括每月可以领多少薪水、团队氛围、有困难时可以从领导那里得到何种帮助等。“当工作要求大于工作资源,人就会出现心理危机。”江涛说。

不过公司人的心理危机也不能简单地归咎于这种工作上的失衡。

中智EAP总监史厚今曾调研过近十年快速发展的企业中员工自伤事件的现象。她发现,这些企业的员工薪水并不低,老板也没有压迫劳工,但从入职的第二年开始,员工的情绪问题逐渐突显。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些员工要不断在发达的深圳和落后的家乡间穿梭,并由此造成心理失衡。

社会环境的变化会对人造成意想不到的影响。“西方经济是逐步积累的,人的心态及承受能力也跟着逐渐调整,但在中国并不是这样。”史厚今认为职场本身导致了压力,但不一定会导致心理问题,只有当外界变化速度大于人消化变化的速度时,心理才会出状况。

那么公司人在遇到心理危机时,可以向谁求助?

目前社会上可以提供帮助的方式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专业的精神医院和综合医院的精神科,医学专业背景的医生会通过药物等医疗手段来影响个人的激素水平,以此控制抑郁的发生。另一类则是心理咨询机构,咨询师通过交流和沟通,从心理治疗的角度来帮公司人解决情绪问题。当然对于大部分公司人来说,意识到自己患有心理疾病本身就需要一个过程,因此他们往往从心理咨询开始,只有严重到被判断为病理性疾病的,才会到专业医生那里寻求解决方法。

随着企业对于员工的心理健康愈发关注,EAP项目被越来越多地运用到企业中。

从源头来说,EAP的最初形式是美国的心理医生随军解决军人远离亲人的孤独感、战争带来的心理创伤等问题。之后,一些西方企业开始用这种方式来解决员工的酗酒问题——它们花钱请心理医生对酗酒员工做团队辅导,以此降低旷工率、减少安全生产事故。

现在EAP已经成为一种员工福利,就像医疗保险一样,让员工有渠道可以咨询自己的情绪问题。这在美国企业中已经相当普遍,而在中国还处于起步阶段。

对于公司人来说,EAP比一般的咨询机构更了解你所在的行业和企业,因此他们的咨询师往往也更能帮助你解决职场上产生的心理问题。

心理问题的诱因很复杂,很多时候个人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但好在如今可以处理这类问题的渠道有不少。我们整理了一些可能引发心理危机的因素,以及自我评估方式,也希望大家形成一种共识:当心理危机发生时,你也许可以利用公司提供的资源走出困境。

A 哪些情况最容易触发公司人的情绪危机?

#不断重复、成就感低的工作

流水线上的工人、HR、财务、文秘、行政、讲师、公务员等,都属于这一类型人群。他们的工作内容大多是不断地重复,薪水瓶颈期来得比较早,更容易出现职业倦怠。如果个人的自我追求很高,职业倦怠会来得更早。另一方面因为工作的可替代性高,晋升空间小,这些人容易受到来自同辈甚至后辈的压力,也更容易焦虑,或者抑郁。

#对能力要求高、业绩压力大的工作

尽管研发、记者、销售等岗位不太容易产生职业倦怠,因为这些公司人要面对各种类型的课题、采访对象和客户,工作内容一直在变化,也有更多机会产生成就感。但相应地,这些工作对于公司人的能力、业绩要求也更高,需要不断提升自己才能不落后,这种追求反过来也会带来很大的压力。

#对晋升和薪水不满意

晋升或薪水方面的不满意跟个人成就感相关,主要是自我期许和实际状况之间的不协调。可能是自我能力赶不上自我期许,也可能是外界评价低于自我评价,这些因素都会造成自尊的受挫。

#工作3至5年期间最容易感到压力

一般而言,工作3至5年是公司人压力最大的一个时期。这个阶段公司人往往正在从职场新人过渡为项目负责人,需要承担更多的压力,不光要把自己的业务做好,还要带领团队一起完成项目,因此对于公司人的学习能力、管理能力等都有更高的要求,公司人常常会在这个转型期因为担心自己胜任不了而觉得压力很大。

#职场关系紧张会让人感到困扰

一天大部分的时间,我们是用来和上司、同事与下属相处的,工作上的交集让大家必须保持一种信任和亲密。一旦处理不好这种关系,很有可能会影响一个人的工作情绪,甚至是工作结果。

#重大应激事件

亲人或朋友的离世、自然灾害、安全事故、组织变革引起的工作关系变化等,因其突然性和对生活的重大改变,会让人因为没有准备而不能快速完成心理整合,这种情况下很容易产生心理危机。

B 这3种情绪危机需要注意

#抑郁

抑郁症的自杀率高于其他类型的心理危机,因此在近几年已经越来越受到大家的关注,但大部分人对于抑郁情绪和抑郁症是难以区分的,甚至有时即便患了抑郁症,公司人也是不自知的。

怎样做自我评估?通常来说,人在失恋或经历重大丧失如亲人过世后会有一段时间的轻度抑郁,但这种不好的感觉会随着时间自然消失。所以一个直观的自我判断方式是,如果你有大约两周左右的持续情绪低落,并且这种情绪让你感到痛苦和困扰,那你应该去求助专业人士。

心理咨询师对于刚开始患上抑郁症的人来说是个好的缓冲,他们可以对你做出评估并判断你是否有必要接受药物治疗,或是去医院做更进一步的诊治。

#焦虑

与职场中出现的抑郁症状同样高发的,还有职场焦虑。

焦虑其实是一个公司人普遍的心理状态,当面对重要的项目、突发的事件等情况时,焦虑是一种自然的情绪反应。不过,如果焦虑情绪的强度和现实的威胁明显不对称,或是焦虑情绪并没有随着问题的解决而消失时,这就可能是一种病理性的焦虑症。

#急性精神障碍

这是一种因为外部刺激而导致的短暂性精神障碍,这种心理危机的成因比抑郁和焦虑更复杂。幻听就属于其中的一种,职场压力或是一些突发性遭遇会让人突然产生幻觉,比如感觉周围有人要伤害自己。

生活、工作、社会,造成公司人心理危机的诱因有很多,尽管没有具体的数据可以表明商业化程度与人的精神健康直接相关,不过职场确实成为现代人心理危机的触发源之一。

根据某EAP(Employee Assistance Program,下简称“EAP”)服务机构CEO江涛的观察,公司人一天至少一半时间都在职场度过,而这个情境有很多“不合理”之处。他用“工作要求”和“工作资源”为坐标,来预期公司人的心理健康情况。所谓工作要求是指个人需要达到的绩效、每天几点上班、是站着工作还是可以坐着等,这些要求对员工是一种消耗。工作资源则包括每月可以领多少薪水、团队氛围、有困难时可以从领导那里得到何种帮助等。“当工作要求大于工作资源,人就会出现心理危机。”江涛说。

不过公司人的心理危机也不能简单地归咎于这种工作上的失衡。

中智EAP总监史厚今曾调研过近十年快速发展的企业中员工自伤事件的现象。她发现,这些企业的员工薪水并不低,老板也没有压迫劳工,但从入职的第二年开始,员工的情绪问题逐渐突显。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些员工要不断在发达的深圳和落后的家乡间穿梭,并由此造成心理失衡。

社会环境的变化会对人造成意想不到的影响。“西方经济是逐步积累的,人的心态及承受能力也跟着逐渐调整,但在中国并不是这样。”史厚今认为职场本身导致了压力,但不一定会导致心理问题,只有当外界变化速度大于人消化变化的速度时,心理才会出状况。

那么公司人在遇到心理危机时,可以向谁求助?

目前社会上可以提供帮助的方式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专业的精神医院和综合医院的精神科,医学专业背景的医生会通过药物等医疗手段来影响个人的激素水平,以此控制抑郁的发生。另一类则是心理咨询机构,咨询师通过交流和沟通,从心理治疗的角度来帮公司人解决情绪问题。当然对于大部分公司人来说,意识到自己患有心理疾病本身就需要一个过程,因此他们往往从心理咨询开始,只有严重到被判断为病理性疾病的,才会到专业医生那里寻求解决方法。

随着企业对于员工的心理健康愈发关注,EAP项目被越来越多地运用到企业中。

从源头来说,EAP的最初形式是美国的心理医生随军解决军人远离亲人的孤独感、战争带来的心理创伤等问题。之后,一些西方企业开始用这种方式来解决员工的酗酒问题——它们花钱请心理医生对酗酒员工做团队辅导,以此降低旷工率、减少安全生产事故。

现在EAP已经成为一种员工福利,就像医疗保险一样,让员工有渠道可以咨询自己的情绪问题。这在美国企业中已经相当普遍,而在中国还处于起步阶段。

对于公司人来说,EAP比一般的咨询机构更了解你所在的行业和企业,因此他们的咨询师往往也更能帮助你解决职场上产生的心理问题。

心理问题的诱因很复杂,很多时候个人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但好在如今可以处理这类问题的渠道有不少。我们整理了一些可能引发心理危机的因素,以及自我评估方式,也希望大家形成一种共识:当心理危机发生时,你也许可以利用公司提供的资源走出困境。

A 哪些情况最容易触发公司人的情绪危机?

#不断重复、成就感低的工作

流水线上的工人、HR、财务、文秘、行政、讲师、公务员等,都属于这一类型人群。他们的工作内容大多是不断地重复,薪水瓶颈期来得比较早,更容易出现职业倦怠。如果个人的自我追求很高,职业倦怠会来得更早。另一方面因为工作的可替代性高,晋升空间小,这些人容易受到来自同辈甚至后辈的压力,也更容易焦虑,或者抑郁。

#对能力要求高、业绩压力大的工作

尽管研发、记者、销售等岗位不太容易产生职业倦怠,因为这些公司人要面对各种类型的课题、采访对象和客户,工作内容一直在变化,也有更多机会产生成就感。但相应地,这些工作对于公司人的能力、业绩要求也更高,需要不断提升自己才能不落后,这种追求反过来也会带来很大的压力。

#对晋升和薪水不满意

晋升或薪水方面的不满意跟个人成就感相关,主要是自我期许和实际状况之间的不协调。可能是自我能力赶不上自我期许,也可能是外界评价低于自我评价,这些因素都会造成自尊的受挫。

#工作3至5年期间最容易感到压力

一般而言,工作3至5年是公司人压力最大的一个时期。这个阶段公司人往往正在从职场新人过渡为项目负责人,需要承担更多的压力,不光要把自己的业务做好,还要带领团队一起完成项目,因此对于公司人的学习能力、管理能力等都有更高的要求,公司人常常会在这个转型期因为担心自己胜任不了而觉得压力很大。

#职场关系紧张会让人感到困扰

一天大部分的时间,我们是用来和上司、同事与下属相处的,工作上的交集让大家必须保持一种信任和亲密。一旦处理不好这种关系,很有可能会影响一个人的工作情绪,甚至是工作结果。

#重大应激事件

亲人或朋友的离世、自然灾害、安全事故、组织变革引起的工作关系变化等,因其突然性和对生活的重大改变,会让人因为没有准备而不能快速完成心理整合,这种情况下很容易产生心理危机。

B 这3种情绪危机需要注意

#抑郁

抑郁症的自杀率高于其他类型的心理危机,因此在近几年已经越来越受到大家的关注,但大部分人对于抑郁情绪和抑郁症是难以区分的,甚至有时即便患了抑郁症,公司人也是不自知的。

怎样做自我评估?通常来说,人在失恋或经历重大丧失如亲人过世后会有一段时间的轻度抑郁,但这种不好的感觉会随着时间自然消失。所以一个直观的自我判断方式是,如果你有大约两周左右的持续情绪低落,并且这种情绪让你感到痛苦和困扰,那你应该去求助专业人士。

心理咨询师对于刚开始患上抑郁症的人来说是个好的缓冲,他们可以对你做出评估并判断你是否有必要接受药物治疗,或是去医院做更进一步的诊治。

#焦虑

与职场中出现的抑郁症状同样高发的,还有职场焦虑。

焦虑其实是一个公司人普遍的心理状态,当面对重要的项目、突发的事件等情况时,焦虑是一种自然的情绪反应。不过,如果焦虑情绪的强度和现实的威胁明显不对称,或是焦虑情绪并没有随着问题的解决而消失时,这就可能是一种病理性的焦虑症。

#急性精神障碍

这是一种因为外部刺激而导致的短暂性精神障碍,这种心理危机的成因比抑郁和焦虑更复杂。幻听就属于其中的一种,职场压力或是一些突发性遭遇会让人突然产生幻觉,比如感觉周围有人要伤害自己。

互联网行业的离职潮汹涌澎湃,每年估计有上千万人次离职,我们经常看到有人今天离职,明天就坐飞机去丽江游玩了,这种人很可能此前就有抑郁倾向或者已经患抑郁症。

丁道师 ·

相比演艺圈,其实互联网行业才是抑郁症真正的泛滥区,作为中国发展最快、竞争最激烈、熬夜最多的行业,为抑郁症的高发滋生了土壤。

之前我提到过我和同事合作出版过《相信梦想的力量·百名IT新秀创业故事》一书,当时深度的专访过几百位优秀的互联网创业者,私底下聊天的时候,得知有相当一部分创业者有过抑郁症或者抑郁倾向。让我不免唏嘘,这些创业者明知互联网创业只有不到10%的成功率,偏要勇往直前不撞南山不回头,这其中所产生的情绪和身体的波动常人难以理解,甚至我认识几个创业者,为了创业把北京的房子都卖了,这些人面对创业的风风雨雨,不得抑郁症才怪。

有人被抑郁症逼疯,有人被抑郁症逼死,似乎抑郁症很可怕,然而并非如此。在科技行业,面对抑郁症的来袭,有很多大佬通过各种方式,成功的走出抑郁症的阴霾,重新走上了人生正轨,比如任正非、张朝阳、徐小平等等。今天我就给大家提供一些案例,并且最后我们一起分析下治疗抑郁症的几种方式。

张朝阳闭关解脱抑郁症

张朝阳大概是互联网行业最有名的抑郁症患者了,在2012到2013年这位搜狐的大掌门,因为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彻底的淡出了公众的视野,震惊业界。张朝阳由于某次登雪山时脑部缺氧,极度焦虑导致抑郁,自己跟自己搏斗,曾经因为抑郁症一度濒临崩溃。后来干脆选择闭关,几乎与世隔绝,他曾在闭关期间赴美与世界顶级心理学家交流,发现抑郁来自于自视太高,而对工作成就看得又太重。最终张朝阳通过长时间的闭关和参禅佛法走出了自我,重新带领搜狐创造历史新高。

方刚休假、离职“躲避”抑郁症

2015年初,同样来自搜狐的高级副总裁方刚宣布离职!在辞职信的第一句开头就是“2014年3月份,我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方刚我们都知道是搜狐的主要高管之一,身兼数职,面对其他几大巨头的竞争,状态也起起伏伏,身患抑郁症期间,方刚选择了吃药、种菜、看书、旅行等等方式,逐步远离抑郁症,后来这次离职算是彻底的对抑郁症绝杀,身上的压力和担子一下子没有了,后期自然容易恢复。不过相比搜狐的方刚,新浪的几位副总编和网易的一干高管压力更大,希望他们能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