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滴滴快的參股公司】滴滴股权迷雾 |滴滴和快的宣布合并 |终极公司在开曼隐秘的股东排名 |

11 月 2, 2022 公司

  新公司将实施Co-CEO制度,滴滴打车CEO程维及快的打车CEO吕传伟同时担任联合CEO。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业务继续平行发展,并将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性。

最新事件[1]

  滴滴出行成功完成73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令其估值升至近280亿美元,超越房屋短期租赁网站Airbnb,成为全球第三大未上市的“独角兽”企业。

  滴滴出行2016年6月16日早间宣布,已经完成新一轮4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这是全球未上市企业单轮最大规模股权融资之一。

  本轮除股权投资外,招商银行还将为滴滴牵头安排25亿美元的银团贷款,中国人寿对滴滴进行了20亿人民币(约3亿美元)的长期债权投资。这就是说,本轮滴滴出行的实际融资金融高达73亿美元。

  在这一轮滴滴出行的投资方列表上,除了现有投资人腾讯、阿里巴巴、招商银行和软银外,还出现了苹果(Apple)、中国人寿、蚂蚁金服和其他一些新投资人。

  这是滴滴快的合并后完成的第二轮融资。去年9月,滴滴快的完成了合并后的首轮融资,总额超过30亿美元。

滴滴快的合并事件进展

双方合并原因

  快的CEO吕传伟在内部邮件中解释了合并的最大原因[6]

  1、两家公司已经建立了共同的愿景

  2、恶性的大规模持续烧钱的竞争不可持续

  3、合并是双方的所有投资人共同的强烈期望

  4、除了财务因素外,合并后可以避免更大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新公司可以马上加速 开展很多新的业务

  1、利于打车软件市场进一步整合。数据显示,二者在中国打车软件的市场份额共达到99%以上。在出租车领域,两家打车软件的订单量占全国出租车订单量50%以上,高峰时期二者的订单量已达出租车总订单量的三分之二。

  2、出租车行业在中国受到政策管制:主管部门与监管部门虽然口头上开明,部分专家也不断出来推动,但这个领域动摇的利益面既深又广,尤其是与地方政府、出租车公司博弈,所谓改革节奏只能是渐进式、长周期的,短期绝不可能出现全国统一的开放政策。

  3、盈利方式的必然选择打车软件不能从向消费者和出租车司机收费上获得营收,因此只能通过广告、跨界营销等方式获得收入。虽然专车业务的市场化程度高,但专车市场现在的红火也是各方砸钱砸出来的,很大一部分用户依然是冲着补贴而去,并不是忠实用户,滴滴和快的持续大幅亏损依然让投资人着急。

  4、对手的强劲:2015年及以后的市场竞争会更激烈,百度参股的Uber已经进来,易到开始加速;原来的租车公司开始加快融资,强化垂直布局,它们拥有车辆资源,比两大打车软件公司更有效率;传统出租车公司也在强化在线服务等。

  5、抢在Uber前IPO:Uber不但拿了百度的钱,它还拿了高盛更大一笔钱,2015年很有可能登陆纳斯达克。在这个窗口,无论快的还是滴滴怎么标榜商业模式跟Uber不一样,如果在IPO节奏上落后对手一步,至少在2015年会失去先机,而后续创新、拓展、包装的成本会大大增加。

如何合并

  滴滴做主导,或支持微信和支付宝支付?

  有业内人士指出,双方的合并,无论从那个角度来说,都是利大于弊,“在APP打车市场上,双方都拥有庞大的用户规模,合并后将进一步发挥出规模优势”。但同时双方也将面临整合难题,据上述人士介绍,在滴滴和快的的背后,是腾讯阿里两家企业在移动支付端的博弈。“从移动支付来看,滴滴打车接入的是微信支付,快的打车接入的是支付宝,移动入口的争夺涉及到很多利益,如何分配和平衡,是管理团队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7]。

  柳青在接受《经济观察网》的采访时表示,双方的用户数据会并表,财务报表也会合并。并将成立一个整合办公室,双方都有主任,专门负责整合。未来双方的人力资源肯定会是一个团队,双方会有一个大概6个月的过渡期。合并后的公司将拥有出租车约3000万单,两家合并后还会继续培育市场。

  在战略规划方面,柳青表示,会发生调整,但不会有太大变化。仍旧是以移动出行为主打。未来的市场会涉及:专车、打车、拼车、代驾、城际火车等[8]。

合并影响

  对于消费者关心的补贴问题,柳青在接受《经济观察网》的采访时表示,尽管两家合并了,但仍需要大量补贴。

  但有观点认为,二者合并后将不再会出现大面积烧钱的现象。互联网业界表示,疯狂补贴的的现象本就不会长久出现,未来二者的发展将会逐步趋于常态化,”免费午餐是最贵的”,当然补贴应该会逐步减少,不会一刀切的停掉。

  《中国企业家》也撰文表示,不管是乘客还是司机,被“争宠”的优越感将不复存在,滴滴红包、专车券也将很快消失在微信朋友圈。

  对于滴滴快的的合并,PP租车联合创始人王嘉明用一句“优酷土豆都能合并,滴滴和快的也不是不可能”来形容。

  反观专车市场,可能出现较大变动。尽管目前滴滴快的平台上的专车仍以私家车为主,但两家合并加重了其与租赁公司之间的谈判筹码,这给声声称将拿出25亿争夺市场的神州专车增加拓展难度。

双方观点

是否涉及垄断

  根据易观国际最新发布的《中国打车APP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4年第4季度》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中国打车APP累计账户规模达到1.7亿。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分别以56.5%、43.3%的比例占据中国打车APP市场累计账户份额领先位置。如此算来,滴滴与快的合并后,新公司在中国打车APP市场份额中将占比超过90%。业内不少人士质疑,滴滴快的合并将在打车市场占据垄断地位。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在接受中新网IT频道采访时称:“根据反垄断法的规定,经营者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以上,即可推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显然滴滴和快的合并后市场份额远远超过二分之一,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没有疑问的。但是法律并不禁止企业具有垄断地位,禁止的是垄断行为,所以关键看看合并后的经营过程中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赵占领还称:“企业合并属于反垄断法中的经营者集中行为,如果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合计超过20亿元人民币,并且其中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人民币,则应该向商务部反垄断局进行申报。”

  有业内人士指出,虽然滴滴快的年营业额是否在4亿以上并不确定,但国务院也有规定指出,即使营业额并未达到4亿,但事实与证据证明该经营者集中会产生垄断的,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也将依法调查。[10]

  我国《反垄断法》规定,较大企业通过并购导致市场上竞争者减少的行为,应进行事前强制申报。《国务院关于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的规定》为《反垄断法》的配套法规之一,该规定要求具备以下两个中任意一条的,在并购前应该向商务部主管部门申报,否则不能进行合并:

  (一)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全球范围内的营业额合计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并且其中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人民币;

  (二)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合计超过20亿元人民币,并且其中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人民币。

  据悉,滴滴的主要营收来自专车平台信息费及广告费用,快的打车的主要收入来自于专车平台信息费。

  以滴滴的专车业务为例,据其官方称平台上约有6万辆专车,按照平均每辆车每天接5单、客单价100、平台从中抽取两成来算,滴滴一年内的专车收入约为20亿元。也就是说在不算广告收入的情况下,滴滴专车的年营业额很有可能超过20亿元,满足以上的申报条件。

  柳青在接受《经济观察网》的采访时指出,快的打车与滴滴打车合并后,在移动出行行业并不涉及垄断,因为还有去哪儿、携程、百度UBER等等在做。双方的品牌并不完全重合,例如主打的城市并不一样,快的还有一个单独的1号专车APP,所以未来两个品牌不会完全整合[8]。

背景资料

  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都诞生于2012年,自成立之日开始,两者在市场中布局的步调就极为相似,竞争也格外激烈。资料显示,滴滴打车获4轮投资,公布的总金额超8亿美元。快的打车公布的融资金额与滴滴打车相似。随着大量资本的支持,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的围绕市场份额争夺的“烧钱大战”也愈演愈烈。

  一年一度的西方情人節來臨之際(2015年2月14日),打車軟體市場最大變局發生。滴滴打車與快的打車今天聯合發佈聲明,宣佈兩家實現戰略合併。雙方確定,在春節後的適當時間,召開新聞發佈會。

  新公司將實施Co-CEO制度,滴滴打車CEO程維及快的打車CEO呂傳偉同時擔任聯合CEO。兩家公司在人員架構上保持不變,業務繼續平行發展,並將保留各自的品牌和業務獨立性。

最新事件[1]

  滴滴出行2016年6月16日早間宣佈,已經完成新一輪45億美元的股權融資。這是全球未上市企業單輪最大規模股權融資之一。

  本輪除股權投資外,招商銀行還將為滴滴牽頭安排25億美元的銀團貸款,中國人壽對滴滴進行了20億人民幣(約3億美元)的長期債權投資。這就是說,本輪滴滴出行的實際融資金融高達73億美元。

  在這一輪滴滴出行的投資方列表上,除了現有投資人騰訊、阿裡巴巴、招商銀行和軟銀外,還出現了蘋果(Apple)、中國人壽、螞蟻金服和其他一些新投資人。

  這是滴滴快的合併後完成的第二輪融資。去年9月,滴滴快的完成了合併後的首輪融資,總額超過30億美元。

滴滴快的合併事件進展

雙方合併原因

  快的CEO呂傳偉在內部郵件中解釋了合併的最大原因[6]

  1、兩家公司已經建立了共同的願景

  2、惡性的大規模持續燒錢的競爭不可持續

  3、合併是雙方的所有投資人共同的強烈期望

  4、除了財務因素外,合併後可以避免更大的時間成本和機會成本,新公司可以馬上加速 開展很多新的業務

  1、利於打車軟體市場進一步整合。數據顯示,二者在中國打車軟體的市場份額共達到99%以上。在計程車領域,兩家打車軟體的訂單量占全國計程車訂單量50%以上,高峰時期二者的訂單量已達計程車總訂單量的三分之二。

  2、計程車行業在中國受到政策管制:主管部門與監管部門雖然口頭上開明,部分專家也不斷出來推動,但這個領域動搖的利益面既深又廣,尤其是與地方政府、計程車公司博弈,所謂改革節奏只能是漸進式、長周期的,短期絕不可能出現全國統一的開放政策。

  3、盈利方式的必然選擇打車軟體不能從向消費者和計程車司機收費上獲得營收,因此只能通過廣告、跨界營銷等方式獲得收入。雖然專車業務的市場化程度高,但專車市場現在的紅火也是各方砸錢砸出來的,很大一部分用戶依然是衝著補貼而去,並不是忠實用戶,滴滴和快的持續大幅虧損依然讓投資人著急。

  4、對手的強勁:2015年及以後的市場競爭會更激烈,百度參股的Uber已經進來,易到開始加速;原來的租車公司開始加快融資,強化垂直佈局,它們擁有車輛資源,比兩大打車軟體公司更有效率;傳統計程車公司也在強化線上服務等。

  5、搶在Uber前IPO:Uber不但拿了百度的錢,它還拿了高盛更大一筆錢,2015年很有可能登陸納斯達克。在這個視窗,無論快的還是滴滴怎麼標榜商業模式跟Uber不一樣,如果在IPO節奏上落後對手一步,至少在2015年會失去先機,而後續創新、拓展、包裝的成本會大大增加。

如何合併

  滴滴做主導,或支持微信和支付寶支付?

  有業內人士指出,雙方的合併,無論從那個角度來說,都是利大於弊,“在APP打車市場上,雙方都擁有龐大的用戶規模,合併後將進一步發揮出規模優勢”。但同時雙方也將面臨整合難題,據上述人士介紹,在滴滴和快的的背後,是騰訊阿裡兩家企業在移動支付端的博弈。“從移動支付來看,滴滴打車接入的是微信支付,快的打車接入的是支付寶,移動入口的爭奪涉及到很多利益,如何分配和平衡,是管理團隊首先需要解決的問題之一”[7]。

  在戰略規劃方面,柳青表示,會發生調整,但不會有太大變化。仍舊是以移動出行為主打。未來的市場會涉及:專車、打車、拼車、代駕、城際火車等[8]。

合併影響

  但有觀點認為,二者合併後將不再會出現大面積燒錢的現象。互聯網業界表示,瘋狂補貼的的現象本就不會長久出現,未來二者的發展將會逐步趨於常態化,”免費午餐是最貴的”,當然補貼應該會逐步減少,不會一刀切的停掉。

  《中國企業家》也撰文表示,不管是乘客還是司機,被“爭寵”的優越感將不復存在,滴滴紅包、專車券也將很快消失在微信朋友圈。

  對於滴滴快的的合併,PP租車聯合創始人王嘉明用一句“優酷土豆都能合併,滴滴和快的也不是不可能”來形容。

  反觀專車市場,可能出現較大變動。儘管目前滴滴快的平臺上的專車仍以私家車為主,但兩家合併加重了其與租賃公司之間的談判籌碼,這給聲聲稱將拿出25億爭奪市場的神州專車增加拓展難度。

雙方觀點

是否涉及壟斷

  根據易觀國際最新發佈的《中國打車APP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4年第4季度》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12月,中國打車APP累計賬戶規模達到1.7億。滴滴打車與快的打車分別以56.5%、43.3%的比例占據中國打車APP市場累計賬戶份額領先位置。如此算來,滴滴與快的合併後,新公司在中國打車APP市場份額中將占比超過90%。業內不少人士質疑,滴滴快的合併將在打車市場占據壟斷地位。

  趙占領還稱:“企業合併屬於反壟斷法中的經營者集中行為,如果參與集中的所有經營者上一會計年度在中國境內的營業額合計超過20億元人民幣,並且其中至少兩個經營者上一會計年度在中國境內的營業額均超過4億元人民幣,則應該向商務部反壟斷局進行申報。”

  有業內人士指出,雖然滴滴快的年營業額是否在4億以上並不確定,但國務院也有規定指出,即使營業額並未達到4億,但事實與證據證明該經營者集中會產生壟斷的,國務院商務主管部門也將依法調查。[10]

  我國《反壟斷法》規定,較大企業通過併購導致市場上競爭者減少的行為,應進行事前強制申報。《國務院關於經營者集中申報標準的規定》為《反壟斷法》的配套法規之一,該規定要求具備以下兩個中任意一條的,在併購前應該向商務部主管部門申報,否則不能進行合併:

  (一)參與集中的所有經營者上一會計年度在全球範圍內的營業額合計超過100億元人民幣,並且其中至少兩個經營者上一會計年度在中國境內的營業額均超過4億元人民幣;

  (二)參與集中的所有經營者上一會計年度在中國境內的營業額合計超過20億元人民幣,並且其中至少兩個經營者上一會計年度在中國境內的營業額均超過4億元人民幣。

  據悉,滴滴的主要營收來自專車平臺信息費及廣告費用,快的打車的主要收入來自於專車平臺信息費。

  以滴滴的專車業務為例,據其官方稱平臺上約有6萬輛專車,按照平均每輛車每天接5單、客單價100、平臺從中抽取兩成來算,滴滴一年內的專車收入約為20億元。也就是說在不算廣告收入的情況下,滴滴專車的年營業額很有可能超過20億元,滿足以上的申報條件。

背景資料

  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都誕生於2012年,自成立之日開始,兩者在市場中佈局的步調就極為相似,競爭也格外激烈。資料顯示,滴滴打車獲4輪投資,公佈的總金額超8億美元。快的打車公佈的融資金額與滴滴打車相似。隨著大量資本的支持,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的圍繞市場份額爭奪的“燒錢大戰”也愈演愈烈。

  業務方面,隨著打車軟體市場已經趨於飽和,市場格局已經穩定,有著更大增量的專車成為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的新戰場。滴滴打車在2014年8月在北京啟動專車業務“滴滴專車”,快的打車則於同年7月宣佈推出專車業務“一號專車”。就在今年年初,二者一前一後宣佈了進軍企業版服務,比拼開始蔓延到商務用車市場。

  2月3日,易觀國際最新發佈的《中國打車APP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4年第4季度》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12月,中國打車APP累計賬戶規模達1.72億,其中快的打車、滴滴打車分別以56.5%、43.3%的比例占據中國打車APP市場累計賬戶份額領先位置。此外,截至4季度,快的打車覆蓋360個城市,滴滴打車覆蓋300個城市。[11]

相關專題

參考文獻

  一年一度的西方情人節來臨之際(2015年2月14日),打車軟體市場最大變局發生。滴滴打車與快的打車今天聯合發佈聲明,宣佈兩家實現戰略合併。雙方確定,在春節後的適當時間,召開新聞發佈會。

  新公司將實施Co-CEO制度,滴滴打車CEO程維及快的打車CEO呂傳偉同時擔任聯合CEO。兩家公司在人員架構上保持不變,業務繼續平行發展,並將保留各自的品牌和業務獨立性。

最新事件[1]

  滴滴出行2016年6月16日早間宣佈,已經完成新一輪45億美元的股權融資。這是全球未上市企業單輪最大規模股權融資之一。

  本輪除股權投資外,招商銀行還將為滴滴牽頭安排25億美元的銀團貸款,中國人壽對滴滴進行了20億人民幣(約3億美元)的長期債權投資。這就是說,本輪滴滴出行的實際融資金融高達73億美元。

  在這一輪滴滴出行的投資方列表上,除了現有投資人騰訊、阿裡巴巴、招商銀行和軟銀外,還出現了蘋果(Apple)、中國人壽、螞蟻金服和其他一些新投資人。

  這是滴滴快的合併後完成的第二輪融資。去年9月,滴滴快的完成了合併後的首輪融資,總額超過30億美元。

滴滴快的合併事件進展

雙方合併原因

  快的CEO呂傳偉在內部郵件中解釋了合併的最大原因[6]

  1、兩家公司已經建立了共同的願景

  2、惡性的大規模持續燒錢的競爭不可持續

  3、合併是雙方的所有投資人共同的強烈期望

  4、除了財務因素外,合併後可以避免更大的時間成本和機會成本,新公司可以馬上加速 開展很多新的業務

  1、利於打車軟體市場進一步整合。數據顯示,二者在中國打車軟體的市場份額共達到99%以上。在計程車領域,兩家打車軟體的訂單量占全國計程車訂單量50%以上,高峰時期二者的訂單量已達計程車總訂單量的三分之二。

  2、計程車行業在中國受到政策管制:主管部門與監管部門雖然口頭上開明,部分專家也不斷出來推動,但這個領域動搖的利益面既深又廣,尤其是與地方政府、計程車公司博弈,所謂改革節奏只能是漸進式、長周期的,短期絕不可能出現全國統一的開放政策。

  3、盈利方式的必然選擇打車軟體不能從向消費者和計程車司機收費上獲得營收,因此只能通過廣告、跨界營銷等方式獲得收入。雖然專車業務的市場化程度高,但專車市場現在的紅火也是各方砸錢砸出來的,很大一部分用戶依然是衝著補貼而去,並不是忠實用戶,滴滴和快的持續大幅虧損依然讓投資人著急。

  4、對手的強勁:2015年及以後的市場競爭會更激烈,百度參股的Uber已經進來,易到開始加速;原來的租車公司開始加快融資,強化垂直佈局,它們擁有車輛資源,比兩大打車軟體公司更有效率;傳統計程車公司也在強化線上服務等。

  5、搶在Uber前IPO:Uber不但拿了百度的錢,它還拿了高盛更大一筆錢,2015年很有可能登陸納斯達克。在這個視窗,無論快的還是滴滴怎麼標榜商業模式跟Uber不一樣,如果在IPO節奏上落後對手一步,至少在2015年會失去先機,而後續創新、拓展、包裝的成本會大大增加。

如何合併

  滴滴做主導,或支持微信和支付寶支付?

  有業內人士指出,雙方的合併,無論從那個角度來說,都是利大於弊,“在APP打車市場上,雙方都擁有龐大的用戶規模,合併後將進一步發揮出規模優勢”。但同時雙方也將面臨整合難題,據上述人士介紹,在滴滴和快的的背後,是騰訊阿裡兩家企業在移動支付端的博弈。“從移動支付來看,滴滴打車接入的是微信支付,快的打車接入的是支付寶,移動入口的爭奪涉及到很多利益,如何分配和平衡,是管理團隊首先需要解決的問題之一”[7]。

  在戰略規劃方面,柳青表示,會發生調整,但不會有太大變化。仍舊是以移動出行為主打。未來的市場會涉及:專車、打車、拼車、代駕、城際火車等[8]。

合併影響

  但有觀點認為,二者合併後將不再會出現大面積燒錢的現象。互聯網業界表示,瘋狂補貼的的現象本就不會長久出現,未來二者的發展將會逐步趨於常態化,”免費午餐是最貴的”,當然補貼應該會逐步減少,不會一刀切的停掉。

  《中國企業家》也撰文表示,不管是乘客還是司機,被“爭寵”的優越感將不復存在,滴滴紅包、專車券也將很快消失在微信朋友圈。

  對於滴滴快的的合併,PP租車聯合創始人王嘉明用一句“優酷土豆都能合併,滴滴和快的也不是不可能”來形容。

  反觀專車市場,可能出現較大變動。儘管目前滴滴快的平臺上的專車仍以私家車為主,但兩家合併加重了其與租賃公司之間的談判籌碼,這給聲聲稱將拿出25億爭奪市場的神州專車增加拓展難度。

雙方觀點

是否涉及壟斷

  根據易觀國際最新發佈的《中國打車APP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4年第4季度》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12月,中國打車APP累計賬戶規模達到1.7億。滴滴打車與快的打車分別以56.5%、43.3%的比例占據中國打車APP市場累計賬戶份額領先位置。如此算來,滴滴與快的合併後,新公司在中國打車APP市場份額中將占比超過90%。業內不少人士質疑,滴滴快的合併將在打車市場占據壟斷地位。

  趙占領還稱:“企業合併屬於反壟斷法中的經營者集中行為,如果參與集中的所有經營者上一會計年度在中國境內的營業額合計超過20億元人民幣,並且其中至少兩個經營者上一會計年度在中國境內的營業額均超過4億元人民幣,則應該向商務部反壟斷局進行申報。”

  有業內人士指出,雖然滴滴快的年營業額是否在4億以上並不確定,但國務院也有規定指出,即使營業額並未達到4億,但事實與證據證明該經營者集中會產生壟斷的,國務院商務主管部門也將依法調查。[10]

  我國《反壟斷法》規定,較大企業通過併購導致市場上競爭者減少的行為,應進行事前強制申報。《國務院關於經營者集中申報標準的規定》為《反壟斷法》的配套法規之一,該規定要求具備以下兩個中任意一條的,在併購前應該向商務部主管部門申報,否則不能進行合併:

  (一)參與集中的所有經營者上一會計年度在全球範圍內的營業額合計超過100億元人民幣,並且其中至少兩個經營者上一會計年度在中國境內的營業額均超過4億元人民幣;

  (二)參與集中的所有經營者上一會計年度在中國境內的營業額合計超過20億元人民幣,並且其中至少兩個經營者上一會計年度在中國境內的營業額均超過4億元人民幣。

  據悉,滴滴的主要營收來自專車平臺信息費及廣告費用,快的打車的主要收入來自於專車平臺信息費。

  以滴滴的專車業務為例,據其官方稱平臺上約有6萬輛專車,按照平均每輛車每天接5單、客單價100、平臺從中抽取兩成來算,滴滴一年內的專車收入約為20億元。也就是說在不算廣告收入的情況下,滴滴專車的年營業額很有可能超過20億元,滿足以上的申報條件。

背景資料

  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都誕生於2012年,自成立之日開始,兩者在市場中佈局的步調就極為相似,競爭也格外激烈。資料顯示,滴滴打車獲4輪投資,公佈的總金額超8億美元。快的打車公佈的融資金額與滴滴打車相似。隨著大量資本的支持,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的圍繞市場份額爭奪的“燒錢大戰”也愈演愈烈。

  業務方面,隨著打車軟體市場已經趨於飽和,市場格局已經穩定,有著更大增量的專車成為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的新戰場。滴滴打車在2014年8月在北京啟動專車業務“滴滴專車”,快的打車則於同年7月宣佈推出專車業務“一號專車”。就在今年年初,二者一前一後宣佈了進軍企業版服務,比拼開始蔓延到商務用車市場。

  2月3日,易觀國際最新發佈的《中國打車APP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4年第4季度》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12月,中國打車APP累計賬戶規模達1.72億,其中快的打車、滴滴打車分別以56.5%、43.3%的比例占據中國打車APP市場累計賬戶份額領先位置。此外,截至4季度,快的打車覆蓋360個城市,滴滴打車覆蓋300個城市。[11]

相關專題

參考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