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優秀的小貸公司】全国各地公布小贷公司评级结果 |监管优秀评级 |2020年度优秀小额贷款公司 |

11 月 2, 2022 公司

小贷公司持续减少,不仅来源于利率下行、利润压缩等市场竞争的优胜劣汰,也来源于监管持续收紧管理。

随着去年年底《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的下发,地方监管部门对辖区内小贷公司监管责任更加明晰,小贷机构的管理也更加规范化。

近期,多地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公布了辖区内小贷公司的评级情况,小贷公司面临监管之锤。评级靠前的小贷公司会受到地方政策的倾斜,而评级靠后的则将面临被淘汰的危险,政策干预下市场上的小贷公司数量进一步减少,但是整体质量会继续提升。

多家小贷公司公布年检

近日,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官网公布2021年度小额贷款公司发展和监管基本情况,截至2021年末,广东省(不含深圳)已开业小贷公司370家,注册资本584亿元,其中138家小贷公司评级较上年上升,获评A级以上机构74家、较上年增加68%。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此次文件并未公布B级及以下的小贷机构数量和公司,但“引导空壳、失联以及不符合监管要求的机构退出行业,健全完善行业退出机制,有效实现减量提质”成为2022年工作重点,这意味着监管之下,不符合要求的小贷公司清退工作将会加快。

事实上各地对于“空壳”“失联”等运营情况不符合监管要求的小贷机构,都在采取直接注销其经营许可的方式清退。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近期抽查年审名单中,就有18家小贷公司未达到标准。重庆市金融监管局去年发布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重点问题小额贷款公司分类监管工作的通知》,也提到要加强对“失联”“空壳”“重大违法违规”三类小额贷款公司的监管。

此外,小额贷款试点机构管理也在趋严。今年1月,安徽、江苏两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接连披露了取消部分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经营资格的名单,一次性要求22家小贷公司退出市场。

去年湖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也对辖区内的小贷公司进行了评级。从2021年6月至2022年3月,共有350家小额贷款公司参加评选,评选出A类小额贷款公司54家、B类小额贷款公司79家、C类小额贷款公司82家、D类小额贷款公司135家。这也是湖北首次对辖内小贷公司进行分类评级。

评级不是终点,对于各类型的小贷公司,湖北省给出了不同的监管态度。

对于A类,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推荐加入人行征信系统,优先给予享受扶持政策待遇、支持开展新业务试点、适当放宽部分监管指标等待遇,并在各类表彰、银企对接活动中优先考虑。对B、C类,则是持续跟踪指导和帮扶,督促公司自主采取改善性措施,并指导C类以上级别小额贷款公司自愿接入湖北省中小企业融资信用平台。而对D类小额贷款公司,则是关注其经营及风险情况,加大现场检查和非现场监管的频次和深度。

加入人行征信将大大降低部分小贷公司的逾期率,对于前期获客中自身的身份认定也有极大帮助,此外放宽监管指标等给A类的小贷公司创造了一个相对宽松的运营环境。而对于BCD类,监督大于帮扶,这意味着很多小贷公司会死在走向A类标准的路上。

「消费金融频道」梳理发现,虽然去年以来多地均对辖区内的小贷进行了评级,但评级标准略有不同。例如河南、山西、湖南等将评分分3、4个维度,围绕公司治理管理、合规经营、接受监管等维度展开,对每个维度进行不同程度的赋分;江西、辽宁、江苏等省则分类更加细致,分为基础项、加分项、扣分项等多个大项,并在各个大项中再细分公司治理、合规经营、社会贡献等内容。

目前各地监管对于小贷机构等级的划分体现形式也不尽相同,如湖南湖北采取的是四等,即A、B、C、D四类:得分85分(含85分)以上为A级,70—85分(含70分)的为B级,60—70分(含60分)的为C级,60分以下为D级,其中D级一般有注销的风险。

也有例如山东、江西等省采取5个等级,90分(含)以上、80(含)-90分、70(含)-80分、60(含)-70分级、不足60分进行划分。

还有如辽宁、江苏分为三等九级的,分别为AAA、AA、A、BBB、BB、B、CCC、CC、C,该种评级下,一般A类以上的小额贷款公司符合监管要求,而C类存在较大经营问题。

对于评级为A级及以上的小贷公司,各地给出的帮扶政策虽然有所不同,但基本围绕给予表彰、奖补扶持政策、优先创新业务试点、扩大经营区域与经营范围、优先推荐银行融资、优先放大融资杠杆、优先减少检查频次等方面展开。基本围绕小贷公司资金、资产、风控、贷后管理等重点内容。

小贷公司持续减少,不仅来源于利率下行、利润压缩等市场竞争的优胜劣汰,也来源于监管持续收紧管理。

随着去年年底《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的下发,地方监管部门对辖区内小贷公司监管责任更加明晰,小贷机构的管理也更加规范化。

近期,多地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公布了辖区内小贷公司的评级情况,小贷公司面临监管之锤。评级靠前的小贷公司会受到地方政策的倾斜,而评级靠后的则将面临被淘汰的危险,政策干预下市场上的小贷公司数量进一步减少,但是整体质量会继续提升。

多家小贷公司公布年检

近日,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官网公布2021年度小额贷款公司发展和监管基本情况,截至2021年末,广东省(不含深圳)已开业小贷公司370家,注册资本584亿元,其中138家小贷公司评级较上年上升,获评A级以上机构74家、较上年增加68%。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此次文件并未公布B级及以下的小贷机构数量和公司,但“引导空壳、失联以及不符合监管要求的机构退出行业,健全完善行业退出机制,有效实现减量提质”成为2022年工作重点,这意味着监管之下,不符合要求的小贷公司清退工作将会加快。

事实上各地对于“空壳”“失联”等运营情况不符合监管要求的小贷机构,都在采取直接注销其经营许可的方式清退。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近期抽查年审名单中,就有18家小贷公司未达到标准。重庆市金融监管局去年发布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重点问题小额贷款公司分类监管工作的通知》,也提到要加强对“失联”“空壳”“重大违法违规”三类小额贷款公司的监管。

此外,小额贷款试点机构管理也在趋严。今年1月,安徽、江苏两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接连披露了取消部分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经营资格的名单,一次性要求22家小贷公司退出市场。

去年湖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也对辖区内的小贷公司进行了评级。从2021年6月至2022年3月,共有350家小额贷款公司参加评选,评选出A类小额贷款公司54家、B类小额贷款公司79家、C类小额贷款公司82家、D类小额贷款公司135家。这也是湖北首次对辖内小贷公司进行分类评级。

评级不是终点,对于各类型的小贷公司,湖北省给出了不同的监管态度。

对于A类,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推荐加入人行征信系统,优先给予享受扶持政策待遇、支持开展新业务试点、适当放宽部分监管指标等待遇,并在各类表彰、银企对接活动中优先考虑。对B、C类,则是持续跟踪指导和帮扶,督促公司自主采取改善性措施,并指导C类以上级别小额贷款公司自愿接入湖北省中小企业融资信用平台。而对D类小额贷款公司,则是关注其经营及风险情况,加大现场检查和非现场监管的频次和深度。

加入人行征信将大大降低部分小贷公司的逾期率,对于前期获客中自身的身份认定也有极大帮助,此外放宽监管指标等给A类的小贷公司创造了一个相对宽松的运营环境。而对于BCD类,监督大于帮扶,这意味着很多小贷公司会死在走向A类标准的路上。

「消费金融频道」梳理发现,虽然去年以来多地均对辖区内的小贷进行了评级,但评级标准略有不同。例如河南、山西、湖南等将评分分3、4个维度,围绕公司治理管理、合规经营、接受监管等维度展开,对每个维度进行不同程度的赋分;江西、辽宁、江苏等省则分类更加细致,分为基础项、加分项、扣分项等多个大项,并在各个大项中再细分公司治理、合规经营、社会贡献等内容。

目前各地监管对于小贷机构等级的划分体现形式也不尽相同,如湖南湖北采取的是四等,即A、B、C、D四类:得分85分(含85分)以上为A级,70—85分(含70分)的为B级,60—70分(含60分)的为C级,60分以下为D级,其中D级一般有注销的风险。

也有例如山东、江西等省采取5个等级,90分(含)以上、80(含)-90分、70(含)-80分、60(含)-70分级、不足60分进行划分。

还有如辽宁、江苏分为三等九级的,分别为AAA、AA、A、BBB、BB、B、CCC、CC、C,该种评级下,一般A类以上的小额贷款公司符合监管要求,而C类存在较大经营问题。

对于评级为A级及以上的小贷公司,各地给出的帮扶政策虽然有所不同,但基本围绕给予表彰、奖补扶持政策、优先创新业务试点、扩大经营区域与经营范围、优先推荐银行融资、优先放大融资杠杆、优先减少检查频次等方面展开。基本围绕小贷公司资金、资产、风控、贷后管理等重点内容。

9月17日,高信隆集团举办十周年庆典,我们邀请到了国内外六位行业专家参加此次庆典中的超级对话环节,超级对话环节的讨论主题是:中国普惠金融和小贷公司的发展及未来。在近两个小时的主题阐述与观点碰撞中,嘉宾们围绕普惠金融的发展、小贷公司成功的因素、客户赋能等核心内容进行深入剖析与讨论。会场思想亮点不断涌出,行业干货纷纷道出。

以下是来自现场的第一手资料整理与分享。

嘉宾简介:

丁宇(主持人) 联合国资本开发基金数字经济专家

Christine A. Engstrom  亚洲开发银行私营业务局金融机构处处长

Michael Schlein  安信永首席执行官兼总裁

申秀文  内蒙古银行呼和浩特分行行长      

林锋  国内微型金融领域早期探路者

刘澄清  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秘书长

丁宇:既然是总结过去展望未来,我们先从宏观开始讨论,我们讨论的第一个问题是最近10年中国和世界范围内普惠金融的发展分别有哪些趋势和特点,普惠金融在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发展有哪些相似和不同点。

    

Michael Schlein: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普惠金融领域在全世界取得了迅速的发展,在中国有22500万人还没有获得金融服务的可得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全球有17亿人无法获得任何的金融服务的可得性,还有13亿人他们获得的金融服务质量并不高,所以说全球加起来一共是30亿人根本得不到很好的金融服务,过去我们一直都非常关注普惠金融的可得性和普及性,我们现在需要有相关的机制和技术来帮助我们进一步的发展。

在过去的几年当中也有些令人担忧的局面,包括发展中国家的储蓄率其实是在下降的。在中国,尤其是阿里巴巴、腾讯、百度这些非常巨大的公司在过去几年取得了飞速的进展,在中国可以获取很多全球的服务,在中国使用同一个平台可以获得很多服务,这是非常强大的工具,我们如何利用数据和数据分析工具,帮助我们触及到这些小微企业,这是我们高信隆和小贷公司非常重要的工作。

丁宇:下面请Christine A.Engstrom从国际宏观的角度为我们介绍一下国际上小贷公司成功的经验,以及提出一些建议。

Christine A.Engstrom:小贷行业我觉得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需要进一步的提升,我们要把城市和农村进行对比,中国和其他国家相比不太一样,因为还是有很多的普惠金融工作需要在农村进行开展。普惠金融在印度的农村取得了非常迅猛的发展,在柬埔寨也是如此,很多小贷业务都是来自于农村,这是非常不一样的模式。包括小贷在内的普惠金融和高科技进行更好的结合后,我们看到了很多的进展,很多的成绩,现在很多公司都使用了高科技来解决不良贷款的问题。

申秀文:小贷公司试点从2005年人民银行总行倡导开始,包括内蒙古自治区在内的5个省区开展试点,当时2005年、2006年、2007年成立了7家小额贷款公司,这项试点得到了非常广泛的关注,在这种广泛关注的推动下,我想大家印象最深的就是2008年中国银监会出台了一个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文件,以这个文件为标志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在中国如火如荼飞速发展。

从试点开始一直到现在十几年,小贷公司产生了非常大的分化,有一部分发展得非常好,坚持下来了,有一部分随着市场的发展有生有灭,有的是半死不活的状态。我个人认为普惠金融、小贷公司的政策没有问题,只是在执行的过程中,部分微观主体执行的理念、实际的行动有所区别。

小贷公司成功的关键因素,我认为很简单,应该说是叫知易行难,小贷公司小额分散,你要做小的、微的,要是能够坚守这一点的话,小贷公司都应该发展起来了,没有坚守这一点,很多公司就随风而去了,但大家都知道,真正坚守这一点非常难,像以高信隆为代表的公司就是知行合一,实现了小贷公司的成功。

林锋:我理解的小贷公司的成功的因素,我分三个层面,我觉得第一个层面是在股东这个层面,首先股东要有一个正确的利益诉求,这就决定了小贷公司选择的方向,因为这个方向也决定了选择什么样的团队,所以第一个层面是股东、方向、团队这个层面。

第二个层面就是执行的层面,就是执行的定力、战略的定力,团队在执行过程中会遇到很多的困难,也会遇到很多的诱惑,觉得这样的贷款赚钱,觉得那样的贷款赚钱,就是自己的贷款不赚钱,所以团队执行的定力很重要。第二个层面还包括组织能力的建设和积累。

第三个层面我认为在外部,比如说监管的政策,比如说社会的基础设施,比如说市场的综合环境,这个层面客观上来说,我觉得在中国是有优势和劣势的。当然我们监管的政策有一些波动,我们的市场的环境也存在一些一哄而上、比较混乱的、鱼目混杂的情况。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下,一家小贷公司想要取得成功就是刚才提到的三个层面。

丁宇:小贷公司不是银行,是非存款类机构,因为毕竟是用自有资金放款,是一个市场行为,我们非常想了解国际上类似的非存款的公司有什么样好的商业模式,也许国际上的优秀的商业模式会给我们一些启发。

Michael Schlein:我们获得更多的数据,就可以更好地了解客户,我们可以通过完全不一样的方法更深入地了解客户的情况,在全世界有很多的创新可以引进中国。我在墨西哥访问了数字借贷平台Konfio,他们可以利用5000个不同的数据点了解中小企业,在网上给他们进行借贷,他们获取的数据比其他的公司都要多,他们的贷款速度也要更快,银行从来不会给这些中小企业贷款,但是他们可以。    

丁宇:我们认为要想解决社会很多的问题,唯一的方式就是加强技术进步,下面我们将讨论如何使用技术为客户赋能。

林锋:我特别惧怕技术崇拜主义,所有的技术要为我所用,一定要人和技术相结合,比如给一个农民推送一个链接去让他下载APP,农民肯定是不会相信的,这就需要我们的信贷员去和他产生链接建立一种信任。建立这种面对面的信任后,才能带来机构和客户之间的日复一日的情感累加。技术和情感相结合我们才能为客户提供长期的更精准的服务,所以所有的数字化、互联网化,我认为都是一个基础,必须要为我所用,必须要人和技术相结合。

申秀文:对于新的技术,我们虚心学习但不迷信,如果你学习新的技术不能和自身的实际相结合就很难消化,为我所用必须本土化。如果离开数字化,我认为大批量做小微贷款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我们也在积极寻求新技术给我们银行赋能,把我们的小微企业贷款发展起来。

丁宇:我们要以客户为中心,不光是赋能,也涉及到保护的问题,我们看到过渡地滥用金融工具,导致区域性过度负债,给我们社会稳定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请各位嘉宾以客户为中心的角度谈一下你们目前的看法。

Michael Schlein:关于客户保护,我们安信永做了很多人性化的设计,金融科技公司现在也发现他们必须要有更多人性化的设计,产品的设计要以客户为中心的,我们也和大都会基金会合作,我们看到许多金融服务的产品都是以客户为中心开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