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公司股權轉讓頻繁】频繁增资及股权转让 |信托公司股权变动是趋势吗 |税收收益与风险并存 |

11 月 3, 2022 公司

  近日,国民信托发布公告,其原股东上海创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恒丰裕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将持有的全部国民信托股权转让给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同时,国民信托对《公司章程》相关条款进行了相应修改。

  今年以来,部分信托公司小股东拟出售股权,还有部分信托公司启动了引战增资。有行业专家表示,出现信托股权转让的原因多是股东退出非主营业务,且多为小股东调整,未来随着专业化分工进一步深化,股权转让的趋势或将延续。

  2020年,银保监会正式发布《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以进一步加强信托公司股权管理,规范信托公司股东行为,促进信托公司完善公司治理机制。

  有分析指出,随着信托股东治理趋严,信托公司的股权转让市场的活跃度也相对降低,信托公司的股权转让以国资划转、集团内部安排、国企混改等方式进行,还有少部分信托公司的小股东出让股权。

  行业专家表示,近年来,部分信托公司希望通过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或调整股权结构来推动业务转型,实现高质量发展,从而度过行业转型的艰难期。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表示,信托股权转让的原因多是股东退出非主营业务,且多为小股东调整,未来随着专业化分工的进一步深化,股权转让的趋势或将延续。

  业内人士认为,从中长期来看,信托公司股权调整具有延续性,有助于增强行业抵御风险的实力。伴随小股东退出,大股东股权权重增加,话语权也随之增大。另外,通过股权调整可以回笼资金并将资金投入主业,信托公司借此时机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有利于经营业绩增长和行业转型。

  有行业研究机构指出,结合近期信托公司股权变动的情况可以看出,市场对于信托行业的发展前景和市场价值的判断仍存在一定分歧。面对竞争不断加剧、监管持续趋严、转型压力加大的外部环境及对自身资源禀赋、战略方向的考虑,部分股东选择转让信托公司股权。与之相对,也有新公司认可信托公司牌照价值及盈利能力,积极入股信托公司成为新股东。许多信托公司控股权没发生变动,说明控股股东对于信托牌照价值的认可度较高,这有利于信托公司持续稳定发展。此外,信托公司资本层面的股权变动,引入优质战略投资者的支持,会给信托公司乃至整个行业带来新的动力和新的活力,引领行业向更加科学、规范的方向发展。

责任编辑:张靖笛

投顾排行榜

APP专享直播

热门推荐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近日,国民信托发布公告,其原股东上海创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恒丰裕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将持有的全部国民信托股权转让给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同时,国民信托对《公司章程》相关条款进行了相应修改。

  今年以来,部分信托公司小股东拟出售股权,还有部分信托公司启动了引战增资。有行业专家表示,出现信托股权转让的原因多是股东退出非主营业务,且多为小股东调整,未来随着专业化分工进一步深化,股权转让的趋势或将延续。

  2020年,银保监会正式发布《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以进一步加强信托公司股权管理,规范信托公司股东行为,促进信托公司完善公司治理机制。

  有分析指出,随着信托股东治理趋严,信托公司的股权转让市场的活跃度也相对降低,信托公司的股权转让以国资划转、集团内部安排、国企混改等方式进行,还有少部分信托公司的小股东出让股权。

  行业专家表示,近年来,部分信托公司希望通过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或调整股权结构来推动业务转型,实现高质量发展,从而度过行业转型的艰难期。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表示,信托股权转让的原因多是股东退出非主营业务,且多为小股东调整,未来随着专业化分工的进一步深化,股权转让的趋势或将延续。

  业内人士认为,从中长期来看,信托公司股权调整具有延续性,有助于增强行业抵御风险的实力。伴随小股东退出,大股东股权权重增加,话语权也随之增大。另外,通过股权调整可以回笼资金并将资金投入主业,信托公司借此时机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有利于经营业绩增长和行业转型。

  有行业研究机构指出,结合近期信托公司股权变动的情况可以看出,市场对于信托行业的发展前景和市场价值的判断仍存在一定分歧。面对竞争不断加剧、监管持续趋严、转型压力加大的外部环境及对自身资源禀赋、战略方向的考虑,部分股东选择转让信托公司股权。与之相对,也有新公司认可信托公司牌照价值及盈利能力,积极入股信托公司成为新股东。许多信托公司控股权没发生变动,说明控股股东对于信托牌照价值的认可度较高,这有利于信托公司持续稳定发展。此外,信托公司资本层面的股权变动,引入优质战略投资者的支持,会给信托公司乃至整个行业带来新的动力和新的活力,引领行业向更加科学、规范的方向发展。

责任编辑:张靖笛

投顾排行榜

APP专享直播

热门推荐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相对于主板而言,新三板因其挂牌条件相对较低而成为众多中小企业融资的首选。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国共有6000余家新三板挂牌公司。同时,由于新三板流动性相对不足,部分企业在挂牌一段时间后选择摘牌。今年以来,已经有超过100家企业退出新三板。笔者注意到,一些新三板上市企业摘牌之前将原始股变为非原始股,以此来降低税负。这种频繁转让股权的操作,税收收益将与风险并存,应该引起相关企业高度重视。

  案例

  A科技公司于2016年10月在新三板挂牌。在挂牌前,自然人陈某、翁某、伍某、赖某和梁某通过B合伙企业,间接持有A公司1162.5万股股份,该部分股份系B合伙企业在2015年11月以1元/股的价格增资取得。

  2018年7月,B合伙企业将200万股A公司股份转让给翁某的配偶刘某,把962.5万股转让给伍某(其中部分股份由伍某代陈某、赖某、梁某持有),转让价格为1.01元/股。

  2018年7月—11月,伍某将300万股和20万股分别转让给陈某指定的第三方唐某和翁某的配偶刘某,转让价格为5元/股。

  2020年11月,伍某将100万股A公司股票转让给其配偶梁某,转让价格为13.93元/股。1个月后,A公司从新三板摘牌。

  分析

  在第一次股权转让过程中,B合伙企业作为转出方,股份转让收益计入合伙企业当年所得,并由合伙人分别缴纳个人所得税。由于本次股份转让价格接近其取得成本,B合伙企业当年应税所得较少,5名合伙人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可以忽略不计。

  股份平移后,根据陈某要求,伍某将代陈某持有的300万股转让给唐某,转让价格为5元/股。因伍某对外转让的股份属于新三板挂牌后取得的非原始股,根据《财政部 税务总局 证监会关于个人转让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股票有关个人所得税政策的通知》(财税〔2018〕137号)规定,自2018年11月1日(含)起,对个人转让新三板挂牌公司非原始股取得的所得,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2018年11月1日之前,个人转让新三板挂牌公司非原始股,尚未进行税收处理的,可比照执行,已经进行相关税收处理的,不再进行纳税调整。

  也就是说,显名股东伍某的非原始股转让所得,可享受暂不征税的优惠。显名股东伍某将税后所得支付给隐名股东陈某时,因不属于个人所得税法规定的应税所得,陈某不再缴纳个人所得税。因此,陈某本轮交易的实际税负几乎为零。

  如陈某未进行股份平移,而是通过B合伙企业直接将股份转让给唐某,则陈某需要按照千分之一的税率,计算缴纳证券交易印花税300×5×0.1%=1.5(万元),并确认应税所得(5-1)×300-1.5=1198.5(万元),按照生产经营所得,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1198.5×35%-6.55=412.93(万元)。

  伍某转让给其配偶的股份,同样属于新三板挂牌后取得的非原始股,根据财税〔2018〕137号文件的规定,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

  伍某及其配偶在本次“左手倒右手”的股份转让中,预计应缴纳印花税13.93×100×0.1%=1.393(万元),可享受暂不征税的收益为13.93×100-1.01×100-1.393=1290.61(万元),对应个人所得税1290.61×20%=258.12(万元)。换句话说,如果未进行本次转让,伍某及其配偶在公司摘牌后再转让股份,一旦转让价格高于13.93元/股,将多缴个人所得税258.12万元以上。

  伍某通过本轮操作,一方面将高收益锁定在新三板挂牌期间,享受新三板非原始股转让所得暂不征税政策;另一方面,增加了其配偶持有股份的计税基础,可以减少将来公司退市后转让股份带来的高额个人所得税。

  提醒

  当标的公司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增值较多时,股东在公司挂牌期间进行股份转让,将原始股变为非原始股,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达到节省税费的目的。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转让价格应基于股份的公允价格确定,否则,可能因涉嫌恶意筹划而面临税务机关的纳税调整。

  本案例中,在第一次股权转让过程中,B合伙企业将股份转让给刘某和伍某的转让价格1.01元/股,明显低于同期A公司股份的公平交易价格(已知A公司同期对外发行股份的价格为4.8元/股),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纳税人申报的计税依据明显偏低,又无正当理由的,税务机关有权核定其应纳税额。

  与此同时,伍某与其配偶之间的高价股权转让,也可能不符合独立交易原则。根据个人所得税法第八条规定,个人与其关联方之间的业务往来不符合独立交易原则而减少本人或者其关联方应纳税额,且无正当理由的,税务机关有权按照合理方法进行纳税调整。伍某与其配偶间的高价股权转让,存在被纳税调整的风险。

  需要说明的是,2018年以前,“一分钱交易”频现新三板,股价动辄暴跌99%,被业内质疑交易系出于避税需要或利益输送。对于低价违规买卖的自然人账户,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曾实施限制交易数月的监管措施。2018年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交易制度改革后,对股票转让价格作出限定,1分钱极端价格被完全杜绝。对于希望通过低价将新三板股票转让给“自己人”来避税的行为,实际操作空间其实有限。

  原标题:新三板上市企业摘牌之前将原始股变为非原始股 频繁转让股权,税收收益与风险并存

  来源:中国税务报;   2022年09月16日   版次:07    作者:郭波浪(作者单位:横琴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税屋 > 纳税评估 > 财税风险控制

返回首页


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除原创、整理之外所转载的内容,其相关阐述及结论并不代表本网观点、立场,政策法规来源以官方发布为准,政策法规引用及实务操作执行所产生的法律风险与本网无关!所有转载内容均注明来源和作者,如对转载、署名等有异议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本网([email protected])联系,我们将在核实后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财税专题

  相对于主板而言,新三板因其挂牌条件相对较低而成为众多中小企业融资的首选。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国共有6000余家新三板挂牌公司。同时,由于新三板流动性相对不足,部分企业在挂牌一段时间后选择摘牌。今年以来,已经有超过100家企业退出新三板。笔者注意到,一些新三板上市企业摘牌之前将原始股变为非原始股,以此来降低税负。这种频繁转让股权的操作,税收收益将与风险并存,应该引起相关企业高度重视。

  案例

  A科技公司于2016年10月在新三板挂牌。在挂牌前,自然人陈某、翁某、伍某、赖某和梁某通过B合伙企业,间接持有A公司1162.5万股股份,该部分股份系B合伙企业在2015年11月以1元/股的价格增资取得。

  2018年7月,B合伙企业将200万股A公司股份转让给翁某的配偶刘某,把962.5万股转让给伍某(其中部分股份由伍某代陈某、赖某、梁某持有),转让价格为1.01元/股。

  2018年7月—11月,伍某将300万股和20万股分别转让给陈某指定的第三方唐某和翁某的配偶刘某,转让价格为5元/股。

  2020年11月,伍某将100万股A公司股票转让给其配偶梁某,转让价格为13.93元/股。1个月后,A公司从新三板摘牌。

  分析

  在第一次股权转让过程中,B合伙企业作为转出方,股份转让收益计入合伙企业当年所得,并由合伙人分别缴纳个人所得税。由于本次股份转让价格接近其取得成本,B合伙企业当年应税所得较少,5名合伙人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可以忽略不计。

  股份平移后,根据陈某要求,伍某将代陈某持有的300万股转让给唐某,转让价格为5元/股。因伍某对外转让的股份属于新三板挂牌后取得的非原始股,根据《财政部 税务总局 证监会关于个人转让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股票有关个人所得税政策的通知》(财税〔2018〕137号)规定,自2018年11月1日(含)起,对个人转让新三板挂牌公司非原始股取得的所得,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2018年11月1日之前,个人转让新三板挂牌公司非原始股,尚未进行税收处理的,可比照执行,已经进行相关税收处理的,不再进行纳税调整。

  也就是说,显名股东伍某的非原始股转让所得,可享受暂不征税的优惠。显名股东伍某将税后所得支付给隐名股东陈某时,因不属于个人所得税法规定的应税所得,陈某不再缴纳个人所得税。因此,陈某本轮交易的实际税负几乎为零。

  如陈某未进行股份平移,而是通过B合伙企业直接将股份转让给唐某,则陈某需要按照千分之一的税率,计算缴纳证券交易印花税300×5×0.1%=1.5(万元),并确认应税所得(5-1)×300-1.5=1198.5(万元),按照生产经营所得,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1198.5×35%-6.55=412.93(万元)。

  伍某转让给其配偶的股份,同样属于新三板挂牌后取得的非原始股,根据财税〔2018〕137号文件的规定,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

  伍某及其配偶在本次“左手倒右手”的股份转让中,预计应缴纳印花税13.93×100×0.1%=1.393(万元),可享受暂不征税的收益为13.93×100-1.01×100-1.393=1290.61(万元),对应个人所得税1290.61×20%=258.12(万元)。换句话说,如果未进行本次转让,伍某及其配偶在公司摘牌后再转让股份,一旦转让价格高于13.93元/股,将多缴个人所得税258.12万元以上。

  伍某通过本轮操作,一方面将高收益锁定在新三板挂牌期间,享受新三板非原始股转让所得暂不征税政策;另一方面,增加了其配偶持有股份的计税基础,可以减少将来公司退市后转让股份带来的高额个人所得税。

  提醒

  当标的公司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增值较多时,股东在公司挂牌期间进行股份转让,将原始股变为非原始股,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达到节省税费的目的。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转让价格应基于股份的公允价格确定,否则,可能因涉嫌恶意筹划而面临税务机关的纳税调整。

  本案例中,在第一次股权转让过程中,B合伙企业将股份转让给刘某和伍某的转让价格1.01元/股,明显低于同期A公司股份的公平交易价格(已知A公司同期对外发行股份的价格为4.8元/股),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纳税人申报的计税依据明显偏低,又无正当理由的,税务机关有权核定其应纳税额。

  与此同时,伍某与其配偶之间的高价股权转让,也可能不符合独立交易原则。根据个人所得税法第八条规定,个人与其关联方之间的业务往来不符合独立交易原则而减少本人或者其关联方应纳税额,且无正当理由的,税务机关有权按照合理方法进行纳税调整。伍某与其配偶间的高价股权转让,存在被纳税调整的风险。

  需要说明的是,2018年以前,“一分钱交易”频现新三板,股价动辄暴跌99%,被业内质疑交易系出于避税需要或利益输送。对于低价违规买卖的自然人账户,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曾实施限制交易数月的监管措施。2018年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交易制度改革后,对股票转让价格作出限定,1分钱极端价格被完全杜绝。对于希望通过低价将新三板股票转让给“自己人”来避税的行为,实际操作空间其实有限。

  原标题:新三板上市企业摘牌之前将原始股变为非原始股 频繁转让股权,税收收益与风险并存

  来源:中国税务报;   2022年09月16日   版次:07    作者:郭波浪(作者单位:横琴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税屋 > 纳税评估 > 财税风险控制

返回首页

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除原创、整理之外所转载的内容,其相关阐述及结论并不代表本网观点、立场,政策法规来源以官方发布为准,政策法规引用及实务操作执行所产生的法律风险与本网无关!所有转载内容均注明来源和作者,如对转载、署名等有异议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本网([email protected])联系,我们将在核实后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财税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