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國元農業保險公司行不行】国元农村人寿申设四年未果大股东国元农险地位尴尬 |国元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上半年三家保险中介遭禁业重罚农险机构罚单均额近30万元 |

11 月 3, 2022 公司

  9月4日,雷鸣科化(600985.SH)发布公告称,拟以2亿元自有资金出资参与国元农村人寿保险股份公司(以下简称“国元农村人寿”)的发起,持股比例为20%。

  事实上,这并不是国元农村人寿第一次亮相。2014年国元证券(000728.SZ)曾对其全资子公司发起设立寿险公司进行公告。2017年1月,国元农村人寿曾进行设立预披露。

  此次变更,最大的变化在于其股东根据《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作了相应调整。国元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元农险”)和安徽国元金融控股集团(以下简称“安徽国元”)的关联合计持股比例降至33%。

  但根据银保监会规定,关联方合计达到控制类股东的,其持股比例最高的股东净资产不低于30亿元。而持股达20%的国元农险,其2018年二季度净资产为27.67亿元,不符合上述股东资质要求。

  多年保险牌照梦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国元农村人寿的申筹资料很早就已递交。

  2014年,国元证券曾公告表示,其全资子公司国元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拟与国元农险、安徽国元、安徽省高速公路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8家法人单位,共同出资设立国元农村人寿。

  2017年1月22日,国元农村人寿进行设立预披露。与其同一天进行预披露的公司还有:天一人寿、融盛财险、海保人寿、国宝人寿、国富人寿、招商局仁和人寿。而目前,上述险企中只有天一人寿和国元农村人寿未拿到批文。

  四年时间,国元农村人寿筹备一直在报批阶段,没有结果。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让国元农险出面申筹国元农村人寿,可能有基于准备实现其集团化的考虑。

  “成立一家农村寿险公司,之后要成立资产管理公司,组建国元农险集团,并最终成为一家上市公司,朝着集团化目标持续发展。”国元农险前董事长张子良曾表示。

  而国元农险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元农村人寿筹建另有一个独立的团队。

  一位曾在寿险公司和财险公司均担任过高管的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即使国元农村人寿获批筹建,面临的挑战仍很大。“一个是跨界。从技术上看寿险比财险要求高得多,在风险防范方式、精算产品设计等方面的难度也大很多。此外,产寿险销售差异大,财险基本上对机构因素多一些,寿险对个人因素多一些。国元农险作为一个在安徽当地、靠政府资源做起来的企业,面向政府、大企业业务多,而寿险尤其个险是服务体系,为个人客户服务。”

  “另一个是找人难,人才挑战。国元农险作为一个地方特色很鲜明的企业,没什么寿险专业人才资源,人才问题是地方系险企比较大的一个困难。”该资深人士告诉记者。

  9月4日,雷鸣科化(600985.SH)发布公告称,拟以2亿元自有资金出资参与国元农村人寿保险股份公司(以下简称“国元农村人寿”)的发起,持股比例为20%。

  事实上,这并不是国元农村人寿第一次亮相。2014年国元证券(000728.SZ)曾对其全资子公司发起设立寿险公司进行公告。2017年1月,国元农村人寿曾进行设立预披露。

  此次变更,最大的变化在于其股东根据《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作了相应调整。国元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元农险”)和安徽国元金融控股集团(以下简称“安徽国元”)的关联合计持股比例降至33%。

  但根据银保监会规定,关联方合计达到控制类股东的,其持股比例最高的股东净资产不低于30亿元。而持股达20%的国元农险,其2018年二季度净资产为27.67亿元,不符合上述股东资质要求。

  多年保险牌照梦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国元农村人寿的申筹资料很早就已递交。

  2014年,国元证券曾公告表示,其全资子公司国元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拟与国元农险、安徽国元、安徽省高速公路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8家法人单位,共同出资设立国元农村人寿。

  2017年1月22日,国元农村人寿进行设立预披露。与其同一天进行预披露的公司还有:天一人寿、融盛财险、海保人寿、国宝人寿、国富人寿、招商局仁和人寿。而目前,上述险企中只有天一人寿和国元农村人寿未拿到批文。

  四年时间,国元农村人寿筹备一直在报批阶段,没有结果。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让国元农险出面申筹国元农村人寿,可能有基于准备实现其集团化的考虑。

  “成立一家农村寿险公司,之后要成立资产管理公司,组建国元农险集团,并最终成为一家上市公司,朝着集团化目标持续发展。”国元农险前董事长张子良曾表示。

  而国元农险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元农村人寿筹建另有一个独立的团队。

  一位曾在寿险公司和财险公司均担任过高管的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即使国元农村人寿获批筹建,面临的挑战仍很大。“一个是跨界。从技术上看寿险比财险要求高得多,在风险防范方式、精算产品设计等方面的难度也大很多。此外,产寿险销售差异大,财险基本上对机构因素多一些,寿险对个人因素多一些。国元农险作为一个在安徽当地、靠政府资源做起来的企业,面向政府、大企业业务多,而寿险尤其个险是服务体系,为个人客户服务。”

  “另一个是找人难,人才挑战。国元农险作为一个地方特色很鲜明的企业,没什么寿险专业人才资源,人才问题是地方系险企比较大的一个困难。”该资深人士告诉记者。

企业预警通数据显示,自2022年1月1日至6月30日,银保监全系统共披露涉及保险相关事务罚单965张,共涉及金额1.72亿元。

除对人身险、财险机构及个人违规行为处罚的进一步加强外,银保监会的强监管同时覆盖作为销售渠道的中介机构、银邮渠道及销售公司,涉及市场细分领域的专业农险公司、健康险公司及养老保险公司亦在被监管之列。

作为保险产品的重要销售渠道,中介机构规范与否直接关系着部分保险产品的销售情况及服务质量。

2022年上半年,银保监全系统对保险中介机构的严监管态势持续。

从惩罚金额上看,中介机构被银保监全系统罚款共计936万元,约占全行业罚金的5.4%,对机构罚款722.33万元,平均数额为9.5万元/张,其中50万元以上大额罚单1张。

从惩处力度上看,2022年上半年银保监全系统针对存在未依法履行职责问题的机构罚款总金额为407.9万元,而对提供虚假资料的机构处罚总金额为190.5万元,罚款金额最低为10万元,平均数额为21.1万元/张。

被罚机构中,遭遇禁业“重罚”的中介机构共有3家,除基力保险黑龙江公司外,被处停新的还有上海广汇德太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新疆分公司、湖南中联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张家界分公司,前者停止接受新业务2个月,后者停止接受车险经纪新业务6个月。

而在针对保险中介机构负责人的追责中,共有1位高管遭遇撤职。据银保监官网公开信息显示,基力保险黑龙江分公司因业务数据不实的违法行为,被处以停止接受新业务1年的处罚,该公司2020年10月份才由绥银保监核准任职的高管戴玮也因对此负责而遭撤职。

从惩罚事由上看,保险中介机构、中介代理人给予投保人额外利益、信息披露不充分等未依法履行职责的违规行为仍是行业痼疾,虚列费用行为屡禁不止,针对此类行为开出的罚单超四分之三。

值得一提的是,维持惩处力度只是监管层规范中介机构的行为之一。公开信息显示,上半年,银保监会全系统曾多次下发文件,通过界定行业标准、清退无用机构等方式引导行业树立规范。

如银保监会中介部下发《关于印发保险中介机构“多散乱”问题整理工作方案的通知》,责令各公司清理、清退“无人员、无场所、无业务”的“三无”机构,整肃行业乱象、提高行业素质;湖北、黑龙江、深圳等地方监管局亦曾发文要求所在地区清退“三无”机构。

同时,北京银保监局办公室还曾印发《关于印发北京地区保险专业中介机构经营异常信息协同联动工作机制的通知》,统筹监管部门、保险机构和自律组织多方力量,为管理规范化、预警常态化筑牢机制保障。

随着农险、责任险、健康及养老等专业保险公司的成立及发展,监管层及消费者对保险的关注也延伸至相关细分领域。

一直以来,农险是分散农业生产经营风险的重要手段及现代农业风险管理体系和现代农村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我国农险进入快速发展阶段。2021年,我国农险保费规模为965.18亿元,同比增长18.4%,连续两年保持全球农险保费收入第一大国的地位。

保费规模不断攀升的同时,监管层对专业农险机构的规范也在持续强化。企业预警通数据显示,农业保险相关机构、个人上半年共收到50张罚单,被罚金额达749万元,50万元以上罚单2张,最高被罚70万元,虽未对机构、个人做出停新、停职、禁业等行政处罚,但就其处罚金额来看,处罚力度亦颇具震慑力。

其中,农险机构罚单平均金额为29.95万元/张,远高于财险、人身险、中介机构等其它领域相关数据。

从具体机构上看,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各级机构及个人所收罚单最多,共41张,被罚金额达645万元,其中20万元以上的罚单有14张,其中70万元的巨额罚单来自黑龙江双鸭山银保监局,主要针对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双鸭山中心支公司未严格审核下辖保险社投保资料真实性,导致承保、理赔资料不真实以及虚列费用两大问题。

除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外,还有国元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华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上半年受到银保监系统的处罚,共收到9张罚单,被罚金额达104万元,50万元的高额罚单针对的是安华农险烟台中支存在的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的保险费率问题。

从处罚事由上看,未依法履行职责仍是最主要的违法事由,此外主要就是信息披露虚假或严重误导性陈述、提供虚假资料证明文件问题;从地域上看,上述罚单主要由农业发达的黑龙江地区监管局开出。

除维持监管强度外,银保监会曾于今年2月发布《农业保险承保理赔管理办法》(下称《办法》),进一步规范农业保险承保理赔管理,加强农业保险监管。

据悉《办法》分为7章,共58条,主要方向为突出以“服务三农”为中心、新增森林保险作为调整对象、强化或细化有关规定,以及结合近年来农业保险最新发展趋势,增加线上化、科技赋能、信息安全等有关条款。

银保监会发言人在答记者问时公开表示,《办法》有助于推动农业保险专业化、精细化和集约化,在服务能力、科技赋能和信息安全等方面对农业保险承保理赔管理进行了明确规定。未来,保险业将持续深化农业保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农业保险规范经营、优化服务、提升效率,加快推进农业保险高质量发展。

企业预警通数据显示,自2022年1月1日至6月30日,银保监全系统共披露涉及保险相关事务罚单965张,共涉及金额1.72亿元。

除对人身险、财险机构及个人违规行为处罚的进一步加强外,银保监会的强监管同时覆盖作为销售渠道的中介机构、银邮渠道及销售公司,涉及市场细分领域的专业农险公司、健康险公司及养老保险公司亦在被监管之列。

作为保险产品的重要销售渠道,中介机构规范与否直接关系着部分保险产品的销售情况及服务质量。

2022年上半年,银保监全系统对保险中介机构的严监管态势持续。

从惩罚金额上看,中介机构被银保监全系统罚款共计936万元,约占全行业罚金的5.4%,对机构罚款722.33万元,平均数额为9.5万元/张,其中50万元以上大额罚单1张。

从惩处力度上看,2022年上半年银保监全系统针对存在未依法履行职责问题的机构罚款总金额为407.9万元,而对提供虚假资料的机构处罚总金额为190.5万元,罚款金额最低为10万元,平均数额为21.1万元/张。

被罚机构中,遭遇禁业“重罚”的中介机构共有3家,除基力保险黑龙江公司外,被处停新的还有上海广汇德太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新疆分公司、湖南中联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张家界分公司,前者停止接受新业务2个月,后者停止接受车险经纪新业务6个月。

而在针对保险中介机构负责人的追责中,共有1位高管遭遇撤职。据银保监官网公开信息显示,基力保险黑龙江分公司因业务数据不实的违法行为,被处以停止接受新业务1年的处罚,该公司2020年10月份才由绥银保监核准任职的高管戴玮也因对此负责而遭撤职。

从惩罚事由上看,保险中介机构、中介代理人给予投保人额外利益、信息披露不充分等未依法履行职责的违规行为仍是行业痼疾,虚列费用行为屡禁不止,针对此类行为开出的罚单超四分之三。

值得一提的是,维持惩处力度只是监管层规范中介机构的行为之一。公开信息显示,上半年,银保监会全系统曾多次下发文件,通过界定行业标准、清退无用机构等方式引导行业树立规范。

如银保监会中介部下发《关于印发保险中介机构“多散乱”问题整理工作方案的通知》,责令各公司清理、清退“无人员、无场所、无业务”的“三无”机构,整肃行业乱象、提高行业素质;湖北、黑龙江、深圳等地方监管局亦曾发文要求所在地区清退“三无”机构。

同时,北京银保监局办公室还曾印发《关于印发北京地区保险专业中介机构经营异常信息协同联动工作机制的通知》,统筹监管部门、保险机构和自律组织多方力量,为管理规范化、预警常态化筑牢机制保障。

随着农险、责任险、健康及养老等专业保险公司的成立及发展,监管层及消费者对保险的关注也延伸至相关细分领域。

一直以来,农险是分散农业生产经营风险的重要手段及现代农业风险管理体系和现代农村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我国农险进入快速发展阶段。2021年,我国农险保费规模为965.18亿元,同比增长18.4%,连续两年保持全球农险保费收入第一大国的地位。

保费规模不断攀升的同时,监管层对专业农险机构的规范也在持续强化。企业预警通数据显示,农业保险相关机构、个人上半年共收到50张罚单,被罚金额达749万元,50万元以上罚单2张,最高被罚70万元,虽未对机构、个人做出停新、停职、禁业等行政处罚,但就其处罚金额来看,处罚力度亦颇具震慑力。

其中,农险机构罚单平均金额为29.95万元/张,远高于财险、人身险、中介机构等其它领域相关数据。

从具体机构上看,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各级机构及个人所收罚单最多,共41张,被罚金额达645万元,其中20万元以上的罚单有14张,其中70万元的巨额罚单来自黑龙江双鸭山银保监局,主要针对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双鸭山中心支公司未严格审核下辖保险社投保资料真实性,导致承保、理赔资料不真实以及虚列费用两大问题。

除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外,还有国元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华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上半年受到银保监系统的处罚,共收到9张罚单,被罚金额达104万元,50万元的高额罚单针对的是安华农险烟台中支存在的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的保险费率问题。

从处罚事由上看,未依法履行职责仍是最主要的违法事由,此外主要就是信息披露虚假或严重误导性陈述、提供虚假资料证明文件问题;从地域上看,上述罚单主要由农业发达的黑龙江地区监管局开出。

除维持监管强度外,银保监会曾于今年2月发布《农业保险承保理赔管理办法》(下称《办法》),进一步规范农业保险承保理赔管理,加强农业保险监管。

据悉《办法》分为7章,共58条,主要方向为突出以“服务三农”为中心、新增森林保险作为调整对象、强化或细化有关规定,以及结合近年来农业保险最新发展趋势,增加线上化、科技赋能、信息安全等有关条款。

银保监会发言人在答记者问时公开表示,《办法》有助于推动农业保险专业化、精细化和集约化,在服务能力、科技赋能和信息安全等方面对农业保险承保理赔管理进行了明确规定。未来,保险业将持续深化农业保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农业保险规范经营、优化服务、提升效率,加快推进农业保险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