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山西一心堂大藥房有限公司有多少家】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06亿 |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资者调研会议记录 |

11 月 2, 2022 公司

“有些贵了。3年前,藿香正气液一盒也就9块8吧。”7月21日,太原市五一路长城大药房,家住上马街的白振旗买了10盒藿香正气液(一盒17.8元)后,摇着头感叹道。在他眼里,藿香正气液就像过去大茶缸子里泡的甜草根(甘草),消暑必备,物美价廉。

作为普通消费者的白振旗,对价格变化颇为敏感,但他或许并不知道,这家他熟悉的长城大药房,用不了几天将变成“一心堂”大药房。原来,就在上个月,云南一心堂斥资2.4亿元,收购了山西长城药品零售有限公司(简称“长城连锁”)旗下的89家门店。

其实,“城头变换大王旗”的场景在太原各家药店上演已有时日。2008年,益源大药房收购康顺堂旗下的18家药店;2010年,北京同仁堂控股远东大药房;2014年,“益源”变身“国大药房”;“万民”悄然变为“国大万民”……随着零售巨头的“跑马圈地”,山西药品零售市场从山头林立的“混战时代”,正进入巨头争霸的博弈阶段。

消费者

政策出了不少药价咋越来越高

“和3年前相比,藿香正气液几乎涨了一倍!”白振旗颇为不解:为什么抑制药价过高的政策出台了不少,可药品价格咋感觉越来越高呢?前阵子媒体曝出“地高辛涨了近10倍”,现在连藿香正气液也涨了……

根据国家发改委会同国家卫计委、人社部等部门联合发出的《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从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发挥医保控费作用,药品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

然而,据本报记者调查,藿香正气液涨价与“药价放开”新政并没有直接关系。作为重庆太极集团的主打产品之一,藿香正气液早在去年10月10日起,出厂价就上调20%。该集团人士解释说,涨价的直接原因是近年藿香正气口服液原、辅及包装材料、人力等成本大幅上涨,利润空间被不断挤压,调价成为必须。此外,根据《国家发改委定价范围内的低价药品清单》,太极集团藿香正气口服液属于低价药品,日均用药费用2.6元(国家所规定的低价药每天不高于3元),提价后,日均用药费用依然属于低价药品范畴。

至于治疗心血管疾病的地高辛前些天价格暴涨,一名药店负责人分析认为,地高辛属于典型的“经典低价药”,药效确切、医疗领域长期使用,但因为利润低,特别是之前国家限制最高零售价,导致厂家、中间商都不愿意经营这种“低价药”。此前,地高辛的零售价是7元一盒(100片),如果以患者一天一片的剂量来算,一天只有7分钱。“涨10倍”后,一些地方的报价是68元(100片),以一天一片的剂量来算,是6毛8分钱,远低于国家所规定的低价药每天不高于3元的标准。

“‘药价放开’新政后,很有可能上涨的就是这两类药品,一是一家独大、原材料成本不断上涨的中药制剂,二是长期低价的经典老药。”山西省医药行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张晓蕾分析说,从经济规律上讲,一小部分药品价格回归正常轨道,有利于刺激企业的生产积极性,进而增加市场供给,充分竞争有利于价格回归理性,最终获益的还是消费者。

业界格局

梯次拉开巨头争霸

近几年来,药品零售企业兼并重组的速度有增无减。2008年,隶属于山西医药集团的益源大药房一举收购了康顺堂旗下的18家药店,曾在当时的医药市场引起轰动;2010年,北京同仁堂控股远东大药房。2014年下半年,几乎是一夜之间,老字号“益源”“万民”撤下招牌,分别变身“国大药房”“国大万民”。

太原市双塔寺街,在业界素有“山西医药一条街”的名头。不足千米的街道两侧,分布着20多家药品、医疗器材批发零售门店,3家大型医药公司以及一家三级甲等医院。过去,益源、万民、荣华、远东等药房的招牌鳞次栉比。仅以国大药房为例,不仅其山西总部设在双塔寺街,而且东岗路口段、美特好超市旁以及电机宿舍旁分别设立了一个门店,3家店彼此相隔不到500米。“跑马圈地”式的并购重组、“地毯式”的门店布点,透露出国大在药品零售板块“攻城夺池”的决心。业内人士预言,山西药品零售行业将终结过去“多小散乱”的局面,迎来一家独大的霸主时代。

然而,市场格局仍在演进变化中。作为央企的国大固然雄心勃勃,但作为A股第一家连锁药店公司的云南一心堂,也非等闲之辈。2015年6月1日,一心堂宣布,收购山西市场上165家药店,涉及长城、百姓平价大药房、白家老药铺、晋中市泰来大药房等多个山西本土品牌。

云南鸿翔一心堂集团行政副裁伍永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一心堂自上市以来,一直在不断购买药店。去年12月,一心堂就分别收购了太极集团上海大药房有限公司和山西来福一心堂药业有限公司49%股权。今年2月又接管了贵州飞云岭旗下60多家门店。不断扩张的门店数量也为一心堂带来了快速的利润增长,一心堂2014年营业利润超3.4亿元,同比提升30.3%,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超2.9亿元,同比提升23.44%。主要收入来源为直营连锁门店医药销售收入。

业内人士分析称,经过本轮的兼并重组,山西药品零售行业很有可能出现层次分明的几个梯队:处于第一梯队的是益源和万民(已分别被“国大”兼并和控股);第二梯队是同仁堂、一心堂、荣华等;第三梯队的是地市级的公司,如运城的华强百汇,忻州的惠康等。

价格监测

整体平稳药价没有异常波动

尽管个别药品价格出现暴涨,让病患感受强烈,但药品流通业内人士大多认为,“药价放开”新政的实行,并不会带来药品整体价格的剧烈震动。

一份来自云南一心堂集团的监测报告表明:药价政策两个月来,该集团所销售的1万余种药品和相关器材价格总体平稳,没有出现异常波动。伍永军分析认为,药价放开并不会刺激零售端进行价格调整。“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年,药品零售企业一直在市场规律中优胜劣汰,早已形成了一套相对合理的价格体系。涨价只会丢掉市场。”伍永军说。

一位药品生产企业负责人则告诉记者,药价放开并不能刺激药企大幅提高药价的根源在于,我国只有约10%的药品能够称得上“一家独有、市场需求大”,这些药品的价格放开后可能会有所上涨,例如前阵子价格上涨近10倍的地高辛。而其他80%—90%的药品可替代性强,生产厂家多,竞争激烈,不具备放开就涨价的条件。

官方数据似乎也在很大程度上印证了业内人士的观点。太原市物价局7月22日公布的一份监测报告显示,自2015年6月1日药价政策放开后,太原市常用药品价格持续平稳运行。出具这份报告的太原市物价监测中心相关负责人分析:由于药品属于特殊商品,政策出台传导到生产环节、销售环节还会有一个时间差,因此,预测大部分药品价格仍保持平稳,小部分药品价格因受成本、市场供求变化等因素的影响,可能会呈现波动走势。

流通企业

“批零倒挂”有悖于市场规则

和一众零售终端的淡然相比,国药集团山西有限公司则多了些“忍辱负重”的意味。

药品流通市场的业态大致分为三种:批发、零售和医疗机构供给。我国65%—70%的药品会作为处方药,在医疗机构里完成消费。作为山西药品流通领域的行业“老大哥”,国药集团山西有限公司的经营业态涵盖了包括商品分销、医院统销、零售直销、基本药物配送在内的所有医药流通业态。药品营销配送网络覆盖全省800余家医疗机构,2000余家社区药店、诊所以及医药流通企业。

药价放开两个月内,该公司已陆续收到了几十家药品生产企业的调价通知。以山东新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葡萄糖酸钙注射液为例,4年前的进价是0.95元。最近一年内,这种药品的出厂价从2.2元提到了5.5元。近一个月内,该公司相关负责人曾拿着调价通知单与医院交涉。但医院以“只遵循政府的药品招标采购价”为由,拒绝调价。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样的批零倒挂现象在医药供货领域内并不罕见。对于国药集团这样大体量的公司来说,尚能勉强支撑。“但它毕竟不符合经济运行规律,有悖于市场规则。一旦供货商不再忍受这种药品的批零倒挂,就会造成院内某药品的突然断货。”山西省卫计委相关负责人分析道。

“有些贵了。3年前,藿香正气液一盒也就9块8吧。”7月21日,太原市五一路长城大药房,家住上马街的白振旗买了10盒藿香正气液(一盒17.8元)后,摇着头感叹道。在他眼里,藿香正气液就像过去大茶缸子里泡的甜草根(甘草),消暑必备,物美价廉。

作为普通消费者的白振旗,对价格变化颇为敏感,但他或许并不知道,这家他熟悉的长城大药房,用不了几天将变成“一心堂”大药房。原来,就在上个月,云南一心堂斥资2.4亿元,收购了山西长城药品零售有限公司(简称“长城连锁”)旗下的89家门店。

其实,“城头变换大王旗”的场景在太原各家药店上演已有时日。2008年,益源大药房收购康顺堂旗下的18家药店;2010年,北京同仁堂控股远东大药房;2014年,“益源”变身“国大药房”;“万民”悄然变为“国大万民”……随着零售巨头的“跑马圈地”,山西药品零售市场从山头林立的“混战时代”,正进入巨头争霸的博弈阶段。

消费者

政策出了不少药价咋越来越高

“和3年前相比,藿香正气液几乎涨了一倍!”白振旗颇为不解:为什么抑制药价过高的政策出台了不少,可药品价格咋感觉越来越高呢?前阵子媒体曝出“地高辛涨了近10倍”,现在连藿香正气液也涨了……

根据国家发改委会同国家卫计委、人社部等部门联合发出的《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从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发挥医保控费作用,药品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

然而,据本报记者调查,藿香正气液涨价与“药价放开”新政并没有直接关系。作为重庆太极集团的主打产品之一,藿香正气液早在去年10月10日起,出厂价就上调20%。该集团人士解释说,涨价的直接原因是近年藿香正气口服液原、辅及包装材料、人力等成本大幅上涨,利润空间被不断挤压,调价成为必须。此外,根据《国家发改委定价范围内的低价药品清单》,太极集团藿香正气口服液属于低价药品,日均用药费用2.6元(国家所规定的低价药每天不高于3元),提价后,日均用药费用依然属于低价药品范畴。

至于治疗心血管疾病的地高辛前些天价格暴涨,一名药店负责人分析认为,地高辛属于典型的“经典低价药”,药效确切、医疗领域长期使用,但因为利润低,特别是之前国家限制最高零售价,导致厂家、中间商都不愿意经营这种“低价药”。此前,地高辛的零售价是7元一盒(100片),如果以患者一天一片的剂量来算,一天只有7分钱。“涨10倍”后,一些地方的报价是68元(100片),以一天一片的剂量来算,是6毛8分钱,远低于国家所规定的低价药每天不高于3元的标准。

“‘药价放开’新政后,很有可能上涨的就是这两类药品,一是一家独大、原材料成本不断上涨的中药制剂,二是长期低价的经典老药。”山西省医药行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张晓蕾分析说,从经济规律上讲,一小部分药品价格回归正常轨道,有利于刺激企业的生产积极性,进而增加市场供给,充分竞争有利于价格回归理性,最终获益的还是消费者。

业界格局

梯次拉开巨头争霸

近几年来,药品零售企业兼并重组的速度有增无减。2008年,隶属于山西医药集团的益源大药房一举收购了康顺堂旗下的18家药店,曾在当时的医药市场引起轰动;2010年,北京同仁堂控股远东大药房。2014年下半年,几乎是一夜之间,老字号“益源”“万民”撤下招牌,分别变身“国大药房”“国大万民”。

太原市双塔寺街,在业界素有“山西医药一条街”的名头。不足千米的街道两侧,分布着20多家药品、医疗器材批发零售门店,3家大型医药公司以及一家三级甲等医院。过去,益源、万民、荣华、远东等药房的招牌鳞次栉比。仅以国大药房为例,不仅其山西总部设在双塔寺街,而且东岗路口段、美特好超市旁以及电机宿舍旁分别设立了一个门店,3家店彼此相隔不到500米。“跑马圈地”式的并购重组、“地毯式”的门店布点,透露出国大在药品零售板块“攻城夺池”的决心。业内人士预言,山西药品零售行业将终结过去“多小散乱”的局面,迎来一家独大的霸主时代。

然而,市场格局仍在演进变化中。作为央企的国大固然雄心勃勃,但作为A股第一家连锁药店公司的云南一心堂,也非等闲之辈。2015年6月1日,一心堂宣布,收购山西市场上165家药店,涉及长城、百姓平价大药房、白家老药铺、晋中市泰来大药房等多个山西本土品牌。

云南鸿翔一心堂集团行政副裁伍永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一心堂自上市以来,一直在不断购买药店。去年12月,一心堂就分别收购了太极集团上海大药房有限公司和山西来福一心堂药业有限公司49%股权。今年2月又接管了贵州飞云岭旗下60多家门店。不断扩张的门店数量也为一心堂带来了快速的利润增长,一心堂2014年营业利润超3.4亿元,同比提升30.3%,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超2.9亿元,同比提升23.44%。主要收入来源为直营连锁门店医药销售收入。

业内人士分析称,经过本轮的兼并重组,山西药品零售行业很有可能出现层次分明的几个梯队:处于第一梯队的是益源和万民(已分别被“国大”兼并和控股);第二梯队是同仁堂、一心堂、荣华等;第三梯队的是地市级的公司,如运城的华强百汇,忻州的惠康等。

价格监测

整体平稳药价没有异常波动

尽管个别药品价格出现暴涨,让病患感受强烈,但药品流通业内人士大多认为,“药价放开”新政的实行,并不会带来药品整体价格的剧烈震动。

一份来自云南一心堂集团的监测报告表明:药价政策两个月来,该集团所销售的1万余种药品和相关器材价格总体平稳,没有出现异常波动。伍永军分析认为,药价放开并不会刺激零售端进行价格调整。“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年,药品零售企业一直在市场规律中优胜劣汰,早已形成了一套相对合理的价格体系。涨价只会丢掉市场。”伍永军说。

一位药品生产企业负责人则告诉记者,药价放开并不能刺激药企大幅提高药价的根源在于,我国只有约10%的药品能够称得上“一家独有、市场需求大”,这些药品的价格放开后可能会有所上涨,例如前阵子价格上涨近10倍的地高辛。而其他80%—90%的药品可替代性强,生产厂家多,竞争激烈,不具备放开就涨价的条件。

官方数据似乎也在很大程度上印证了业内人士的观点。太原市物价局7月22日公布的一份监测报告显示,自2015年6月1日药价政策放开后,太原市常用药品价格持续平稳运行。出具这份报告的太原市物价监测中心相关负责人分析:由于药品属于特殊商品,政策出台传导到生产环节、销售环节还会有一个时间差,因此,预测大部分药品价格仍保持平稳,小部分药品价格因受成本、市场供求变化等因素的影响,可能会呈现波动走势。

流通企业

“批零倒挂”有悖于市场规则

和一众零售终端的淡然相比,国药集团山西有限公司则多了些“忍辱负重”的意味。

药品流通市场的业态大致分为三种:批发、零售和医疗机构供给。我国65%—70%的药品会作为处方药,在医疗机构里完成消费。作为山西药品流通领域的行业“老大哥”,国药集团山西有限公司的经营业态涵盖了包括商品分销、医院统销、零售直销、基本药物配送在内的所有医药流通业态。药品营销配送网络覆盖全省800余家医疗机构,2000余家社区药店、诊所以及医药流通企业。

药价放开两个月内,该公司已陆续收到了几十家药品生产企业的调价通知。以山东新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葡萄糖酸钙注射液为例,4年前的进价是0.95元。最近一年内,这种药品的出厂价从2.2元提到了5.5元。近一个月内,该公司相关负责人曾拿着调价通知单与医院交涉。但医院以“只遵循政府的药品招标采购价”为由,拒绝调价。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样的批零倒挂现象在医药供货领域内并不罕见。对于国药集团这样大体量的公司来说,尚能勉强支撑。“但它毕竟不符合经济运行规律,有悖于市场规则。一旦供货商不再忍受这种药品的批零倒挂,就会造成院内某药品的突然断货。”山西省卫计委相关负责人分析道。

2020年8月20日, 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心堂”)共接待113家机构的调研,其中包括天弘基金、景顺长城基金、富国基金、广发基金等35家基金管理公司,开源证券、中信证券等5家证券公司。截至今日8月28日,一心堂收盘价为40.08元/股,其年内股价最低点出现在3月19日,股价为18.59元/股,股价震荡走高。

观其背后,近年来,一心堂的营收增速放缓,且一心堂或“一条腿走路”,超八成来自同一地区,且七成左右收入来自于中西成药产品,此外,截至2019年年底,一心堂拿到的批文是318个,但是这些还不足以覆盖大部分二级以上中医院的处方需求。

一、113家机构调研现35家基金公司,八成收入来自西南地区营收增速放缓

8月20日,一心堂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李正红,证券总监、证券事务代表肖冬磊,证券事务代表阴贯香共接待113家机构的调研。其中,开源证券、国信证券、华创证券、中信证券、信达证券5家证券公司对其进行调研,工银瑞信基金、信诚基金、招商基金、天弘基金、招商基金、景顺长城基金、上银基金、富国基金、广发基金等35家基金管理公司对其进行调研。

机构调研当日,即8月20日,一心堂的收盘价为33.93元/股,随后8月21日收盘价为35.09元/股,8月24日收盘价为37.55元/股,8月25日收盘价为38.5元/股,8月26日收盘价为37元/股,8月27日收盘价为37.34元/股,截至今日8月28日收盘价为40.08元/股。

而一心堂年内股价最低点出现在3月19日,股价为18.59元/股,股价呈震荡走高的趋势。

回顾其历史,一心堂成立于2000年11月8日,从事医药零售和批发,后于2014年7月2日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

据2019年年报及2020年半年报,一心堂的实际控制人及控股股东均为阮鸿献,截至6月31日,其持有一心堂31.87%的股份。

据2020年半年报,一心堂的主营业务为医药零售连锁和医药批发业务,其中医药零售连锁是核心业务。一心堂主要经营范围包括中药、西药及医疗器械等产品的经营销售,主要收入来源为直营连锁门店医药销售收入。

按行业分类来看,一心堂超九成收入来自于零售收入。

2017-2019年,一心堂零售行业的收入分别为73.04亿元、87亿元、99.34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23%、94.81%、94.8%。

按产品分类来看,一心堂七成收入来自于中西成药。

2017-2019年,一心堂中西成药收入分别为53.44亿元、64.78亿元、76.74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8.94%、70.6%、73.23%。

按地区分类来看,一心堂超八成营收来自于西南地区。

2017-2019年,一心堂来源于西南地区的收入分别为64.14亿元、76.2亿元、86.94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75%、83.04%、82.97%。

据2020年半年报,一心堂2020年上半年实现的营业收入为60.2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9.15%;实现的净利润为4.1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3.46%。

据同花顺iFinD数据,2015-2019年,一心堂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3.21亿元、62.49亿元、77.51亿元、91.76亿元、104.79亿元,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7.44%、24.03%、18.39%、14.2%。

2015-2019年,一心堂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46亿元、3.53亿元、4.23亿元、5.21亿元、6.04亿元,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2.06%、19.62%、23.27%、15.9%。

2015-2019年,一心堂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41.92%、41.28%、41.52%、40.53%、38.7%。

同期,一心堂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87亿元、1.93亿元、3.91亿元、6.36亿元、9.83亿元。

2015-2019年,一心堂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5.34%、14.27%、14.73%、13.14%、13.69%。

二、318个批文不足以覆盖二级以上中医院需求,上半年股权激励计提900万元

从机构调研的内容来看,一心堂的管理层介绍了其2020年上半年业绩情况,主要涉及互联网销售、业务收入构成、损益、区域分布等方面。

其中,一心堂表示,受疫情影响产品的毛利率较低,故一季度利润增长相对于收入增长差了4%,且一心堂获得的批文不足以覆盖大部分二级以上中医院的处方需求,此外,在业务收入的构成上,除了零售收入和批发收入增长,其他业务收入方面有所下滑。值得一提的是,一心堂2020年需要计提的股权激励的费用是3,300万,上半年计提了900万元,下半年需要计提2,400万元。

此外,此次机构调研的问答环节的主要内容如下:

1、公司整体情况介绍

2020年公司主要做了几个方面的工作:一个是架构的优化调整。我们作为零售公司,商品流转是我们核心,所以我们从商品采购到销售做了一个重新架构的梳理。另一个是发展目标的聚焦,我们会把有限的资源更聚焦地投入到我们认为更优先发展的一些区域,四川、重庆、贵州、海南、广西、山西这6个区域市场是我们未来要重点突破的市场。在主营业务聚焦的基础上,我们也在其他一些辅助的业务上做了一些突破。第一,中药的销售,我们有三个公司专业从事中药产业链的开发,包括中药饮片、中药深度加工的产品、中药材等,也包括一些配方颗粒的研发和生产销售。第二,我们在逐步尝试去做慢病人群的服务和销售,我们成立了医云医药公司,针对慢性病去提升我们的服务,做进一步的拓展。第三是互联网。这些主要在做的一些调整和优化,我们的经营质量,包括存货周转等这些营运指标的改善也体现在了财务报表上。截止2020年6月30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0.29亿元,同比增长是19.1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16亿元,同比增长23.46%;扣非净利润4亿元,同比增长19.43%;每股收益和净资产收益率同比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公司总资产达到了87.82亿元,资产负债率控制在45%以下,净资产达到49亿元。一季度因为疫情的影响,整体收入增长里有接近4%是疫情产品的贡献,因为疫情产品的毛利率比较低,所以一季度利润增长相对于收入增长差了4个点。二季度由于客流恢复和产品结构的变化,半年度的收入跟利润基本上是同步的增长。

存货周转天数同比减少了8.7天,相对于去年末减少了13天;应收账款同比减少了3.7天,运营效率的提升带来了现金流连续三个季度的正向变化。

在损益方面,期间费用的同比增长低于收入增长,主要是两个原因:第一个是由于去年下半年和今年一季度开店数量比较少,现在存量的门店绝大部分都是店龄超过10个月的,刚好接近这些门店的盈利周期。这些门店开始产生正向的利润贡献,同时销售增长比较快,费用率增长就比较少(因为房租是固定的,其他费用也在控制)。公司也在优化各项管理流程,对于费用的控制也在逐步加强,所以期间费用的增速就比收入的增速低很多。同时在疫情期间,公司也加强了跟出租方的沟通,很多铺面的房屋租金有一些阶段性的减免。在业务收入的构成上,零售收入和批发收入的同比增长都超过20%,其他业务收入方面有下滑。其他业务收入主要是促销服务类收入,因为上半年营销活动减少,导致其他业务收入减少,下半年会逐步恢复。在区域的分布上,云南以外省份的零售业务的平均增速达到了25.31%,比平均增速要快很多,尤其像贵州、重庆基本上都是30%左右的增长,四川也有几月达到30%左右的增长。公司上半年新开535家门店,扣除搬迁和关闭的门店净增长417家,截止2020年6月30日公司门店6683家,相对平均地分布在省会地市县乡镇的区域。云南门店平均一块钱的租金产出的销售额大概是18.87元,乡镇门店一块钱的租金产生的销售额是29.33元,地市跟县级门店基本上是跟平均水平持平,省会城市略低一些,所以越往基层的门店,它的盈利能力、品牌影响力、盈利周期方面的优势就表现得越明显。我们也会逐步在各个省份去推行这种立体的多层次的门店布局。

医保方面,我们在医保的改革中做了三个方面的努力。一个是传统的医保门店,我们在不断地去争取新的医保个人账户医保刷卡资质。截至6月30日,公司有5727家门店有个人账户医保刷卡的资质。海南一心堂也开通了黑龙江的医保支付功能,年初,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5个省签署了跨区域的医保结算的框架协议,这对于异地药品消费带来了很大的便利性。截至6月底,公司开通各类慢病医保支付门店604家,慢病药房的平均客单价已经超过了450元。建设了336个健康照顾站,对提升慢病管理和服务能力打下很好的基础。开通了20多种商业保险,商业保险的顾客的客单价超过200元,也有利于整体客单价的改善,去年的销售额是1.2亿,今年上半年的销售额已超过1亿,从全年来看是比较快速的增长。

互联网销售方面,公司5月份开始大力度推行互联网业务,上半年互联网的销售达到了3700万,跟去年全年的销售基本持平,今年有望实现翻倍的增长。

股权激励,上半年完成了首次的授予。今年需要计提的股权激励的费用是3300万,上半年计提了900万,下半年需要计提2400万。我们也做了明确的三年期的业绩目标承诺,我们会努力地达成业绩目标,为未来的增长做一些扎实的基础工作准备,不遗余力地在各项业务上继续努力,推动公司越来越良性的发展。

2、问答交流环节

问题一:二季度开店速度提升的原因?下半年是否能持续提速?

答:公司全年计划新开门店800家,一季度受疫情的影响净增长136家,二季度开店加速,全部追补回来,七八月份如期地去做了很多开门店的筹备。全年新增800家门店的规划目前没有调整。

问题二:四川和重庆上半年的开店速度是要快很多的,能否分享公司下半年川渝的开店计划?

答:川渝是重点突破和拓展的区域。公司目前在四川的18个地级市,3个州有接近一半有一心堂的门店,重庆是在重庆老城、涪陵、江津、南川有一心堂的门店。我们也会抓住成渝经济区联动的机遇,继续拓展门店和业务。问题三:特慢病药房现在的单店收入情况?未来的预期?

答:半年报披露的我们排名前10的门店中,第1-5家都是专业的特慢病药房,销售相当于在原来的销售基础上翻了二至三倍左右。排在第一的门店年销售是几千万级的水平,排在后几位除了海南的一家现在也接通了异地的医保,另外几家是传统的医保门店开通了慢病的支付方式。所以开通慢病支付对于门店第二次提升销售额是有很大的帮助的。传统的医保门店增加慢病的支付会有20-30%的增量。专业的慢病药房,销售额可能是翻2-3倍。这些门店分布在云南、四川、广西、重庆,山西这些区域,未来我们也会继续努力,争取更多门店拿到统筹支付的资质。问题四:健康照顾站的规划?建一个健康照顾站需要多少费用?目前看效果如何?

答:健康照顾站主要是针对慢病顾客,在现有门店的基础上做一些升级,费用的投入很少。主要是提升员工自身的专业服务能力。员工对慢病顾客提升服务有两点非常重要,第一点是员工对药品的专业知识。第二点是需要员工对于慢病顾客的病情了解,要能看懂诊断书,了解顾客的病情,能做出初步的判断和分析。

专业知识的提升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来逐步地培养,我们内部也开通了线上的专业课程,同时我们也鼓励员工去考专业资格。我们每年会有5000多个员工去参加执业药师的考试,通过考试,其实是以考带学的方式倒逼我们的员工去学习更多专业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