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上市公司殼值多少錢】还值多少钱 |上市壳公司 |当前一家A股壳公司到底值多少钱 |

11 月 2, 2022 公司

壳公司也称壳资源,指具有上市公司资格,但经营状况很差,准备成为其他公司收购对象,注入资产的公司,即成为非上市公司买壳收购目标的上市公司。

近年来,随着“注册制”推进的步伐大大放缓,战略新兴板或被暂时搁置,以及海外红筹股回归A股的呼声越来越高,A股上市公司壳价值水涨船高。但壳价值在2017年5月16日出现了实质性的转折,2017年5月16日深交所宣布决定*ST新都(000033.SZ)股票终止上市,“退市动真格”对小市值股隐含的壳价值予以打击。随着2017年IPO的提速、借壳新规的出台以及市场对白马股的追捧,市场两极分化严重,中小股价值不断下跌,以及近期CDR、独角兽特批上市潮的到来,中小股的壳价值再次缩水。

2017年30亿市值以下的上市公司数量已产生了惊人幅度的增长,由12家增长至331家,增长26.58倍。在2018年一系列支持新经济制度以及退市制度修改的影响下,这样的情形越发严重。截至2018年4月15日,30亿市值以下的上市公司数量已经增长到了525家。

随着上市制度的进一步变革,以及注册制的逐步推进,壳价值的下跌是可以预期的。

本文欲从上市公司为什么具有壳价值、借壳上市的成本以及借壳实例分析如今的壳价值多少钱。

壳价值从哪来?

壳的价值首先源自上市困难,排队上市周期长且审核通过率逐年下降。

从2016年的数据来看,2016年共有265家企业上会(不含暂缓表决和取消审核),其中主板122家、中小板49家、创业板94家。2016年的上会企业,申报到上会平均经历753天,申报到发行平均经历862天。其中,申报到预披露更新640天,预披露更新到上会122会,过会到发行113天。

2017年前三季度的IPO上会数据发现,2017年以来,IPO发审速度不断加快,2017年前三季度405家IPO企业,从预披露到上会的平均排队时间为566天。

2017年IPO虽有提速但是通过率大幅下降,2017全年IPO通过率为77.87%,而2016年该数据为90.6%。

当然,壳的价值还源自公司上市后筹集资金更为方便。

公司要扩大规模,必然需要大量的资金进行投资和技术改造,公司上市后可以更好的选择时机进行更有效率、成本更低的筹资。

2017年,A股IPO市场融资规模2351亿元,高于2016年的1504亿元,增长56%。2017年A股定增市场融资规模达1.32万亿元。上市之后的定增融资相比IPO更为快捷,融资金额也更多。

第三,借壳上市后,公司能加强股权流动性。

公司在上市之后具有更强、更灵活的流动性,其股份的高流动性为其投资者提供了退出通道。上市公司也可以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代替现金直接收购其他公司,还可以把股票作为薪酬激励管理层。

上市对公司发展的促进效应还包括品牌影响力、完善公司股权结构等方面。

壳公司也称壳资源,指具有上市公司资格,但经营状况很差,准备成为其他公司收购对象,注入资产的公司,即成为非上市公司买壳收购目标的上市公司。

近年来,随着“注册制”推进的步伐大大放缓,战略新兴板或被暂时搁置,以及海外红筹股回归A股的呼声越来越高,A股上市公司壳价值水涨船高。但壳价值在2017年5月16日出现了实质性的转折,2017年5月16日深交所宣布决定*ST新都(000033.SZ)股票终止上市,“退市动真格”对小市值股隐含的壳价值予以打击。随着2017年IPO的提速、借壳新规的出台以及市场对白马股的追捧,市场两极分化严重,中小股价值不断下跌,以及近期CDR、独角兽特批上市潮的到来,中小股的壳价值再次缩水。

2017年30亿市值以下的上市公司数量已产生了惊人幅度的增长,由12家增长至331家,增长26.58倍。在2018年一系列支持新经济制度以及退市制度修改的影响下,这样的情形越发严重。截至2018年4月15日,30亿市值以下的上市公司数量已经增长到了525家。

随着上市制度的进一步变革,以及注册制的逐步推进,壳价值的下跌是可以预期的。

本文欲从上市公司为什么具有壳价值、借壳上市的成本以及借壳实例分析如今的壳价值多少钱。

壳价值从哪来?

壳的价值首先源自上市困难,排队上市周期长且审核通过率逐年下降。

从2016年的数据来看,2016年共有265家企业上会(不含暂缓表决和取消审核),其中主板122家、中小板49家、创业板94家。2016年的上会企业,申报到上会平均经历753天,申报到发行平均经历862天。其中,申报到预披露更新640天,预披露更新到上会122会,过会到发行113天。

2017年前三季度的IPO上会数据发现,2017年以来,IPO发审速度不断加快,2017年前三季度405家IPO企业,从预披露到上会的平均排队时间为566天。

2017年IPO虽有提速但是通过率大幅下降,2017全年IPO通过率为77.87%,而2016年该数据为90.6%。

当然,壳的价值还源自公司上市后筹集资金更为方便。

公司要扩大规模,必然需要大量的资金进行投资和技术改造,公司上市后可以更好的选择时机进行更有效率、成本更低的筹资。

2017年,A股IPO市场融资规模2351亿元,高于2016年的1504亿元,增长56%。2017年A股定增市场融资规模达1.32万亿元。上市之后的定增融资相比IPO更为快捷,融资金额也更多。

第三,借壳上市后,公司能加强股权流动性。

公司在上市之后具有更强、更灵活的流动性,其股份的高流动性为其投资者提供了退出通道。上市公司也可以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代替现金直接收购其他公司,还可以把股票作为薪酬激励管理层。

上市对公司发展的促进效应还包括品牌影响力、完善公司股权结构等方面。

最近我们的一家客户刚刚确定资本运作方案,开始进入找壳公司的阶段。客户董事长问:“有朋友推荐了一家壳公司,目前市值20亿左右,对方开价按照30亿估值出售29.99%的股份,这价格贵吗?”

“当然贵!”

“那么多少价格合适呢?”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作为客户的买方财务顾问,报出的市场价格区间会成为客户心中重要的“价格锚”,也会影响后续客户对壳公司的判断。但是报出一个模棱两可的安全答案对客户又没什么价值,也不是我们的行事风格。

上周看过我们的文章《不只是价格下滑——2021年三季度A股壳交易市场总结》的朋友应该已经了解到,其实今年三季度以来,壳公司的成交价已经降到了25亿(指交易估值,下同)以下。但是,身边最近接触的壳公司大部分报价还是咬在30亿左右,要说按照25亿的价格给客户推荐不错的壳公司好像还真做不到。最近成交的几单估值在25亿以下的交易就我们所知,卖方一开始的报价也是30亿左右,最终成交价格都是几番博弈之后磨出来的。

当前A股壳公司控制权市场其实和现在的二手房交易挺像,受过往的成交价格的“锚定”,卖方的心理预期仍然很高,挂牌价普遍很高,但是买家有限。要想尽快成交,就得调低心理预期。而那些牢牢“锚定”不愿降价的,本质上是在等待市场价格的回升或者守株待兔等待“有缘人”——不过看起来,很多坚持“锚定”价格的卖家预期也并非如此,更多是单纯地不愿面对降价出售的心理损失,这就有些混乱了。卖公司和买公司一样,也是需要在市场判断之上形成战略指导的,自家壳公司的状态适合什么样的买家?当前的市场情况下,到底是死守价格优先还是尽快出手优先?

40亿估值也不卖的优质壳公司A

最近有朋友推荐了一家壳公司A,市值很低,原有主营业务基本已经关停剥离,上市公司每年依靠房租和贸易收入维持,卖方要求按照30亿的估值出售控股权。

其实这家壳公司两年前我们去谈过,单纯以一家壳公司的标准来看是非常优质的标的:市值小、股权结构简单、净资产小,基本上是一个净壳。也正因为条件出色,当时找上门的买壳方络绎不绝,实控人开出的条件也是颇为高冷:按照40亿估值出售控股权,而且还要看买方的资产质量——40亿的估值是个什么概念呢?大概是2016-2017年壳公司行情最高峰时的价格,也是高于当时的市场价格的。

与这家公司的董秘沟通后得知,实控人其实早在15\16年就动过卖壳的心思,当时还与今天数千亿市值的大白马谈过借壳,但种种原因交易没有谈成,当时的交易如果谈成,实控人差不多能坐拥上百亿的现金。在这之后,虽然实控人也断断续续在接触其他买壳方,但开的价格一直很高,多少有些诚意不足。

因为这家壳公司条件确实优秀,很适合当时我们的一家客户,虽然40亿的开价很高,但我们仍然给董秘了一份我们限度内最接近这一开价的条件,希望董秘能去做做实控人的工作。但最后也没做下来。

没想到两年后的今天,又再次遇到了这家公司。30亿估值的开价相比两年前确实低了很多,但仍然高于当前市场价格,甚至我们能感受到实控人纠结的心态——已经降了很多了,这么干净的壳公司,当年可是差点换回百亿现金的。

只是市场是无情的,今天的买壳市场相比两年前有了重大的变化——能够直接借壳的资产少了、壳公司的选择多了。像A公司这样的净壳公司不再是香饽饽了,今天一家优质壳公司的画像是:上市刚满三年、没有做过资本运作利益结构简单、价格合理。

最近我们的一家客户刚刚确定资本运作方案,开始进入找壳公司的阶段。客户董事长问:“有朋友推荐了一家壳公司,目前市值20亿左右,对方开价按照30亿估值出售29.99%的股份,这价格贵吗?”

“当然贵!”

“那么多少价格合适呢?”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作为客户的买方财务顾问,报出的市场价格区间会成为客户心中重要的“价格锚”,也会影响后续客户对壳公司的判断。但是报出一个模棱两可的安全答案对客户又没什么价值,也不是我们的行事风格。

上周看过我们的文章《不只是价格下滑——2021年三季度A股壳交易市场总结》的朋友应该已经了解到,其实今年三季度以来,壳公司的成交价已经降到了25亿(指交易估值,下同)以下。但是,身边最近接触的壳公司大部分报价还是咬在30亿左右,要说按照25亿的价格给客户推荐不错的壳公司好像还真做不到。最近成交的几单估值在25亿以下的交易就我们所知,卖方一开始的报价也是30亿左右,最终成交价格都是几番博弈之后磨出来的。

当前A股壳公司控制权市场其实和现在的二手房交易挺像,受过往的成交价格的“锚定”,卖方的心理预期仍然很高,挂牌价普遍很高,但是买家有限。要想尽快成交,就得调低心理预期。而那些牢牢“锚定”不愿降价的,本质上是在等待市场价格的回升或者守株待兔等待“有缘人”——不过看起来,很多坚持“锚定”价格的卖家预期也并非如此,更多是单纯地不愿面对降价出售的心理损失,这就有些混乱了。卖公司和买公司一样,也是需要在市场判断之上形成战略指导的,自家壳公司的状态适合什么样的买家?当前的市场情况下,到底是死守价格优先还是尽快出手优先?

40亿估值也不卖的优质壳公司A

最近有朋友推荐了一家壳公司A,市值很低,原有主营业务基本已经关停剥离,上市公司每年依靠房租和贸易收入维持,卖方要求按照30亿的估值出售控股权。

其实这家壳公司两年前我们去谈过,单纯以一家壳公司的标准来看是非常优质的标的:市值小、股权结构简单、净资产小,基本上是一个净壳。也正因为条件出色,当时找上门的买壳方络绎不绝,实控人开出的条件也是颇为高冷:按照40亿估值出售控股权,而且还要看买方的资产质量——40亿的估值是个什么概念呢?大概是2016-2017年壳公司行情最高峰时的价格,也是高于当时的市场价格的。

与这家公司的董秘沟通后得知,实控人其实早在15\16年就动过卖壳的心思,当时还与今天数千亿市值的大白马谈过借壳,但种种原因交易没有谈成,当时的交易如果谈成,实控人差不多能坐拥上百亿的现金。在这之后,虽然实控人也断断续续在接触其他买壳方,但开的价格一直很高,多少有些诚意不足。

因为这家壳公司条件确实优秀,很适合当时我们的一家客户,虽然40亿的开价很高,但我们仍然给董秘了一份我们限度内最接近这一开价的条件,希望董秘能去做做实控人的工作。但最后也没做下来。

没想到两年后的今天,又再次遇到了这家公司。30亿估值的开价相比两年前确实低了很多,但仍然高于当前市场价格,甚至我们能感受到实控人纠结的心态——已经降了很多了,这么干净的壳公司,当年可是差点换回百亿现金的。

只是市场是无情的,今天的买壳市场相比两年前有了重大的变化——能够直接借壳的资产少了、壳公司的选择多了。像A公司这样的净壳公司不再是香饽饽了,今天一家优质壳公司的画像是:上市刚满三年、没有做过资本运作利益结构简单、价格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