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如何區別輕重資產公司】公司要贵 |重资产和轻资产的区别及特点有哪些 |轻资产 |

11 月 3, 2022 公司

香港電視(1137)在3月11日停牌,因開台再遇挫折,無法如期在今年7月1日啟播。通訊事務管理局表示,港視的廣播制式令全港超過5000個住宅及「指明處所」收看,要求港視必須取得免費或收費電視牌才可提供服務。港視主席王維基直斥政府多次「搬龍門」修改規則,令港視「走投無路」,被迫推遲啟播日期及停止製作新節目。

港視復牌後股價裂口式下跌,重回公布發展流動電視業務前的$2.1至$2.5波幅區間,市場期望近乎幻滅。王維基在本輪事態發展中,處理手法出現問題,先裝作受害者,大呼「走投無路」。資深傳媒人周融行文提出疑問:『……香港電視這次改制式太明顯了,加上市場上又明刀明槍,講到明。暗渡陳倉怎可能大鑼大鼓?不過,不講明,又吸引不到廣告商支持。打草驚了蛇,給人家看通了,又怎可能不喝止?始終違規嘛!

王維基說他「走投無路」,我又不太明白。香港電視的強項是節目,因為支持王維基的製作隊伍有創意,更是「搏到盡」。他買回來的流動電視牌照,以往沒有什麼好節目,所以大家不知道,更沒有收看。今天情況不同,大家都支持王維基,7月1日密切期待他開台,收視應有一定保證。

流動電視的潛在觀眾近七百萬人,因為智能手機誰不是人手一部?香港有近千萬部「電視」手機及平板電腦,只待王維基的好節目一出,馬上可以追看。何解突然一聲喝令,馬上停拍節目,令數以百計支持他的製作人及演藝員工手停口停,更令我們沒新台可看?我早有一部可以收看流動電視的手機,也預備在我的iPhone及iPad加天線接收器,如今落空了。

王兄,香港有幾百萬部手機可收看香港電視節目,為何不為我們設想?流動電視牌是為這幾百萬人和手機而設的,有了牌,為何你要停拍停播?你不是沒路可行,只是用流動電視牌去經營免費電視這「僭建路」不通而已!何必因此懲罰為你賣命的員工,以及支持你的電視觀眾?請三思!』

被看穿後,王氏又玩賴皮,表示港視沒有入屋打算,但技術做不到;同樣的,目前兩間免費電視台,理應只是入屋,而實際在街上流動電視亦能收到訊號,當局卻不執法。他質疑政府未能一視同仁。

《信報》專欄作家方卓如指出:『香港電視入屋犯規事件,代表香港與以前唔同,叻仔冇運行。王維基搞電視搞到走投無路,連日來事實多重披露後,原本奸嘅角色繼續無變,但忠嘅角色亦非純情羔羊,他肯定並非來自星星,對擦邊球灰色地帶曲線殺敵毫無所知。……』方卓如總結:以後鑽政策漏洞要睇路,因為此路多數唔通!

香港新聞政治評論員王岸然甚至認為,『……王維基以1.4億元收購擁有流動電視頻譜的中移動子公司時,是否已經留意到《廣播條例》規定,只要超過五千戶住宅在室內可以接收電視節目,便須領取牌照?法例通常追不上科技和時代的改變,這正常得很,否則也不用設立法律改革委員會,立法會也毋須天天「維修」現行法例,作出這樣那樣的修改。法治,就是要跟現行的遊戲規則玩遊戲,規則不合理,便只能設法先改規則再行參與,而不是像王維基一樣,由於自己疏忽,下錯遊戲場而要求更改遊戲規則適應自己。

……筆者對王維基的處境絕對同情,但對他個人也從高度欣賞變為非常失望,因為成功的企業家應有大氣魄,爭取電視牌他得到全港支持,本應一往無前,力爭到底;但他太計算、太聰明,結果聰明反被聰明誤,自入進退維谷的絕地。成功的企業家也應有承認失敗、捲土重來的勇氣,而不是挖空心思想出一堆似是而非、邏輯謬誤的理由企圖諉過於人,逃避責任。

如果法律上王維基得到的意見是他有理,他只須按原定計劃進行便可,筆者沒有資格代法庭作出裁決,王維基也沒有,但法律風險顯然太大,令他今天寸步難行。王維基把所有責任推給通訊辦,並指是梁振英在迫害他,政治上符合主流民意的想像,但卻是轉移視線的技巧,把自己包裝成受害人,令人未留意他負有非常嚴重的疏忽責任。

不要以為他是香港電視的主要投資者,就是唯一的受害人,購入港視股票的小股東更加無辜,因為令股價上升或下跌的資訊他們全不知情,而王維基卻十分清楚,對他們負有責任。通訊辦在反駁王維基的聲明中指出,早已在兩個月前通知港視有關的法律問題,王維基沒有轉告投資者,投資者未能及早出售股票的損失,把消息保密的人可有責任?更令人質疑的是保密範圍多大?這兩個月期間可有有違小股東利益的股票買賣?

……大家回憶一下五個月前港視被拒發牌時所引發的全城震怒,王維基當時若肯振臂一呼,效法學民小朋友包圍政總不走,梁振英不想下台就只有補發給港視一個牌照;就算梁振英個人千個萬個不願,中央也不會坐視香港民變而下令梁振英發牌。

當時的王維基成了人民英雄,成了港人成功的代表,得到各界(包括筆者)毫無保留的支持。其實,大家只是錯誤地寄情予一個功利計算的商人,大家的公義之心,成為商人追逐私利的籌碼,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吧!

王維基明言他不欲行公義,這一點他倒是一貫的,是港人及一眾政治評論員智商低,一廂情願。無論遊行或是政總集會,他並無出現,大家還是視他為英雄人物。王維基一直小心保持與中共的關係,直到今天他半句也沒有抱怨中央,他只是抱怨梁振英政府安排一個陷阱讓他踩進去,可見其人心思的謹慎,亦反映出一眾反共評論員何其天真。

若王維基取得重要的電視牌照之後,是否維護言論自由,還會一如正義朋友的幻想,他會加入反共行列,現時已是太遙遠的話題了。肯定的是,由於他自己的進退失據,已經失去群眾支持,能否翻身,只視他能否進一步向中共交心,而非一如眾評論員的期望,進一步反共。……』

人仔貶值所為何? 楓葉資料室

離岸人民幣於農曆新年假期後出現不尋常的下跌。到3月22日,人民幣兌美元低見0.161,累計跌幅達2.4,創去年7月來新低。人民幣滙率急速下跌,引起市場各種猜測,熱錢是否正在流出內地?中央有意讓人民幣持續貶值支持經濟增長?還是人民幣持續升值的預期已發生逆轉?

回顧人民幣滙率自2005年中的滙率改革以來,由8.2736一直緩慢及有秩序地上升;從人民銀行於2010年8月批准離岸人民幣交易後,離岸人民幣的大方向一直向上,人民幣持續升值。但到了2013年5月,美元兌人民幣跌穿6.15之後,人民幣的升值速度就開始放緩,從2013年5月到10月中,基本上在6.1至6.15間上落;但於2013年10月中至2014年1月中的短短三個月,美元兌人民幣就從6.1下跌至6.0161,人民幣的升值幅度達1.37%。當大家認為人民幣升穿6算只是時間的問題,並積累了大量人民幣長倉之際,美元兌人民幣突然開始反彈。

香港電視(1137)在3月11日停牌,因開台再遇挫折,無法如期在今年7月1日啟播。通訊事務管理局表示,港視的廣播制式令全港超過5000個住宅及「指明處所」收看,要求港視必須取得免費或收費電視牌才可提供服務。港視主席王維基直斥政府多次「搬龍門」修改規則,令港視「走投無路」,被迫推遲啟播日期及停止製作新節目。

港視復牌後股價裂口式下跌,重回公布發展流動電視業務前的$2.1至$2.5波幅區間,市場期望近乎幻滅。王維基在本輪事態發展中,處理手法出現問題,先裝作受害者,大呼「走投無路」。資深傳媒人周融行文提出疑問:『……香港電視這次改制式太明顯了,加上市場上又明刀明槍,講到明。暗渡陳倉怎可能大鑼大鼓?不過,不講明,又吸引不到廣告商支持。打草驚了蛇,給人家看通了,又怎可能不喝止?始終違規嘛!

王維基說他「走投無路」,我又不太明白。香港電視的強項是節目,因為支持王維基的製作隊伍有創意,更是「搏到盡」。他買回來的流動電視牌照,以往沒有什麼好節目,所以大家不知道,更沒有收看。今天情況不同,大家都支持王維基,7月1日密切期待他開台,收視應有一定保證。

流動電視的潛在觀眾近七百萬人,因為智能手機誰不是人手一部?香港有近千萬部「電視」手機及平板電腦,只待王維基的好節目一出,馬上可以追看。何解突然一聲喝令,馬上停拍節目,令數以百計支持他的製作人及演藝員工手停口停,更令我們沒新台可看?我早有一部可以收看流動電視的手機,也預備在我的iPhone及iPad加天線接收器,如今落空了。

王兄,香港有幾百萬部手機可收看香港電視節目,為何不為我們設想?流動電視牌是為這幾百萬人和手機而設的,有了牌,為何你要停拍停播?你不是沒路可行,只是用流動電視牌去經營免費電視這「僭建路」不通而已!何必因此懲罰為你賣命的員工,以及支持你的電視觀眾?請三思!』

被看穿後,王氏又玩賴皮,表示港視沒有入屋打算,但技術做不到;同樣的,目前兩間免費電視台,理應只是入屋,而實際在街上流動電視亦能收到訊號,當局卻不執法。他質疑政府未能一視同仁。

《信報》專欄作家方卓如指出:『香港電視入屋犯規事件,代表香港與以前唔同,叻仔冇運行。王維基搞電視搞到走投無路,連日來事實多重披露後,原本奸嘅角色繼續無變,但忠嘅角色亦非純情羔羊,他肯定並非來自星星,對擦邊球灰色地帶曲線殺敵毫無所知。……』方卓如總結:以後鑽政策漏洞要睇路,因為此路多數唔通!

香港新聞政治評論員王岸然甚至認為,『……王維基以1.4億元收購擁有流動電視頻譜的中移動子公司時,是否已經留意到《廣播條例》規定,只要超過五千戶住宅在室內可以接收電視節目,便須領取牌照?法例通常追不上科技和時代的改變,這正常得很,否則也不用設立法律改革委員會,立法會也毋須天天「維修」現行法例,作出這樣那樣的修改。法治,就是要跟現行的遊戲規則玩遊戲,規則不合理,便只能設法先改規則再行參與,而不是像王維基一樣,由於自己疏忽,下錯遊戲場而要求更改遊戲規則適應自己。

……筆者對王維基的處境絕對同情,但對他個人也從高度欣賞變為非常失望,因為成功的企業家應有大氣魄,爭取電視牌他得到全港支持,本應一往無前,力爭到底;但他太計算、太聰明,結果聰明反被聰明誤,自入進退維谷的絕地。成功的企業家也應有承認失敗、捲土重來的勇氣,而不是挖空心思想出一堆似是而非、邏輯謬誤的理由企圖諉過於人,逃避責任。

如果法律上王維基得到的意見是他有理,他只須按原定計劃進行便可,筆者沒有資格代法庭作出裁決,王維基也沒有,但法律風險顯然太大,令他今天寸步難行。王維基把所有責任推給通訊辦,並指是梁振英在迫害他,政治上符合主流民意的想像,但卻是轉移視線的技巧,把自己包裝成受害人,令人未留意他負有非常嚴重的疏忽責任。

不要以為他是香港電視的主要投資者,就是唯一的受害人,購入港視股票的小股東更加無辜,因為令股價上升或下跌的資訊他們全不知情,而王維基卻十分清楚,對他們負有責任。通訊辦在反駁王維基的聲明中指出,早已在兩個月前通知港視有關的法律問題,王維基沒有轉告投資者,投資者未能及早出售股票的損失,把消息保密的人可有責任?更令人質疑的是保密範圍多大?這兩個月期間可有有違小股東利益的股票買賣?

……大家回憶一下五個月前港視被拒發牌時所引發的全城震怒,王維基當時若肯振臂一呼,效法學民小朋友包圍政總不走,梁振英不想下台就只有補發給港視一個牌照;就算梁振英個人千個萬個不願,中央也不會坐視香港民變而下令梁振英發牌。

當時的王維基成了人民英雄,成了港人成功的代表,得到各界(包括筆者)毫無保留的支持。其實,大家只是錯誤地寄情予一個功利計算的商人,大家的公義之心,成為商人追逐私利的籌碼,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吧!

王維基明言他不欲行公義,這一點他倒是一貫的,是港人及一眾政治評論員智商低,一廂情願。無論遊行或是政總集會,他並無出現,大家還是視他為英雄人物。王維基一直小心保持與中共的關係,直到今天他半句也沒有抱怨中央,他只是抱怨梁振英政府安排一個陷阱讓他踩進去,可見其人心思的謹慎,亦反映出一眾反共評論員何其天真。

若王維基取得重要的電視牌照之後,是否維護言論自由,還會一如正義朋友的幻想,他會加入反共行列,現時已是太遙遠的話題了。肯定的是,由於他自己的進退失據,已經失去群眾支持,能否翻身,只視他能否進一步向中共交心,而非一如眾評論員的期望,進一步反共。……』

人仔貶值所為何? 楓葉資料室

離岸人民幣於農曆新年假期後出現不尋常的下跌。到3月22日,人民幣兌美元低見0.161,累計跌幅達2.4,創去年7月來新低。人民幣滙率急速下跌,引起市場各種猜測,熱錢是否正在流出內地?中央有意讓人民幣持續貶值支持經濟增長?還是人民幣持續升值的預期已發生逆轉?

回顧人民幣滙率自2005年中的滙率改革以來,由8.2736一直緩慢及有秩序地上升;從人民銀行於2010年8月批准離岸人民幣交易後,離岸人民幣的大方向一直向上,人民幣持續升值。但到了2013年5月,美元兌人民幣跌穿6.15之後,人民幣的升值速度就開始放緩,從2013年5月到10月中,基本上在6.1至6.15間上落;但於2013年10月中至2014年1月中的短短三個月,美元兌人民幣就從6.1下跌至6.0161,人民幣的升值幅度達1.37%。當大家認為人民幣升穿6算只是時間的問題,並積累了大量人民幣長倉之際,美元兌人民幣突然開始反彈。

最经常看到的区分轻重资产公司的办法有以下几种,

1.固定资产占总资产比例

P=(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总资产

看固定资产占总资产的比重来区分轻重资产公司。

2.看企业产生利润是否需要持续的大量资本投入

有的公司,一次性资本投入后,以后每年只需支出维护费管理费即可,不需要大额资本支出即可持续产生利润。典型的就是水电公司的大坝和机场公司的机场。有的公司,一次性资本投入后,只能产生一次利润,如果想再获取利润,需要再次投入资本,典型的如房地产公司,要想获取利润,就得不断拿地。

最经常看到的区分轻重资产公司的办法有以下几种,

1.固定资产占总资产比例

P=(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总资产

看固定资产占总资产的比重来区分轻重资产公司。

2.看企业产生利润是否需要持续的大量资本投入

有的公司,一次性资本投入后,以后每年只需支出维护费管理费即可,不需要大额资本支出即可持续产生利润。典型的就是水电公司的大坝和机场公司的机场。有的公司,一次性资本投入后,只能产生一次利润,如果想再获取利润,需要再次投入资本,典型的如房地产公司,要想获取利润,就得不断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