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保險公司債權險種】民事債權債務 |保險評等準則 |保險公司拒絕理賠訴請給付保險金勝訴 |

10 月 31, 2022 公司

過去不管是行政機關或私人之間的債務追討,債權人以人壽保單為強制執行扣押的標的,都被保險公司拒絕,法院見解也都支持保險公司的主張。不過,最近判決有了改變,也就是說,未來人壽保單可能都能成為強制執行扣押討債的工具。

一位張姓民眾與陳姓男子原為夫妻關係,之後離婚向法院訴請分配陳男的剩餘財產,其中包括陳男名下12張價值1千多萬元的國泰人壽保單。張女雖取得民事執行名義,但國壽主張保單價值準備金,屬於保險公司可以運用的資金,非要保人對保險公司的債權,所以不得為扣押標的。

張女不服,104年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包括地方法院、高等法院皆判決張女敗訴。一直到去年10月,案件上訴到最高法院時,最高法院採不同見解,撤銷原判決,案件發回高等法院更審,日前高等法院更審後翻案,張女在扣押陳男有保價金的人壽保單部分告贏了。

換言之,12張保單中,扣除定期險跟醫療險之外,只要是人壽保單陳男都擁有債權,保單可以作為扣押與確認之訴的標的。國壽不服,目前案件又回到最高法院審理中。

最高法院去年判決撤銷原判決的理由是,壽險的保單價值準備金是要保人預繳保費的積存,代表的是要保人預繳保費積存而來的現金價值,作為要保人以保單向保險公司借款或因其他事由得請求保險公司給付時,保險公司應給付要保人金額的計算基準,是要保人對保險公司享有的權利之一。

另外,高等法院更審後的新見解認為,債務人將來可取得的財產,如將來薪資債權、租金債權或附條件、期限的權利等,仍然可以作為強制執行的標的。

以人壽保險來說,根據保險法,保險要保人終止保險契約時,只要保險費已付足1年以上,保險公司應在接到通知後1個月內償付解約金,金額不得少於要保人應得保單價值準備金的3/4,代表要保人可以隨時任意終止保險契約,請求償付解約金,也可以保單價值準備金向保險公司進行保單借款。

其次,未於期限繳交保費,保險公司在申請恢復效力的期限屆滿後,也可以終止契約,保險契約終止時,保險費已付足2年以上,如有保單價值準備金,保險公司也必須「返還」保單價值準備金,顯示保單價值準備金形式雖屬保險公司所有,但要保人對於繳納保費所累積的保單價值準備金,具有實質權利。

換言之,要保人對保險公司得主張的保價金權利,實質上是保險公司對於要保人或受益人所負擔的確定債務,差別只在於給付時機與給付名義,是在保險事故發生或提前終止而有所不同而已。至於解約金與保價金的數額,雖然可能因成本分攤及費用扣抵而略有不同,但計算基礎都是保價金,給付義務在法律上一樣可以確定。

高等法院因此認為,陳男對於人壽保險的解約金或保價金確實享有實質權利,不因保單尚未經他終止,或特定事由還沒發生而有所不同,因此,該類保單可以作為扣押與確認之訴的標的。

在此之前,不論是國稅局或私人債權債務關係,聲請將人壽保單作為強制執行扣押的標的都遭駁回。保險公司跟法院的理由皆是,人身保險契約是以被保險人的生命、身體健康法益為保障的對象,兼有危險分散、保障被保險人及受益人生活需求的社會機能性質,不可以由執行機關因執行目的,本於公權力代要保人而終止。

另外,人壽保險契約是雙務契約,契約當事人間有相對的權利義務,契約終止與否,牽動權利義務關係的變化,保戶就終止權行使與否,應有自主決定權,不宜由他人介入代位行使終止權。

《延伸閱讀》

過去不管是行政機關或私人之間的債務追討,債權人以人壽保單為強制執行扣押的標的,都被保險公司拒絕,法院見解也都支持保險公司的主張。不過,最近判決有了改變,也就是說,未來人壽保單可能都能成為強制執行扣押討債的工具。

一位張姓民眾與陳姓男子原為夫妻關係,之後離婚向法院訴請分配陳男的剩餘財產,其中包括陳男名下12張價值1千多萬元的國泰人壽保單。張女雖取得民事執行名義,但國壽主張保單價值準備金,屬於保險公司可以運用的資金,非要保人對保險公司的債權,所以不得為扣押標的。

張女不服,104年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包括地方法院、高等法院皆判決張女敗訴。一直到去年10月,案件上訴到最高法院時,最高法院採不同見解,撤銷原判決,案件發回高等法院更審,日前高等法院更審後翻案,張女在扣押陳男有保價金的人壽保單部分告贏了。

換言之,12張保單中,扣除定期險跟醫療險之外,只要是人壽保單陳男都擁有債權,保單可以作為扣押與確認之訴的標的。國壽不服,目前案件又回到最高法院審理中。

最高法院去年判決撤銷原判決的理由是,壽險的保單價值準備金是要保人預繳保費的積存,代表的是要保人預繳保費積存而來的現金價值,作為要保人以保單向保險公司借款或因其他事由得請求保險公司給付時,保險公司應給付要保人金額的計算基準,是要保人對保險公司享有的權利之一。

另外,高等法院更審後的新見解認為,債務人將來可取得的財產,如將來薪資債權、租金債權或附條件、期限的權利等,仍然可以作為強制執行的標的。

以人壽保險來說,根據保險法,保險要保人終止保險契約時,只要保險費已付足1年以上,保險公司應在接到通知後1個月內償付解約金,金額不得少於要保人應得保單價值準備金的3/4,代表要保人可以隨時任意終止保險契約,請求償付解約金,也可以保單價值準備金向保險公司進行保單借款。

其次,未於期限繳交保費,保險公司在申請恢復效力的期限屆滿後,也可以終止契約,保險契約終止時,保險費已付足2年以上,如有保單價值準備金,保險公司也必須「返還」保單價值準備金,顯示保單價值準備金形式雖屬保險公司所有,但要保人對於繳納保費所累積的保單價值準備金,具有實質權利。

換言之,要保人對保險公司得主張的保價金權利,實質上是保險公司對於要保人或受益人所負擔的確定債務,差別只在於給付時機與給付名義,是在保險事故發生或提前終止而有所不同而已。至於解約金與保價金的數額,雖然可能因成本分攤及費用扣抵而略有不同,但計算基礎都是保價金,給付義務在法律上一樣可以確定。

高等法院因此認為,陳男對於人壽保險的解約金或保價金確實享有實質權利,不因保單尚未經他終止,或特定事由還沒發生而有所不同,因此,該類保單可以作為扣押與確認之訴的標的。

在此之前,不論是國稅局或私人債權債務關係,聲請將人壽保單作為強制執行扣押的標的都遭駁回。保險公司跟法院的理由皆是,人身保險契約是以被保險人的生命、身體健康法益為保障的對象,兼有危險分散、保障被保險人及受益人生活需求的社會機能性質,不可以由執行機關因執行目的,本於公權力代要保人而終止。

另外,人壽保險契約是雙務契約,契約當事人間有相對的權利義務,契約終止與否,牽動權利義務關係的變化,保戶就終止權行使與否,應有自主決定權,不宜由他人介入代位行使終止權。

《延伸閱讀》

按保險契約之解釋,應本諸保險之本質及機能為探求,並應注意誠信原則之適用,倘有疑義時,應為有利於被保險人之解釋。次按保險契約依保險人與要保人意思表示合致而成立生效,性質上為債權契約,保險人所負給付義務悉依保險契約債之本旨定之。末按解釋契約,固須探求當事人立約時之真意,不能拘泥於契約之文字。

嗣原告因罹患器質性精神病,於100 年3 月8 日至101 年5 月21日,在國軍左營總醫院附設民眾診療服務處之日間病房,共住院286 天。故原告依據系爭富邦人壽保險契約,原得向富邦人壽請求903,000 元,惟富邦人壽僅給付原告135,000 元後,即以原告於國軍左營醫院日間病房住院,不符系爭富邦保險契約之附約第2 條第8 款規定之「住院」定義為由拒絕理賠。惟原告因器質性精神病正式辦理住院手續,並確實在醫院接受診療,應符合系爭富邦保險契約之附約第2 條第8 款規定之「住院」定義,況該附約既未區分全日住院及日間住院,並據此區分不同理賠標準,依據保險法第54條第2 項規定,如兩造就「住院」定義有爭議,應作有利於被保險人之解釋原則,是以,原告自得依系爭富邦保險契約,請求富邦人壽給付如附表所示之剩餘部分保險金。

另原告依據系爭國泰保險契約第11條規定,亦得向國泰人壽請求286天之「住院醫療保險金」,惟國泰人壽僅給付179天後,以原告並非必須入住醫院診療為由,拒絕後續之理賠給付。惟依國軍左營醫院101年11月13日開立之診斷證明書所載,原告確實有住院診療,是國泰人壽拒絕理賠自無理由,從而,原告自得請求國泰人壽給付短付之107天「住院醫療保險金」。

為此,原告委請楊律師提起本件給付訴訟,請求富邦人壽、國泰人壽給付保險金及利息。

一、被告抗辯:

(一)富邦人壽部分:

 1.按系爭富邦保險契約之附約第2 條第8 款規定,住院應具備「經醫師診斷」、「必須入住醫院」、「正式辦理住院手續」及「確實在醫院接受診療」等要件,惟按精神衛生法第35條第1 項規定得知,精神醫療方式有「日間留院」及「全日住院」等區分,故日間病房與住院乃有所不同,且按全民健康保險醫療辦法第17條規定得知,住院係指晚間不得外宿。是以,「住院」之定義應有「入住醫院過夜」之事實,且不含日間病房。本件原告因僅於星期一至星期五,每天早上8 點到下午4 點留滯醫院,尚難認符合上開「住院」要件。

2.此外,依據國軍左營總醫院之病歷紀錄,醫院曾鼓勵原告嘗試和病友互動,然原告仍不能主動參予病房活動,可見原告並未能主動配合診療,僅係於日間病房時間內待在醫院,並不符合「確實在醫院接受診療」之要件。退步言之,倘認原告主張之日間病房符合系爭富邦保險契約之附約之住院約定,惟經檢視原告病歷紀錄,除就其日常生活起居、穿著之記載以及給予傾聽、陪伴外,並無積極進行治療行為,況就100 年11月23日、101 年5 月9 日病歷紀錄,顯見原告既已得從事正常生活,甚至能照顧他人,且原告來往出入醫院僅係進行療養、靜養,並無住院診療之實,故富邦人壽依系爭富邦保險契約之附約第15條第2 項第3 款規定,不負保險給付之責。

3.縱認被告富邦人壽應給付保險金,惟依100 年4 月27日病歷紀錄足徵原告在前開日間住院復健期間,曾已達改以門診治療方式之情形,卻因原告居家環境及其父母主觀需求,要求繼續留院及日間住院治療,原告自不應享有各項保險金。是以,富邦人壽前既已從寬認定「住院」定義,依醫師評估之日間病房天數給付135,000 元,而自100 年4 月27日後之保險金,其即不負給付之責等語,資為抗辯。

(二)國泰人壽部分:

依系爭國泰保險契約第4 條第5 項約定,原告仍須具備「經醫師診斷」、「必須入住醫院」、「正式辦理住院手續」及「確實在醫院接受診療」等要件,始符合「住院」之定義。且所謂「住院」,依文義解釋,應係指病患為診療、休養之需而居住於醫院,以醫院為生活起居,行寢坐臥之場所,並暫時以醫院為家之謂,故於醫院短暫停留未過夜者,應非屬住院之定義,且精神科病患「日間留院」之文義,應僅為白天滯留醫院接受療程,而非如一般住院者,係居住於醫院並以之為生活起居場所,故兩者仍有別。是以,原告於100 年3 月8 日至101年5 月21日在國軍左營醫院「日間住院」,雖名稱為「住院」,但應不符合住院之「入住醫院」要件,自不得依系爭國泰保險契約請求100 年3 月8 日至101 年5 月21日之住院醫療保險金等語,資為抗辯。

按保險契約之解釋,應本諸保險之本質及機能為探求,並應注意誠信原則之適用,倘有疑義時,應為有利於被保險人之解釋。次按保險契約依保險人與要保人意思表示合致而成立生效,性質上為債權契約,保險人所負給付義務悉依保險契約債之本旨定之。末按解釋契約,固須探求當事人立約時之真意,不能拘泥於契約之文字。

嗣原告因罹患器質性精神病,於100 年3 月8 日至101 年5 月21日,在國軍左營總醫院附設民眾診療服務處之日間病房,共住院286 天。故原告依據系爭富邦人壽保險契約,原得向富邦人壽請求903,000 元,惟富邦人壽僅給付原告135,000 元後,即以原告於國軍左營醫院日間病房住院,不符系爭富邦保險契約之附約第2 條第8 款規定之「住院」定義為由拒絕理賠。惟原告因器質性精神病正式辦理住院手續,並確實在醫院接受診療,應符合系爭富邦保險契約之附約第2 條第8 款規定之「住院」定義,況該附約既未區分全日住院及日間住院,並據此區分不同理賠標準,依據保險法第54條第2 項規定,如兩造就「住院」定義有爭議,應作有利於被保險人之解釋原則,是以,原告自得依系爭富邦保險契約,請求富邦人壽給付如附表所示之剩餘部分保險金。

另原告依據系爭國泰保險契約第11條規定,亦得向國泰人壽請求286天之「住院醫療保險金」,惟國泰人壽僅給付179天後,以原告並非必須入住醫院診療為由,拒絕後續之理賠給付。惟依國軍左營醫院101年11月13日開立之診斷證明書所載,原告確實有住院診療,是國泰人壽拒絕理賠自無理由,從而,原告自得請求國泰人壽給付短付之107天「住院醫療保險金」。

為此,原告委請楊律師提起本件給付訴訟,請求富邦人壽、國泰人壽給付保險金及利息。

一、被告抗辯:

(一)富邦人壽部分:

 1.按系爭富邦保險契約之附約第2 條第8 款規定,住院應具備「經醫師診斷」、「必須入住醫院」、「正式辦理住院手續」及「確實在醫院接受診療」等要件,惟按精神衛生法第35條第1 項規定得知,精神醫療方式有「日間留院」及「全日住院」等區分,故日間病房與住院乃有所不同,且按全民健康保險醫療辦法第17條規定得知,住院係指晚間不得外宿。是以,「住院」之定義應有「入住醫院過夜」之事實,且不含日間病房。本件原告因僅於星期一至星期五,每天早上8 點到下午4 點留滯醫院,尚難認符合上開「住院」要件。

2.此外,依據國軍左營總醫院之病歷紀錄,醫院曾鼓勵原告嘗試和病友互動,然原告仍不能主動參予病房活動,可見原告並未能主動配合診療,僅係於日間病房時間內待在醫院,並不符合「確實在醫院接受診療」之要件。退步言之,倘認原告主張之日間病房符合系爭富邦保險契約之附約之住院約定,惟經檢視原告病歷紀錄,除就其日常生活起居、穿著之記載以及給予傾聽、陪伴外,並無積極進行治療行為,況就100 年11月23日、101 年5 月9 日病歷紀錄,顯見原告既已得從事正常生活,甚至能照顧他人,且原告來往出入醫院僅係進行療養、靜養,並無住院診療之實,故富邦人壽依系爭富邦保險契約之附約第15條第2 項第3 款規定,不負保險給付之責。

3.縱認被告富邦人壽應給付保險金,惟依100 年4 月27日病歷紀錄足徵原告在前開日間住院復健期間,曾已達改以門診治療方式之情形,卻因原告居家環境及其父母主觀需求,要求繼續留院及日間住院治療,原告自不應享有各項保險金。是以,富邦人壽前既已從寬認定「住院」定義,依醫師評估之日間病房天數給付135,000 元,而自100 年4 月27日後之保險金,其即不負給付之責等語,資為抗辯。

(二)國泰人壽部分:

依系爭國泰保險契約第4 條第5 項約定,原告仍須具備「經醫師診斷」、「必須入住醫院」、「正式辦理住院手續」及「確實在醫院接受診療」等要件,始符合「住院」之定義。且所謂「住院」,依文義解釋,應係指病患為診療、休養之需而居住於醫院,以醫院為生活起居,行寢坐臥之場所,並暫時以醫院為家之謂,故於醫院短暫停留未過夜者,應非屬住院之定義,且精神科病患「日間留院」之文義,應僅為白天滯留醫院接受療程,而非如一般住院者,係居住於醫院並以之為生活起居場所,故兩者仍有別。是以,原告於100 年3 月8 日至101年5 月21日在國軍左營醫院「日間住院」,雖名稱為「住院」,但應不符合住院之「入住醫院」要件,自不得依系爭國泰保險契約請求100 年3 月8 日至101 年5 月21日之住院醫療保險金等語,資為抗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