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晉江公司倒閉】我在晋江文学城更新了走近娱乐圈之公司倒 |来自晋江多木木多 |多木木多 |

11 月 2, 2022 公司

之前有小伙伴留言想要梅子君关注一下作者和阅读平台之间的法律关系,然后梅子君向小伙伴了解了一下具体的情况,原来是想要梅子君关注一下晋江文学城和作者大大们的权利纠纷。

梅子君搜索才发现,晋江文学城的用户们对晋江文学城颇有不满,不满的点主要包括:作者本人修改文章需要付费才能修改;晋江文学城贩卖作品版权无需和作者本人商议;晋江文学城放任抄袭者损害作者权益等。所以“晋江今天倒闭了吗?”成为作者粉丝圈中的日常一问。

今天梅子君就围绕上述“不满点”扒一扒晋江文学城与作者的权利义务关系。

1 晋江文学城的基本信息

1.1 网站基本信息

晋江文学城为北京晋江原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统称“晋江文学城”)名下设立的网站,其基本信息如下图:

1.2 公司基本信息

晋江文学城于2006年3月13日成立,注册资本1110万元(实缴),于2013年3月26日取得《互联网出版许可证》,于2016年1月23日取得《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其营业执照信息及股权结构如下图:

2 晋江文学城与作者的权利义务关系

梅子君虽然追星,但在网络小说圈中还是个小白。为了让大家更加清晰的了解作者与晋江文学城的关系,梅子君将从打开晋江文学城网站到注册用户再到作品发表等各个环节中涉及的电子合同以及相关规则中为大家分析晋江文学城与作者的法律关系。

2.1 晋江文学城的自我定位

从该声明可以看出:

①晋江文学城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②晋江文学城是空间储存平台。

③晋江文学城仅享有网站页面的版权。

2.2 用户注册协议

要在晋江文学城发表作品需成为该网站的注册用户及注册作者。成为注册用户时需要点击同意该网站公布的《用户注册条款》与《隐私权政策》。一旦点击同意并注册成功后,用户即与晋江文学城通过电子点击方式签订了《用户注册条款》与《隐私权政策》,双方均受其约束。

梅子君通过查阅用户注册协议,需要提醒用户注意如下几点:

①协议订立主体是用户和晋江文学城及关联公司。(“关联公司”并不明确,是否受该注册协议约束存疑?)

②晋江文学城对其提供的收费服务部分有权自行决定并修订收费标准和规则,用户不同意修订的有权停止使用网站服务。

③用户通过晋江文学城充值获得“晋江币”,用户购买收费的章节自购买之日起一年内可阅读。(晋江文学城将尽最大努力无偿延长阅读期限,但并未作出承诺。)

⑤晋江文学城有权随时修改协议的任何条款,如果用户不同意修改的有权停止使用网站服务;如果用户登入或继续使用,则视为接受协议的修改。

2.3 作者注册协议

权利声明再次强调了晋江文学城仅为用户提供本人原创作品的上传空间服务,且不会对用户上传的作品内容作任何形式的编辑修改。

①晋江文学城有权对含有或者涉嫌含有违法内容的作品或者有悖社会到的伦理、政治色彩强烈的作品不予发布,或不经另行通知即予删除,且有权立即无条件删除作者账号下发表或上传的任何内容。

②凡在网站上传或发表的作品,即表示作者免费授权本公司和本网站基于推广、宣传、扩大作品的影响力、知名度等目的:1)发布、发表、上传、下载、复制、排版、推广、宣传作品;2)授权合作网站在本公司和本网站所获授权范围内使用作品。

③除非与晋江文学城另行签订协议成为签约作者,晋江文学城无须向作者发表或上传的任何作品支付稿酬或其他任何费用。

④因作者发表或上传的作品违法违规或侵犯他人著作权的,给晋江文学城造成损失的,由作者赔偿网站一切损失,包括但不限于网站因此所受行政处罚的损失、诉讼赔偿款、名誉损失、律师费等。(若站在网站的角度看,作者责任部分的条款写的非常好,所以作者用户需要特别注意一下。)

2.4 签约作者

晋江文学城对签约的定义为:作者与晋江文学城签立作者约合同,成为晋江文学城的签约作者,将作者在合同期间内发表的所有作品独家授权晋江代理,而晋江则提供推荐平台。

梅子君根据晋江文学城关于签约的常见疑问解答,梳理如下几点提醒签约作者注意:

①自合同签署之日起,签约作者必须停止将签约作品及在合同期内作品在任何其他地方自行发表的行为。

②签约作者把签约期间所有作品的电子版权和出版改编代理授权给网站。

③签约作者应保证每年至少创作一部作品,且每年的创作自书不少于20万字。若签约作者独家经纪约到期后,作者未完成创作部数或应创作自书,签约作者独家经纪约自动延期直至作者完成应创作字数或部数后一年。

④签约时间只有固定的五年、十年、十五年及二十年,不可以更改。

因梅子君并不是文学创作人才,所以在晋江文学城能查看到的有关签约作者权利义务的规定仅限于上述内容。接下来的晋江文学城与签约作者签署协议内容是梅子君通过查阅公开的裁判文书获悉的,可能会有滞后性和差异性,仅供参考。

首先,用户成为晋江文学城签约作者除了上述网站页面列出的相关信息外,需要作者与晋江文学城另行签署书面合同。根据梅子君查阅的裁判文书获悉,合同名称为《数字版权签约作者合同》,合同约定内容主要如下:

①作者将其签约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包括但不限于通过在网站进行发表和或连载发布、有线或者无线方式,以电脑、光盘、手机、PDA等作为载体而以任何电子信息方式而存在的形式)独家、排他授予晋江公司;

②签约作品包括由作者创作并依据本协议发表在网站上的文学作品,还包括其正传、前传、后传、番外以及作者根据签约作品相关人物、故事而创作的后续、旁支、系列作品;

③授权范围包括全球范围内(独家、排他地);

④若作者擅自将上述权利授权给第三人,网站有权要求作者以签约作品所得报酬的10倍或每字0.3元*签约作品总字数的价格作为违约金支付给网站,并要求作者承担网站由此产生的全部经济损失。

⑤协议有效期满前两个月,如双方均未以书面形式通知对方终止本协议,则本协议在期满后自动延长一年,以此类推。

上述合同签署后,晋江文学城一般还会与作者签署《数字版权签约作者补充协议》,其中约定:合同期间,作者使用与本协议中笔名相同或者类似的各种笔名,作者本名、其他任何名称所创作的其他所有作品,自动同样按本补充协议及主合同规定授权给网站,不必再就每部作品单独签订主体协议,除非网站书面明确表示某部作品例外。

3 晋江文学城与作者之间的纠纷

经梅子君搜索并整理的公开裁判文书,晋江文学城涉及的民事案件中,暂未查询到签约作者解约纠纷的案例,但关于第三方侵犯晋江文学城网络信息传播权的案例较多。主要案例如下图:

关于文章开头提到的“作者本人修改文章需要付费才能修改;晋江文学城贩卖作品版权无需和作者本人商议;晋江文学城放任抄袭者损害作者权益”等问题,梅子君并未找到相关案例进行支撑,也没有能力让作者大大们向我提供已签署的合同进行研究分析;所以梅子君仅依据上述第2部分晋江文学城官网阐明的相关规则及已公开的案例载明的《数字版权签约作者协议》及其补充协议的内容进行分析。

之前有小伙伴留言想要梅子君关注一下作者和阅读平台之间的法律关系,然后梅子君向小伙伴了解了一下具体的情况,原来是想要梅子君关注一下晋江文学城和作者大大们的权利纠纷。

梅子君搜索才发现,晋江文学城的用户们对晋江文学城颇有不满,不满的点主要包括:作者本人修改文章需要付费才能修改;晋江文学城贩卖作品版权无需和作者本人商议;晋江文学城放任抄袭者损害作者权益等。所以“晋江今天倒闭了吗?”成为作者粉丝圈中的日常一问。

今天梅子君就围绕上述“不满点”扒一扒晋江文学城与作者的权利义务关系。

1 晋江文学城的基本信息

1.1 网站基本信息

晋江文学城为北京晋江原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统称“晋江文学城”)名下设立的网站,其基本信息如下图:

1.2 公司基本信息

晋江文学城于2006年3月13日成立,注册资本1110万元(实缴),于2013年3月26日取得《互联网出版许可证》,于2016年1月23日取得《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其营业执照信息及股权结构如下图:

2 晋江文学城与作者的权利义务关系

梅子君虽然追星,但在网络小说圈中还是个小白。为了让大家更加清晰的了解作者与晋江文学城的关系,梅子君将从打开晋江文学城网站到注册用户再到作品发表等各个环节中涉及的电子合同以及相关规则中为大家分析晋江文学城与作者的法律关系。

2.1 晋江文学城的自我定位

从该声明可以看出:

①晋江文学城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②晋江文学城是空间储存平台。

③晋江文学城仅享有网站页面的版权。

2.2 用户注册协议

要在晋江文学城发表作品需成为该网站的注册用户及注册作者。成为注册用户时需要点击同意该网站公布的《用户注册条款》与《隐私权政策》。一旦点击同意并注册成功后,用户即与晋江文学城通过电子点击方式签订了《用户注册条款》与《隐私权政策》,双方均受其约束。

梅子君通过查阅用户注册协议,需要提醒用户注意如下几点:

①协议订立主体是用户和晋江文学城及关联公司。(“关联公司”并不明确,是否受该注册协议约束存疑?)

②晋江文学城对其提供的收费服务部分有权自行决定并修订收费标准和规则,用户不同意修订的有权停止使用网站服务。

③用户通过晋江文学城充值获得“晋江币”,用户购买收费的章节自购买之日起一年内可阅读。(晋江文学城将尽最大努力无偿延长阅读期限,但并未作出承诺。)

⑤晋江文学城有权随时修改协议的任何条款,如果用户不同意修改的有权停止使用网站服务;如果用户登入或继续使用,则视为接受协议的修改。

2.3 作者注册协议

权利声明再次强调了晋江文学城仅为用户提供本人原创作品的上传空间服务,且不会对用户上传的作品内容作任何形式的编辑修改。

①晋江文学城有权对含有或者涉嫌含有违法内容的作品或者有悖社会到的伦理、政治色彩强烈的作品不予发布,或不经另行通知即予删除,且有权立即无条件删除作者账号下发表或上传的任何内容。

②凡在网站上传或发表的作品,即表示作者免费授权本公司和本网站基于推广、宣传、扩大作品的影响力、知名度等目的:1)发布、发表、上传、下载、复制、排版、推广、宣传作品;2)授权合作网站在本公司和本网站所获授权范围内使用作品。

③除非与晋江文学城另行签订协议成为签约作者,晋江文学城无须向作者发表或上传的任何作品支付稿酬或其他任何费用。

④因作者发表或上传的作品违法违规或侵犯他人著作权的,给晋江文学城造成损失的,由作者赔偿网站一切损失,包括但不限于网站因此所受行政处罚的损失、诉讼赔偿款、名誉损失、律师费等。(若站在网站的角度看,作者责任部分的条款写的非常好,所以作者用户需要特别注意一下。)

2.4 签约作者

晋江文学城对签约的定义为:作者与晋江文学城签立作者约合同,成为晋江文学城的签约作者,将作者在合同期间内发表的所有作品独家授权晋江代理,而晋江则提供推荐平台。

梅子君根据晋江文学城关于签约的常见疑问解答,梳理如下几点提醒签约作者注意:

①自合同签署之日起,签约作者必须停止将签约作品及在合同期内作品在任何其他地方自行发表的行为。

②签约作者把签约期间所有作品的电子版权和出版改编代理授权给网站。

③签约作者应保证每年至少创作一部作品,且每年的创作自书不少于20万字。若签约作者独家经纪约到期后,作者未完成创作部数或应创作自书,签约作者独家经纪约自动延期直至作者完成应创作字数或部数后一年。

④签约时间只有固定的五年、十年、十五年及二十年,不可以更改。

因梅子君并不是文学创作人才,所以在晋江文学城能查看到的有关签约作者权利义务的规定仅限于上述内容。接下来的晋江文学城与签约作者签署协议内容是梅子君通过查阅公开的裁判文书获悉的,可能会有滞后性和差异性,仅供参考。

首先,用户成为晋江文学城签约作者除了上述网站页面列出的相关信息外,需要作者与晋江文学城另行签署书面合同。根据梅子君查阅的裁判文书获悉,合同名称为《数字版权签约作者合同》,合同约定内容主要如下:

①作者将其签约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包括但不限于通过在网站进行发表和或连载发布、有线或者无线方式,以电脑、光盘、手机、PDA等作为载体而以任何电子信息方式而存在的形式)独家、排他授予晋江公司;

②签约作品包括由作者创作并依据本协议发表在网站上的文学作品,还包括其正传、前传、后传、番外以及作者根据签约作品相关人物、故事而创作的后续、旁支、系列作品;

③授权范围包括全球范围内(独家、排他地);

④若作者擅自将上述权利授权给第三人,网站有权要求作者以签约作品所得报酬的10倍或每字0.3元*签约作品总字数的价格作为违约金支付给网站,并要求作者承担网站由此产生的全部经济损失。

⑤协议有效期满前两个月,如双方均未以书面形式通知对方终止本协议,则本协议在期满后自动延长一年,以此类推。

上述合同签署后,晋江文学城一般还会与作者签署《数字版权签约作者补充协议》,其中约定:合同期间,作者使用与本协议中笔名相同或者类似的各种笔名,作者本名、其他任何名称所创作的其他所有作品,自动同样按本补充协议及主合同规定授权给网站,不必再就每部作品单独签订主体协议,除非网站书面明确表示某部作品例外。

3 晋江文学城与作者之间的纠纷

经梅子君搜索并整理的公开裁判文书,晋江文学城涉及的民事案件中,暂未查询到签约作者解约纠纷的案例,但关于第三方侵犯晋江文学城网络信息传播权的案例较多。主要案例如下图:

关于文章开头提到的“作者本人修改文章需要付费才能修改;晋江文学城贩卖作品版权无需和作者本人商议;晋江文学城放任抄袭者损害作者权益”等问题,梅子君并未找到相关案例进行支撑,也没有能力让作者大大们向我提供已签署的合同进行研究分析;所以梅子君仅依据上述第2部分晋江文学城官网阐明的相关规则及已公开的案例载明的《数字版权签约作者协议》及其补充协议的内容进行分析。

上市公司喜得龙破产退市,鳄莱特老板弃厂失联,德尔惠欠债6.36亿元停业,当潜藏的冰山一角被撬开,世人惊讶地发现,那些风光在外的“晋江鞋企”的华丽外衣下,竟是满目疮痍,爬满虱子。

没人料到这样的结局。从福建贫瘠小渔村,到声名显赫的“中国鞋都”;从*双运动鞋开始,到知名运动品牌林立;从雄踞中国鞋业半壁江山,到几近灭顶,30年间,晋江鞋企书写了一部足以载入史册的激荡传奇。

曾经一度,晋江系运动品牌的诞生和发展,因充满浓郁的魔幻现实主义色彩而被广为传颂,然而,仿佛一场可怕的命运轮回,滞销、巨债、停产、倒闭等问题接踵而至,昔日光环被悉数碾压成泥,直至被时代的潮水彻底吞没。

01

异军突起

对于晋江鞋企来说,20世纪80年代堪称整个“造鞋运动”的起点。

集体性的创业行为,并非偶然。1983年10月,在新经济模式驱动下,后来的鳄莱特创始人林土秋创办洋埭鞋帽厂制造,在破旧的石头房子里敲出了首双运动鞋,*年就赚到了8万块。

洋鞋帽厂的事迹,很快就在陈埭镇不胫而走。同年,靠种地捕鱼过活的丁建通,凑出2000元成立了361°最早前身——华丰鞋厂;1989年,许景南用拉板车攒下的钱创立丰登鞋厂,即后来的匹克,为晋江体育用品制造业的繁荣埋下火种。

接下来的90年代,金莱克、露友、喜得龙、安踏、特步等3000多家鞋服厂在晋江这个弹丸小市相继崛起,数百亿级的运动鞋由此诞生。正是这批笃信“爱拼才会赢”的“草莽们”,将整个中国运动鞋市场,搅得天翻地覆。

但好景不长,1997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如同一记重拳,海外订单锐减,继续从事代加工还是发展自主品牌,成了摆在许多晋江鞋厂老板面前的难题,也拉开了日后两极化的序章。

1999年,安踏以“破局者”身份,砸下80万重金签下刚获得男子乒乓球世界冠军的孔令辉作为代言人,又豪掷300万在央视黄金段进行广告轰炸,销售额因此突破3亿大关。

眼看安踏一炮而红,隔岸观火的老乡们闻风而动。几乎前后脚,特步找到谢霆锋、喜得龙签了郭富城、金莱克瞄准王楠与张怡宁,德尔惠则在抢人大战中以“低姿态”揽得周杰伦,名声大噪。短短数月内,晋江迅速冒出1400多个品牌,遍地撒网式地找代言,CCTV-5一度被戏称为“晋江频道”。

进入2000年以后,申奥成功、男足出现、加入WTO……这些好消息如同一针针“强心剂”,刺激着晋江鞋企们不断狂奔。

2005年,鸿星尔克在新加坡率先上市;2007年,安踏登陆港交所,市值飙升至200亿港元,成为全球第五的体育品牌;2008年,特步于港交所上市,创始人丁水波身价直上50亿港元;2009年前后,喜得龙、匹克、361°等众多品牌扎堆进入国际资本市场,晋江鞋企进入鼎盛时期。

这一阶段的晋江品牌,可谓百花齐放,各有千秋,不但牢牢锁住了运动品牌市场上的中端席位,甚至拥有余力向更高端的层次蚕食。行情最火爆的时候,原本一年两次的春秋订货会,因供不应求,被紧急改成一年四次。

上市融资后,底气更足的晋江鞋企们开始加足马力扩张规模。2011年,特步门店从3000家上升至7596家;361°门店数从2008年的4632家,达到了2011年的7682家;匹克则在2009年6000家门店的基础上,用两年时间做到了近8000家。

同年,晋江经贸委发布一组傲人数据:制鞋业年产量占全国40%、世界20%,实现行业产值600亿。这个在1978年还在靠国家“救济”过活的贫困县,到经济发达、世界闻名的县级市,晋江逆袭只用了23年,成为中国鞋服行业不可逾越的神话。

巨轮不断向前,晋江的经济总量和产业规模继续以一种巨大的惯性迅速膨胀着,浑然不觉身下的暗潮汹涌,亦或者,更愿在成功的表象下自我麻醉。

02

*跌落

登上抛物线的最高点后,下一秒便是陨落。

2008年奥运会带来的“体育热”仅仅持续了两年,形势便陡转直下,“短缺”变成了“过剩”,各大晋江体育品牌的库存已是天量,滞销困境成了压在头顶的大山,人人自危。

祸不单行,伴随着劳动力成本上升及人民币升值,一连串打击接踵而至,资金链断裂、同质化严重、库存积压、国外大牌涌入、电商冲击……苦撑无果下,无数中小企业先行倒下。

率先通过上市把盘子做大的鞋企,同样在劫难逃。2011年,鸿星尔克因涉嫌财务造假在新加坡联交所停牌;于2014年辛苦挤进A股的贵人鸟,首年便上演业绩变脸,营收和净利润比上市前同比分别下降20%和26%,诺奇和鳄莱特的老板,在这一年不约而同选择了跑路;在2010年与2011年期间年营业额高达30多亿的金莱克亏损严重,只剩一息尚存;到2016年,361°净利润已跌至4亿元,匹克体育亦在同年退市;在2009年借壳上市,股价最高达到13.69美元的喜得龙在2017年5月9日宣布破产;2018年1月,德尔惠以6.36亿元负债黯然离场。

内忧外患下,曾经的辉煌一去不复返,市场的瞬息万变固然加速了这一过程,但从头审视,晋江鞋企的衰败,更多还在于其自身因素。

1. 家族化现象普遍,管理混乱难壮大

早期的晋江鞋企,均起于“家庭联产、手工作坊”,家族观念重,排外性强,即便随后的几十年间,生意越做越火,但从根源处带来的影响却未能消失。

放在几十个人、日产十几双鞋的小鞋厂中,基本算不上问题,但当公司已成为销售过亿甚至几十亿的大企业时,缺乏现代化管理制度的弊端就成了定时炸弹。

数据足以说明问题。晋江政府在2016年《晋江市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坦承,虽然体育产业企业超过5000家,但产值超过50亿元以上的企业少,超过100亿元的企业更是没有,普遍属于中小微企业,规模就是做不上去,更不愿引进职业经理人。

对于德尔惠的倒下,曾有资深员工斥其门店管理乱像,渠道老总不作为,完全没有做事的意识,无疑加剧了德尔惠的困境。

这一积弊在上市期间也尤为突出。由于家族运作,非极度信任之人无法染指,导致晋江鞋企资金复杂,账目灰色,令一众中介评估机构头疼不已。喜得龙就因财务未能通过审核,在公司IPO前十天突然终止上市,功亏一篑。

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往往是慢性毒药,就像不被注意的锈迹,即便是铁甲铸身,最终也会被侵蚀坍塌。

2. 浮于表象求规模,不思生变成弃子

晋江老板敢拼敢做,学习能力强,但在眼界格局上,却又委实局限,以至于屡屡输掉大好局面。

90年代便开始创立品牌的晋江鞋企,却长期甘于为阿迪和耐克做代工厂,直到1998年,才在政府的强力引导下有所转变。但直到2004年,晋江市政府仍在斥资1800万元重奖创牌企业。

库存危机全面爆发前,晋江鞋企的日子过得颇为“安逸”。此前,晋江系的定位是“品牌批发公司”,只要将商品顺利交到经销商手里,就算销售完成,至于货卖的多与少、如何卖,一概不问,赚钱就好,渐渐形成致命的延误,最终在寒潮面前无力招架,哀鸿遍野。

在圈子里,“建更多的厂、开更多的店”是晋江老板们的惯性思维,企业间常年内斗不断,狠拼发展经销商、铺渠道的速度,当时甚至出了官方竞争排名,看谁能把谁比下去。

而彼时,市场正在发生巨变。过快的扩张反而使得行业集中度加剧,产品同质化严重,兼之国际体育品牌的平民化转变,竞争进入白热化。

面对消费升级带来的新需求,零售模式转型已是势在必行。但一些企业不仅没有着手零售变革,还停留在过去的经验中,犯下战略性错误。2012年,鸿星尔克、贵人鸟等企业提出向生活休闲服饰转型,该品类的业务比例一度达到50%以上,然而快时尚行业的竞争更为残酷,企业的库存、现金流危机愈加恶劣。而特步直到2015年才开始转型,361°至今仍在探索途中,因此丧失大量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