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證券公司大戶交易室】探访证券营业部大户室 |老股民积极乐观 |看好科创板红利 |

10 月 31, 2022 公司

这个问题,一定是老股民才问得出来的,新股民根本不知道大户室这个词语,个人作为投资A股20年的老司机回答这个问题。

一,大户室。

我在2002年开始证券从业,这个时候,证券公司的营业部就有大户室,不同城市的不同营业部,进入大户室的条件不同。

在江西省赣州的证券营业部,我记得当时20万元的现金或股票资产,就可以进入大户室,在大户室的房间里面,拥有一台电脑和一个座位,大户就可以坐在里面用电脑炒股票,同时还有大户室管理员为大户提供股票投资方面的服务。

在广东省的证券营业部里面,特别是深圳和广州,由于经济发达和股民富裕,2002年要有50万元才能进入大户室,比江西高出30万元。

如果没有达到大户室的标准,有一些营业部还有中户室,中户室的资产量要求比大户室低一些,不过,中户室的人数比较多,坐在一起比较拥挤。如果中户的标准达不到,只能在营业部的大厅里面,无法固定一个电脑使用,先到先得,没有座位,只能站着看股票和下单交易。

二,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

这个问题,一定是老股民才问得出来的,新股民根本不知道大户室这个词语,个人作为投资A股20年的老司机回答这个问题。

一,大户室。

我在2002年开始证券从业,这个时候,证券公司的营业部就有大户室,不同城市的不同营业部,进入大户室的条件不同。

在江西省赣州的证券营业部,我记得当时20万元的现金或股票资产,就可以进入大户室,在大户室的房间里面,拥有一台电脑和一个座位,大户就可以坐在里面用电脑炒股票,同时还有大户室管理员为大户提供股票投资方面的服务。

在广东省的证券营业部里面,特别是深圳和广州,由于经济发达和股民富裕,2002年要有50万元才能进入大户室,比江西高出30万元。

如果没有达到大户室的标准,有一些营业部还有中户室,中户室的资产量要求比大户室低一些,不过,中户室的人数比较多,坐在一起比较拥挤。如果中户的标准达不到,只能在营业部的大厅里面,无法固定一个电脑使用,先到先得,没有座位,只能站着看股票和下单交易。

二,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

“机会就是跌出来的”、“股票就是跌了买,涨了卖,没有啥好和的”,在证券营业部大户室里,股民们你一言我一语,谈论股票就如同拉家常一样。

被问及对科创板的看法时,资深股民杨武(化名)爽朗地哈哈一笑,一如既往乐观地说:“到时候我肯定要参与的,而且我认为国家新政策出来,至少会有半年的红利期。”

说话间,杨武看了一下手机信息,卖出了一只刚刚拉涨的股票。不过,随后他参照建议,又新进了一只股票。

大户室就是第二个家

杨武,现年79岁,是中国最早一代股民,如今是东方证券闵行区某营业部大户室VIP客户,来到这间大户室已经五六年时间。他熟悉大户室每一位客户和工作人员,大家都尊称他为“杨老”。“这边大户室的很多‘大户’都是我介绍的。”杨武一脸自豪地向记者介绍。

虽然他头发花白,但是精神矍铄,看起来至少比实际年龄年轻上十岁。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虽然近80岁了,但是心里一直觉得自己是18岁。”

杨武的生活非常规律,每天早早起床,吃好早饭,然后在营业部附近的公园转一转。上午9点左右,一定会准时出现在大户室。之后,除午间休盘时间去附近或者回家吃午饭外,他会一直待到下午收盘才回家。

在一定程度上,大户室已成为杨武的第二个家。这里有他爱做的事情、熟悉的同伴,更有家一般的快乐和温馨。

记者去采访这天,杨武和往常一样,于早上9点就到了大户室的8号房间,他在这里有两个位置、两台电脑。赶在开盘前,他早早地打开交易软件,进行交易前的准备工作。

待正式开盘,杨武熟练地操作着两台电脑,一台显示股票行情,另一台切换交易账户(杨武手中有4个股票交易账户)。操作过程中,他的手机还不断响起,是一些证券投资顾问打过来的。微信也不断接收到有关股票操作建议的信息。不过,作为一位资深股民,杨武知道如何应对不同人的建议,并且有自己的判断和坚持。

看到买入的股票中有一只拉涨停了,杨武果断地将其抛掉。之后有一个电话进来,正是提醒他这几天那只股票走势会较好,可以先持有。杨武挂断电话后,满脸自信地对记者说:“他们的话也不能全信,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断,而且说老实话,他们很多人还没有我懂(如何炒股)。”

门槛大幅降低

杨武常去的证券营业部,是一家老营业部。据介绍,在营业部成立之初,便设立了大户室。

大户室是家庭电脑没普及时代的产物,见证过股市发展的光辉岁月。随着电脑和移动终端设备的普及,大户室或成为新时代的“弃物”。

曾经,大户室是一个神秘的地方,这里传说中“卧虎藏龙”,有许多炒股高手,直接与交易所席位相连,下单速度比家里电脑要快上几秒……这里之所以保持神秘,是因为过去门槛相对较高,动辄数百万元,如今门槛大大降低。据杨武介绍,像他们这个营业部,稍微通融通融,10万元资金就可以进大户室,当然这并非普遍现象。

“营业部大户室到明年租约到期,我会缩小租用面积,成本太高了。”杨武有些感慨地说,“我们大户室的客户佣金率比一般散户要高,像我是万四,其他有的达到万六。但是市场行情不好,大家交易量都少了,营业部也要算成本的。”

据杨武介绍,其所在的四楼大户室,共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房间,去年底交易活跃时可以达到上百人,如今仅维持在二三十位客户。不过,不管风吹雨打、严寒酷暑,杨武从不轻易缺席,除非当天身体不适。

相比往日的辉煌,券商营业部大户室“光鲜”不再。杨武所在的大户室,设备老旧,装修简陋,空调、桌椅、沙发也陈旧不堪。记者在现场看到,虽然大户室里的大爷和大妈每个人可以操作2至3台电脑,不过,他们交易用的电脑基本上都是机型很老的“方正科技”,好在只用来炒股,也够用了。

此外,据杨武介绍,之前对于一些资金“大户”和交易“大户”,营业部经常会有组织短期旅游的福利。如今,一方面是政策合规要求趋严,另一方面行情低迷,交易不活跃,证券公司为了节省开支,很久没有组织类似的活动了。

看到的更多是机会

相比散户,大户室的客户在交易上并不占多大优势,虽然交易速度可能要快上几秒。但是,大户室对于杨武这样的老股民来说,提供了一个可以沟通交流的好去处。

和大多数散户一样,他们也有赚有赔。杨武随手切换着自己的4个股票交易账户,其中持有的个股达十余只,有亏有赚,而且赚少亏多。杨武很平静地告诉记者,之前投入150万元资金,目前浮亏约占一半。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老一代股民尤其是大户室里的资深股民,他们多从认购证就开始接触股票,从最早的“老八股”起步,经历了股市的起起伏伏。与一些喜欢短线操作的股民不同的是,面对市场行情的涨跌,他们看到的更多是机会。

年轻时的辉煌经历、成功的儿女,以及上海人的家长里短,成为杨武时常挂在嘴边的谈资。“我早就退休了,没什么事情,每天来营业部看看股票,吹吹牛,这样就挺好的!”杨武欣慰地说,“或许这就是老一代股民的晚年生活。”

说完这番话,杨武的眉头上扬,整个房间似乎被他的积极乐观所感染,显得温暖而阳光。

“机会就是跌出来的”、“股票就是跌了买,涨了卖,没有啥好和的”,在证券营业部大户室里,股民们你一言我一语,谈论股票就如同拉家常一样。

被问及对科创板的看法时,资深股民杨武(化名)爽朗地哈哈一笑,一如既往乐观地说:“到时候我肯定要参与的,而且我认为国家新政策出来,至少会有半年的红利期。”

说话间,杨武看了一下手机信息,卖出了一只刚刚拉涨的股票。不过,随后他参照建议,又新进了一只股票。

大户室就是第二个家

杨武,现年79岁,是中国最早一代股民,如今是东方证券闵行区某营业部大户室VIP客户,来到这间大户室已经五六年时间。他熟悉大户室每一位客户和工作人员,大家都尊称他为“杨老”。“这边大户室的很多‘大户’都是我介绍的。”杨武一脸自豪地向记者介绍。

虽然他头发花白,但是精神矍铄,看起来至少比实际年龄年轻上十岁。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虽然近80岁了,但是心里一直觉得自己是18岁。”

杨武的生活非常规律,每天早早起床,吃好早饭,然后在营业部附近的公园转一转。上午9点左右,一定会准时出现在大户室。之后,除午间休盘时间去附近或者回家吃午饭外,他会一直待到下午收盘才回家。

在一定程度上,大户室已成为杨武的第二个家。这里有他爱做的事情、熟悉的同伴,更有家一般的快乐和温馨。

记者去采访这天,杨武和往常一样,于早上9点就到了大户室的8号房间,他在这里有两个位置、两台电脑。赶在开盘前,他早早地打开交易软件,进行交易前的准备工作。

待正式开盘,杨武熟练地操作着两台电脑,一台显示股票行情,另一台切换交易账户(杨武手中有4个股票交易账户)。操作过程中,他的手机还不断响起,是一些证券投资顾问打过来的。微信也不断接收到有关股票操作建议的信息。不过,作为一位资深股民,杨武知道如何应对不同人的建议,并且有自己的判断和坚持。

看到买入的股票中有一只拉涨停了,杨武果断地将其抛掉。之后有一个电话进来,正是提醒他这几天那只股票走势会较好,可以先持有。杨武挂断电话后,满脸自信地对记者说:“他们的话也不能全信,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断,而且说老实话,他们很多人还没有我懂(如何炒股)。”

门槛大幅降低

杨武常去的证券营业部,是一家老营业部。据介绍,在营业部成立之初,便设立了大户室。

大户室是家庭电脑没普及时代的产物,见证过股市发展的光辉岁月。随着电脑和移动终端设备的普及,大户室或成为新时代的“弃物”。

曾经,大户室是一个神秘的地方,这里传说中“卧虎藏龙”,有许多炒股高手,直接与交易所席位相连,下单速度比家里电脑要快上几秒……这里之所以保持神秘,是因为过去门槛相对较高,动辄数百万元,如今门槛大大降低。据杨武介绍,像他们这个营业部,稍微通融通融,10万元资金就可以进大户室,当然这并非普遍现象。

“营业部大户室到明年租约到期,我会缩小租用面积,成本太高了。”杨武有些感慨地说,“我们大户室的客户佣金率比一般散户要高,像我是万四,其他有的达到万六。但是市场行情不好,大家交易量都少了,营业部也要算成本的。”

据杨武介绍,其所在的四楼大户室,共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房间,去年底交易活跃时可以达到上百人,如今仅维持在二三十位客户。不过,不管风吹雨打、严寒酷暑,杨武从不轻易缺席,除非当天身体不适。

相比往日的辉煌,券商营业部大户室“光鲜”不再。杨武所在的大户室,设备老旧,装修简陋,空调、桌椅、沙发也陈旧不堪。记者在现场看到,虽然大户室里的大爷和大妈每个人可以操作2至3台电脑,不过,他们交易用的电脑基本上都是机型很老的“方正科技”,好在只用来炒股,也够用了。

此外,据杨武介绍,之前对于一些资金“大户”和交易“大户”,营业部经常会有组织短期旅游的福利。如今,一方面是政策合规要求趋严,另一方面行情低迷,交易不活跃,证券公司为了节省开支,很久没有组织类似的活动了。

看到的更多是机会

相比散户,大户室的客户在交易上并不占多大优势,虽然交易速度可能要快上几秒。但是,大户室对于杨武这样的老股民来说,提供了一个可以沟通交流的好去处。

和大多数散户一样,他们也有赚有赔。杨武随手切换着自己的4个股票交易账户,其中持有的个股达十余只,有亏有赚,而且赚少亏多。杨武很平静地告诉记者,之前投入150万元资金,目前浮亏约占一半。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老一代股民尤其是大户室里的资深股民,他们多从认购证就开始接触股票,从最早的“老八股”起步,经历了股市的起起伏伏。与一些喜欢短线操作的股民不同的是,面对市场行情的涨跌,他们看到的更多是机会。

年轻时的辉煌经历、成功的儿女,以及上海人的家长里短,成为杨武时常挂在嘴边的谈资。“我早就退休了,没什么事情,每天来营业部看看股票,吹吹牛,这样就挺好的!”杨武欣慰地说,“或许这就是老一代股民的晚年生活。”

说完这番话,杨武的眉头上扬,整个房间似乎被他的积极乐观所感染,显得温暖而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