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福建移動公司原總經理林東華】浦發銀行高管密集被查2021年營收淨利雙降 |中國電信原董事長常小兵謀取私利被雙開 |三大運營商都養出了哪些 |

11 月 1, 2022 公司

浦東發展銀行股(浦發銀行)前副行長等多名高管被查;2021年營收、淨利「雙降」。值得關注的是,中移動是浦發銀行第三大股東。中移動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操控的中國大陸電信巨頭之一,在中共十八大前後至今被深度清洗。

今年4月27日晚,浦發銀行披露2021年度報告及2022年一季度財務報告。

數據顯示,2021年度,實現營業收入1,909.82億元,同比減少54.02億元,下降2.75%;實現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530.03億元,同比下降9.12%。

截至4月28日,A股42家上市銀行已有32家完成2021年度年報披露,浦發銀行為唯一一家營收、淨利雙降的上市銀行。

2021年,浦發銀行各項主要收入均呈下降態勢,全年實現利息淨收入1,359.58億元,同比下降 1.89%,實現非利息淨收入550.24億元,比上年下降4.81%。其中,浦發銀行手續費及佣金淨收入291.34 億元,下降14.18%。

分項目來看,2021年度,浦發銀行手續費及佣金收入中,僅信用承諾項目收入同比微增。銀行卡、託管及其他受託業務、投行業務、代理業務手續費收入分別同比下降11.46%、11.4%、17.12%和5.5%。

從不同地區來看,營收水平參差不齊。截至2021年末,該行總行實現營業收入787.30億元,同比減少8.86%;環渤海地區實現營業收入155.38億元,同比減少0.23%;境外及附屬機構實現營業收入131.97億元,同比減少2.42%;東北地區實現營業收入40.16億元,同比減少17.33%。

浦發銀行西部地區的營業收入雖有所增長,但營業利潤卻呈現虧損態勢。 2016-2021年末,該行西部地區的營業利潤分別為41.17億元、-117.49億元、-57.31億元、-31.15億元、-176.19億元、-198.46億元。可以發現,自2016年後該行西部地區連年虧損且波動擴大。

近幾年,浦發銀行相繼爆出代銷多款私募資管產品出現問題的情況,包括「西部利得-飛馬分級資管計劃」(代銷規模11.25億元)、「魯證萬泰FOF資管計劃」(規模10餘億元)等。

另有一位浦發銀行的中層人士表示,近幾年,監管部門重點關注浦發、民生、浙商銀行等這幾家股份行,各類檢查較多。例如2021年5月浦發銀行曾被監管部門進場開展例行全面檢查,這可能對業務發展也有一定影響。

2021年5月監管部門進場開展全面檢查前後,浦發銀行多名高管被查,其中包括浦發銀行原副行長穆矢。

2021年2月1日,上海浦發銀行前副行長穆矢被開除黨籍、違法所得被沒收,相關案件被移送起訴。

穆矢被指控,把國家託付管理的金融資源當作家庭謀利工具,破壞金融市場秩序;在國家審計期間,與他人串供並偽造證據,對抗審查;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在幹部選拔任用中為他人謀利;違規從事營利性活動;夫妻共貪,生活腐化;利用職務便利等為他人謀利,收受巨額財物;隱瞞境外存款,數額較大。

穆矢,1961年9月出生,北京市人,從2000年起長期在浦發銀行任職,曾任浦發銀行天津分行籌建負責人;浦發銀行天津分行副行長、黨組副書記;浦發銀行天津分行行長、黨組書記、黨委書記;2008年3月轉至浦發銀行總行,任浦發銀行總行風險管理總部總監;2009年6月至2015年3月任浦發銀行副行長、黨委委員;2015年3月至2015年11月任浦發銀行副行長、黨委委員、董事會秘書;2015年11月至2017年6月任浦發銀行董事會秘書。

2017年6月,時年56歲的穆矢辭去浦發銀行的職務,之後加入萬達金融集團,任萬達金融集團副總裁一職。穆矢於2020年11月2日突然落馬。

浦發銀行2016年年報數據顯示,穆矢在報告期內從公司領取的稅前報酬為377.7萬元,為浦發高管中報酬最高的人士。年報顯示,時任董事長吉曉輝、行長劉信義的報酬均為80.96萬元。在落馬前,穆矢曾被罰款。

2018年1月,浦發銀行因成都分行違規發放貸款案合計被罰4.6億元,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前行長、2名副行長、1名部門負責人和1名支行行長終身被禁從事銀行業工作,並被取消高級管理人員任職資格、警告及罰款。

2019年10月,已辭職的時任浦發銀行分管相關業務的副行長穆矢被處以警告並處罰款30萬元。浦發銀行時任董事長吉曉輝、時任行長朱玉辰均被罰款20萬元。

上海市寶山區法院判決,被告人張某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10萬元。

在此之前,2021年8月15日,張玉東上司、浦發銀行總行私人銀行部產品管理處原副處長魯志勇被查。

另外,張玉東落馬10天後,即2021年10月19日,浦發銀行深圳分行金融機構部原總經理向潔被查。

浦發銀行2021年半年度報告顯示,前十名普通股股東分別為:

上海國際集團有限公司(6,331,322,671股,佔比21.57%);

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廣東有限公司(5,334,892,824股,佔比18.18%);

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傳統(2,779,437,274股,佔比9.47%);

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資本金(1,763,232,325股,佔比6.01%);

上海上國投資產管理有限公司(1,395,571,025股,佔比4.75%);

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萬能H(1,270,428,648股,佔比4.33%);

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1,179,108,780股,佔比4.02%);

上海國鑫投資發展有限公司(945,568,990股,佔比3.22%);

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552,957,894股,佔比1.88%);

中央匯金資產管理有限責任公司(398,521,409股,佔比1.36%)。

數據顯示,上海市屬國有獨資金融控股集團——上海國際集團有限公司為浦發銀行最大股東,佔比21.57%;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傳統、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資本金、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萬能H累計佔股19.81%;中移動廣東公司排在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之後,是浦發銀行第三大股東,佔比18.18%。

2010年3月30日,浦發銀行股東大會審議通過了向中移動廣東公司的定向增發方案。 6月,獲得銀監會核准。 8月,獲得證監會有條件通過。 2010年9月26日,獲得證監會核准。 10月14日,浦發銀行完成了本次發行股份的登記及限售手續事宜。當時,中移動廣東公司認購金額394.59億元;持股約22億股,佔比20%。

《江澤民其人》一書中介紹,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和投資公司(以下簡稱,上聯投),開始了他的「電信王國」生涯。江綿恆控制的「電信王國」包括中國聯通和中國移動(中移動)等。

在沒有中國網通(大網通)之前,江綿恆是網通老闆,但網通早已經讓江綿恆給折騰空了。為了解除江綿恆的危機,江澤民親自下令中國電信必須一分為二,分為北方電信和南方電信,把北方電信十個省固定資產白白送給網通。

中共十八大前後至今,江綿恆的「電信王國」先後被胡錦濤、習近平重點清洗。

2013年8月19日財新網報道,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廣東有限公司總經理徐龍因涉嫌職務犯罪,正由檢察機關進行調查。 4月末,廣州移動總經理李欣澤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7月,廣東移動計劃規劃部總經理孫煉被「雙規」。

省級管理層包括原四川移動總經理李華、原四川移動數據部總經理李向東、原重慶移動總經理沈長富、湖北移動副總經理林東華等,再加上此次廣東移動落馬諸人以及未經官方證實的天津移動多位高管。

2015年2月28日,中央巡視組進駐中移動進行為期兩個月的巡視。在此前後,中移動再次震盪,高管頻繁落馬。

2015年4月11日,中移動山西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苗儉中被調查。 4月23日,中移動湖南公司原黨組書記王建根落馬。

2015年4月23日前後,北京移動副總經理李大川落馬,5月18日被立案偵查,7月24日被逮捕。

在4月29日結束巡視當天,中移動廣東公司副總經理溫乃粘、中移動福建公司副總經理林柏江被調查。

浦東發展銀行股(浦發銀行)前副行長等多名高管被查;2021年營收、淨利「雙降」。值得關注的是,中移動是浦發銀行第三大股東。中移動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操控的中國大陸電信巨頭之一,在中共十八大前後至今被深度清洗。

今年4月27日晚,浦發銀行披露2021年度報告及2022年一季度財務報告。

數據顯示,2021年度,實現營業收入1,909.82億元,同比減少54.02億元,下降2.75%;實現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530.03億元,同比下降9.12%。

截至4月28日,A股42家上市銀行已有32家完成2021年度年報披露,浦發銀行為唯一一家營收、淨利雙降的上市銀行。

2021年,浦發銀行各項主要收入均呈下降態勢,全年實現利息淨收入1,359.58億元,同比下降 1.89%,實現非利息淨收入550.24億元,比上年下降4.81%。其中,浦發銀行手續費及佣金淨收入291.34 億元,下降14.18%。

分項目來看,2021年度,浦發銀行手續費及佣金收入中,僅信用承諾項目收入同比微增。銀行卡、託管及其他受託業務、投行業務、代理業務手續費收入分別同比下降11.46%、11.4%、17.12%和5.5%。

從不同地區來看,營收水平參差不齊。截至2021年末,該行總行實現營業收入787.30億元,同比減少8.86%;環渤海地區實現營業收入155.38億元,同比減少0.23%;境外及附屬機構實現營業收入131.97億元,同比減少2.42%;東北地區實現營業收入40.16億元,同比減少17.33%。

浦發銀行西部地區的營業收入雖有所增長,但營業利潤卻呈現虧損態勢。 2016-2021年末,該行西部地區的營業利潤分別為41.17億元、-117.49億元、-57.31億元、-31.15億元、-176.19億元、-198.46億元。可以發現,自2016年後該行西部地區連年虧損且波動擴大。

近幾年,浦發銀行相繼爆出代銷多款私募資管產品出現問題的情況,包括「西部利得-飛馬分級資管計劃」(代銷規模11.25億元)、「魯證萬泰FOF資管計劃」(規模10餘億元)等。

另有一位浦發銀行的中層人士表示,近幾年,監管部門重點關注浦發、民生、浙商銀行等這幾家股份行,各類檢查較多。例如2021年5月浦發銀行曾被監管部門進場開展例行全面檢查,這可能對業務發展也有一定影響。

2021年5月監管部門進場開展全面檢查前後,浦發銀行多名高管被查,其中包括浦發銀行原副行長穆矢。

2021年2月1日,上海浦發銀行前副行長穆矢被開除黨籍、違法所得被沒收,相關案件被移送起訴。

穆矢被指控,把國家託付管理的金融資源當作家庭謀利工具,破壞金融市場秩序;在國家審計期間,與他人串供並偽造證據,對抗審查;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在幹部選拔任用中為他人謀利;違規從事營利性活動;夫妻共貪,生活腐化;利用職務便利等為他人謀利,收受巨額財物;隱瞞境外存款,數額較大。

穆矢,1961年9月出生,北京市人,從2000年起長期在浦發銀行任職,曾任浦發銀行天津分行籌建負責人;浦發銀行天津分行副行長、黨組副書記;浦發銀行天津分行行長、黨組書記、黨委書記;2008年3月轉至浦發銀行總行,任浦發銀行總行風險管理總部總監;2009年6月至2015年3月任浦發銀行副行長、黨委委員;2015年3月至2015年11月任浦發銀行副行長、黨委委員、董事會秘書;2015年11月至2017年6月任浦發銀行董事會秘書。

2017年6月,時年56歲的穆矢辭去浦發銀行的職務,之後加入萬達金融集團,任萬達金融集團副總裁一職。穆矢於2020年11月2日突然落馬。

浦發銀行2016年年報數據顯示,穆矢在報告期內從公司領取的稅前報酬為377.7萬元,為浦發高管中報酬最高的人士。年報顯示,時任董事長吉曉輝、行長劉信義的報酬均為80.96萬元。在落馬前,穆矢曾被罰款。

2018年1月,浦發銀行因成都分行違規發放貸款案合計被罰4.6億元,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前行長、2名副行長、1名部門負責人和1名支行行長終身被禁從事銀行業工作,並被取消高級管理人員任職資格、警告及罰款。

2019年10月,已辭職的時任浦發銀行分管相關業務的副行長穆矢被處以警告並處罰款30萬元。浦發銀行時任董事長吉曉輝、時任行長朱玉辰均被罰款20萬元。

上海市寶山區法院判決,被告人張某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10萬元。

在此之前,2021年8月15日,張玉東上司、浦發銀行總行私人銀行部產品管理處原副處長魯志勇被查。

另外,張玉東落馬10天後,即2021年10月19日,浦發銀行深圳分行金融機構部原總經理向潔被查。

浦發銀行2021年半年度報告顯示,前十名普通股股東分別為:

上海國際集團有限公司(6,331,322,671股,佔比21.57%); 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廣東有限公司(5,334,892,824股,佔比18.18%); 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傳統(2,779,437,274股,佔比9.47%); 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資本金(1,763,232,325股,佔比6.01%); 上海上國投資產管理有限公司(1,395,571,025股,佔比4.75%); 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萬能H(1,270,428,648股,佔比4.33%); 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1,179,108,780股,佔比4.02%); 上海國鑫投資發展有限公司(945,568,990股,佔比3.22%); 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552,957,894股,佔比1.88%); 中央匯金資產管理有限責任公司(398,521,409股,佔比1.36%)。

數據顯示,上海市屬國有獨資金融控股集團——上海國際集團有限公司為浦發銀行最大股東,佔比21.57%;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傳統、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資本金、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萬能H累計佔股19.81%;中移動廣東公司排在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之後,是浦發銀行第三大股東,佔比18.18%。

2010年3月30日,浦發銀行股東大會審議通過了向中移動廣東公司的定向增發方案。 6月,獲得銀監會核准。 8月,獲得證監會有條件通過。 2010年9月26日,獲得證監會核准。 10月14日,浦發銀行完成了本次發行股份的登記及限售手續事宜。當時,中移動廣東公司認購金額394.59億元;持股約22億股,佔比20%。

《江澤民其人》一書中介紹,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和投資公司(以下簡稱,上聯投),開始了他的「電信王國」生涯。江綿恆控制的「電信王國」包括中國聯通和中國移動(中移動)等。

在沒有中國網通(大網通)之前,江綿恆是網通老闆,但網通早已經讓江綿恆給折騰空了。為了解除江綿恆的危機,江澤民親自下令中國電信必須一分為二,分為北方電信和南方電信,把北方電信十個省固定資產白白送給網通。

中共十八大前後至今,江綿恆的「電信王國」先後被胡錦濤、習近平重點清洗。

2013年8月19日財新網報道,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廣東有限公司總經理徐龍因涉嫌職務犯罪,正由檢察機關進行調查。 4月末,廣州移動總經理李欣澤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7月,廣東移動計劃規劃部總經理孫煉被「雙規」。

省級管理層包括原四川移動總經理李華、原四川移動數據部總經理李向東、原重慶移動總經理沈長富、湖北移動副總經理林東華等,再加上此次廣東移動落馬諸人以及未經官方證實的天津移動多位高管。

2015年2月28日,中央巡視組進駐中移動進行為期兩個月的巡視。在此前後,中移動再次震盪,高管頻繁落馬。

2015年4月11日,中移動山西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苗儉中被調查。 4月23日,中移動湖南公司原黨組書記王建根落馬。

2015年4月23日前後,北京移動副總經理李大川落馬,5月18日被立案偵查,7月24日被逮捕。

在4月29日結束巡視當天,中移動廣東公司副總經理溫乃粘、中移動福建公司副總經理林柏江被調查。

經查,中國電信集團公司原董事長常小兵,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干擾中央專項巡視。利用職務之便在幹部選拔任用中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利用職權和職務上的影響為親屬的經營活動謀取利益,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企業經營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涉嫌犯受賄罪。決定給予其開除黨籍、公職處分,涉嫌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

2015年8月,聯通與電信董事長對調,此前為聯通董事長的常小兵改任電信董事長。而僅僅在4個月之後,常小兵就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顯而易見,常小兵不只是在任職電信董事長期間存在嚴重的違紀行為。

目前,針對張、宗二人的立案調查尚未有結論,常的落馬又添變數,有業內人士表示,「拔出蘿蔔帶出泥」,或有更多聯通高管落馬。

其實,不只是常小兵和他的得力幹將,三大運營商中還真有不少害群之馬,不過他們也為自己的貪慾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中移動原黨組書記張春江因受賄罪一審被判處死刑

2010中共中央紀委對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公司原黨組書記、副總經理張春江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立案檢查。

經查,張春江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巨額財物;違反廉潔自律有關規定,收受禮金;生活腐化。

2011年7月22日,河北省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公司原黨組書記、副總經理張春江受賄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張春江犯受賄罪,受賄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張春江是當時中國電信行業「落馬」官員中級別最高的一位。張春江的辯護律師周新廣表示,張春江當時已放棄上訴。

重慶移動原總經理沈長富因受賄罪被判死緩,其子被判有期徒刑10年

2010年10月,中國移動通信集團重慶有限公司黨委書記、原總經理沈長富,被曝被有關部門調查,並因涉嫌收受巨額賄賂,在北京被正式帶走。

出生於1951年的沈長富,是通訊電信業的元老級人物。他從20世紀70年代就進入通信電訊行業。1992年8月升任四川省重慶市電信局無線通訊分局局長,1999年9月重慶移動成立後,沈先後擔任過公司董事長、總經理、黨委書記等職務。

2011年11月11日,沈長富受賄案在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法院認定沈長富受賄金額達3616萬餘元,決定判處其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值得注意的是其子沈俊成也因受賄1309萬餘元,被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於2011年11月17日判處其有期徒刑10年。

四川移動數據部原總經理李向東,捲款潛逃,至今仍被通緝

2010年,四川移動數據部原總經理、中國無線音樂運營中心總經理李向東曾在2005-2010年間一手打造中國移動無線音樂基地,讓《吉祥三寶》《我和你》等歌曲藉助彩鈴廣為流傳。

秦大斌被免對電信行業最大的震動,遠超出他本人前途盡毀。這件事告訴我們,運營商現有制度不變,反腐的有效性遭到了人們的質疑。坊間有人說,「運營商反腐,越反越腐」。

秦大斌被免,離他的前任落馬僅5年時間,可謂「前仆後繼」。2010年,沈長富落馬引發軒然大波,時任重慶移動副總經理的秦大斌,坐上了總經理的寶座。在外界看來,沈長富被清理,有望肅清重慶移動的腐敗,帶來新氣象。然而,人們顯然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了,地方運營商這池水,遠比想像的要深得多。

在2010年那場反腐風波中,中國移動多位高層因涉嫌腐敗而落馬,包括湖北移動原副總經理林東華、中國移動原黨組書記張春江、中國移動人力資源部原總經理施萬中、無線音樂基地總經理李向東、四川移動總經理李華……落馬高管個個位高權重,能力過人,最後都自毀前程。

上次反腐,中國移動已經發現了監管機制存在漏洞,尤其是對各級分公司充分放權的管理模式,雖然帶來了發展活力,但也導致各分公司領導人長期擁權自重、占地為王,他們關起門來搞腐敗,滋生龐大的腐敗鏈條,形成利益共同體。

今年6月,中央巡視組指出,中國移動在對外合作領域,腐敗高度集中,呈現家族式特點,他們形成利益共同體,不斷蠶食和圍獵國有資產。另外,部分移動分公司輸送利益較為嚴重,導致國有資產流失。

湖北移動原副總經理林東華曾在悔過書中寫道:「在很多人心目中,手中握有權力的我,猶如一棵搖錢樹……這些年來,我身邊圍滿了權力尋租之人,他們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不擇手段,以金錢美色為炮彈對我狂轟濫炸,終於撼動了我這棵樹。」

中國移動腐敗高發,今年8月中旬,廣東移動黨組書記、董事長、總經理鍾天華因不合規問題被免職。2013年8月,時任廣東移動董事長、總經理的徐龍被雙規。僅兩年時間,鍾天華的官運就走到了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