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軍工公司並購】军工防务类企业并购要点 |军工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绩效研究 |中国国防军工上市公司并购绩效研究 |

11 月 1, 2022 公司

习近平主席2015年3月在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时首次强调“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推动下,“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军民融合政策已经上升为中国国防工业发展的重要战略。

军工行业逐步从非市场化向市场化转向,越来越多上市公司将军工行业纳入体内作为自身产业转型的契机。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3季度,军工行业共实现225次并购重组,其中军工集团上市公司83次,民参军公司142次,央企和民企并购重组比例大体为4:6。

军工类行业的特殊性对于律师服务业务提出了新的要求。律师在军工类企业并购,尤其是民参军类并购的法律尽职调查中,除按照常规法律尽职调查事项关注的问题外,还应就军工类企业并购的特殊性重点关注如下事项。

确认军工类并购业务对中介机构的特殊资质要求。由于军工类企业多涉及国防、军事秘密,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在为该类企业提供服务时,亦需根据企业所持资质证书的不同,而需满足特殊资质要求。

若军工类企业已经取得《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书》,则中介服务机构必须要遵守相关规定,获得国防科工局颁发的《军工涉密业务咨询服务安全保密条件备案证书》,并签订安全保密协议后方可提供相关服务。

若企业属于只取得了《保密资格单位证书》而并不具有《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书》的参军企业,则中介机构人员应提前咨询当地国防科工局,以确定该等交易是否包含军工涉密业务。如确定交易不属于涉密交易业务且中介服务机构在提供服务过程中也不接触涉密信息,则作为咨询服务单位及其人员无需具备军工涉密业务咨询服务安全保密资质。

确认并购事项是否需要履行前置审批程序。如涉及上市公司参与军工类企业并购的情况,应注意区分目标企业是否取得《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如目标企业或其控股子公司取得《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则其属于《涉军企事业单位改制重组上市及上市后资本运作军工事项审查工作管理暂行办法》中所称的涉军企事业单位。

涉军企事业单位拟进行的并购交易如属于《暂行办法》规定的范畴,则并购方及目标企业应按规定履行前置审批程序,向国防科工局申报,获得国防科工局的审批,并接受其指导。

因此,并购当事方取得国防科工局原则性同意的批复是此类交易的前置条件,并购方应在方案确定后先行进行国防科工局的审批程序,待获得国防科工局的批复后再履行自身的内部审批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核查“军工四证”的取得情况。律师在军工类企业并购尽职调查中,应根据目标企业所属行业、承担的军品任务类型以及业务特点,关注企业主体资质——“军工四证”的取得情况,即《装备承制单位注册证书》《保密资格单位证书》、《武器装备质量体系认证证书》及《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

如目标企业是武器装备的总体,关键、重要分系统和核心配套产品(即列入国防科工局、总装备部发布的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目录内的专业或产品)的承制单位,则应取得上述“四证”。

如目标企业是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目录之外的专用装备和一般配套产品的承制单位,则应通过装备承制单位资格审查,取得《装备承制单位注册证书》、相应的《保密资格单位证书》、国家标准的《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并建立武器装备质量管理体系,而不再强制要求进行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审查和强制性武器装备质量体系认证。

如目标企业是军选民用产品的承制单位,则应通过装备承制单位资格审查(主要为书面审查)取得相应的《装备承制单位注册证书》、国家标准的《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而无需另行获得保密资格证书、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和强制性武器装备质量体系认证。

优质的军工行业并购重组正在持续发酵,中介机构亦应重点关注军工行业的特殊性,以匹配业务发展的需求。

作者: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璇、律师王昊楠及律师姜懿真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8号

习近平主席2015年3月在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时首次强调“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推动下,“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军民融合政策已经上升为中国国防工业发展的重要战略。

军工行业逐步从非市场化向市场化转向,越来越多上市公司将军工行业纳入体内作为自身产业转型的契机。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3季度,军工行业共实现225次并购重组,其中军工集团上市公司83次,民参军公司142次,央企和民企并购重组比例大体为4:6。

军工类行业的特殊性对于律师服务业务提出了新的要求。律师在军工类企业并购,尤其是民参军类并购的法律尽职调查中,除按照常规法律尽职调查事项关注的问题外,还应就军工类企业并购的特殊性重点关注如下事项。

确认军工类并购业务对中介机构的特殊资质要求。由于军工类企业多涉及国防、军事秘密,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在为该类企业提供服务时,亦需根据企业所持资质证书的不同,而需满足特殊资质要求。

若军工类企业已经取得《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书》,则中介服务机构必须要遵守相关规定,获得国防科工局颁发的《军工涉密业务咨询服务安全保密条件备案证书》,并签订安全保密协议后方可提供相关服务。

若企业属于只取得了《保密资格单位证书》而并不具有《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书》的参军企业,则中介机构人员应提前咨询当地国防科工局,以确定该等交易是否包含军工涉密业务。如确定交易不属于涉密交易业务且中介服务机构在提供服务过程中也不接触涉密信息,则作为咨询服务单位及其人员无需具备军工涉密业务咨询服务安全保密资质。

确认并购事项是否需要履行前置审批程序。如涉及上市公司参与军工类企业并购的情况,应注意区分目标企业是否取得《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如目标企业或其控股子公司取得《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则其属于《涉军企事业单位改制重组上市及上市后资本运作军工事项审查工作管理暂行办法》中所称的涉军企事业单位。

涉军企事业单位拟进行的并购交易如属于《暂行办法》规定的范畴,则并购方及目标企业应按规定履行前置审批程序,向国防科工局申报,获得国防科工局的审批,并接受其指导。

因此,并购当事方取得国防科工局原则性同意的批复是此类交易的前置条件,并购方应在方案确定后先行进行国防科工局的审批程序,待获得国防科工局的批复后再履行自身的内部审批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核查“军工四证”的取得情况。律师在军工类企业并购尽职调查中,应根据目标企业所属行业、承担的军品任务类型以及业务特点,关注企业主体资质——“军工四证”的取得情况,即《装备承制单位注册证书》《保密资格单位证书》、《武器装备质量体系认证证书》及《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

如目标企业是武器装备的总体,关键、重要分系统和核心配套产品(即列入国防科工局、总装备部发布的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目录内的专业或产品)的承制单位,则应取得上述“四证”。

如目标企业是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目录之外的专用装备和一般配套产品的承制单位,则应通过装备承制单位资格审查,取得《装备承制单位注册证书》、相应的《保密资格单位证书》、国家标准的《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并建立武器装备质量管理体系,而不再强制要求进行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审查和强制性武器装备质量体系认证。

如目标企业是军选民用产品的承制单位,则应通过装备承制单位资格审查(主要为书面审查)取得相应的《装备承制单位注册证书》、国家标准的《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而无需另行获得保密资格证书、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和强制性武器装备质量体系认证。

优质的军工行业并购重组正在持续发酵,中介机构亦应重点关注军工行业的特殊性,以匹配业务发展的需求。

作者: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璇、律师王昊楠及律师姜懿真

2022年2月15日,美国政府(白宫)和国防部分别发布了申明和报告,前者强调依靠大型军工企业将给国家带来巨大风险,后者则发布了《国防工业基地竞争状况》(State of Competition within the Defense Industrial Base),列举了大型军工企业的弊端。

一言以蔽之,目前不反对大型军工企业不行了,它们阻碍了美国军事力量的创新。

白宫发布的申明指出,

“国防领域的极端整合减少了竞争并增加了国家安全风险……这些整合使国防部越来越依赖少数几个关键防御能力的公司。这也伤害了纳税人,因为公司不再感受到创新或以最高水平赢得合同的竞争压力。”

特朗普政府在其任职期间被视为支持重大并购,包括 L3 和哈里斯的合并,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以 92 亿美元收购 Orbital ATK,通用动力以 96 亿美元收购 CSRA,雷神公司和联合技术公司之间的合并。

相比之下,拜登政府认为大型国防企业阻碍了美国国防力量的强大。规模较小的并购交易可能仍在进行,考虑到 FTC 投票反对洛克希德-Aerojet 的努力,加上白宫对报告中关于并购的警告的强调,似乎是这表明主要收购将在未来受到批评。

美国国防部发布的报告指出,自 1990 年代以来,航空航天和国防项目的数量从 51 个减少到 5 个,报告得出的结论是“促进竞争并确保其对未来项目的公平和开放是国防部的一项关键优先事项。”

该报告特别指出并购活动面临风险的一个领域现在风靡一时:高超音速。

“在这个领域,许多主要、一级分包商和一级材料供应商都在定位自己,以收购较低级别的高超音速承包商和材料供应商。这种垂直整合可能会导致竞争减少并可能完全消除,”报告警告说。“随着对高超音速武器的需求增长,对专业制造商和供应商的需求也将增长。然而,这些小型和新生公司面临着被主要主要承包商和分包商收购的风险。”

“收购这些专业的高超音速利基承包商将有效地阻止任何其他公司进入市场,从而导致竞争减少或限制,以及未来的产能问题。当竞争不再是公司的变量时,唯一的其他收购方法可能是单一来源合同。”

毫无疑问,这份报告给五大国防工业企业带来了压力,特别是洛克希德-Aerojet并购的失败,表明了美国政府的态度:不要搞垄断。

加大国防力量的集中度是好是坏,相信有不同的答案,这属于国防经济学(Defense Economics)范畴,大部分经济学认为,企业过于集中,最终的结果是不好的,它影响了定价和创新。

笔者认为,在不同的发展时期,集中和竞争各自发挥不同作用。在技术和产业进入一个稳定发展阶段,通过并购完善一体化解决方案能力,对降低价格比较有帮助;但当处于技术革命初期,推崇竞争对任何一方都有好处。

目前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时期,大量新理念和新技术出现,传统国防供应商规模比较大,自然不愿意进入风险较高的新技术领域,也不愿意选择颠覆性创新……事实上,这样让真正的甲方(指军事单位)无法获得最好的服务。

这实际上是国防经济学的常识,美国从工业发展中掌握了大量的规律,它深谙工业强大的道理,我们可以静观其变。

附:洛克希德·马丁收购Aerojet的投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