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移動公司負面清單內容】市场准入负面清单 |2021 |美國國安威脅黑名單再添3家中國公司 |

11 月 3, 2022 公司

继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之后,中国联通也上了美国国家安全威胁负面清单,就此,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全部榜上有名。

中国通信、移动和联通全部上了美国FCC国安威胁清单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週二(9月20日)表示,将太平洋网络有限公司(Pacific Networks)、其全资子公司 ComNet和中国联通(China Unicom)列入威胁国家安全的黑名单。

该委员会表示,以上公司受到政府的操作、影响和控制,构成国家安全隐患。此外,对它们的担忧还在于,这些企业必须服从政府窃取通信的指令而无力反驳。

FCC主席罗森沃塞(Jessica Rosenworcel)说,对于保护美国通信网络不受来自外国的安全威胁,该举措十分重要。她表示,“我们正在采取更多措施关闭向这些公司敞开的大门。”

此次行动依据2019年出台的一项旨在保护美国通信网路的法律。

今年早些時候,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就以国家安全为由,吊销了中国联通、太平洋网络及其ComNet在美国提供电讯服务的牌照。而2021年中国电信、2019年中国移动也被禁止在美国提供服务。

至此,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以及中国电信,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全部上了美国国家安全威胁名单。

“实体清单”事件

2019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表示,将把华为及70家关联企业列入“实体清单”。今后如果没有美国政府的批准,华为将无法向美国企业购买元器件。华为公司作出回应,表示“如果美国限制华为,不会让美国更安全,也不会使美国更强大”。

华为在美国提起诉讼

2019年5月21日,华为在美国提起诉讼,要求驳回美国政府对华为下达的实体名单禁令。同日,美国商务部决定将对华为的实体名单禁令延迟90天,直到8月中旬才会生效,以便华为及其商业伙伴需要时间升级软件以及处理一些合同义务的问题。8月19日,美国再次决定将华为购买美国产品的临时许可延长90天,截止日期约为是11月19日。

限制使用安卓系统

2019年5月21日,Google公司在特朗普的要求下首先开始限制安卓系统和相关应用在华为的使用。由于安卓为开源系统,这意味着华为依然可以通过AOSP继续开发,但无法使用最新的安全补丁。同时,华为手机将不能正常使用内置的Google应用商店、Google地图、Gmail等内容,但目前已在使用的设备不受影响。

华为“货件被失误转运”

2019年5月28日,华为向路透社记者指控联邦快递将两个从日本送往中国的包裹私自“转送”到了美国,并且意图转送另两个由越南送往其他华为亚洲办公室的包裹前往美国。华为表示包裹内没有“任何技术”,仅是商务文件。当日,美国联邦快递在其官方微博上承认将华为寄往中国的两个包裹送往了美国,表示“货件被失误转运”并且“没有任何外部方面要求联邦快递转运这些货件”。

国家安全威胁

2019年6月25日,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将华为列为美国和其盟邦的国家安全威胁。

禁止美國政府部门购买华为的设备和服务

2019年8月7日,白宫宣布禁止美國政府部门购买华为的设备和服务。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表示不与华为做生意。其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对中国特定企业采取歧视性和不公平的做法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法官下令取消华为首席律师资格

2019年12月4日,美国纽约东区联邦法院法官下令批准联邦检察官提出的取消詹姆斯·科尔(James M. Cole)在政府诉华为案中担任华为首席律师的资格。 翌日,华为宣布起诉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认为FCC“有关禁止华为参与联邦补贴资金项目的决定违反美国宪法以及其它法令”。

临时许可再次延期

2020年,3月11日,美国宣布将对华为的临时许可再次延期至5月15日。

外国半导体公司须获美国政府许可

2020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延长华为临时许可90天。同日,美国商务部要求使用美国设备和技术的外国半导体公司,须获美国政府许可,才可向华为出口供货。

入境签证限制

2020年7月1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将对侵犯人权的中国科技公司的雇员实施入境签证限制,其中包括华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翌日回应称,“美国关于中国人权的指控是本世纪最大的谎言,美国政府应为此感到羞耻,美国人民应为其拥有这样满嘴谎言的官员而感到难过”。

华为38家子公司被列入实体清单

2020年8月17日,美国商务部对华为的制裁将延后90天,并允许中国公司从美国公司购买产品,以便为现有客户提供服务。同一天,美国商务部宣布对华为以及被列入实体清单上的华为在境外的附属机构采取进一步的限制措施,禁止它们获取在美国境内外开发和生产的美国技术和软件。美国商务部产业安全局还决定把另外38家华为关联实体列入实体清单。

华为、中兴等提供服务受限

2021年3月,联邦通讯委员会认定5家中国公司对美国国安构成威胁,它们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兴通讯公司、海能达通信公司、杭州海康威视数字技术公司,以及浙江大华技术有限公司。

2022年3月,俄罗斯的Kaspersky公司、中国通信(美国分公司)以及中国移动国际也加入其列。

一旦上了这份清单,意味着无缘动用联邦通讯委员会发放的80亿美元资金,也就是说,不能用这笔钱购买名单上企业的产品以及它们的服务。这项公共资金主要用于美国乡村地区、低收入阶层以及学校、图书馆和医院等大众设施,旨在改善通讯条件。

科技股受创

在监管政策收紧的情况下,中国科技公司市值不断缩水,从而加剧了市场对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增长放缓的担忧,投资者的情绪普遍受到影响。

反垄断和数据安全

自2020年底以来,北京以反垄断和保障数据安全等为由加大了对中国科技公司的监管力度。除了被点名批评和约谈,许多科技企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罚款。经历了20年宽松管制下蓬勃发展的中国互联网行业由此深受重创。

常见特征

有专家注意到,受管制的企业大多是有能力收集大量用户信息,取得市场中绝对优势地位的平台类企业。德国波恩大学全球科技政策教授、中国问题专家梅飞虎(Maximilian Mayer)曾向德国之声分析:“这场运动的目的是加强对大型互联网企业及其数据处理方式的监管。”

科技“大佬”跌下神坛

不仅科技公司遭遇重创,这些公司的创始人自身也感受到了政府重拳的力量。首当其冲的是是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2020十月下旬马云高调抨击中国金融监管制度。不久后,阿里巴巴的金融业务——蚂蚁集团的上市计划被中国监管机构叫停。马云随之淡出公众视野。

继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之后,中国联通也上了美国国家安全威胁负面清单,就此,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全部榜上有名。

中国通信、移动和联通全部上了美国FCC国安威胁清单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週二(9月20日)表示,将太平洋网络有限公司(Pacific Networks)、其全资子公司 ComNet和中国联通(China Unicom)列入威胁国家安全的黑名单。

该委员会表示,以上公司受到政府的操作、影响和控制,构成国家安全隐患。此外,对它们的担忧还在于,这些企业必须服从政府窃取通信的指令而无力反驳。

FCC主席罗森沃塞(Jessica Rosenworcel)说,对于保护美国通信网络不受来自外国的安全威胁,该举措十分重要。她表示,“我们正在采取更多措施关闭向这些公司敞开的大门。”

此次行动依据2019年出台的一项旨在保护美国通信网路的法律。

今年早些時候,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就以国家安全为由,吊销了中国联通、太平洋网络及其ComNet在美国提供电讯服务的牌照。而2021年中国电信、2019年中国移动也被禁止在美国提供服务。

至此,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以及中国电信,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全部上了美国国家安全威胁名单。

“实体清单”事件

2019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表示,将把华为及70家关联企业列入“实体清单”。今后如果没有美国政府的批准,华为将无法向美国企业购买元器件。华为公司作出回应,表示“如果美国限制华为,不会让美国更安全,也不会使美国更强大”。

华为在美国提起诉讼

2019年5月21日,华为在美国提起诉讼,要求驳回美国政府对华为下达的实体名单禁令。同日,美国商务部决定将对华为的实体名单禁令延迟90天,直到8月中旬才会生效,以便华为及其商业伙伴需要时间升级软件以及处理一些合同义务的问题。8月19日,美国再次决定将华为购买美国产品的临时许可延长90天,截止日期约为是11月19日。

限制使用安卓系统

2019年5月21日,Google公司在特朗普的要求下首先开始限制安卓系统和相关应用在华为的使用。由于安卓为开源系统,这意味着华为依然可以通过AOSP继续开发,但无法使用最新的安全补丁。同时,华为手机将不能正常使用内置的Google应用商店、Google地图、Gmail等内容,但目前已在使用的设备不受影响。

华为“货件被失误转运”

2019年5月28日,华为向路透社记者指控联邦快递将两个从日本送往中国的包裹私自“转送”到了美国,并且意图转送另两个由越南送往其他华为亚洲办公室的包裹前往美国。华为表示包裹内没有“任何技术”,仅是商务文件。当日,美国联邦快递在其官方微博上承认将华为寄往中国的两个包裹送往了美国,表示“货件被失误转运”并且“没有任何外部方面要求联邦快递转运这些货件”。

国家安全威胁

2019年6月25日,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将华为列为美国和其盟邦的国家安全威胁。

禁止美國政府部门购买华为的设备和服务

2019年8月7日,白宫宣布禁止美國政府部门购买华为的设备和服务。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表示不与华为做生意。其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对中国特定企业采取歧视性和不公平的做法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法官下令取消华为首席律师资格

2019年12月4日,美国纽约东区联邦法院法官下令批准联邦检察官提出的取消詹姆斯·科尔(James M. Cole)在政府诉华为案中担任华为首席律师的资格。 翌日,华为宣布起诉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认为FCC“有关禁止华为参与联邦补贴资金项目的决定违反美国宪法以及其它法令”。

临时许可再次延期

2020年,3月11日,美国宣布将对华为的临时许可再次延期至5月15日。

外国半导体公司须获美国政府许可

2020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延长华为临时许可90天。同日,美国商务部要求使用美国设备和技术的外国半导体公司,须获美国政府许可,才可向华为出口供货。

入境签证限制

2020年7月1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将对侵犯人权的中国科技公司的雇员实施入境签证限制,其中包括华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翌日回应称,“美国关于中国人权的指控是本世纪最大的谎言,美国政府应为此感到羞耻,美国人民应为其拥有这样满嘴谎言的官员而感到难过”。

华为38家子公司被列入实体清单

2020年8月17日,美国商务部对华为的制裁将延后90天,并允许中国公司从美国公司购买产品,以便为现有客户提供服务。同一天,美国商务部宣布对华为以及被列入实体清单上的华为在境外的附属机构采取进一步的限制措施,禁止它们获取在美国境内外开发和生产的美国技术和软件。美国商务部产业安全局还决定把另外38家华为关联实体列入实体清单。

华为、中兴等提供服务受限

2021年3月,联邦通讯委员会认定5家中国公司对美国国安构成威胁,它们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兴通讯公司、海能达通信公司、杭州海康威视数字技术公司,以及浙江大华技术有限公司。

2022年3月,俄罗斯的Kaspersky公司、中国通信(美国分公司)以及中国移动国际也加入其列。

一旦上了这份清单,意味着无缘动用联邦通讯委员会发放的80亿美元资金,也就是说,不能用这笔钱购买名单上企业的产品以及它们的服务。这项公共资金主要用于美国乡村地区、低收入阶层以及学校、图书馆和医院等大众设施,旨在改善通讯条件。

科技股受创

在监管政策收紧的情况下,中国科技公司市值不断缩水,从而加剧了市场对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增长放缓的担忧,投资者的情绪普遍受到影响。

反垄断和数据安全

自2020年底以来,北京以反垄断和保障数据安全等为由加大了对中国科技公司的监管力度。除了被点名批评和约谈,许多科技企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罚款。经历了20年宽松管制下蓬勃发展的中国互联网行业由此深受重创。

常见特征

有专家注意到,受管制的企业大多是有能力收集大量用户信息,取得市场中绝对优势地位的平台类企业。德国波恩大学全球科技政策教授、中国问题专家梅飞虎(Maximilian Mayer)曾向德国之声分析:“这场运动的目的是加强对大型互联网企业及其数据处理方式的监管。”

科技“大佬”跌下神坛

不仅科技公司遭遇重创,这些公司的创始人自身也感受到了政府重拳的力量。首当其冲的是是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2020十月下旬马云高调抨击中国金融监管制度。不久后,阿里巴巴的金融业务——蚂蚁集团的上市计划被中国监管机构叫停。马云随之淡出公众视野。

2015年4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同时发布了新版负面清单以及广东、天津、福建等三家新设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简称“自贸区”)总体方案。自5月8日起,新版负面清单将在三家新设自贸区和上海自贸区实施(原适用于上海自贸区的2014版负面清单将被新版负面清单取代)。

负面清单列示了外资受限领域及有关的限制或禁止措施(即“特别管理措施”)。对未列入负面清单的行业领域,外国投资者将享受与境内投资者相同的待遇(即国民待遇),因此有关的外商投资项目审批以及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审批将被备案程序替代。中国签署的自贸协定等对有关外国或港澳台投资者有更优惠的开放措施的(如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及其补充协议、《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对港澳台投资者在广东、福建等地提供的准入优惠政策等),按照相关协议或协定的规定执行。

与2014版负面清单相比,新版负面清单的“特别管理措施”从原来的139项减少至122项,意味着总体上对自贸区的外资准入将更趋宽松。部分主要行业部门内的外资限制准入措施被此次负面清单调整予以取消的情况如下表所示:

部门

在此次调整中基本取消特别管理措施的领域

制造业

农副食品加工业;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医药制造业(除中药外);通用和专用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

建筑业

城市地铁、轻轨等轨道交通的建设、经营

批发和零售业

粮食、棉花的批发;音像制品、农药等的分销;图书、报纸、期刊连锁经营;加油站建设、经营;直销和网上销售

信息技术服务业

经营类电子商务

金融业

保险中介机构(含保险经纪、代理、公估公司);证券投资咨询机构

房地产业

投资高档宾馆、高档写字楼、国际会展中心;房地产二级市场交易

2015年4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同时发布了新版负面清单以及广东、天津、福建等三家新设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简称“自贸区”)总体方案。自5月8日起,新版负面清单将在三家新设自贸区和上海自贸区实施(原适用于上海自贸区的2014版负面清单将被新版负面清单取代)。

负面清单列示了外资受限领域及有关的限制或禁止措施(即“特别管理措施”)。对未列入负面清单的行业领域,外国投资者将享受与境内投资者相同的待遇(即国民待遇),因此有关的外商投资项目审批以及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审批将被备案程序替代。中国签署的自贸协定等对有关外国或港澳台投资者有更优惠的开放措施的(如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及其补充协议、《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对港澳台投资者在广东、福建等地提供的准入优惠政策等),按照相关协议或协定的规定执行。

与2014版负面清单相比,新版负面清单的“特别管理措施”从原来的139项减少至122项,意味着总体上对自贸区的外资准入将更趋宽松。部分主要行业部门内的外资限制准入措施被此次负面清单调整予以取消的情况如下表所示:

部门

在此次调整中基本取消特别管理措施的领域

制造业

农副食品加工业;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医药制造业(除中药外);通用和专用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

建筑业

城市地铁、轻轨等轨道交通的建设、经营

批发和零售业

粮食、棉花的批发;音像制品、农药等的分销;图书、报纸、期刊连锁经营;加油站建设、经营;直销和网上销售

信息技术服务业

经营类电子商务

金融业

保险中介机构(含保险经纪、代理、公估公司);证券投资咨询机构

房地产业

投资高档宾馆、高档写字楼、国际会展中心;房地产二级市场交易

商务服务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