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捏業上市公司】替那些重金砸向影视业的公司捏把汗 |为什么 |从捏脸开始 |

11 月 3, 2022 公司

如果时间回到 2004 年的美国,你跟中国人一样有一个“打新股”的机会,你会选择哪一家?

那一年在美国两个重要的市场上市的公司有 171 家,关注度比较高、认购额超过 15 亿美元的就有 5 家,而 Google 的 17 亿美元融资计划,在当时只能排到第四。

但跟那年所有人一样,你一定也会注意到 Google,而且之后很多年里也会一直关注着它。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前,美股市场有过很多趁机上市的科技公司,但它们在 2004 年都活得不太好。但 Google 的表现一直很稳健,作为最重要的互联网公司、高技术代表,它也的确表现不俗——如果推算至今,它的股票投资回报率超过了 16 倍。

但如果你是那种抱着花点小钱,就能在股市里大赚一笔心态的人,当年其实有一支更适合你、现在看来表现也更厉害的股票——达美乐。

这家公司要上市的消息,当时在市场上已经流传了两年。但看到招股书的人,还是可能会为这家外卖披萨店捏一把汗:同店销售额基本没有增长,上市融资来的 1.37 亿美元一多半还要用来还债。而且,当时市场上已经有了麦当劳和百胜两大餐饮巨头,“很难说达美乐是否还能满足投资者对一支高增长股票的渴望。”《彭博商业周刊》曾这样评价达美乐的 IPO。

但现在,算上分红、拆股等因素,达美乐至今为止的投资回报率已经高达 27 倍。

即使你晚入市几年,从达美乐业绩相当糟糕的 2010 年开始投资,它的成长性也比苹果、Google、Facebook 和亚马逊等科技股好多了。按照 Quartz 记者 Chase Purdy 的计算,从 2010 年至今,达美乐的股票价格又涨了 20 多倍,而同期表现最好的亚马逊,也只是翻了 5 倍多。

拿达美乐与 Google、亚马逊这样的公司作比,其实并不能说十分合理——达美乐的股票一路涨到现在,市值还没到 90 亿美元,完全可以说是小体量带来的好处。

即使在餐饮行业,也有麦当劳、星巴克、百胜的一系列高市值公司排在它之前。达美乐则是经历了一次金融危机、2010 年又跌入业绩低谷。当时有人评价他家的披萨就像是“沾上了番茄酱的厚纸板”,根本不值得买。就连接任公司 CEO 的 Patrick Doyle 也公开承认,“是啊,我们烂透了。”

那,为什么是笑到现在的,还是达美乐?

快餐、外卖和数字化,达美乐的成长在于对行业未来趋势的正确预判

美国人近 1/4 的日常外出就餐需求,都集中在讲求效率、性价比高的快餐市场。但相比汉堡、薯条、炸鸡,披萨在快餐行业不是一个特别好的创业方向——价格便宜,导致堂食利润率很低;一旦追求配料口味多样,成本就会提高;虽然很受青少年喜欢,但他们年龄稍长就会转向其他快餐品牌;最关键的是,你还得在热的时候就把披萨送到顾客面前,一旦放凉口感就会大打折扣。

这些也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必胜客、棒约翰等披萨店在全球扩张店面的过程不那么顺利的原因。但达美乐却从经营第一家堂食店铺时,就发现了另一块市场——当时,店里 80% 的营业额都来自看体育比赛直播时,不愿意离开沙发的男青年们所叫的外卖。

在互联网发展起来之后,餐厅外卖的点单、配送已经成就了美团点评、饿了么、Grubhub 等好几个上百亿美元市值的公司,就连 Uber 也将其设立为新的独立业务。但在达美乐发家的 20 世纪后半期, “30 分钟内必达,否则免费”的口号完全是由公司自己的物流配送团队达成的。

由于不设堂食,专注外送,达美乐的门店扩张可以采用成本较低的加盟制完成。而加盟门店的选址,也是按照“10 分钟内能完成周围大部分社区的配送”的要求而确定的。而通过各门店传回总部的点单数据,总部也能更好地预测各类原料的需求,方便中央厨房向门店提供更接近需求的披萨半成品。

达美乐也是美式快餐品牌中,最热衷于将数字化的尝试与品牌营销结合在一起的。在 2007 年美国人还习惯于打电话定外卖时,达美乐推出的网络订餐服务就已经覆盖了 PC 和移动端,到 2016 年已经有 60%的订单来自电子设备。而之后的个性化定制、Emoji 下单、胃部翻译器、各类智能设备接入、无人机及机器人送货……很难判断这些“黑科技”的实际效果如何,但每项新技术肯定都能被转化为一次不错的营销曝光。

讲年轻人市场,也得考虑到消费能力

达美乐更早地看到并抓住了数字化、年轻化的一些趋势,但它的发展没有脱离美式快餐廉价、高热量、不够精细的特点。在一拨讲究健康、口感和体验的“慢快餐”兴起后,市场普遍认为,这之后达美乐的竞争对手就不只是麦当劳和必胜客了,还多了 Shake Shack 和 Chipotle。

只有 60 多家汉堡门店就在纽交所上市的 Shake Shack,当年可是名声大噪。不过现在想起来,这家公司的自信可能源自于消费者的从众猎奇心理,以及华尔街分析师对品牌的个人喜爱。但在经历了几个季度的增长放缓后,Shake Shack 的股票早已在发行价以下交易。

相比之下,同样讲究“快餐慢食”的 Chipotle 则将优势建立在经营效率上,这使得公司的增长更为稳健:经营最好的 Chipotle 门店在 1 个小时内可以服务 300 名顾客,平均每餐的价格超过 9 美元。这使得每家门店的相对价值在 900 万美元左右,是麦当劳的 3 倍以上。

就像 Whole Foods 的一度走红一样,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Chipotle 所代表的这种餐厅业态,将在未来对传统的快餐形成更大的冲击——健康导向、新鲜制作、更接近年轻人的偏好、在市场上也能持续创造卖点。

所以他们已经急着寻找“下一个 Chipotle”了。在 2012 及 2014 年,Chipotle 的成长性确实也都更高。但对比一下就能发现,随着 Chipotle 2015 年的食物中毒事件影响至今,目前它的股票价格只是相当于翻了 10 倍,而同期的达美乐涨了近 30 倍。

年轻人对这些品牌的喜爱和追捧,可能是实实在在的。但如果考虑到他们实际消费能力的话,就说不准这个市场空间到底有多大了。

我们此前曾提到过,在美国如果将二战前后出生的“婴儿潮一代”、与二三十岁的“千禧一代”比较一下资产状况的话,这些年轻人们的平均年薪要少 20%;而如果把银行余额、信托基金、汽车、房产等等一起算进来的话,千禧一代 29530 美元的资产净值要比婴儿潮一代少 56%,说是“穷得叮当响”的一代也不为过。

而在上文讨论达美乐的消费者群体时,我们也曾提到它的拥趸集中在青少年——准确来说,有接近一半的美国人,会在 6-19 岁上学的时候对于披萨有强烈消费欲望。一方面,吃披萨可以是班级运动后的补充热量、或是小组讨论的中场休息,另一方面,他们手里的零花钱也买不起更贵的有机食品。

但人人都能理解的餐饮业,一直是美国人最爱的投资方向之一

“在餐饮概念股上,美国股市似乎有一股返璞归真的炒作之风。” 2015 年,在研究了一批扎堆上市的中小餐饮品牌之后,Marketwatch 记者 Anora Mahmudova 曾这样感慨过。

那几年,每一家上市餐饮公司的盘子都是火热的,尤其是交易首日。专业研究 IPO 的行业机构 Ipreo 曾发表过一项统计:2012-2015 年间上市的 12 家餐饮企业在上市第一天没有一家报跌,平均涨幅高达 48%,远远超出整个 IPO 市场平均 15.3% 的成绩;像是 Habit Restaurants、Potbelly 和 Noodles & Co 这几家公司,股票价格在上市当天更是都翻了个倍。

市场对餐饮业这些营收高增长、高速扩张、高毛利率的股票非常感兴趣,就连从业者自己也觉得,整个行业已经从 2008 年经济危机的低谷里走出来了——通过同店销售、客户流量、劳工和资本支出四大因素综合而成的“餐厅绩效指标”显示,在过去十年内,美国餐饮业有近 3/4 的时间都处于乐观的扩张增长期。

像 Shake Shack 这样的小规模餐饮公司,其实很难用高速增长的业绩维持住投资者初期的热情,一度出现过单日超过 10% 的暴跌。但总体来说,过去十年内上市的餐饮股,仍能靠着总计 54.7% 的股价涨幅,跑赢整个 IPO 市场。

而相比于增长性同样很高的生物医药和科技企业,投资餐饮不需要学习复杂的专有名词和概念,一般来说所需要考虑的问题也很简单:品牌是否能做到标准化生产、规范化运营、连锁化管理及扩张,产品口味是否有其普遍性或是独创性。就连普通人,也能通过去店里吃几顿的方式,完成自己的“尽职调查”。

而美国发达的食品工业体系,正好也为这些希望获得高增长空间的餐饮企业提供了支持。比如,从二战时期就逐渐成为成熟技术的速冻食品技术、半成品食物装配流水线,以及麦当劳、肯德基等品牌所发扬光大的“特许经营”扩张模式,都极大地促进了餐饮业供应链的改善,推动了餐饮业尤其是快餐业的发展。除去星巴克之外,美国目前市值排名前五的餐饮企业,都来自于快餐市场。

不过,市值只有 90 亿美元的达美乐,还挤不进这个行列里。

如果时间回到 2004 年的美国,你跟中国人一样有一个“打新股”的机会,你会选择哪一家?

那一年在美国两个重要的市场上市的公司有 171 家,关注度比较高、认购额超过 15 亿美元的就有 5 家,而 Google 的 17 亿美元融资计划,在当时只能排到第四。

但跟那年所有人一样,你一定也会注意到 Google,而且之后很多年里也会一直关注着它。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前,美股市场有过很多趁机上市的科技公司,但它们在 2004 年都活得不太好。但 Google 的表现一直很稳健,作为最重要的互联网公司、高技术代表,它也的确表现不俗——如果推算至今,它的股票投资回报率超过了 16 倍。

但如果你是那种抱着花点小钱,就能在股市里大赚一笔心态的人,当年其实有一支更适合你、现在看来表现也更厉害的股票——达美乐。

这家公司要上市的消息,当时在市场上已经流传了两年。但看到招股书的人,还是可能会为这家外卖披萨店捏一把汗:同店销售额基本没有增长,上市融资来的 1.37 亿美元一多半还要用来还债。而且,当时市场上已经有了麦当劳和百胜两大餐饮巨头,“很难说达美乐是否还能满足投资者对一支高增长股票的渴望。”《彭博商业周刊》曾这样评价达美乐的 IPO。

但现在,算上分红、拆股等因素,达美乐至今为止的投资回报率已经高达 27 倍。

即使你晚入市几年,从达美乐业绩相当糟糕的 2010 年开始投资,它的成长性也比苹果、Google、Facebook 和亚马逊等科技股好多了。按照 Quartz 记者 Chase Purdy 的计算,从 2010 年至今,达美乐的股票价格又涨了 20 多倍,而同期表现最好的亚马逊,也只是翻了 5 倍多。

拿达美乐与 Google、亚马逊这样的公司作比,其实并不能说十分合理——达美乐的股票一路涨到现在,市值还没到 90 亿美元,完全可以说是小体量带来的好处。

即使在餐饮行业,也有麦当劳、星巴克、百胜的一系列高市值公司排在它之前。达美乐则是经历了一次金融危机、2010 年又跌入业绩低谷。当时有人评价他家的披萨就像是“沾上了番茄酱的厚纸板”,根本不值得买。就连接任公司 CEO 的 Patrick Doyle 也公开承认,“是啊,我们烂透了。”

那,为什么是笑到现在的,还是达美乐?

快餐、外卖和数字化,达美乐的成长在于对行业未来趋势的正确预判

美国人近 1/4 的日常外出就餐需求,都集中在讲求效率、性价比高的快餐市场。但相比汉堡、薯条、炸鸡,披萨在快餐行业不是一个特别好的创业方向——价格便宜,导致堂食利润率很低;一旦追求配料口味多样,成本就会提高;虽然很受青少年喜欢,但他们年龄稍长就会转向其他快餐品牌;最关键的是,你还得在热的时候就把披萨送到顾客面前,一旦放凉口感就会大打折扣。

这些也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必胜客、棒约翰等披萨店在全球扩张店面的过程不那么顺利的原因。但达美乐却从经营第一家堂食店铺时,就发现了另一块市场——当时,店里 80% 的营业额都来自看体育比赛直播时,不愿意离开沙发的男青年们所叫的外卖。

在互联网发展起来之后,餐厅外卖的点单、配送已经成就了美团点评、饿了么、Grubhub 等好几个上百亿美元市值的公司,就连 Uber 也将其设立为新的独立业务。但在达美乐发家的 20 世纪后半期, “30 分钟内必达,否则免费”的口号完全是由公司自己的物流配送团队达成的。

由于不设堂食,专注外送,达美乐的门店扩张可以采用成本较低的加盟制完成。而加盟门店的选址,也是按照“10 分钟内能完成周围大部分社区的配送”的要求而确定的。而通过各门店传回总部的点单数据,总部也能更好地预测各类原料的需求,方便中央厨房向门店提供更接近需求的披萨半成品。

达美乐也是美式快餐品牌中,最热衷于将数字化的尝试与品牌营销结合在一起的。在 2007 年美国人还习惯于打电话定外卖时,达美乐推出的网络订餐服务就已经覆盖了 PC 和移动端,到 2016 年已经有 60%的订单来自电子设备。而之后的个性化定制、Emoji 下单、胃部翻译器、各类智能设备接入、无人机及机器人送货……很难判断这些“黑科技”的实际效果如何,但每项新技术肯定都能被转化为一次不错的营销曝光。

讲年轻人市场,也得考虑到消费能力

达美乐更早地看到并抓住了数字化、年轻化的一些趋势,但它的发展没有脱离美式快餐廉价、高热量、不够精细的特点。在一拨讲究健康、口感和体验的“慢快餐”兴起后,市场普遍认为,这之后达美乐的竞争对手就不只是麦当劳和必胜客了,还多了 Shake Shack 和 Chipotle。

只有 60 多家汉堡门店就在纽交所上市的 Shake Shack,当年可是名声大噪。不过现在想起来,这家公司的自信可能源自于消费者的从众猎奇心理,以及华尔街分析师对品牌的个人喜爱。但在经历了几个季度的增长放缓后,Shake Shack 的股票早已在发行价以下交易。

相比之下,同样讲究“快餐慢食”的 Chipotle 则将优势建立在经营效率上,这使得公司的增长更为稳健:经营最好的 Chipotle 门店在 1 个小时内可以服务 300 名顾客,平均每餐的价格超过 9 美元。这使得每家门店的相对价值在 900 万美元左右,是麦当劳的 3 倍以上。

就像 Whole Foods 的一度走红一样,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Chipotle 所代表的这种餐厅业态,将在未来对传统的快餐形成更大的冲击——健康导向、新鲜制作、更接近年轻人的偏好、在市场上也能持续创造卖点。

所以他们已经急着寻找“下一个 Chipotle”了。在 2012 及 2014 年,Chipotle 的成长性确实也都更高。但对比一下就能发现,随着 Chipotle 2015 年的食物中毒事件影响至今,目前它的股票价格只是相当于翻了 10 倍,而同期的达美乐涨了近 30 倍。

年轻人对这些品牌的喜爱和追捧,可能是实实在在的。但如果考虑到他们实际消费能力的话,就说不准这个市场空间到底有多大了。

我们此前曾提到过,在美国如果将二战前后出生的“婴儿潮一代”、与二三十岁的“千禧一代”比较一下资产状况的话,这些年轻人们的平均年薪要少 20%;而如果把银行余额、信托基金、汽车、房产等等一起算进来的话,千禧一代 29530 美元的资产净值要比婴儿潮一代少 56%,说是“穷得叮当响”的一代也不为过。

而在上文讨论达美乐的消费者群体时,我们也曾提到它的拥趸集中在青少年——准确来说,有接近一半的美国人,会在 6-19 岁上学的时候对于披萨有强烈消费欲望。一方面,吃披萨可以是班级运动后的补充热量、或是小组讨论的中场休息,另一方面,他们手里的零花钱也买不起更贵的有机食品。

但人人都能理解的餐饮业,一直是美国人最爱的投资方向之一

“在餐饮概念股上,美国股市似乎有一股返璞归真的炒作之风。” 2015 年,在研究了一批扎堆上市的中小餐饮品牌之后,Marketwatch 记者 Anora Mahmudova 曾这样感慨过。

那几年,每一家上市餐饮公司的盘子都是火热的,尤其是交易首日。专业研究 IPO 的行业机构 Ipreo 曾发表过一项统计:2012-2015 年间上市的 12 家餐饮企业在上市第一天没有一家报跌,平均涨幅高达 48%,远远超出整个 IPO 市场平均 15.3% 的成绩;像是 Habit Restaurants、Potbelly 和 Noodles & Co 这几家公司,股票价格在上市当天更是都翻了个倍。

市场对餐饮业这些营收高增长、高速扩张、高毛利率的股票非常感兴趣,就连从业者自己也觉得,整个行业已经从 2008 年经济危机的低谷里走出来了——通过同店销售、客户流量、劳工和资本支出四大因素综合而成的“餐厅绩效指标”显示,在过去十年内,美国餐饮业有近 3/4 的时间都处于乐观的扩张增长期。

像 Shake Shack 这样的小规模餐饮公司,其实很难用高速增长的业绩维持住投资者初期的热情,一度出现过单日超过 10% 的暴跌。但总体来说,过去十年内上市的餐饮股,仍能靠着总计 54.7% 的股价涨幅,跑赢整个 IPO 市场。

而相比于增长性同样很高的生物医药和科技企业,投资餐饮不需要学习复杂的专有名词和概念,一般来说所需要考虑的问题也很简单:品牌是否能做到标准化生产、规范化运营、连锁化管理及扩张,产品口味是否有其普遍性或是独创性。就连普通人,也能通过去店里吃几顿的方式,完成自己的“尽职调查”。

而美国发达的食品工业体系,正好也为这些希望获得高增长空间的餐饮企业提供了支持。比如,从二战时期就逐渐成为成熟技术的速冻食品技术、半成品食物装配流水线,以及麦当劳、肯德基等品牌所发扬光大的“特许经营”扩张模式,都极大地促进了餐饮业供应链的改善,推动了餐饮业尤其是快餐业的发展。除去星巴克之外,美国目前市值排名前五的餐饮企业,都来自于快餐市场。

不过,市值只有 90 亿美元的达美乐,还挤不进这个行列里。

  抖音仔仔产品功能包括用户可以通过捏脸、换装创造出专属的虚拟人物形象,还可以选择不同“心情”,并将其保存为动态头像,甚至可以邀请好友进行合拍;此外用户可以与同样生成虚拟人物形象的好友聊天,并且可以跟好友在提供的场景中进行互动,比如打游戏、一起露营等场景。

  但是笔者专程体验了下,发现其实就是普通的QQ秀3D捏脸+微信状态结合而已。

  抖音仔仔—又一个打着元宇宙旗号的捏脸游戏

  比起其他大厂的元宇宙产品,技术上没什么突破不说,整个产品形态感觉也毫无诚意。

  其实从去年facebook改名meta宣誓正式all in元宇宙之后,除了券商的各种研报、各种相关概念股涨了一波又一波、以及各种大厂的所谓元宇宙/数字人产品,整体并没有任何形态上的或者是用户体验上的突破创新。

  自从元宇宙概念横空出世,像是游戏公司纷纷走上台前,不论是元宇宙第一股roblox亦或是国内的网易率先推出的3D古风手游‘逆水寒’中,主打就是黑科技AI算法进行3D人脸重建游戏角色捏脸;

  逆水寒——网易首款根据用户形象3D生成的古风游戏头像

  再到各大手机厂商的Avatar系统账号头像捏脸,比如iPhone的memoji、小米的mimoji、OPPO的omoji;

  Xmoji——手机厂商捏脸的修罗场

  从元宇宙鼻祖,腾讯QQ秀、据说也是借鉴了韩国的sayclub;到如今的遍地元宇宙概念社交软件(从2021年11月到2022年1月就有超过70个有元宇宙概念的社交),imvu、啫喱、bud等等;虽然名字不同,但内核基本一致,就是捏完脸之后在“虚拟世界/数字孪生/元宇宙”用这个虚拟形象社交。

  即便是专利、论文、黑科技加持无数的meta公司,元宇宙产品里目前也只有脸和上半身,除了捏脸,大家都没有腿。特别想问问小扎,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们安条腿?

  meta的horizon——全球最大的元宇宙商业化产品但创建的人物只有脸没有腿

  为什么都要跟风捏脸,面子工程那么重要么?

  为什么各种大厂小厂都无法摆脱只要做元宇宙就得开始捏脸的魔咒,是因为真的只赚足噱头么?还是因为从技术发展角度,只能优先从做脸开始?

  1. 哲学角度解释“我是谁?”

  从哲学的角度,让用户捏脸其实就是确认自己的ID,是一个自我身份在元宇宙世界中认同的过程。

  比如我们刚开始玩一个游戏,要给自己起一个名字,给自己选一个角色,确认好自己的身份后,我们会按照这个身份角色按照这个身份去发展自己游戏中的故事线。

  2. 为什么认识自我这么重要?

  为什么捏脸这么重要?

  其实,人区别于动物的最大不同,就在于自我的认知。

  哲学家的核心三大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我是谁?”,排序在“我从哪来”和“我要到哪去”之前,可见自我认知的重要性和优先性。

  3. 如何认知自我?

  如何定义数字空间中的自我?

  自我这个东西,本身是很抽象的、无形的。

  有一位学者说过,自我这个东西必须得撞上什么东西弹回来自己才能认识到,否则我们也很难看清。

  比如说镜子,其实是人们通过看到光线找到自己在镜子里的反射,才能认清自己的外表轮廓,对于自己的外观有了表象的认知。我们知道我们自己是一个长脸或者圆脸、高鼻梁还是矮鼻梁,单眼皮还是双眼皮。

  但其实很多动物看到镜子并不知道那是自己,比如短视频上的傻狗看到镜子会吓一跳,以为是另外一个狗。

  知名的镜子实验——用来判断生物的“自我认知能力”

  但是除了自我的外表认知,人们的成长过程也是一个逐步内在认知的过程。你通过遇到一些困难,遇到不同的人,跟他们打交道,尝试不同的事物看自己的反应。

  才知道比如说是什么性格内向还是外向、什么风格保守还是积极,特别喜欢什么,特别讨厌什么,这些也都是在你进入到“元宇宙”世界中需要对你的“数字分身”需要定义的东西。

  4. 通过外表展现内心

  因此从产品设计上来看,我们虽然无法简单地通过外在的元素刻画人物的性格或者内心的活动,但是却可以尽可能的增加捏脸的丰富纬度。比如说头发是蓝的绿的还是正常的黑色,是长发大波浪、波波头还是莫西干风,角色要不要有鼻环、唇环、舌钉或者一些刺身,戴不戴帽子,带不带配饰等等。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每年Tim Cook他们都在乐此不疲的更新一大堆配饰,细节到各种肤色、各种雀斑,带不带耳机等等,现在连最简单的2Demoji都要做到区分6种肤色这种细节——这些都是帮助用户定义一个独特的自我,在数字世界中获得更好的身份认同。

  继苹果emoji支持了同性夫妻和丁克家庭表情包后,支持了6种肤色选择

  捏脸都要玩坏了,然后呢?

  虽然捏脸很重要,但是架不住天天捏、家家捏,现在随便一个产品主打元宇宙一上来就是捏脸,用户和资本市场已经被这些“玩法”搞疲惫了。

  元宇宙概念从科幻小说《雪崩》提出至今已经20年,从资本市场各种卷入也快两年;前后投入包括市场规模预估8000亿美元,大家期望值拉满,整了半天还是在捏脸,我特别想提广大消费者和资本家们问一句“就这?”

  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呢?

  我想从走进科学的角度来分析下为什么元宇宙迟迟没有突破性进展,或者现有消费级的技术还无法支撑元宇宙的相关技术大规模的落地应用。

  1. 人脸方面的技术发展最为成熟,其他技术还未跟上

  纵观整个跟元宇宙最最相关的计算机视觉(CV)和计算机图形学(CG)相关技术,最先发展的都是人脸技术,比如早已经普及到我们日常生活方方面面的人脸识别、人脸关键点、人脸活体等等。

  我们每天无论男女老少用于各种手机解锁、支付、门禁、出行、安防,包括我们打工人要去续命的核酸检测的人证比对也是用了人脸计算机视觉技术,关于人脸相关的技术成熟度是远远领先于人体的技术成熟度的。

  所以,大家是不是能开始理解为什么小扎一直不给大家安腿了——不是不安,而是确实比较难。

  短期来看各家的技术积累无法实现像是电影《头号玩家》的那种完全沉浸式的数字孪生世界,这里的差距包括基于实时的人体的动态高精度重建能力,人体的驱动算法以及硬件产品中相关的上游元器件、高刷新率高分辨率的显示能力、高带宽低时延的网络、各种传感器的融合计算能力等等。

  2. 每个技术都需要发展周期

  无独有偶meta发布了首份元宇宙技术白皮书,一方面想官方给大家科普下,同时也希望市场和用户可以给技术发展更多的耐心和信心。

  技术发展炒作周期

  可以看到技术发展的hype曲线,验证了马克思多年前资本论的那句话,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的”。

  其他的技术并没有捏脸相关技术发展的那么快,但需要资本持续的投入,持续的研发,大家在过程中需要保持冷静又乐观的态度。

  虽然现在大家在技术热度最高涨的时期看不到任何颠覆式的创新,或者一年内都很难有特别大的技术突破,但是人们往往会对1年后会发生的事情过于乐观,又对于10年后会发的事情过于保守。

  3. 除人脸外的其他技术发展如何?

  比如我们在实验室环境中已经完全可以实现实时的人体动态重建。再加上得益于这些年依赖于手机大型3D游戏的快速发展,人们在手机上和PC上对于渲染引擎和工具的不断优化,目前已经一些专业人士可以对于现实环境和大小物体做很逼真的重建。

  当然后面我们还需要对于人和物体的交互做进一步完善,对于客观物理世界的运动特性进行模拟,未来的目标就是让用户可以像捏脸一样,可以自己捏数字世界的一切,这些3D虚拟世界的创造也是零门槛的,人人都可以参与的。

  此外,隐性的有:我们要在元宇宙中做什么,有什么特别强的场景驱动一定要让我们在元宇宙中实现。

  此外,除了显性的世界需要复刻,隐性的规则、相关法律法规也有待进一步明确。

  比如说NFT(交易方式)、web3.0(分发机制去中心化)等等,元宇宙世界中是否也要与现实世界中的定律保持一致,比如万有引力、惯性定律、热力学定律等等。

  4.“刚毕业”就来元宇宙“再就业”: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元宇宙火了,创造了很多新兴职业。

  除了all in元宇宙的meta公司在招聘网站上挂出了超过100个元宇宙的相关岗位,薪资更是从应届生40-50万,到特别优秀的400-500万甚至上不封顶。

  元宇宙创造“再就业”的范畴包括核心的技术岗位:比如3D建模师、场景建造师、unity、3dMAX、技术美术之外等专业人才,此外普通人也可以在元宇宙中寻找机会。

  现在一个叫做metajob的概念火了起来,这个概念分为两个层次,第一层就是人们可以利用元宇宙的虚拟场景、选择虚拟形象在元宇宙中的招聘市场跟企业招聘者随便聊并投递简历。

  比如前不久上海市杨浦区就搞了一个元宇宙招聘会活动,形式非常“二次元”“科技感”深受年轻人喜爱,再也不用担心“社恐”、“宅男”不敢主动找工作了。

  抖音仔仔产品功能包括用户可以通过捏脸、换装创造出专属的虚拟人物形象,还可以选择不同“心情”,并将其保存为动态头像,甚至可以邀请好友进行合拍;此外用户可以与同样生成虚拟人物形象的好友聊天,并且可以跟好友在提供的场景中进行互动,比如打游戏、一起露营等场景。

  但是笔者专程体验了下,发现其实就是普通的QQ秀3D捏脸+微信状态结合而已。

  抖音仔仔—又一个打着元宇宙旗号的捏脸游戏

  比起其他大厂的元宇宙产品,技术上没什么突破不说,整个产品形态感觉也毫无诚意。

  其实从去年facebook改名meta宣誓正式all in元宇宙之后,除了券商的各种研报、各种相关概念股涨了一波又一波、以及各种大厂的所谓元宇宙/数字人产品,整体并没有任何形态上的或者是用户体验上的突破创新。

  自从元宇宙概念横空出世,像是游戏公司纷纷走上台前,不论是元宇宙第一股roblox亦或是国内的网易率先推出的3D古风手游‘逆水寒’中,主打就是黑科技AI算法进行3D人脸重建游戏角色捏脸;

  逆水寒——网易首款根据用户形象3D生成的古风游戏头像

  再到各大手机厂商的Avatar系统账号头像捏脸,比如iPhone的memoji、小米的mimoji、OPPO的omoji;

  Xmoji——手机厂商捏脸的修罗场

  从元宇宙鼻祖,腾讯QQ秀、据说也是借鉴了韩国的sayclub;到如今的遍地元宇宙概念社交软件(从2021年11月到2022年1月就有超过70个有元宇宙概念的社交),imvu、啫喱、bud等等;虽然名字不同,但内核基本一致,就是捏完脸之后在“虚拟世界/数字孪生/元宇宙”用这个虚拟形象社交。

  即便是专利、论文、黑科技加持无数的meta公司,元宇宙产品里目前也只有脸和上半身,除了捏脸,大家都没有腿。特别想问问小扎,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们安条腿?

  meta的horizon——全球最大的元宇宙商业化产品但创建的人物只有脸没有腿

  为什么都要跟风捏脸,面子工程那么重要么?

  为什么各种大厂小厂都无法摆脱只要做元宇宙就得开始捏脸的魔咒,是因为真的只赚足噱头么?还是因为从技术发展角度,只能优先从做脸开始?

  1. 哲学角度解释“我是谁?”

  从哲学的角度,让用户捏脸其实就是确认自己的ID,是一个自我身份在元宇宙世界中认同的过程。

  比如我们刚开始玩一个游戏,要给自己起一个名字,给自己选一个角色,确认好自己的身份后,我们会按照这个身份角色按照这个身份去发展自己游戏中的故事线。

  2. 为什么认识自我这么重要?

  为什么捏脸这么重要?

  其实,人区别于动物的最大不同,就在于自我的认知。

  哲学家的核心三大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我是谁?”,排序在“我从哪来”和“我要到哪去”之前,可见自我认知的重要性和优先性。

  3. 如何认知自我?

  如何定义数字空间中的自我?

  自我这个东西,本身是很抽象的、无形的。

  有一位学者说过,自我这个东西必须得撞上什么东西弹回来自己才能认识到,否则我们也很难看清。

  比如说镜子,其实是人们通过看到光线找到自己在镜子里的反射,才能认清自己的外表轮廓,对于自己的外观有了表象的认知。我们知道我们自己是一个长脸或者圆脸、高鼻梁还是矮鼻梁,单眼皮还是双眼皮。

  但其实很多动物看到镜子并不知道那是自己,比如短视频上的傻狗看到镜子会吓一跳,以为是另外一个狗。

  知名的镜子实验——用来判断生物的“自我认知能力”

  但是除了自我的外表认知,人们的成长过程也是一个逐步内在认知的过程。你通过遇到一些困难,遇到不同的人,跟他们打交道,尝试不同的事物看自己的反应。

  才知道比如说是什么性格内向还是外向、什么风格保守还是积极,特别喜欢什么,特别讨厌什么,这些也都是在你进入到“元宇宙”世界中需要对你的“数字分身”需要定义的东西。

  4. 通过外表展现内心

  因此从产品设计上来看,我们虽然无法简单地通过外在的元素刻画人物的性格或者内心的活动,但是却可以尽可能的增加捏脸的丰富纬度。比如说头发是蓝的绿的还是正常的黑色,是长发大波浪、波波头还是莫西干风,角色要不要有鼻环、唇环、舌钉或者一些刺身,戴不戴帽子,带不带配饰等等。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每年Tim Cook他们都在乐此不疲的更新一大堆配饰,细节到各种肤色、各种雀斑,带不带耳机等等,现在连最简单的2Demoji都要做到区分6种肤色这种细节——这些都是帮助用户定义一个独特的自我,在数字世界中获得更好的身份认同。

  继苹果emoji支持了同性夫妻和丁克家庭表情包后,支持了6种肤色选择

  捏脸都要玩坏了,然后呢?

  虽然捏脸很重要,但是架不住天天捏、家家捏,现在随便一个产品主打元宇宙一上来就是捏脸,用户和资本市场已经被这些“玩法”搞疲惫了。

  元宇宙概念从科幻小说《雪崩》提出至今已经20年,从资本市场各种卷入也快两年;前后投入包括市场规模预估8000亿美元,大家期望值拉满,整了半天还是在捏脸,我特别想提广大消费者和资本家们问一句“就这?”

  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呢?

  我想从走进科学的角度来分析下为什么元宇宙迟迟没有突破性进展,或者现有消费级的技术还无法支撑元宇宙的相关技术大规模的落地应用。

  1. 人脸方面的技术发展最为成熟,其他技术还未跟上

  纵观整个跟元宇宙最最相关的计算机视觉(CV)和计算机图形学(CG)相关技术,最先发展的都是人脸技术,比如早已经普及到我们日常生活方方面面的人脸识别、人脸关键点、人脸活体等等。

  我们每天无论男女老少用于各种手机解锁、支付、门禁、出行、安防,包括我们打工人要去续命的核酸检测的人证比对也是用了人脸计算机视觉技术,关于人脸相关的技术成熟度是远远领先于人体的技术成熟度的。

  所以,大家是不是能开始理解为什么小扎一直不给大家安腿了——不是不安,而是确实比较难。

  短期来看各家的技术积累无法实现像是电影《头号玩家》的那种完全沉浸式的数字孪生世界,这里的差距包括基于实时的人体的动态高精度重建能力,人体的驱动算法以及硬件产品中相关的上游元器件、高刷新率高分辨率的显示能力、高带宽低时延的网络、各种传感器的融合计算能力等等。

  2. 每个技术都需要发展周期

  无独有偶meta发布了首份元宇宙技术白皮书,一方面想官方给大家科普下,同时也希望市场和用户可以给技术发展更多的耐心和信心。

  技术发展炒作周期

  可以看到技术发展的hype曲线,验证了马克思多年前资本论的那句话,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的”。

  其他的技术并没有捏脸相关技术发展的那么快,但需要资本持续的投入,持续的研发,大家在过程中需要保持冷静又乐观的态度。

  虽然现在大家在技术热度最高涨的时期看不到任何颠覆式的创新,或者一年内都很难有特别大的技术突破,但是人们往往会对1年后会发生的事情过于乐观,又对于10年后会发的事情过于保守。

  3. 除人脸外的其他技术发展如何?

  比如我们在实验室环境中已经完全可以实现实时的人体动态重建。再加上得益于这些年依赖于手机大型3D游戏的快速发展,人们在手机上和PC上对于渲染引擎和工具的不断优化,目前已经一些专业人士可以对于现实环境和大小物体做很逼真的重建。

  当然后面我们还需要对于人和物体的交互做进一步完善,对于客观物理世界的运动特性进行模拟,未来的目标就是让用户可以像捏脸一样,可以自己捏数字世界的一切,这些3D虚拟世界的创造也是零门槛的,人人都可以参与的。

  此外,隐性的有:我们要在元宇宙中做什么,有什么特别强的场景驱动一定要让我们在元宇宙中实现。

  此外,除了显性的世界需要复刻,隐性的规则、相关法律法规也有待进一步明确。

  比如说NFT(交易方式)、web3.0(分发机制去中心化)等等,元宇宙世界中是否也要与现实世界中的定律保持一致,比如万有引力、惯性定律、热力学定律等等。

  4.“刚毕业”就来元宇宙“再就业”: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元宇宙火了,创造了很多新兴职业。

  除了all in元宇宙的meta公司在招聘网站上挂出了超过100个元宇宙的相关岗位,薪资更是从应届生40-50万,到特别优秀的400-500万甚至上不封顶。

  元宇宙创造“再就业”的范畴包括核心的技术岗位:比如3D建模师、场景建造师、unity、3dMAX、技术美术之外等专业人才,此外普通人也可以在元宇宙中寻找机会。

  现在一个叫做metajob的概念火了起来,这个概念分为两个层次,第一层就是人们可以利用元宇宙的虚拟场景、选择虚拟形象在元宇宙中的招聘市场跟企业招聘者随便聊并投递简历。

  比如前不久上海市杨浦区就搞了一个元宇宙招聘会活动,形式非常“二次元”“科技感”深受年轻人喜爱,再也不用担心“社恐”、“宅男”不敢主动找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