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2014年私募公司】重发 |中国私募基金业人才出走监管新规令业者难以为继 |中信资本完成向国际私募基金出售床垫品牌金可儿中国股权 |

11 月 3, 2022 公司

路透上海2月9日 – 中国私募基金经理人正面临员工出走潮,部分业者甚至关门大吉,因中国政府试图降低杠杆及管控金融风险,令业者难以为继。

私募基金行业原本红红火火,截至2017年的三年行业资本增长了六倍,但私募基金扮演着协助金融机构回避相关规定并从事高风险交易的角色,踩到了监管当局的红线。

中国监管当局去年不断对财富管理产品大肆批评,导致从银行流向私募基金的资金减少。

11月发布的规定中,杠杆倍数被调降为200%,但部分私募基金的杠杆倍数则高达2,000%。业者同时不得向投资者承诺本金不受损失。

根据业内员工、猎人头公司以及分析师的说法,这个法规出炉的结果就是一堆人赶忙退出该行业。

“对,close down,吊销牌照啊什么的,”中信建投国际董事总经理杜洋表示。

“我们预期会有更多私募基金歇业,”杜洋补充称。

米高蒲志(人力资源服务公司)高级招聘咨询师梁晓彤称,从本地私募基金固定收益部门离职的员工数量较2016年增加一倍。

“固定收益市场处于高位时,都是求职者挂我电话,但现在是我忙着接他们打来的电话,”她说道。

中国的基金行业从业人员包括投资私募股权和公开市场的资产经理人。实收资本从2014年底的1.49万亿元人民币增长到了去年的11.10万亿元人民币。

“由于出台了新规定,我预计今年交易的规模减小,”嘉实基金管理公司私募股权部门的一名员工说道。由于未获准接受媒体访问,此人要求匿名。

未能立即联系到嘉实基金置评。

上海最大的私募基金公司之一–耀之资产管理中心合伙人王明称,去年公司的资产规模下降了15%。

部分分析师认为整治行动是净化这一行业的必要之举。

新规“如果被贯彻执行,将有利于该行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贝恩公司合伙人、大中华地区金融服务业务负责人John Ott说道。他还称一名高管客户表示“这些新规的调整力度是他以前所未见的”。

中国银监会未回复置评的请求。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表示,私募基金经理的注册和备案情况正常,并称这一行业每周的增长规模有400亿元人民币。

2017年12月,中国私募基金行业规模增长2,000亿元人民币,平均每周增长约500亿元。

**影子银行基金**

监管机构对资产管理者重点关注,盖因后者在影子银行领域的作用。它们可以帮助金融机构投资于规定不允许进入的风险领域。

据五位私募行业的员工,银行可以借助私募股权基金投资于被担保能够还款的房地产公司。对基金的贷款可以不被列入涉房交易,在加上还款有担保,由此相应的风险拨备会减少。

另一个向开发商贷款的途径是投资于固定收益基金,而基金则将筹集的资金购买开发商发行的债券。

过去一年监管机构开始从银行端审视这些投资。这甚至从11月的整顿措施开始之前就损及私募基金管理人的获利,迫使许多基金公司寻求新的投资源。

路透上海2月9日 – 中国私募基金经理人正面临员工出走潮,部分业者甚至关门大吉,因中国政府试图降低杠杆及管控金融风险,令业者难以为继。

私募基金行业原本红红火火,截至2017年的三年行业资本增长了六倍,但私募基金扮演着协助金融机构回避相关规定并从事高风险交易的角色,踩到了监管当局的红线。

中国监管当局去年不断对财富管理产品大肆批评,导致从银行流向私募基金的资金减少。

11月发布的规定中,杠杆倍数被调降为200%,但部分私募基金的杠杆倍数则高达2,000%。业者同时不得向投资者承诺本金不受损失。

根据业内员工、猎人头公司以及分析师的说法,这个法规出炉的结果就是一堆人赶忙退出该行业。

“对,close down,吊销牌照啊什么的,”中信建投国际董事总经理杜洋表示。

“我们预期会有更多私募基金歇业,”杜洋补充称。

米高蒲志(人力资源服务公司)高级招聘咨询师梁晓彤称,从本地私募基金固定收益部门离职的员工数量较2016年增加一倍。

“固定收益市场处于高位时,都是求职者挂我电话,但现在是我忙着接他们打来的电话,”她说道。

中国的基金行业从业人员包括投资私募股权和公开市场的资产经理人。实收资本从2014年底的1.49万亿元人民币增长到了去年的11.10万亿元人民币。

“由于出台了新规定,我预计今年交易的规模减小,”嘉实基金管理公司私募股权部门的一名员工说道。由于未获准接受媒体访问,此人要求匿名。

未能立即联系到嘉实基金置评。

上海最大的私募基金公司之一–耀之资产管理中心合伙人王明称,去年公司的资产规模下降了15%。

部分分析师认为整治行动是净化这一行业的必要之举。

新规“如果被贯彻执行,将有利于该行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贝恩公司合伙人、大中华地区金融服务业务负责人John Ott说道。他还称一名高管客户表示“这些新规的调整力度是他以前所未见的”。

中国银监会未回复置评的请求。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表示,私募基金经理的注册和备案情况正常,并称这一行业每周的增长规模有400亿元人民币。

2017年12月,中国私募基金行业规模增长2,000亿元人民币,平均每周增长约500亿元。

**影子银行基金**

监管机构对资产管理者重点关注,盖因后者在影子银行领域的作用。它们可以帮助金融机构投资于规定不允许进入的风险领域。

据五位私募行业的员工,银行可以借助私募股权基金投资于被担保能够还款的房地产公司。对基金的贷款可以不被列入涉房交易,在加上还款有担保,由此相应的风险拨备会减少。

另一个向开发商贷款的途径是投资于固定收益基金,而基金则将筹集的资金购买开发商发行的债券。

过去一年监管机构开始从银行端审视这些投资。这甚至从11月的整顿措施开始之前就损及私募基金管理人的获利,迫使许多基金公司寻求新的投资源。

路透香港11月1日 – 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周二称,旗下私募股权投资部门已经完成向国际私募基金出售床垫品牌金可儿中国的控股权。

据中信资本提供的新闻稿,其中国并购基金二号完成向安宏资本(Advent International)出售金可儿(上海)床具有限公司的控股权,惟交易条款不作披露。

金可儿中国于2000年在上海成立,是中国领先的高端床垫制造商和零售商,拥有国际床垫品牌“金可儿”(King Koil)、“爱庐梦”(Aireloom)和“乐活百伦”(Life Balance)在中国的独家营销权,2014年6月中信资本收购金可儿中国的控股权。金可儿这一品牌于1898年于美国创立。

中信资本控股是一家另类投资管理和顾问公司,管理资金超过79亿美元。(完)

路透香港11月1日 – 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周二称,旗下私募股权投资部门已经完成向国际私募基金出售床垫品牌金可儿中国的控股权。

据中信资本提供的新闻稿,其中国并购基金二号完成向安宏资本(Advent International)出售金可儿(上海)床具有限公司的控股权,惟交易条款不作披露。

金可儿中国于2000年在上海成立,是中国领先的高端床垫制造商和零售商,拥有国际床垫品牌“金可儿”(King Koil)、“爱庐梦”(Aireloom)和“乐活百伦”(Life Balance)在中国的独家营销权,2014年6月中信资本收购金可儿中国的控股权。金可儿这一品牌于1898年于美国创立。

中信资本控股是一家另类投资管理和顾问公司,管理资金超过79亿美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