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非上市保險公司投資收益率排名】投资收益率 |29家共净赚134 |2021年寿险公司 |

11 月 3, 2022 公司

总投资收益率的简单平均值为1.97%,中位数为2.09%,最大值为3.97%,最小值为-1.38%。

其中,总投资收益率为负的公司数量有1家;总投资收益率高于3%的公司数量有4家。

综合投资收益率的简单平均值为1.23%,中位数为1.31%,最大值为3.01%,最小值为-1.07%。

其中,综合投资收益率为负的公司数量仍有4家;综合投资收益率高于3%的公司数量仅剩1家。

2、2022年二季度末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规模2791亿元,环比提高了6.9%。

同样,我们也计算了第一季度末和半年度末非上市寿险行业综合投资收益率与总投资收益率的差额。

2022半年度末两者相差-0.85个百分点,相比一季度末差额为-1.71,这表明二季度权益价格上涨,缩小了综合投资收益率与总投资收益率的差异。

与一季度的情况截然相反,二季度权益价格对投资收益率的改善也显著提高了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规模!

这意味着,权益价格上涨,使得公司投资收益改善的同时,也会进一步提高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规模。

这表明偿二代逆周期调节机制发挥了重要作用,有效平滑了权益价格剧烈变动对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的影响。

一季度权益不好时,权益风险资本要求在下降,二季度权益好一些时,资本要求也会提高。关于这个机制的调节作用,我们会持续观察。

3、为避免内循环效应,我们使用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占总体资本要求的比重衡量权益价格风险(注意,除以的是总体资本要求,而不是市场风险的资本要求)。

统计发现,2022上半年度非上市寿险公司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占比为30.1%,相比一季度末略有提高。

进一步,我们给出了61家非上市寿险公司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占比的描述性统计情况。

其中,简单平均值为25.9%,中位数为24.4%。

实证结果表明,在市场不好的情况下,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占比每提高1个百分点,综合投资收益率下降0.026个百分点。(当然,市场好的时候可能就是另外一番景象,这就是高风险高收益的特点吧!)

4、“13精”给出了2022上半年度61家非上市寿险公司总投资收益率排行榜。

农银人寿的总投资收益率为3.97%,排名第1。综合投资收益率为3.01%,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占比为22.6%;

利安人寿的总投资收益率为3.45%,排名第2。综合投资收益率为0.86%,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占比为39.4%;

光大永明的总投资收益率为3.27%,排名第3。综合投资收益率为2.14%,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占比为31.6%。

正文:

2022年一季度上证指数收益率为-10.6%,二季度上证指数收益率为4.5%,截到现在(8月12日)的三季度上证指数收益率-3.6%。

那么,2022年上半年度寿险公司的实际投资收益到底表现如何呢,保险公司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规模变化如何呢?

本次,我们将聚焦2022上半年度61家非上市寿险公司综合投资收益率指标,并尝试验证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是否具有逆周期调节机制,即平滑权益价格剧烈变动对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的影响。

1

非上市寿险行业总投资收益率状况

偿二代二期比一期更加注重三支柱作用的发挥,即公开信息披露和市场约束机制。

当前我们共计收集到61家非上市寿险公司总投资收益率、综合投资收益率和最低资本结构指标,并以此作为非上市寿险行业汇总的基础数据。

其中,总投资收益率和综合投资收益率的区别在于是否考虑浮盈浮亏。

事实上,在究竟该采用哪种投资收益率指标的讨论中,一直有两种观点:

总投资收益率的优点在于其在利润表中“净利润”的上方,符合“损益满计观”。

而综合投资收益率虽然在利润表中“净利润”的下方,但是综合收益能够与净资产的变化保持一致。这符合“资产负债观”。

两种指标各有各的应用场景。

一季度我们重点介绍了寿险公司的综合投资收益率,本次我们将重点考察寿险公司的另外一个投资收益率指标:总投资收益率。

需要说明的是,2022年二季度偿报中合众人寿投资收益率为年化指标。

按照最新《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监管规则第18号》的编报规则,投资收益率指标应该是非年化的,还提醒各家公司注意。

如果有哪家公司披露的是年化指标,而我们当成非年化处理了,也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好做修正。

根据实际情况,我们统一按照非年化投资收益率进行处理(简单起见,年化收益率除以2进行非年化值转换)。

为便于大家理解两类投资收益率指标,我们展示了《偿付能力监管规则第18号》第二十四条给出的计算公式:

2022上半年度非上市寿险行业加权总投资收益率为2%,相比而言第一季度末加权总投资收益率仅为0.9%。

加权平均总投资收益率,我们使用的是公司总资产作为权重进行的计算。

此外,我们也给出了简单平均的总投资收益率指标。

进一步,我们给出了61家非上市寿险公司总投资收益率和综合投资收益率的描述性统计情况。

总投资收益率的简单平均值为1.97%,中位数为2.09%,最大值为3.97%,最小值为-1.38%。

其中,总投资收益率为负的公司数量有1家;总投资收益率高于3%的公司数量有4家,详细名单可见下文的排行榜。

采用类似的方法,我们也汇总了一下,非上市寿险公司加权综合投资收益率为1.16%,其中第一季度末加权综合投资收益率为-0.767%。

综合投资收益率的简单平均值为1.23%,中位数为1.31%,最大值为3.01%,最小值为-1.07%。

其中,综合投资收益率为负的公司数量仍有4家;综合投资收益率高于3%的公司数量仅剩1家,详细名单可见下文的排行榜。

从61家非上市寿险公司的分布情况来看,陆家嘴国泰、复星联合、长生人寿等12家公司外,剩余49家公司的综合投资收益率均不高于总投资收益率。

显然,上半年度各家公司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依然受到了资本市场波动的不利影响。

2

总投资收益率的简单平均值为1.97%,中位数为2.09%,最大值为3.97%,最小值为-1.38%。

其中,总投资收益率为负的公司数量有1家;总投资收益率高于3%的公司数量有4家。

综合投资收益率的简单平均值为1.23%,中位数为1.31%,最大值为3.01%,最小值为-1.07%。

其中,综合投资收益率为负的公司数量仍有4家;综合投资收益率高于3%的公司数量仅剩1家。

2、2022年二季度末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规模2791亿元,环比提高了6.9%。

同样,我们也计算了第一季度末和半年度末非上市寿险行业综合投资收益率与总投资收益率的差额。

2022半年度末两者相差-0.85个百分点,相比一季度末差额为-1.71,这表明二季度权益价格上涨,缩小了综合投资收益率与总投资收益率的差异。

与一季度的情况截然相反,二季度权益价格对投资收益率的改善也显著提高了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规模!

这意味着,权益价格上涨,使得公司投资收益改善的同时,也会进一步提高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规模。

这表明偿二代逆周期调节机制发挥了重要作用,有效平滑了权益价格剧烈变动对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的影响。

一季度权益不好时,权益风险资本要求在下降,二季度权益好一些时,资本要求也会提高。关于这个机制的调节作用,我们会持续观察。

3、为避免内循环效应,我们使用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占总体资本要求的比重衡量权益价格风险(注意,除以的是总体资本要求,而不是市场风险的资本要求)。

统计发现,2022上半年度非上市寿险公司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占比为30.1%,相比一季度末略有提高。

进一步,我们给出了61家非上市寿险公司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占比的描述性统计情况。

其中,简单平均值为25.9%,中位数为24.4%。

实证结果表明,在市场不好的情况下,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占比每提高1个百分点,综合投资收益率下降0.026个百分点。(当然,市场好的时候可能就是另外一番景象,这就是高风险高收益的特点吧!)

4、“13精”给出了2022上半年度61家非上市寿险公司总投资收益率排行榜。

农银人寿的总投资收益率为3.97%,排名第1。综合投资收益率为3.01%,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占比为22.6%;

利安人寿的总投资收益率为3.45%,排名第2。综合投资收益率为0.86%,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占比为39.4%;

光大永明的总投资收益率为3.27%,排名第3。综合投资收益率为2.14%,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占比为31.6%。

正文:

2022年一季度上证指数收益率为-10.6%,二季度上证指数收益率为4.5%,截到现在(8月12日)的三季度上证指数收益率-3.6%。

那么,2022年上半年度寿险公司的实际投资收益到底表现如何呢,保险公司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规模变化如何呢?

本次,我们将聚焦2022上半年度61家非上市寿险公司综合投资收益率指标,并尝试验证权益价格风险资本要求是否具有逆周期调节机制,即平滑权益价格剧烈变动对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的影响。

1

非上市寿险行业总投资收益率状况

偿二代二期比一期更加注重三支柱作用的发挥,即公开信息披露和市场约束机制。

当前我们共计收集到61家非上市寿险公司总投资收益率、综合投资收益率和最低资本结构指标,并以此作为非上市寿险行业汇总的基础数据。

其中,总投资收益率和综合投资收益率的区别在于是否考虑浮盈浮亏。

事实上,在究竟该采用哪种投资收益率指标的讨论中,一直有两种观点:

总投资收益率的优点在于其在利润表中“净利润”的上方,符合“损益满计观”。

而综合投资收益率虽然在利润表中“净利润”的下方,但是综合收益能够与净资产的变化保持一致。这符合“资产负债观”。

两种指标各有各的应用场景。

一季度我们重点介绍了寿险公司的综合投资收益率,本次我们将重点考察寿险公司的另外一个投资收益率指标:总投资收益率。

需要说明的是,2022年二季度偿报中合众人寿投资收益率为年化指标。

按照最新《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监管规则第18号》的编报规则,投资收益率指标应该是非年化的,还提醒各家公司注意。

如果有哪家公司披露的是年化指标,而我们当成非年化处理了,也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好做修正。

根据实际情况,我们统一按照非年化投资收益率进行处理(简单起见,年化收益率除以2进行非年化值转换)。

为便于大家理解两类投资收益率指标,我们展示了《偿付能力监管规则第18号》第二十四条给出的计算公式:

2022上半年度非上市寿险行业加权总投资收益率为2%,相比而言第一季度末加权总投资收益率仅为0.9%。

加权平均总投资收益率,我们使用的是公司总资产作为权重进行的计算。

此外,我们也给出了简单平均的总投资收益率指标。

进一步,我们给出了61家非上市寿险公司总投资收益率和综合投资收益率的描述性统计情况。

总投资收益率的简单平均值为1.97%,中位数为2.09%,最大值为3.97%,最小值为-1.38%。

其中,总投资收益率为负的公司数量有1家;总投资收益率高于3%的公司数量有4家,详细名单可见下文的排行榜。

采用类似的方法,我们也汇总了一下,非上市寿险公司加权综合投资收益率为1.16%,其中第一季度末加权综合投资收益率为-0.767%。

综合投资收益率的简单平均值为1.23%,中位数为1.31%,最大值为3.01%,最小值为-1.07%。

其中,综合投资收益率为负的公司数量仍有4家;综合投资收益率高于3%的公司数量仅剩1家,详细名单可见下文的排行榜。

从61家非上市寿险公司的分布情况来看,陆家嘴国泰、复星联合、长生人寿等12家公司外,剩余49家公司的综合投资收益率均不高于总投资收益率。

显然,上半年度各家公司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依然受到了资本市场波动的不利影响。

2

  截至8月8日,大部分非上市险企已披露了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相关险企上半年业绩表现也随之出炉。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在已披露该报告的非上市寿险公司中,有29家公司盈利,合计净利润为134.5亿元;32家公司亏损,合计亏损93.2亿元。

  整体而言,上半年非上市寿险公司净利润增速出现大幅下滑,上述61家险企合计净利为41.3亿元,同比下滑86%。受访专家认为,投资收益下行是拖累非上市寿险公司业绩的主因。此外,疫情等因素也影响了承保利润。

  非上市寿险公司

  业绩分化明显

  整体来看,61家非上市寿险公司上半年合计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出现较大幅度下滑,且亏损险企数量超过了盈利险企数量。

  在29家上半年盈利的非上市寿险公司中,泰康人寿、阳光人寿、中意人寿、中信保诚等险企上半年净利润排名靠前。其中,泰康人寿与阳光人寿净利润在非上市寿险公司上半年净利润排名中暂位列第一和第二,分别为61.55亿元、29.23亿元,这2家险企的净利润之和占29家上半年盈利的非上市寿险公司净利润总和的67.5%,非上市寿险公司马太效应依然明显。

  从上半年亏损的非上市寿险公司来看,中邮人寿净利润亏损17.8亿元,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上半年中邮人寿净资产收益率为-5.6%,总资产收益率为-0.4%,投资收益率为1.8%,综合投资收益率为0.8%。除中邮人寿之外,还有2家非上市寿险公司上半年亏损超10亿元;另有2家非上市寿险公司的亏损额为5亿元至10亿元;其他27家上半年亏损的非上市寿险公司亏损额低于5亿元,其中,有11家亏损额低于1亿元。

  从险企披露的数据来看,目前中小险企面临诸多问题:一是部分险企保费规模较大,但净利大幅亏损;二是业务品质低下,部分险种出现高比例退保,个别“拳头”产品退保率超过50%;三是较为依赖投资端,但投资能力却明显不足。

  投资端与承保端

  双双承压

  今年上半年,非上市险企投资端与承保端双双承压,尤其是投资端收益率普遍下行,影响了险企净利增速。

  普华永道中国金融行业管理咨询合伙人周瑾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相较于财产险公司,寿险公司的短期经营业绩更易受到资本市场波动的影响。今年上半年资本市场波动较大是拖累寿险行业利润水平的最重要因素。”

  星图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黄大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去年同期非上市险企投资收益较高,推高了基数,也是非上市险企业绩同比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之一。

  截至8月8日,大部分非上市险企已披露了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相关险企上半年业绩表现也随之出炉。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在已披露该报告的非上市寿险公司中,有29家公司盈利,合计净利润为134.5亿元;32家公司亏损,合计亏损93.2亿元。

  整体而言,上半年非上市寿险公司净利润增速出现大幅下滑,上述61家险企合计净利为41.3亿元,同比下滑86%。受访专家认为,投资收益下行是拖累非上市寿险公司业绩的主因。此外,疫情等因素也影响了承保利润。

  非上市寿险公司

  业绩分化明显

  整体来看,61家非上市寿险公司上半年合计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出现较大幅度下滑,且亏损险企数量超过了盈利险企数量。

  在29家上半年盈利的非上市寿险公司中,泰康人寿、阳光人寿、中意人寿、中信保诚等险企上半年净利润排名靠前。其中,泰康人寿与阳光人寿净利润在非上市寿险公司上半年净利润排名中暂位列第一和第二,分别为61.55亿元、29.23亿元,这2家险企的净利润之和占29家上半年盈利的非上市寿险公司净利润总和的67.5%,非上市寿险公司马太效应依然明显。

  从上半年亏损的非上市寿险公司来看,中邮人寿净利润亏损17.8亿元,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上半年中邮人寿净资产收益率为-5.6%,总资产收益率为-0.4%,投资收益率为1.8%,综合投资收益率为0.8%。除中邮人寿之外,还有2家非上市寿险公司上半年亏损超10亿元;另有2家非上市寿险公司的亏损额为5亿元至10亿元;其他27家上半年亏损的非上市寿险公司亏损额低于5亿元,其中,有11家亏损额低于1亿元。

  从险企披露的数据来看,目前中小险企面临诸多问题:一是部分险企保费规模较大,但净利大幅亏损;二是业务品质低下,部分险种出现高比例退保,个别“拳头”产品退保率超过50%;三是较为依赖投资端,但投资能力却明显不足。

  投资端与承保端

  双双承压

  今年上半年,非上市险企投资端与承保端双双承压,尤其是投资端收益率普遍下行,影响了险企净利增速。

  普华永道中国金融行业管理咨询合伙人周瑾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相较于财产险公司,寿险公司的短期经营业绩更易受到资本市场波动的影响。今年上半年资本市场波动较大是拖累寿险行业利润水平的最重要因素。”

  星图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黄大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去年同期非上市险企投资收益较高,推高了基数,也是非上市险企业绩同比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