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融嵊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騙子】理財公司 |施建祥美國被捕涉嫌兩大罪行 |背後玩的貓膩 |

11 月 3, 2022 公司

原標題:400億金融詐騙案爆出!“快鹿系”施建祥美國被捕,涉嫌兩大罪行!曾操盤《葉問3》,如今一夜夢碎

記者 吳霜

上週末,美國聯邦檢察院的一份公告將一位400億詐騙案的主人公重新拉回了公衆的視野。

10月29日,佛羅里達州南區檢察官辦公室發佈消息稱,中國商人在南佛羅里達聯邦法院被控簽證欺詐被拒絕保釋,這位57歲的中國商人仍將在邁阿密的監獄等待審判。文章後面表示,這位商人名叫施建祥。

消息透露,施建祥上週在拉斯維加斯的一個聚會上被捕,當時他正在宣傳一項針對加密貨幣的投資。 

起訴書顯示,施建祥非法獲取了兩個非移民護照。他聲稱從未用過別名,卻分別有兩張名爲“Jianxiang Shi”和“Long Niu”的護照。2017年2月,施建祥用名爲”Long Niu”的護照進入了美國,之後一直用“Morgan Shi”的名字在加利福尼亞和內華達生活。 

根據起訴書的指控,施建祥涉嫌犯有兩項欺詐和濫用美國非移民簽證的罪。如果罪名成立,施建祥將面臨最高10年的監禁以及最多25萬美元的罰款。

提到施建祥這個名字就繞不開“快鹿系”。 

“金融+電影”一夜夢碎

施建祥出生於1964年,在1999年通過收購包括“快鹿電纜”等破產企業,逐步建立快鹿系版圖。

2009年,他成立了以“東虹橋”爲名的一系列金融公司,主打小額貸款和融資擔保,主要包括上海東虹橋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以及上海長寧東虹橋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 

施建祥進入電影業是在2011年,其旗下的上海合禾影視與香港天馬電影製作合作了黃百鳴的賀歲影片《八星抱喜》,收穫了8600萬票房,此後施建祥愛上了電影投資,並開始致力於將金融與電影相結合。 

2014年,東虹橋金融控股成立了快鹿系的主打平臺當天財富和金鹿財行,入局了當時風頭正盛的P2P。

2015年5月4日,在《葉問3》的投資方舉行的發佈會上,不僅有開機儀式、粉絲探班、互動紀念品、媒體見面會等傳統活動,還宣佈將打造“全新概念”的理財產品——“影視寶”,實現“理財看首映”、“理財見明星”。 

2015年9月的一個理財產品 “詠春盈泰”顯示,該產品規模爲2億元人民幣,每份爲5萬元。承諾2016年4月30日到期後,給予投資者固定收益與浮動收益,可達10%以上。其中,也透露了《葉問3》電影收益權轉讓計劃,轉讓方爲上海融嵊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資金投向爲大銀幕(北京)電影發行控股有限公司。 

2015年10月28日在蘇寧金融的平臺上,合禾影視也發起了一項《葉問3》衆籌,款項從1000元到50000元不等。而衆籌回報除了認籌本金,還有預期年化8%的增值收益以及與電影票房掛鉤的浮動收益;同時,該項目還在顯著位置標出,最高年化收益能夠達11%。最終這個目標爲500萬的衆籌項目籌得了超過4000萬的款項。 

而早前爆出的買入《葉問3》55%票房收益的十方控股,背後第二大股東也正是施建祥本人。 

電影上映後,票房43小時破3億,60小時破4億,質疑聲也隨之而來。 

據2016年3月18日《中國電影報》報道,全國電影市場專項治理辦公室經覈查,發現該片存在非正常時間虛假排場的現象,查實的場次有7600餘場、涉及票房3200萬元。 

昔日神話,一夜崩塌。之後,《葉問3》投資方上海快鹿投資集團(下稱快鹿集團)又被爆出通過旗下多個金融平臺爲《葉問3》違規募集資金,涉嫌重複募資和“左手倒右手”的自融行爲。2016年3月31日,位於上海金虹橋國際中心的金鹿財行遭遇兌付危機,當天逾千名投資者聚集在金鹿財行公司總部要求兌付。 

審判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2018年9月,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發佈《上海一中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快鹿系”集資詐騙案》公告,對上海快鹿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及其相關公司和個人集資詐騙、非法吸收公衆存款一案一審公開開庭審理。 

2019年1月,“快鹿系”集資詐騙案公開審理宣判,涉案人施建祥組建個人控制的快鹿系集團,非法集資434億元均被轉入其個人及快鹿集團實際控制的銀行賬戶。 

除282億餘元被用於兌付前期投資者本息外,其餘款項被用於支付各項運營費用、股權收購和影視投資等經營活動、轉移至境外和購置車輛以及個人揮霍、侵吞等,判處15名被告人無期徒刑至有期徒刑9年不等,並處罰金等。

由此可以看出,快鹿系公司自己建立了一個完整的造假的閉環,而包裝這個“合法閉環”的就是他此前看中的“電影產業”。 

圖片來源:天眼查APP

在這個閉環中無論借款人、出資方,還是擔保中介,都與快鹿繫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其中出資方通過快鹿的P2P平臺將債權或分割或包裝,然後由東虹橋擔保公司進行擔保並承諾兜底。最終,投資者的錢要麼落入施建祥本人賬戶,要麼落入施建祥控制下的其他公司賬戶。 

也就是說,整個流程中,除了投資者本人,基本都是快鹿系自己人。而在快鹿的閉環中,快鹿旗下的大銀幕發行公司就是扮演借款公司的常客,在事後一些投資者收集到的5000多份未履約的合同中,大銀幕的借款就達到了1.5億。 

啓信寶數據顯示,現在所有快鹿系企業的最終受益人都是施建祥的兄弟施建興。 

打一槍,換一炮:施建祥在美國重操舊業

2018年潛逃至美國後,施建祥一直行事高調,在好萊塢經營影視投資公司Moregain Pictures Inc.。

圖片來源:施建祥領英動態

Fight to Fame(下簡稱“FF”)官網顯示,FF具有所謂獨特的商業模式,即“區塊鏈+電影+運動”,稱FF作爲加密貨幣,其價格在7日之內上漲了3233%,將要入局動作類真人秀。 

前三季度GDP20強城市出爐:滬京深繼續領跑,7城增速跑贏全國

科思創連續兩年亮相進博會,持續加碼在華投資

市場需求反彈,前三季度“硬科技”促進上海經濟穩定運行

原標題:400億金融詐騙案爆出!“快鹿系”施建祥美國被捕,涉嫌兩大罪行!曾操盤《葉問3》,如今一夜夢碎

記者 吳霜

上週末,美國聯邦檢察院的一份公告將一位400億詐騙案的主人公重新拉回了公衆的視野。

10月29日,佛羅里達州南區檢察官辦公室發佈消息稱,中國商人在南佛羅里達聯邦法院被控簽證欺詐被拒絕保釋,這位57歲的中國商人仍將在邁阿密的監獄等待審判。文章後面表示,這位商人名叫施建祥。

消息透露,施建祥上週在拉斯維加斯的一個聚會上被捕,當時他正在宣傳一項針對加密貨幣的投資。 

起訴書顯示,施建祥非法獲取了兩個非移民護照。他聲稱從未用過別名,卻分別有兩張名爲“Jianxiang Shi”和“Long Niu”的護照。2017年2月,施建祥用名爲”Long Niu”的護照進入了美國,之後一直用“Morgan Shi”的名字在加利福尼亞和內華達生活。 

根據起訴書的指控,施建祥涉嫌犯有兩項欺詐和濫用美國非移民簽證的罪。如果罪名成立,施建祥將面臨最高10年的監禁以及最多25萬美元的罰款。

提到施建祥這個名字就繞不開“快鹿系”。 

“金融+電影”一夜夢碎

施建祥出生於1964年,在1999年通過收購包括“快鹿電纜”等破產企業,逐步建立快鹿系版圖。

2009年,他成立了以“東虹橋”爲名的一系列金融公司,主打小額貸款和融資擔保,主要包括上海東虹橋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以及上海長寧東虹橋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 

施建祥進入電影業是在2011年,其旗下的上海合禾影視與香港天馬電影製作合作了黃百鳴的賀歲影片《八星抱喜》,收穫了8600萬票房,此後施建祥愛上了電影投資,並開始致力於將金融與電影相結合。 

2014年,東虹橋金融控股成立了快鹿系的主打平臺當天財富和金鹿財行,入局了當時風頭正盛的P2P。

2015年5月4日,在《葉問3》的投資方舉行的發佈會上,不僅有開機儀式、粉絲探班、互動紀念品、媒體見面會等傳統活動,還宣佈將打造“全新概念”的理財產品——“影視寶”,實現“理財看首映”、“理財見明星”。 

2015年9月的一個理財產品 “詠春盈泰”顯示,該產品規模爲2億元人民幣,每份爲5萬元。承諾2016年4月30日到期後,給予投資者固定收益與浮動收益,可達10%以上。其中,也透露了《葉問3》電影收益權轉讓計劃,轉讓方爲上海融嵊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資金投向爲大銀幕(北京)電影發行控股有限公司。 

2015年10月28日在蘇寧金融的平臺上,合禾影視也發起了一項《葉問3》衆籌,款項從1000元到50000元不等。而衆籌回報除了認籌本金,還有預期年化8%的增值收益以及與電影票房掛鉤的浮動收益;同時,該項目還在顯著位置標出,最高年化收益能夠達11%。最終這個目標爲500萬的衆籌項目籌得了超過4000萬的款項。 

而早前爆出的買入《葉問3》55%票房收益的十方控股,背後第二大股東也正是施建祥本人。 

電影上映後,票房43小時破3億,60小時破4億,質疑聲也隨之而來。 

據2016年3月18日《中國電影報》報道,全國電影市場專項治理辦公室經覈查,發現該片存在非正常時間虛假排場的現象,查實的場次有7600餘場、涉及票房3200萬元。 

昔日神話,一夜崩塌。之後,《葉問3》投資方上海快鹿投資集團(下稱快鹿集團)又被爆出通過旗下多個金融平臺爲《葉問3》違規募集資金,涉嫌重複募資和“左手倒右手”的自融行爲。2016年3月31日,位於上海金虹橋國際中心的金鹿財行遭遇兌付危機,當天逾千名投資者聚集在金鹿財行公司總部要求兌付。 

審判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2018年9月,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發佈《上海一中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快鹿系”集資詐騙案》公告,對上海快鹿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及其相關公司和個人集資詐騙、非法吸收公衆存款一案一審公開開庭審理。 

2019年1月,“快鹿系”集資詐騙案公開審理宣判,涉案人施建祥組建個人控制的快鹿系集團,非法集資434億元均被轉入其個人及快鹿集團實際控制的銀行賬戶。 

除282億餘元被用於兌付前期投資者本息外,其餘款項被用於支付各項運營費用、股權收購和影視投資等經營活動、轉移至境外和購置車輛以及個人揮霍、侵吞等,判處15名被告人無期徒刑至有期徒刑9年不等,並處罰金等。

由此可以看出,快鹿系公司自己建立了一個完整的造假的閉環,而包裝這個“合法閉環”的就是他此前看中的“電影產業”。 

圖片來源:天眼查APP

在這個閉環中無論借款人、出資方,還是擔保中介,都與快鹿繫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其中出資方通過快鹿的P2P平臺將債權或分割或包裝,然後由東虹橋擔保公司進行擔保並承諾兜底。最終,投資者的錢要麼落入施建祥本人賬戶,要麼落入施建祥控制下的其他公司賬戶。 

也就是說,整個流程中,除了投資者本人,基本都是快鹿系自己人。而在快鹿的閉環中,快鹿旗下的大銀幕發行公司就是扮演借款公司的常客,在事後一些投資者收集到的5000多份未履約的合同中,大銀幕的借款就達到了1.5億。 

啓信寶數據顯示,現在所有快鹿系企業的最終受益人都是施建祥的兄弟施建興。 

打一槍,換一炮:施建祥在美國重操舊業

2018年潛逃至美國後,施建祥一直行事高調,在好萊塢經營影視投資公司Moregain Pictures Inc.。

圖片來源:施建祥領英動態

Fight to Fame(下簡稱“FF”)官網顯示,FF具有所謂獨特的商業模式,即“區塊鏈+電影+運動”,稱FF作爲加密貨幣,其價格在7日之內上漲了3233%,將要入局動作類真人秀。 

前三季度GDP20強城市出爐:滬京深繼續領跑,7城增速跑贏全國

科思創連續兩年亮相進博會,持續加碼在華投資

市場需求反彈,前三季度“硬科技”促進上海經濟穩定運行

2016年2月24日,知名民企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针对网上有人发帖指其卷入上海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两家理财公司的”庞氏骗局”一事进行澄清,表示将依法追究侵权人员责任,并索赔1000万元。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两家公司与快鹿投资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网易财经调查发现,两家公司均由快鹿投资间接参与发起与设立。而作为”战略合作伙伴”,两家公司与快鹿投资的关联企业东虹桥担保、东虹桥小贷有着密切业务往来。两家公司推介的理财产品的资金用途,为从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受让东虹桥小贷的债权,这些债权由东虹桥小贷对中小企业和个人进行信用借款和抵押类借款形成,并由被宣称具有”国资”背景的东虹桥担保进行担保,可保本保息。两家公司与东虹桥小贷的合作是一种循环借贷模式。但在律师看来,相关债权并非原始债权,多次转让,真实性存疑。而循环借贷,则将放大资金杠杆风险。

2016年1月20日,新华社刊发了《有些“理财公司”背后藏着哪些“名堂”?》一文,质疑上海一些“理财公司”的高回报“理财产品”,“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两家公司被点名。

此后,多个微信群和自媒体公号出现《网曝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东虹桥小贷可能是上海开埠以来最大的庞氏骗局了》的网贴,称当天财富与金鹿财行背后老板是同一家,矛头直指知名民营企业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快鹿投资”)。

该网贴曝料称,“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东虹桥小贷都是从属与快鹿集团,股权下面都是代持,但老板都是同一团体”,“如今三家平台每个月的入账量至少有30亿元,大多以小贷债务转让为主,但所有的小贷债务均为东虹桥小贷提供,但东虹桥小贷的注册资本仅为5亿,依据法规存款规模最多为15亿,整个集团目前融资额从去年至今已超越400亿元”。

2月24日,快鹿投资在其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针对上述网贴内容进行澄清,并表示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将通过司法途径对侵权人员追究责任,拟向事件责任人索赔人民币1000万元。

据网易财经了解,金鹿财行、当天财富在上海的”支行”遍地开花,快鹿投资则在资本市场、影视圈等领域高歌猛进,不仅控制着上市公司神开股份(002278.SZ),还投资拍摄了《叶问3》等影片。那么,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与快鹿投资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快鹿间接参与成立两理财公司

尽管快鹿投资在官网上宣称,与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但不可否认的是,快鹿投资间接参与了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的发起与设立。

当天财富官网显示,其备案公司为上海当天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初始股东为上海当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当天金融”)和上海当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当天资产”),从2015年2月起经过多轮股权变更,目前的股东为两名自然人。

当天资产成立于2014年4月,发起人股东为快鹿投资和三名自然人。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公司经过几轮股权变更,目前股东为两名自然人。

当天金融成立于2014年5月,发起人股东同样是快鹿投资和三名自然人,以及此前刚刚成立的当天资产。经过股权变更,公司目前股东为两名自然人。

从以上过程可知,快鹿投资是当天财富系列关联公司的发起人股东。而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经过股权变更,上述几家公司均变成了自然人持股。

金鹿财行,全称是上海金鹿财行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官网宣称,在上海开设了20余家分支机构,并已完成全国近30个城市的布局。

工商资料显示,金鹿财行成立于2014年5月,发起股东是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融文化联合会”)和自然人周亚华,目前股东变更为自然人周亚华和王书凤。据知情人士透露,王书凤长期担任快鹿投资子公司镇江慧谷快鹿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和董事。

金融文化联合会成立于2013年5月,快鹿投资持有该公司20%的股权;另外80%股权,由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东虹桥金控”)持有。

也就是说,仅从表面上看,快鹿投资也曾间接充当了金鹿财行的发起股东。

对于快鹿投资曾经与金鹿财行、当天财富存在的持股关系,快鹿投资董事胡伟伟在2月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以法律准则为标准,这两家企业当前都是完全独立的法人,并没有快鹿投资在内,是完全干干净净独立的。所以我们讲是战略合作伙伴,原则上是这样。”

金鹿财行CEO张伯伟则介绍:”快鹿投资当初是想自己建立一家可以为小贷公司以及资产管理公司进行资产证券化服务的企业。但是术业有专攻,后来认识到将金鹿(财行)及当天(财富)变成独立企业再进行战略合作的方式比较合适。但是快鹿一直是我们潜在的、最有意向的入股机构。我们也希望这样一个善于资本运作的集团变成我们的大股东。”

理财产品的”国资”担保背景

作为”战略合作伙伴”,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与快鹿投资的关联企业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虹桥担保”)、上海长宁东虹桥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虹桥小贷”)有着密切业务往来。

在网易财经日前走访当天财富上海市区门店的过程中,当天财富的理财经理重点推荐了公司的”当月盈”、”当季丰”等系列”理财产品”。这些产品的投资门槛均为10万元,但该经理也表示,如果只有5万元也可以投。

上述理财产品的资金用途,均为从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受让东虹桥小贷的债权,这些债权由东虹桥担保负责担保本金和收益。在当天财富出具的多份投资人已签订的协议文件上,作为第三方的资产管理公司,均为上海融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融嵊资产”)。

相关协议文件显示,若达成认购意向,投资者作为甲方,将与乙方当天资产、丙方融嵊资产签订一份划款协议。前述当天财富的理财经理特别强调,可以在门店用pos机将钱款或以转账的方式直接划到融嵊资产的账户上。

当天财富方面的工作人员同时承诺,相关理财产品由东虹桥担保进行担保,保本保息。该工作人员还向网易财经展示了协议文件上东虹桥担保的公章,同时反复强调”东虹桥担保是有着(上海市)长宁区国资背景的担保公司”。

在新华社的报道中,金鹿财行的相关合同显示,丙方为”上海毓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毓点资产”)。金鹿财行的业务经理甚至直言”我们和毓点就是一家的,它是我们的全资子公司。真要出事了,我们两家也是连在一起的”。

而对于类似的问题,当天财富的理财经理向网易财经表示,融嵊资产与当天财富没有直接的股权关系。

除了划款协议,当天财富的理财客户还要与融嵊资产签订一份《债权转让及回购协议》——融嵊资产出让债权,投资者购买当月盈、当季丰等产品后,将成为债权债务关系中的新债权人。这份协议中显示的欠债方,通常为注册在上海的某家公司。协议除了显示借债方名称等信息外,注明的借款用途均为”流动资金借款”。

循环借贷或放大杠杆风险

在2月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东虹桥小贷总经理张蕾称,东虹桥小贷目前的不良贷款率为零,”不可能一笔没有,但我们做了很多创新,我们合作了很多资产管理公司、保理、保险公司,一般是做房产抵押,抵押率在五到六成,有的还款还息有问题的时候,我们会第一时间作处理和转让,六七折还是卖得掉的,所以(东虹桥小贷)没有坏账。”

那么,由融嵊资产、毓点资产转让给当天财富、金鹿财行的理财客户的债权中,是否存在张蕾提到的还款还息有问题的债权?其中风险债权的占比有多大?截至发稿,网易财经尚未获得东虹桥小贷方面的回复。

在金鹿财行CEO张伯伟眼中,东虹桥小贷与金鹿财行、当天财富的合作是一种循环借贷模式。”这个产业是一种小额分散的借贷行为,对中小企业和个人进行信用借款和抵押类借款。”他介绍,”但我(方)自有资金有限,这些借贷形成资产后转让给客户,再(向借款和理财客户)两头收取一定的费用,剩下是理财客户的理财回报,资金回来后再放贷,再形成债权,形成循环借贷过程。”

快鹿投资方面出具的文件显示,东虹桥小贷从2009年成立至今,共发放贷款万余笔,累计金额近160亿元。

同一份文件还介绍,仅金鹿财行2015年就”累计完成家庭财富资产配置159亿元”,”共为28540位客户提供综合理财服务”。当天财富则从2014年成立至今”已为42万客户提供全方位家庭资产配置服务”。可见两家理财公司的理财客户数量及理财资金规模,应远超东虹桥小贷的贷款笔数与累计贷款规模。

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徐珊珊曾向新华社记者表示,”丙方出让的债权并非原始债权,债权多次转让,真实性存疑。而且从现有的交易模式来看,有可能存在赚取多重利差乃至利用交易形成资金杠杆的可能,一旦发生资金断裂,资金风险相较于正常P2P资金风险是成几何级扩大的”。

作为债权存在的真实性证明,融嵊资产向东虹桥小贷购买相关债权的协议合同,以及东虹桥小贷对相关方的贷款合同,均系确认借贷关系的核心文件,但当天财富并未向网易财经提供这些文件。

日前,海投匯與上海融嵊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達成合作,共同向投資人推出《葉問3》電影收益權轉讓投資項目。公開信息顯示,《葉問3》依然由甄子丹領銜主演,並邀請了世界級拳王泰森加盟,影片將上演甄子丹與泰森之間的大對決。據悉,影片將於12月31日上映。

海投匯《葉問3》電影收益權轉讓宣傳圖片

海投匯與融嵊資產達成合作

近日,海投匯與上海融嵊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達成合作,共同向投資人推出《葉問3》電影收益權轉讓投資項目,投資人投資本項目不但可以獲得既定投資收益,還可以獲得影片票房相應的收益。

近些年,影視產業的蓬勃發展讓投資人看到了其中的投資機遇,海投匯聯合上海融嵊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共同推出《葉問3》電影收益權轉讓投資項目,正是迎合了社會大眾的投資期待,同時投資門檻大大降低,加之觀眾對熱門電影的期望值較高,預期票房收益非常看好。

海投匯CEO李魯一表示,海投匯推出《葉問3》電影收益權轉讓項目,一方面是我們平台進一步豐富投資理財產品的積極實驗,另一方面也是以更多樣化的形式回饋投資人。

海投匯致力於為投資人財富增值服務

海投匯依託母公司冠城大通的鼎力支持和閩商商會的品牌企業資源,已在資產端、資金端和客戶端形成完善的業務閉環和風控體系。憑藉對產業的深入了解和豐富的投資經驗,海投匯以嚴苛的品牌合作機構篩選機制和嚴謹的風控措施,確保資產端的安全可靠;通過整合冠城大通產業鏈上地產、金融、鐘錶珠寶和新能源等不同領域的資源,建立龐大的客戶資源共享體系;通過安全、專業的在線信貸產品設計及上市公司直接撥款的億級風險保證金的專項帳戶的設立與儲備,為借款方和投資方提供優質的金融居間服務,為每一位投資人創造財富增值的安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