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神開股份與快鹿公司】神开股份控股权之争 |上海快鹿投資集團 |快鹿集团起诉欲追回 |

11 月 3, 2022 公司

上海快鹿投資(集團)有限公司[1]、又稱快鹿集團,是一家位於上海市的金融公司,註冊地在長寧區[2]。2016年起,與相關公司涉及一系列非法集資案件引人關注。原董事長施建祥已中國政府通緝。

目次

歷史[編輯]

前身可追溯至1953年成立的上海快鹿電線電纜有限公司,是以生產快鹿牌電話線知名的國有線纜企業。1999年國企改革,企業家施建祥收購上海宣佈破產的四家國有企業。其中,快鹿即是受長寧區人民政府委託而收購,他以1億元資金收購10億資產的快鹿[3]。企業因此轉為私營。

快鹿集團擁有三個P2P借貸平台——金鹿財行、當天財富、東虹橋小貸。而快鹿集團對外否認與金鹿財行所屬公司——上海金鹿財行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隸屬關係。根據工商公示信息,快鹿集團和東虹橋金融控股公司[註 1]確實是金鹿財行的發起方[5]。

上海快鹿投資(集團)有限公司[1]、又稱快鹿集團,是一家位於上海市的金融公司,註冊地在長寧區[2]。2016年起,與相關公司涉及一系列非法集資案件引人關注。原董事長施建祥已中國政府通緝。

目次

歷史編輯

前身可追溯至1953年成立的上海快鹿電線電纜有限公司,是以生產快鹿牌電話線知名的國有線纜企業。1999年國企改革,企業家施建祥收購上海宣佈破產的四家國有企業。其中,快鹿即是受長寧區人民政府委託而收購,他以1億元資金收購10億資產的快鹿[3]。企業因此轉為私營。

快鹿集團擁有三個P2P借貸平台——金鹿財行、當天財富、東虹橋小貸。而快鹿集團對外否認與金鹿財行所屬公司——上海金鹿財行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隸屬關係。根據工商公示信息,快鹿集團和東虹橋金融控股公司[註 1]確實是金鹿財行的發起方[5]。

「快鹿系」集資詐騙案編輯

2013年,電影《葉問3》開拍,製作團隊來自香港,但由快鹿集團旗下子公司投資拍攝。施建祥擔任電影製片人。此片是資本參與影視製作的樣本。與快鹿集團相關的神開股份、十方控股、當天財富等多家公司、機構認購了《葉問3》在中國大陸的電影票房收益權。當時,神開股份由快鹿集團控股,施建祥則是十方控股第二大股東。2016年2月23日,十方控股以1.1億元人民幣的價格向合禾影視收購《葉問3》在大陸地區55%的票房收益權。25日,十方控股公告,施建祥將出任董事會主席。3月4日,《葉問3》在大陸上映。上映前,施建祥成為十方控股第一大股東[6]。上映之初,《葉問3》在票房上取得巨大成功,至3月6日,成為當周票房冠軍。就在上映首日,十方控股股價大漲22%。然而上映不久,即爆出票房造假。受此質疑影響,在3個交易日後,至3月9日收盤,十方控股累計跌幅47.78%,神開股份累計跌幅10.26%[7]。同月,金鹿財行出現兌付風波。由此引發一系列事件,稱快鹿事件。4月6日,快鹿集團公告併購金鹿財行、當天財富[2]。

7月8日,離職的集團董事局主席徐琪[註 2]對外指控,集團高管邵某某、韋某某等人侵吞50億元集團資產。徐琪亦被控侵吞6千萬元集團資產。9月8日,與快鹿集團關係密切的原上海市長寧區區長、上海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主任,現上海儀電(集團)有限公司監事會主席李耀新「落馬」。9月13日,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公安分局在微博發佈案情通告,稱金鹿財行、當天財富未取得合法資質的情況下,面向公眾募集資金,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9月中旬,上海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總隊已對快鹿集團進入全面調查[2]。東方衛視主持人陳蓉為快鹿旗下平台「金鹿財行」的形象代言人,以及上海東虹橋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的股東。12月24日,由快鹿債權人共同設立的「快鹿債權人TM」微信公眾號發佈了一封名為「2016.12.24 維權行動:實名舉報陳蓉和堅決反對其主持春晚」的實名舉報信,強調債權人因相信陳蓉代言和東虹橋融資擔保擔保購買了「金鹿財行」的理財產品[8]。

2018年5、6月間,與施建祥關係密切的崔永元舉報影視圈陰陽合同。10月,由此引發的范冰冰偷稅漏稅事件得出調查結論。崔永元披露在向國家稅務總局提供證據的過程中,被上海公安局經偵大隊派員詢問。同時,上海警方偵查他所參與的公司,審訊他之前的助理。上海警方詢問崔永元,因范冰冰案,或因快鹿集團案,不得而知。

2019年1月16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對快鹿集團、東虹橋小貸公司、東虹橋擔保公司分別以集資詐騙罪判處罰金人民幣15億元、2億元、2億元;對黃家騮、韋炎平以集資詐騙罪判處無期徒刑,並處罰金;對徐琪以集資詐騙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兩罪並罰判處有期徒刑13年,並處罰金;對周萌萌等其餘12名被告人以集資詐騙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15年至9年不等的刑罰,並處罰金[9]。一審宣判後,黃家騮等14名被告人均不服,提出上訴,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10]。

  围绕神开股份的控股权之争,快鹿集团与潜在接盘方的分歧越闹越大。在快鹿集团深陷危机之时,其临时负责人曾将神开股份控股权转手,此后快鹿集团“变卦”,目前来看,由此而产生的诉讼战已难避免。

  6月22日,神开股份公告,称接到股东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业祥投资”)的《通知函》,业祥投资称已就其与宁波惠佳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宁波惠佳”)及顾正、王祥伟、袁建新等自然人股东签订的相关协议,向上海市高院提起确权诉讼。

  业祥投资称,6月8日,案外人徐琪(即前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擅自以业祥投资名义与宁波惠佳、顾正、王祥伟、袁建新、高湘、顾冰等签订了《关于神开股份之股份转让协议》。该协议未经业祥投资股东会决议通过,其签署严重损害了业祥投资股东方及相关第三方的权益。业祥投资此前公告还透露,上述协议书并未经过其法定代表人谷平签字确认。

  业祥投资称,基于上述理由,请求法院确认该《股份转让协议》无效。据介绍,6月21日,业祥投资已收到上海高院关于该诉讼状的受理登记函。

  上述《股份转让协议》对于目前的神开股份来说影响重大,这场诉讼的结果也将直接左右神开股份控股权归属。

  对此,另一当事方宁波惠佳并不乐意。神开股份6月22日公告显示,宁波惠佳正式函告上市公司称,“业祥投资函件所称本企业已明确表态,《股份转让协议》将终止履行与事实严重不符,本企业从未以任何方式表示前述《股份转让协议》将终止履行”。宁波惠佳不光表示要求继续履行《股份转让协议》,同时要求神开股份披露与诉讼相关的《股份转让协议》及《借款协议》具体内容。

  据了解,业祥投资是快鹿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其持有神开股份13.074%股权。据此前约定,顾正等自然人股东将神开股份15.004%股份质押给业祥投资,并将该等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业祥投资行使,业祥投资在神开股份拥有表决权的股份一度达到28.078%。

  今年4月6日,徐琪在快鹿集团危机爆发后临时接任该集团董事会主席,6月15日,徐琪决定离开快鹿。正是在徐琪任上,业祥投资“放手”神开股份控股权。

  根据神开股份最新披露的内容,6月8日,业祥投资作为转让股份的质押权人参与协议签署,协议约定,顾正等自然人股东将神开股份15.004%股份以16.09元每股、总计8.785亿元价款的价格转让给宁波惠佳。

  该协议约定,协议经宁波惠佳加盖公章、自然人股东各方或其授权代表签字、业祥投资加盖公章后成立并生效。

  同时,宁波惠佳与业祥投资签署借款协议,宁波惠佳同意向业祥投资借款不超过1亿元,借款专项用于偿还业祥投资以股票质押方式向海通证券(15.360, 0.18, 1.19%)的部分融资本金2亿元及其利息,由宁波惠佳直接支付至海通证券的账户。

  协议显示,该笔借款期限六个月,年利率为6%,协议经双方加盖公章、宁波惠佳收购顾正等人所持神开股份15.004%的股份过户至宁波惠佳名下之日起生效。

  从目前局面来看,神开股份控股权之争将暂时演变为法律诉讼之争,最终结果仍有待法院判决。对于快鹿集团及神开股份来说,未来还将有较长路要走。

中国财经客户端

中国财经微信公众号

中国新三板客户端

中国新三板微信公众号

上周五(6月17日),神开股份收到顾正等自然人股东发来的《股东表决权委托撤销通知》及业祥投资发来的公司函,双方函件互相“打架”。 顾正等自然人股东称,6月8日已与业祥投资签署了《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撤销委托业祥投资代为行使的神开股份15%股份的表决权,顾正等合计持有神开股份21.81%股份,该等股份目前未委托任何主体代为行使表决权。 业祥投资对此并不认可,对《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

不过,业祥投资对此持有异议。业祥投资表示,其与顾正、王祥伟、袁建新、高湘、顾冰签署的《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的合法性、真实性、有效性均存在重大疑问,该《协议书》并未经过业祥投资法定代表人谷平签字确认和其股东会决议通过。 业祥投资据此认为,在上述协议存在重大法律问题的前提下,未经司法认定前,顾正等人不具备收回其所持的神开股份表决权的法律要件,顾正等人所持有的神开股份15.004%股份的表决权仍应当由业…

业祥投资为快鹿集团全资子公司,快鹿集团因此成为神开股份的间接控股股东,神开股份实控人施建兴也是快鹿集团实控人。 正因如此,神开股份也卷入了快鹿集团这场不断升级的危机中。

业祥投资为快鹿集团全资子公司,快鹿集团因此成为神开股份的间接控股股东,神开股份实控人施建兴也是快鹿集团实控人。 正因如此,神开股份也卷入了快鹿集团这场不断升级的危机中。

另外,徐琪还在微博上公开称要员工停薪以保证投资者的资金兑付。 徐琪种种表现让投资者“感受到了希望”,不少投资者认为徐琪可以“力挽狂澜”,甚至于在快鹿的官方网站上,有投资者给徐琪本人送出锦旗,上书“想客户所想,急客户所急。” 而此次徐琪突然宣布离职,让投资者感受到巨大反差。“才上任两个多月就离职,这是不是为拖延时间转移资产做的局”,“越等结果越差”,“是不是快鹿之前做的10月份前全面兑付承诺不会兑现了”…

工商资料显示,中海投金控前身为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而快鹿投资持有东虹桥担保39%股份,持东虹桥小贷52%股份,因此被指与快鹿投资存在关联关系。不过《第一财经日报》也注意到,在神开股份9个董事中,有4位董事均避开此前与中海投金控设立《叶问3》票房收益权基金与解除协议的投票决议,。

神开股份强调,“中海投金控与本公司及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存在关联关系。” 但工商资料显示,中海投金控原名为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其股权以及业务均和快鹿投资存在较多合作。例如,快鹿投资和东虹桥金控曾联合成立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大银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又联合快鹿投资成立了大银幕(上海)电影投资有限公司。

该消息迅速影响到金鹿财行的“战略合作伙伴”快鹿投资集团。截至发稿,涉及快鹿投资集团的A股上市公司神开股份,以及3家港股上市公司十方控股、明华科技、大中华金融,股价均出现下跌。

点击查看更多

盛松成

是否降准还有待观察

如果各项数据表明经济已经企稳或很快企稳,则降准的必要性就没那么大。

张晓晶

高杠杆率是金融脆弱性的根源

造成中国债务积累与杠杆率攀升的体制性根源在于国有企业。

杨建华

短期关注业绩增长主线

从中长期看,股市依然向好,但在股价快速上涨的背景下,短期要关注业绩增长能否和股价相匹配。

刘兴国

央企资产重组受关注

近期南船对旗下上市公司重组方案的调整,无疑引发了市场对此次南船业务整合的猜测。

刘平安

新三板迈开国际化发展步伐

“新三板+H”模式落地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揭开新篇章,为提升新三板市场管理水平和能力带来机遇。

巴曙松

首批”新三板+H”或6月上市

港交所与股转的合作可参考沪港通、深港通的模式,预计今年6月7月将出现首批合资格三板企业上市。

崔彦军

企业冲刺创新层积极性减弱

现在企业拟IPO热情下降了很多,大部分企业对于是否要冲层保层保持着顺其自然的态度。

周运南

A股并购新三板公司实现双赢

A股和新三板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核心组成部分,并购重组逐渐成为上下互通、有机联系的重要纽带。

编辑推荐

中国网民总数已达7.1亿

格力电器收购银隆遭问询

  围绕神开股份的控股权之争,快鹿集团与潜在接盘方的分歧越闹越大。在快鹿集团深陷危机之时,其临时负责人曾将神开股份控股权转手,此后快鹿集团“变卦”,目前来看,由此而产生的诉讼战已难避免。

  6月22日,神开股份公告,称接到股东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业祥投资”)的《通知函》,业祥投资称已就其与宁波惠佳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宁波惠佳”)及顾正、王祥伟、袁建新等自然人股东签订的相关协议,向上海市高院提起确权诉讼。

  业祥投资称,6月8日,案外人徐琪(即前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擅自以业祥投资名义与宁波惠佳、顾正、王祥伟、袁建新、高湘、顾冰等签订了《关于神开股份之股份转让协议》。该协议未经业祥投资股东会决议通过,其签署严重损害了业祥投资股东方及相关第三方的权益。业祥投资此前公告还透露,上述协议书并未经过其法定代表人谷平签字确认。

  业祥投资称,基于上述理由,请求法院确认该《股份转让协议》无效。据介绍,6月21日,业祥投资已收到上海高院关于该诉讼状的受理登记函。

  上述《股份转让协议》对于目前的神开股份来说影响重大,这场诉讼的结果也将直接左右神开股份控股权归属。

  对此,另一当事方宁波惠佳并不乐意。神开股份6月22日公告显示,宁波惠佳正式函告上市公司称,“业祥投资函件所称本企业已明确表态,《股份转让协议》将终止履行与事实严重不符,本企业从未以任何方式表示前述《股份转让协议》将终止履行”。宁波惠佳不光表示要求继续履行《股份转让协议》,同时要求神开股份披露与诉讼相关的《股份转让协议》及《借款协议》具体内容。

  据了解,业祥投资是快鹿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其持有神开股份13.074%股权。据此前约定,顾正等自然人股东将神开股份15.004%股份质押给业祥投资,并将该等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业祥投资行使,业祥投资在神开股份拥有表决权的股份一度达到28.078%。

  今年4月6日,徐琪在快鹿集团危机爆发后临时接任该集团董事会主席,6月15日,徐琪决定离开快鹿。正是在徐琪任上,业祥投资“放手”神开股份控股权。

  根据神开股份最新披露的内容,6月8日,业祥投资作为转让股份的质押权人参与协议签署,协议约定,顾正等自然人股东将神开股份15.004%股份以16.09元每股、总计8.785亿元价款的价格转让给宁波惠佳。

  该协议约定,协议经宁波惠佳加盖公章、自然人股东各方或其授权代表签字、业祥投资加盖公章后成立并生效。

  同时,宁波惠佳与业祥投资签署借款协议,宁波惠佳同意向业祥投资借款不超过1亿元,借款专项用于偿还业祥投资以股票质押方式向海通证券(15.360, 0.18, 1.19%)的部分融资本金2亿元及其利息,由宁波惠佳直接支付至海通证券的账户。

  协议显示,该笔借款期限六个月,年利率为6%,协议经双方加盖公章、宁波惠佳收购顾正等人所持神开股份15.004%的股份过户至宁波惠佳名下之日起生效。

  从目前局面来看,神开股份控股权之争将暂时演变为法律诉讼之争,最终结果仍有待法院判决。对于快鹿集团及神开股份来说,未来还将有较长路要走。

中国财经客户端

中国财经微信公众号

中国新三板客户端

中国新三板微信公众号

上周五(6月17日),神开股份收到顾正等自然人股东发来的《股东表决权委托撤销通知》及业祥投资发来的公司函,双方函件互相“打架”。 顾正等自然人股东称,6月8日已与业祥投资签署了《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撤销委托业祥投资代为行使的神开股份15%股份的表决权,顾正等合计持有神开股份21.81%股份,该等股份目前未委托任何主体代为行使表决权。 业祥投资对此并不认可,对《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

不过,业祥投资对此持有异议。业祥投资表示,其与顾正、王祥伟、袁建新、高湘、顾冰签署的《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的合法性、真实性、有效性均存在重大疑问,该《协议书》并未经过业祥投资法定代表人谷平签字确认和其股东会决议通过。 业祥投资据此认为,在上述协议存在重大法律问题的前提下,未经司法认定前,顾正等人不具备收回其所持的神开股份表决权的法律要件,顾正等人所持有的神开股份15.004%股份的表决权仍应当由业…

业祥投资为快鹿集团全资子公司,快鹿集团因此成为神开股份的间接控股股东,神开股份实控人施建兴也是快鹿集团实控人。 正因如此,神开股份也卷入了快鹿集团这场不断升级的危机中。

业祥投资为快鹿集团全资子公司,快鹿集团因此成为神开股份的间接控股股东,神开股份实控人施建兴也是快鹿集团实控人。 正因如此,神开股份也卷入了快鹿集团这场不断升级的危机中。

另外,徐琪还在微博上公开称要员工停薪以保证投资者的资金兑付。 徐琪种种表现让投资者“感受到了希望”,不少投资者认为徐琪可以“力挽狂澜”,甚至于在快鹿的官方网站上,有投资者给徐琪本人送出锦旗,上书“想客户所想,急客户所急。” 而此次徐琪突然宣布离职,让投资者感受到巨大反差。“才上任两个多月就离职,这是不是为拖延时间转移资产做的局”,“越等结果越差”,“是不是快鹿之前做的10月份前全面兑付承诺不会兑现了”…

工商资料显示,中海投金控前身为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而快鹿投资持有东虹桥担保39%股份,持东虹桥小贷52%股份,因此被指与快鹿投资存在关联关系。不过《第一财经日报》也注意到,在神开股份9个董事中,有4位董事均避开此前与中海投金控设立《叶问3》票房收益权基金与解除协议的投票决议,。

神开股份强调,“中海投金控与本公司及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存在关联关系。” 但工商资料显示,中海投金控原名为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其股权以及业务均和快鹿投资存在较多合作。例如,快鹿投资和东虹桥金控曾联合成立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大银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又联合快鹿投资成立了大银幕(上海)电影投资有限公司。

该消息迅速影响到金鹿财行的“战略合作伙伴”快鹿投资集团。截至发稿,涉及快鹿投资集团的A股上市公司神开股份,以及3家港股上市公司十方控股、明华科技、大中华金融,股价均出现下跌。

点击查看更多

盛松成

是否降准还有待观察

如果各项数据表明经济已经企稳或很快企稳,则降准的必要性就没那么大。

张晓晶

高杠杆率是金融脆弱性的根源

造成中国债务积累与杠杆率攀升的体制性根源在于国有企业。

杨建华

短期关注业绩增长主线

从中长期看,股市依然向好,但在股价快速上涨的背景下,短期要关注业绩增长能否和股价相匹配。

刘兴国

央企资产重组受关注

近期南船对旗下上市公司重组方案的调整,无疑引发了市场对此次南船业务整合的猜测。

刘平安

新三板迈开国际化发展步伐

“新三板+H”模式落地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揭开新篇章,为提升新三板市场管理水平和能力带来机遇。

巴曙松

首批”新三板+H”或6月上市

港交所与股转的合作可参考沪港通、深港通的模式,预计今年6月7月将出现首批合资格三板企业上市。

崔彦军

企业冲刺创新层积极性减弱

现在企业拟IPO热情下降了很多,大部分企业对于是否要冲层保层保持着顺其自然的态度。

周运南

A股并购新三板公司实现双赢

A股和新三板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核心组成部分,并购重组逐渐成为上下互通、有机联系的重要纽带。

编辑推荐

中国网民总数已达7.1亿

格力电器收购银隆遭问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