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三九集團的子公司】三九企業集團 |深圳南方制药厂 |三九企业集团 |

11 月 2, 2022 公司

三九企业集团(英語:999 Group[3]),簡稱三九集团,前身是深圳南方制药厂,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家國有中央企業集團。三九集团曾經是上市公司三九医药、三九生化、三九发展以及國企中国航空港建设总公司、广东中海工程建设总局的母公司。

2003年12月,三九集团巨额债务危机爆发。2004年7月,国资委向国务院请求对三九集团进行资产及债务重组并获批。2007年,在经历过一系列剥离重组后,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三九集团并入华润(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其全资子企业[4]。在剥离完绝大多数资产之后于2009年关闭。

目录

名称来源[编辑]

三九集团的企业名称来源自南方制药厂主打产品——三九胃泰配方中两味主要成分三杈苦和九里香的缩写。而后来的“999”商标也取自“三九胃泰”的药品名[5]。

三九企业集团(英語:999 Group[3]),簡稱三九集团,前身是深圳南方制药厂,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家國有中央企業集團。三九集团曾經是上市公司三九医药、三九生化、三九发展以及國企中国航空港建设总公司、广东中海工程建设总局的母公司。

2003年12月,三九集团巨额债务危机爆发。2004年7月,国资委向国务院请求对三九集团进行资产及债务重组并获批。2007年,在经历过一系列剥离重组后,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三九集团并入华润(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其全资子企业[4]。在剥离完绝大多数资产之后于2009年关闭。

目录

名称来源编辑

三九集团的企业名称来源自南方制药厂主打产品——三九胃泰配方中两味主要成分三杈苦和九里香的缩写。而后来的“999”商标也取自“三九胃泰”的药品名[5]。

歷史编辑

三九企业集团的又名深圳南方制药厂,由文職軍人赵新先與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旗下的第一军医大学(現稱南方医科大学)合作創立,一說創立於1985年[1][2],一說創立於1986年[6],並於1987年投產[2]。據稱,赵新先是三九胃泰的發明人[1],但根據《南方人物周刊》,南方医院的周殿元教授認為配方是其發明,而「赵新先只不过当时在药剂科作为药剂师参与而已」[7]。

1991年,制药厂直屬解放军总后勤部[6][8]。

1992年1月31日,解放军总后勤部以制药厂作為本體,組建三九企业集团[6],並在1993年登記名稱為三九企业集团(深圳南方制药厂)[6]。1992年,三九集团與泰國正大集團的正大药业合作,創立合營公司三九药业,分別佔股51%和49%[6]。根據《華潤》雜誌,三九集团「从1996年到2001年,……兼并了148家企业,平均每个月并购两家」[2],種下日後集團財困的伏線。例如在1996年,集團收購龙滨酒厂[註 1],但此後酒厂一直停产[2]。

1998年,集团改屬国家经贸委管轄[1],其後直属中央大型企业工委管理[9]:7,2003年9月30日,三九企业集团是第一批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中央企業之一[10]。

1998年3月,三九集团向三九药业的其他股東收購股份,私有化三九药业為全資子公司[6],部署集團重組。

1999年3月10日,全国军队武警部队和政法机关企业交接工作办公室決定將另一家有軍方背景的公司中国航空港建设总公司,轉歸三九集团旗下[11],令集團又涉足建築工程業。

1999年4月21日,集团透過集團公司本身,及子公司三九药业,成立孫公司三九医药股份有限公司[6],並於2000年3月9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12]。上市之前,其他股東計有九先生物工程、先达明贸易和惠州市壬星工贸三家公司[6]。

2000年3月31日[13],另一上市公司宜春工程机械被改名三九宜工生化[註 2]。截至2000年12月31日,三九集团是三九生化的第一大股東,佔41.02%[13]。2001年,三九生化透過自身及子公司三九精化,向解放军成都军区联勤部军事医学研究所,收購昆明白马制药餘下的30%股權,將昆明白马制药私有化為三九生化的全資子公司[15][註 3]。2002年4月,三九集团將三九生化的股權,以每股3.94元(人民幣,下同),轉至上市公司三九医药[17],其後三九集团更將其他股权資產轉讓至三九医药,以股抵債[18]。2006年,三九医药再將所持的三九生化股權,轉讓予振兴集团。

自2001年7月23日,三九集团亦曾經擁有上市公司三九发展[註 4]29.50%股權,為第一大股東[9]:6,但於2006年將所持股權轉讓至鼎立建设[20]。但根據《第一财经日报》的報導,在完成出售之前,三九发展的資產已被掏空,例如三九发展上海胶带廠分廠名下的土地均被轉讓[21],三九发展在上海的零售连锁药店,已轉到三九集团本身[sic]等[22]。報導更指以上交易,三九发展並未跟隨上市公司常規,公佈大眾[22]。而根據公司年報,截至2005年12月31日,三九发展實際上資不抵債,淨負債為1,408萬元[23]。

2002年,透過債換股及股換股出售「湖南三九南開制藥」(南開制藥廠)的母公司Chilli Investment Limited予香港上市公司YGM貿易,使三九集团,透過子公司「香港三九實業有限公司」、孫公司Bio Partner Limited,取得YGM貿易的無投票權遞延股份。三九集团更可以兌換無投票權遞延股份為正股(普通股),而YGM貿易亦可贖回該批股份。若全數兌換,變相取得YGM貿易第二大股東地位[24][25]。但交易在2003年被取消,改為只債換股,將三九集团對YGM的債務共3,000萬港元,換作Chilli Investment公司的22%股權[26][27]。其後,南開制藥被併入為三九医药的子公司[28],並於2012年改名為「华润三九(郴州)制药有限公司」[29]。YGM亦於2009年出售其間接持手的南開制藥少數股權(22%),作價1,198萬元人民幣[30]。

另外根據 《董事会》雜誌的報導,集團的上市公司三九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曾經創立深圳市三九医药连锁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深圳三九连锁[註 5]),大肆擴張连锁药店,包括收購上述由上海胶带(即三九发展)擁有[sic]的药房[32]。但最終因為經營困難,在2006年三九医药同意以400万元出售深圳三九连锁[32][33]。《董事会》雜誌及《北京日报》以拍賣底價300万元,擁有1000多家连锁药店計算,即每家药店的拍賣底價平均不超过3,000元[32][34]。根據公司公告,截至2005年6月30日,深圳三九连锁的净资产评估值,为負36.26万元[31]。但交易最終被取消。同年(2006年)11月,三九集团亦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集团私人擁有的上海三九医药有限公司、上海价美医药连锁有限公司,挂牌价約1,728万元[35]。2009年,三九医药終於成功出售深圳三九连锁予當時的直接母公司华润医药控股,作價1元,同時將對深圳三九连锁的債權折價转让[36][37]。

2003年9月28日,《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表文章《98亿贷款:银行逼债三九集团》称,截至2002年底,三九集团共欠银行贷款98亿元人民币。报道一出,债权人开始集中向三九集团及下属企业回收到期或未到期贷款。同年12月,中国民生银行为实现H股上市,压缩不良资产,开始大力度清收对三九的贷款,冻结了三九集团持有的4亿股三九医药国有法人股。此举引发金融机构的连锁反应,工商银行、光大银行分别冻结了三九药业持有的1.51亿股三九医药股份,并查封了三九集团及三九医药投资于深圳的资产。三九集团直接持有三九发展的3270万股国有法人股分别被中国银行、深圳市商业银行申请司法冻结。三九医药持有三九宜工生化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国有法人股也被民生银行申请司法冻结。其他各债权人纷纷要求三九集团的企业归还贷款,并提起诉讼,对三九所有资产进行多轮查封和冻结。三九集团的债务危机彻底爆发。

2004年年初,国内其他媒体跟进报道,更引致三九系上市公司股价连续下跌。到春节过后,国内主要银行均对三九系“只收不贷”,使得三九集团资金链濒临破裂,5月,三九集团本部员工工资和社保费拖欠近四个月以上,集团流动资金仅有480元,还需要面对260起起诉,陷入崩溃境地。

三九集团的债务危机,除了赵新先“一人体制”下专断冒进埋下的弊端以外,三九集团改组初期留下的所有制性质及国资的入股问题迟迟未解决也是重要原因。三九集团陷入债务危机后,赵新先声称:“三九发展到今天,上缴给国家的利税是40多个亿,上缴给银行的利息是30多个亿,上缴给上级将近10个亿。这个数字跟三九在银行的贷款数字相近,都在80亿元左右。”由此,他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实现出资到位的问题,解决50亿元净资产的最终归属;二是完成股份制改造,建立规范的法人治理结构,最终完成激励机制和监督机制的完善。”2004年3月,北京召开全国两会,赵新先大胆逼宫国资委,声称:国有出资人是存在的,但却没有实际出资。他要求国资委为三九注资50亿元,或让三九产权明晰化。

2004年5月16日,三九集团召开中层以上干部会议,时任国资委王勇副主任在会上宣读了国资委、国资委党委的任免通知:任命孙晓民同志为三九集团总经理、党委书记,免去赵新先同志三九集团总经理、党委书记职务。

2004年7月,国资委向国务院递交了《关于解决三九企业集团债务危机和实施资产债务重组有关问题的紧急请示》,报告中提出,为有利于三九集团摆脱困境,保持企业和社会稳定,建议由国资委会同财政部、银监会等部门加强对三九集团和各债权人的协调,制订解决三九集团债务问题的具体方案。该请示报告得到了国家领导的批准。由此国资委正式开始对三九集团实行资产债务的核算及重组。

2004年底,国资委委托天职孜信会计师事务所对三九集团清产核资,最终结果是三九集团总资产为115.79亿元,负债高达151.15亿元((其中银行负债达113亿元)),少数股东权益14.2亿元,所有者权益负49.55亿元,处于实质性破产境地。三九集团对上市公司资金占用情况十分严重,经深圳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截至2006年6月30日,三九集团下属三家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额40亿元,其中,三九医药资金被占用37.8亿元,在当时全国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一。

2004年9月 国资委开始组织三九债权人进行重组谈判,这是国资委首度以商业谈判形式介入属下国企重组。在经历三年四次的谈判之后,2006年7月17日,国资委与三九债权人同意三九集团102亿元银行债务总体保全率为60%。2006年11月,国资委、三九集团启动战略投资者选择工作。

在2004年5月至2006年12月重组期间,三九集团主业从原来庞杂的“八大主业”,精缩为医药、工程和房地产三项。通过主辅剥离,下属企业从近500家减少到240家,员工从38586人减少到18000余人。剥离出的企业有的交由管理层控股,有的转让给地方国资,有的进行政策性破产。

2006年,三九集团主营业务收入为63.5亿元,息税前利润为4.63亿元(扣除非经营性因素后),利润总额为0.09亿元,集团整体实现了扭亏为盈。

2007年3月14日,第48次国资委主任办公会初步确定华润集团为三九集团战略投资者并托管三九集团。

2007年12月29日,《三九集团债务重组协议》正式签署。根据协议,三九集团及华润集团需要向债权人支付债务重组款为45.66亿元,其中三九医药层面偿付约29亿元,集团层面偿付16.7亿元。债委会债权人受偿额为44.13亿元,非债委会债权人受偿额为1.53亿元。同月,经国务院批准,三九企业集团并入华润(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其全资子企业。[38]

2007年华润集團接收三九集团[4],继续分離資產,清理其時剩下的197家企业[2][註 6],例如將經營花椒油业务的汉源三九[註 7]55%股權,由三九医药转给華潤集團華潤創業旗下的五丰行[2],作價5,800萬元[40][41]。又或者計劃重啟龙滨酒的生產[42]等等。雖然龙滨酒厂其後被哈尔滨工业资产经营公司接手,並由該國企拍賣龙滨酒厂的擁有權[43]。

2008年4月16日,国资委签发《关于三九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国有股东变更有关问题的批复》(国资产权[2008]384号),同意将三九集团所持有的三九医药 84,462,520股股份、三九药业所持有的三九医药613,937,480股股份的持股划转为华润医药有限公司。

三九企業集團(英語:999 Group[3]),簡稱三九集團,前身是深圳南方製藥廠,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家國有中央企業集團。三九集團曾經是上市公司三九醫藥、三九生化、三九發展以及國企中國航空港建設總公司、廣東中海工程建設總局的母公司。

2003年12月,三九集團巨額債務危機爆發。2004年7月,國資委向國務院請求對三九集團進行資產及債務重組並獲批。2007年,在經歷過一系列剝離重組後,經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批准,三九集團併入華潤(集團)有限公司,成為其全資子企業[4]。在剝離完絕大多數資產之後於2009年關閉。

目次

名稱來源[編輯]

三九集團的企業名稱來源自南方製藥廠主打產品——三九胃泰配方中兩味主要成分三杈苦和九里香的縮寫。而後來的「999」商標也取自「三九胃泰」的藥品名[5]。

三九企業集團(英語:999 Group[3]),簡稱三九集團,前身是深圳南方製藥廠,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家國有中央企業集團。三九集團曾經是上市公司三九醫藥、三九生化、三九發展以及國企中國航空港建設總公司、廣東中海工程建設總局的母公司。

2003年12月,三九集團巨額債務危機爆發。2004年7月,國資委向國務院請求對三九集團進行資產及債務重組並獲批。2007年,在經歷過一系列剝離重組後,經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批准,三九集團併入華潤(集團)有限公司,成為其全資子企業[4]。在剝離完絕大多數資產之後於2009年關閉。

目次

名稱來源編輯

三九集團的企業名稱來源自南方製藥廠主打產品——三九胃泰配方中兩味主要成分三杈苦和九里香的縮寫。而後來的「999」商標也取自「三九胃泰」的藥品名[5]。

歷史編輯

三九企業集團的又名深圳南方製藥廠,由文職軍人趙新先與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旗下的第一軍醫大學(現稱南方醫科大學)合作創立,一說創立於1985年[1][2],一說創立於1986年[6],並於1987年投產[2]。據稱,趙新先是三九胃泰的發明人[1],但根據《南方人物周刊》,南方醫院的周殿元教授認為配方是其發明,而「趙新先只不過當時在藥劑科作為藥劑師參與而已」[7]。

1991年,製藥廠直屬解放軍總後勤部[6][8]。

1992年1月31日,解放軍總後勤部以製藥廠作為本體,組建三九企業集團[6],並在1993年登記名稱為三九企業集團(深圳南方製藥廠)[6]。1992年,三九集團與泰國正大集團的正大藥業合作,創立合營公司三九藥業,分別佔股51%和49%[6]。根據《華潤》雜誌,三九集團「從1996年到2001年,……兼併了148家企業,平均每個月併購兩家」[2],種下日後集團財困的伏線。例如在1996年,集團收購龍濱酒廠[註 1],但此後酒廠一直停產[2]。

1998年,集團改屬國家經貿委管轄[1],其後直屬中央大型企業工委管理[9]:7,2003年9月30日,三九企業集團是第一批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務院國資委)管理的中央企業之一[10]。

1998年3月,三九集團向三九藥業的其他股東收購股份,私有化三九藥業為全資子公司[6],部署集團重組。

1999年3月10日,全國軍隊武警部隊和政法機關企業交接工作辦公室決定將另一家有軍方背景的公司中國航空港建設總公司,轉歸三九集團旗下[11],令集團又涉足建築工程業。

1999年4月21日,集團透過集團公司本身,及子公司三九藥業,成立孫公司三九醫藥股份有限公司[6],並於2000年3月9日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12]。上市之前,其他股東計有九先生物工程、先達明貿易和惠州市壬星工貿三家公司[6]。

2000年3月31日[13],另一上市公司宜春工程機械被改名三九宜工生化[註 2]。截至2000年12月31日,三九集團是三九生化的第一大股東,佔41.02%[13]。2001年,三九生化透過自身及子公司三九精化,向解放軍成都軍區聯勤部軍事醫學研究所,收購昆明白馬製藥餘下的30%股權,將昆明白馬製藥私有化為三九生化的全資子公司[15][註 3]。2002年4月,三九集團將三九生化的股權,以每股3.94元(人民幣,下同),轉至上市公司三九醫藥[17],其後三九集團更將其他股權資產轉讓至三九醫藥,以股抵債[18]。2006年,三九醫藥再將所持的三九生化股權,轉讓予振興集團。

自2001年7月23日,三九集團亦曾經擁有上市公司三九發展[註 4]29.50%股權,為第一大股東[9]:6,但於2006年將所持股權轉讓至鼎立建設[20]。但根據《第一財經日報》的報導,在完成出售之前,三九發展的資產已被掏空,例如三九發展上海膠帶廠分廠名下的土地均被轉讓[21],三九發展在上海的零售連鎖藥店,已轉到三九集團本身[sic]等[22]。報導更指以上交易,三九發展並未跟隨上市公司常規,公佈大眾[22]。而根據公司年報,截至2005年12月31日,三九發展實際上資不抵債,淨負債為1,408萬元[23]。

2002年,透過債換股及股換股出售「湖南三九南開制藥」(南開制藥廠)的母公司Chilli Investment Limited予香港上市公司YGM貿易,使三九集團,透過子公司「香港三九實業有限公司」、孫公司Bio Partner Limited,取得YGM貿易的無投票權遞延股份。三九集團更可以兌換無投票權遞延股份為正股(普通股),而YGM貿易亦可贖回該批股份。若全數兌換,變相取得YGM貿易第二大股東地位[24][25]。但交易在2003年被取消,改為只債換股,將三九集團對YGM的債務共3,000萬港元,換作Chilli Investment公司的22%股權[26][27]。其後,南開制藥被併入為三九醫藥的子公司[28],並於2012年改名為「華潤三九(郴州)製藥有限公司」[29]。YGM亦於2009年出售其間接持手的南開制藥少數股權(22%),作價1,198萬元人民幣[30]。

另外根據 《董事會》雜誌的報導,集團的上市公司三九醫藥股份有限公司曾經創立深圳市三九醫藥連鎖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深圳三九連鎖[註 5]),大肆擴張連鎖藥店,包括收購上述由上海膠帶(即三九發展)擁有[sic]的藥房[32]。但最終因為經營困難,在2006年三九醫藥同意以400萬元出售深圳三九連鎖[32][33]。《董事會》雜誌及《北京日報》以拍賣底價300萬元,擁有1000多家連鎖藥店計算,即每家藥店的拍賣底價平均不超過3,000元[32][34]。根據公司公告,截至2005年6月30日,深圳三九連鎖的淨資產評估值,為負36.26萬元[31]。但交易最終被取消。同年(2006年)11月,三九集團亦在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掛牌轉讓集團私人擁有的上海三九醫藥有限公司、上海價美醫藥連鎖有限公司,掛牌價約1,728萬元[35]。2009年,三九醫藥終於成功出售深圳三九連鎖予當時的直接母公司華潤醫藥控股,作價1元,同時將對深圳三九連鎖的債權折價轉讓[36][37]。

2003年9月28日,《21世紀經濟報道》發表文章《98億貸款:銀行逼債三九集團》稱,截至2002年底,三九集團共欠銀行貸款98億元人民幣。報道一出,債權人開始集中向三九集團及下屬企業回收到期或未到期貸款。同年12月,中國民生銀行為實現H股上市,壓縮不良資產,開始大力度清收對三九的貸款,凍結了三九集團持有的4億股三九醫藥國有法人股。此舉引發金融機構的連鎖反應,工商銀行、光大銀行分別凍結了三九藥業持有的1.51億股三九醫藥股份,並查封了三九集團及三九醫藥投資於深圳的資產。三九集團直接持有三九發展的3270萬股國有法人股分別被中國銀行、深圳市商業銀行申請司法凍結。三九醫藥持有三九宜工生化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國有法人股也被民生銀行申請司法凍結。其他各債權人紛紛要求三九集團的企業歸還貸款,並提起訴訟,對三九所有資產進行多輪查封和凍結。三九集團的債務危機徹底爆發。

2004年年初,國內其他媒體跟進報道,更引致三九系上市公司股價連續下跌。到春節過後,國內主要銀行均對三九系「只收不貸」,使得三九集團資金鍊瀕臨破裂,5月,三九集團本部員工工資和社保費拖欠近四個月以上,集團流動資金僅有480元,還需要面對260起起訴,陷入崩潰境地。

三九集團的債務危機,除了趙新先「一人體制」下專斷冒進埋下的弊端以外,三九集團改組初期留下的所有制性質及國資的入股問題遲遲未解決也是重要原因。三九集團陷入債務危機後,趙新先聲稱:「三九發展到今天,上繳給國家的利稅是40多個億,上繳給銀行的利息是30多個億,上繳給上級將近10個億。這個數字跟三九在銀行的貸款數字相近,都在80億元左右。」由此,他提出了兩個要求:「一是實現出資到位的問題,解決50億元淨資產的最終歸屬;二是完成股份制改造,建立規範的法人治理結構,最終完成激勵機制和監督機制的完善。」2004年3月,北京召開全國兩會,趙新先大膽逼宮國資委,聲稱:國有出資人是存在的,但卻沒有實際出資。他要求國資委為三九注資50億元,或讓三九產權明晰化。

2004年5月16日,三九集團召開中層以上幹部會議,時任國資委王勇副主任在會上宣讀了國資委、國資委黨委的任免通知:任命孫曉民同志為三九集團總經理、黨委書記,免去趙新先同志三九集團總經理、黨委書記職務。

2004年7月,國資委向國務院遞交了《關於解決三九企業集團債務危機和實施資產債務重組有關問題的緊急請示》,報告中提出,為有利於三九集團擺脫困境,保持企業和社會穩定,建議由國資委會同財政部、銀監會等部門加強對三九集團和各債權人的協調,制訂解決三九集團債務問題的具體方案。該請示報告得到了國家領導的批准。由此國資委正式開始對三九集團實行資產債務的核算及重組。

2004年底,國資委委託天職孜信會計師事務所對三九集團清產核資,最終結果是三九集團總資產為115.79億元,負債高達151.15億元((其中銀行負債達113億元)),少數股東權益14.2億元,所有者權益負49.55億元,處於實質性破產境地。三九集團對上市公司資金佔用情況十分嚴重,經深圳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審計,截至2006年6月30日,三九集團下屬三家上市公司的非經營性資金佔用額40億元,其中,三九醫藥資金被佔用37.8億元,在當時全國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一。

2004年9月 國資委開始組織三九債權人進行重組談判,這是國資委首度以商業談判形式介入屬下國企重組。在經歷三年四次的談判之後,2006年7月17日,國資委與三九債權人同意三九集團102億元銀行債務總體保全率為60%。2006年11月,國資委、三九集團啟動戰略投資者選擇工作。

在2004年5月至2006年12月重組期間,三九集團主業從原來龐雜的「八大主業」,精縮為醫藥、工程和房地產三項。通過主輔剝離,下屬企業從近500家減少到240家,員工從38586人減少到18000餘人。剝離出的企業有的交由管理層控股,有的轉讓給地方國資,有的進行政策性破產。

2006年,三九集團主營業務收入為63.5億元,息稅前利潤為4.63億元(扣除非經營性因素後),利潤總額為0.09億元,集團整體實現了扭虧為盈。

2007年3月14日,第48次國資委主任辦公會初步確定華潤集團為三九集團戰略投資者並託管三九集團。

2007年12月29日,《三九集團債務重組協議》正式簽署。根據協議,三九集團及華潤集團需要向債權人支付債務重組款為45.66億元,其中三九醫藥層面償付約29億元,集團層面償付16.7億元。債委會債權人受償額為44.13億元,非債委會債權人受償額為1.53億元。同月,經國務院批准,三九企業集團併入華潤(集團)有限公司成為其全資子企業。[38]

2007年華潤集團接收三九集團[4],繼續分離資產,清理其時剩下的197家企業[2][註 6],例如將經營花椒油業務的漢源三九[註 7]55%股權,由三九醫藥轉給華潤集團華潤創業旗下的五豐行[2],作價5,800萬元[40][41]。又或者計劃重啟龍濱酒的生產[42]等等。雖然龍濱酒廠其後被哈爾濱工業資產經營公司接手,並由該國企拍賣龍濱酒廠的擁有權[43]。

2008年4月16日,國資委簽發《關於三九醫藥股份有限公司國有股東變更有關問題的批覆》(國資產權[2008]384號),同意將三九集團所持有的三九醫藥 84,462,520股股份、三九藥業所持有的三九醫藥613,937,480股股份的持股劃轉為華潤醫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