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坦克履帶生產上市公司】军媒探秘中国最大坦克生产基地 |研制主战坦克 |投资者提问 |

11 月 1, 2022 公司

8月16日,西北大漠“狼烟再起”,多款新型坦克和装甲车云集内蒙古包头大青山脚下,参加“装甲与反装甲日”活动,加速疾驰、腾飞越障、漂移拐弯……让观众直呼过瘾。

从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到国际军事比赛-2017 “坦克两项”比赛惊艳表现,再到作为我国第三个军工资产企业整体上市,短短半个多月时间,我国最大的坦克生产基地——内蒙古第一机械集团刷爆网络。

打造精品让世界爱上“一机制造”

笔者来到第一机械集团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知道这些虎虎生威的“陆战之王”是怎样打造出来的。

“坦克的车体、炮塔和主要零部件都是在这里焊接、组装而成,随后是去应力、水密封试验和表面处理。”刚从阅兵保障现场回来的一机集团五分公司副经理王智斌,第一站便把我们带到了坦克制造车间。只见数块按图纸切割的装甲板被高高吊起,一个机械手臂握着焊枪沿着结合部匀速划过,在一条条整齐平滑的焊缝完成后,一辆坦克的雏形便呈现在眼前。

“一辆坦克的车体由数百块装甲钢板焊接而成,如果焊缝不牢,就容易撕裂。”王智斌说,一机集团所有坦克和装甲车车体的主要焊缝都是由机器人完成,焊道不仅美观而且质量可靠,没有出现过任何漏焊虚焊的问题。

一路参观完传动装置、油箱、散热器、履带板、负重轮等生产车间,我们终于在最后一站——亚洲最大的坦克和装甲车总装分厂五分公司,看到了正在组装的99A坦克和VT-4坦克。王智斌说,从动力舱落舱、整车管路气路连接,到主动轮/负重轮安装、履带连接,再到总装调试、靶场试验,已全部实现了流水线滚动生产。每个零部件都通过编号处于动态管理中,在车间内的大屏幕上,能清晰地看到各零部件的装配和库存情况。

精细化管理的背后,来自一段不平凡的经历。21世纪初,工厂生产的外贸坦克因一次质量问题遭到了外方退货,工厂调查发现,坦克可靠性不高的主要原因在于精益制造水平不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工厂一方面组织专家组进行技术和工艺攻关;另一方面在陆军装备部和相关军代局指导下连续开展“精品工程”和“陆军装备质量综合提升工程”,从螺栓拧固到线缆安装,全部实现精益改进。如今,新一代的VT-4、VT-5坦克凭借良好性能、可靠质量,成功走出国门,收获大量外贸订单,成为世界“明星”产品。

“独臂焊侠”在焊花中绽放精彩

坦克制造离不开先进的现代化制造工艺,更离不开像卢仁峰这样的“金牌工匠”。

驾驶舱焊接在各国坦克生产过程中是普遍存在的一道难题。卢仁峰是一机集团首席焊工,他练就了一手绝活,能用一只手完成焊接。

20多岁时,卢仁峰就已经是集团里的技术“大拿”。然而,一场意外事故让卢仁峰的左手完全丧失工作能力。但卢仁峰舍不得这份工作,决心练就单手焊接的能力。

那段日子,卢仁峰常常泡在车间,硬是靠牙咬焊帽的方法,反复练习单手焊接。为了提高单手焊接技能,他每天坚持焊完50根焊条,5年后,他突破人的生理极限,成为焊接技术领军人。

但让卢仁峰没想到的是,更大的挑战随之来临。当时,我国正研制新型主战坦克和装甲车辆,这些新型战车使用的特种钢材焊接难度极高。

一年时间里,卢仁峰做了上百次试验,终于对新型钢材的性能了如指掌,仅凭一块钢板掉在地上的声音,就能听出其中碳含量有多少,应该采用怎样的焊接工艺。在穿甲弹冲击和车体涉水等试验过程中,他焊接的新型坦克车体坚如磐石、密不透水。

几十年来,卢仁峰凭着一只手推动了焊接技术一次次革新,取得了“金属材料与焊接材料的寻用匹配法”“HT火花塞异种钢焊接技术”等多项成果,被大家誉为“独臂焊侠”。

一机集团董事长白晓光说,从我国最早的59式坦克,到现在新型轮式装甲装备,工厂不仅是我国坦克的“摇篮”,更是“大国工匠”诞生的“摇篮”。除了卢仁峰,全国劳模“切削高手”宋殿琛、毫厘间追求极致的“钳工大师”张学海等一大批“金牌工匠”都在这里诞生,成为 “一机制造”最闪亮的名片。

8月16日,西北大漠“狼烟再起”,多款新型坦克和装甲车云集内蒙古包头大青山脚下,参加“装甲与反装甲日”活动,加速疾驰、腾飞越障、漂移拐弯……让观众直呼过瘾。

从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到国际军事比赛-2017 “坦克两项”比赛惊艳表现,再到作为我国第三个军工资产企业整体上市,短短半个多月时间,我国最大的坦克生产基地——内蒙古第一机械集团刷爆网络。

打造精品让世界爱上“一机制造”

笔者来到第一机械集团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知道这些虎虎生威的“陆战之王”是怎样打造出来的。

“坦克的车体、炮塔和主要零部件都是在这里焊接、组装而成,随后是去应力、水密封试验和表面处理。”刚从阅兵保障现场回来的一机集团五分公司副经理王智斌,第一站便把我们带到了坦克制造车间。只见数块按图纸切割的装甲板被高高吊起,一个机械手臂握着焊枪沿着结合部匀速划过,在一条条整齐平滑的焊缝完成后,一辆坦克的雏形便呈现在眼前。

“一辆坦克的车体由数百块装甲钢板焊接而成,如果焊缝不牢,就容易撕裂。”王智斌说,一机集团所有坦克和装甲车车体的主要焊缝都是由机器人完成,焊道不仅美观而且质量可靠,没有出现过任何漏焊虚焊的问题。

一路参观完传动装置、油箱、散热器、履带板、负重轮等生产车间,我们终于在最后一站——亚洲最大的坦克和装甲车总装分厂五分公司,看到了正在组装的99A坦克和VT-4坦克。王智斌说,从动力舱落舱、整车管路气路连接,到主动轮/负重轮安装、履带连接,再到总装调试、靶场试验,已全部实现了流水线滚动生产。每个零部件都通过编号处于动态管理中,在车间内的大屏幕上,能清晰地看到各零部件的装配和库存情况。

精细化管理的背后,来自一段不平凡的经历。21世纪初,工厂生产的外贸坦克因一次质量问题遭到了外方退货,工厂调查发现,坦克可靠性不高的主要原因在于精益制造水平不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工厂一方面组织专家组进行技术和工艺攻关;另一方面在陆军装备部和相关军代局指导下连续开展“精品工程”和“陆军装备质量综合提升工程”,从螺栓拧固到线缆安装,全部实现精益改进。如今,新一代的VT-4、VT-5坦克凭借良好性能、可靠质量,成功走出国门,收获大量外贸订单,成为世界“明星”产品。

“独臂焊侠”在焊花中绽放精彩

坦克制造离不开先进的现代化制造工艺,更离不开像卢仁峰这样的“金牌工匠”。

驾驶舱焊接在各国坦克生产过程中是普遍存在的一道难题。卢仁峰是一机集团首席焊工,他练就了一手绝活,能用一只手完成焊接。

20多岁时,卢仁峰就已经是集团里的技术“大拿”。然而,一场意外事故让卢仁峰的左手完全丧失工作能力。但卢仁峰舍不得这份工作,决心练就单手焊接的能力。

那段日子,卢仁峰常常泡在车间,硬是靠牙咬焊帽的方法,反复练习单手焊接。为了提高单手焊接技能,他每天坚持焊完50根焊条,5年后,他突破人的生理极限,成为焊接技术领军人。

但让卢仁峰没想到的是,更大的挑战随之来临。当时,我国正研制新型主战坦克和装甲车辆,这些新型战车使用的特种钢材焊接难度极高。

一年时间里,卢仁峰做了上百次试验,终于对新型钢材的性能了如指掌,仅凭一块钢板掉在地上的声音,就能听出其中碳含量有多少,应该采用怎样的焊接工艺。在穿甲弹冲击和车体涉水等试验过程中,他焊接的新型坦克车体坚如磐石、密不透水。

几十年来,卢仁峰凭着一只手推动了焊接技术一次次革新,取得了“金属材料与焊接材料的寻用匹配法”“HT火花塞异种钢焊接技术”等多项成果,被大家誉为“独臂焊侠”。

一机集团董事长白晓光说,从我国最早的59式坦克,到现在新型轮式装甲装备,工厂不仅是我国坦克的“摇篮”,更是“大国工匠”诞生的“摇篮”。除了卢仁峰,全国劳模“切削高手”宋殿琛、毫厘间追求极致的“钳工大师”张学海等一大批“金牌工匠”都在这里诞生,成为 “一机制造”最闪亮的名片。

鄂木斯克运输机械制造厂(Omsktransmash)是西伯利亚最大的企业之一,始建于1897年。

建立这座工厂与修建西伯利亚铁路有关,设置了蒸汽机车维修车间。在这里曾经驶出过沙俄蒸汽机车,苏联第一批坦克,可以说拥有过辉煌的历史。现在这里具备研制各种类型的军用车辆、重型装备,除此之外还承担民用和专用车辆的生产。俄罗斯记者受邀来到这里,与员工交流,并了解这个企业现在的情况。

履带装配车间的代理主任安东·普洛特尼科夫表示:“我们的工作不会受到疫情影响。目前,鄂木斯克是俄罗斯唯一的坦克装甲车辆履带的制造商,国内所有的军工企业,尤其是乌拉尔捷尔任斯基车辆制造厂(Uralvagonzavod)、乌拉尔运输与机械工业公司(Uraltransmash)向我们订购所有的坦克和装甲车辆的履带。”

2020年,这里将迎来制造坦克100周年的纪念日。1920年8月31日,鄂木斯克制造了第一辆苏联坦克“自由战士列宁同志”号。1941年11月14日,这座当时的蒸汽机车修理厂由铁路人民委员会转交给了坦克工业人民委员会,并获得173的编号。从那时起,这里开始批量生产坦克。从1941年至今,约有30000辆各型坦克从这里驶出。

普洛特尼科夫陪同记者来到车间,能够看到所有工人都在忙碌着。新近安装的设备对于提高生产效率很有帮助,工人正在熟练掌握这些新技术。

普洛特尼科夫对记者说:“这里要生产俄罗斯所有的履带,所以能够想象这里的工作日程已经排满,现场永远是这样忙碌。”

同时,他还表示这座履带装配车间其实就是一座小型的工厂,拥有自己的锻造区、机械加工区、控温区和装配去。

2014年,这座车间进行了生产设备现代化升级,以提高产品质量,并提升产品的使用寿命。

目前,现代化升级的主要目标已经实现,为履带的制造提供了一个更加先进的生产环境。

履带是一种复杂的高科技产品,每个零件都需要承受高达数吨的动态荷载,因此强度对于所有零件来说都尤为重要。

履带有不同的类型,结构差别悬殊,先进的双销履带零件很多,需要使用高质量的结构钢(符合特定强度和可成形性等级的钢)。这些质量合格的钢材,还要经过特殊的机械加工和热处理。

鄂木斯克采用了特殊的技术,包括特殊的硬化工艺生产履带,为此还特别设立了一个专门用于生产复杂零件的机械加工区和热冲压区。并为此购买了新型现代化CNC设备,掌握了多种零件的生产工艺,其中包括了以往需要从其他企业订购的特殊零件。

组装和调试车间主任帕维尔·阿列克山德罗维奇·西罗特金对记者表示:“我们的车间主要进行大修工作,其中包括对履带式战斗车辆和工程车辆进行现代化升级,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对坦克进行现代化改装。”

在这里,还生产一些民用产品,如特种消防车,以及国防部和紧急情况部订购的两栖运输车。

在中东战场大发神威的TOS-1A喷火坦克就是这里的杰作。

苏联解体后,为了生存,这里曾经制造过冰箱、洗衣机等民用电器。现在这里终于恢复正常,开始为俄军升级老式的坦克。

很多人对现代化升级存在某些误解,这与全新制造一辆坦克没有什么区别,所有设备都要拆卸下来,逐一进行清理和检测。

所有坦克在装备和使用过程中,或许都经过了一定程度的改造,加之磨损程度不同,车况可以说千奇百怪。

在这里,所有坦克都要经过彻底清理,并根据合同的要求,重新安装设备。由于会增加一些新型设备,所以还要对内部结构进行改变。

部分坦克,还会改装成变型车,这同样是某种现代化升级。

可能让很多人看到这样乱七八糟的坦克,就会觉得又脏又累,无从下手。但这里的工人深知这些都是宝贵的军用装备,需要用心让它们重新焕发生机,就如同多年前它们刚刚生产出来一样。

这里刚刚接收了一批T-80坦克,正在拆卸上面的各种设备,然后对整体结构进行彻底清理。

鄂木斯克研制的PTS-4两栖运输车,由T-80坦克底盘改进而来。

鄂木斯克首席设计师伊利亚·塔拉索维奇·梅尔尼琴科对记者表示:“我们的座右铭是多任务处理。我的部门致力于查找当前问题的原因并尽快解决问题,开展工作防止突发情况并保持紧急处置能力。换句话说,就是让工厂处于不间断工作的运行模式。现在我们与大修相关的几个车间已经进行现代化升级,苏联时代的旧设备和进口设备正在被更换或现代化升级。正在进行进口设备替代计划,使用国产设备取而代之。”

高级电工托罗波娃·维西耶夫娜·瓦西里耶娜正在做着自己最擅长的工作,这是苏联时代的老传统,女工负责对体力要求不高的工作。

由于女性认真细致的特点,她们非常适合担任一些需要耐心的精细工作。

而她们也用出色的工作成绩证明了自身的价值。

这样的场景,在很多前苏联国家的工厂都可以见到。

人事培训和发展中心副主任伊琳娜·斯坦尼斯拉夫娜·科姆利娃表示:“我们负责这里的全程教育工作,通过与鄂木斯克国立技术大学紧密合作,实施针对军事工业综合体的国家培训计划。企业现有员工的三分之一都是35岁以下的年轻人,他们拥有全新的头脑,会从不同角度审视企业的某些问题,所以需要适合他们的教育方式,保持他们的热情、活力和创造力。”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极目新闻 2022-11-01 07:53:37

量子学派 2022-10-31 22:48:17

猫头鹰视频 2022-11-01 12:55:19

九方鱼论 2022-10-29 22:39:15

凡事一定有办法13119 2022-11-01 11:19:35

武媒传讯 2022-10-31 23:56:49

故事一箩筐 2022-11-01 09:44:21

阿飞在路上 2022-10-31 10:44:28

胖虎说故事 2022-10-31 13:39:11

汉闻 2022-11-01 19:53:24

今日养生之道 2022-11-01 13:09:15

金融界 2022-11-01 11:45:06

界面新闻 2022-11-01 10:37:08

量子位 2022-11-01 18:17:19

社会热点百态 2022-11-01 14:20:12

星星麻麻自律日记 2022-11-01 07:14:07

温州事事通 2022-11-01 17:34:38

清临讲故事 2022-10-31 18:33:38

鄂木斯克运输机械制造厂(Omsktransmash)是西伯利亚最大的企业之一,始建于1897年。

建立这座工厂与修建西伯利亚铁路有关,设置了蒸汽机车维修车间。在这里曾经驶出过沙俄蒸汽机车,苏联第一批坦克,可以说拥有过辉煌的历史。现在这里具备研制各种类型的军用车辆、重型装备,除此之外还承担民用和专用车辆的生产。俄罗斯记者受邀来到这里,与员工交流,并了解这个企业现在的情况。

履带装配车间的代理主任安东·普洛特尼科夫表示:“我们的工作不会受到疫情影响。目前,鄂木斯克是俄罗斯唯一的坦克装甲车辆履带的制造商,国内所有的军工企业,尤其是乌拉尔捷尔任斯基车辆制造厂(Uralvagonzavod)、乌拉尔运输与机械工业公司(Uraltransmash)向我们订购所有的坦克和装甲车辆的履带。”

2020年,这里将迎来制造坦克100周年的纪念日。1920年8月31日,鄂木斯克制造了第一辆苏联坦克“自由战士列宁同志”号。1941年11月14日,这座当时的蒸汽机车修理厂由铁路人民委员会转交给了坦克工业人民委员会,并获得173的编号。从那时起,这里开始批量生产坦克。从1941年至今,约有30000辆各型坦克从这里驶出。

普洛特尼科夫陪同记者来到车间,能够看到所有工人都在忙碌着。新近安装的设备对于提高生产效率很有帮助,工人正在熟练掌握这些新技术。

普洛特尼科夫对记者说:“这里要生产俄罗斯所有的履带,所以能够想象这里的工作日程已经排满,现场永远是这样忙碌。”

同时,他还表示这座履带装配车间其实就是一座小型的工厂,拥有自己的锻造区、机械加工区、控温区和装配去。

2014年,这座车间进行了生产设备现代化升级,以提高产品质量,并提升产品的使用寿命。

目前,现代化升级的主要目标已经实现,为履带的制造提供了一个更加先进的生产环境。

履带是一种复杂的高科技产品,每个零件都需要承受高达数吨的动态荷载,因此强度对于所有零件来说都尤为重要。

履带有不同的类型,结构差别悬殊,先进的双销履带零件很多,需要使用高质量的结构钢(符合特定强度和可成形性等级的钢)。这些质量合格的钢材,还要经过特殊的机械加工和热处理。

鄂木斯克采用了特殊的技术,包括特殊的硬化工艺生产履带,为此还特别设立了一个专门用于生产复杂零件的机械加工区和热冲压区。并为此购买了新型现代化CNC设备,掌握了多种零件的生产工艺,其中包括了以往需要从其他企业订购的特殊零件。

组装和调试车间主任帕维尔·阿列克山德罗维奇·西罗特金对记者表示:“我们的车间主要进行大修工作,其中包括对履带式战斗车辆和工程车辆进行现代化升级,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对坦克进行现代化改装。”

在这里,还生产一些民用产品,如特种消防车,以及国防部和紧急情况部订购的两栖运输车。

在中东战场大发神威的TOS-1A喷火坦克就是这里的杰作。

苏联解体后,为了生存,这里曾经制造过冰箱、洗衣机等民用电器。现在这里终于恢复正常,开始为俄军升级老式的坦克。

很多人对现代化升级存在某些误解,这与全新制造一辆坦克没有什么区别,所有设备都要拆卸下来,逐一进行清理和检测。

所有坦克在装备和使用过程中,或许都经过了一定程度的改造,加之磨损程度不同,车况可以说千奇百怪。

在这里,所有坦克都要经过彻底清理,并根据合同的要求,重新安装设备。由于会增加一些新型设备,所以还要对内部结构进行改变。

部分坦克,还会改装成变型车,这同样是某种现代化升级。

可能让很多人看到这样乱七八糟的坦克,就会觉得又脏又累,无从下手。但这里的工人深知这些都是宝贵的军用装备,需要用心让它们重新焕发生机,就如同多年前它们刚刚生产出来一样。

这里刚刚接收了一批T-80坦克,正在拆卸上面的各种设备,然后对整体结构进行彻底清理。

鄂木斯克研制的PTS-4两栖运输车,由T-80坦克底盘改进而来。

鄂木斯克首席设计师伊利亚·塔拉索维奇·梅尔尼琴科对记者表示:“我们的座右铭是多任务处理。我的部门致力于查找当前问题的原因并尽快解决问题,开展工作防止突发情况并保持紧急处置能力。换句话说,就是让工厂处于不间断工作的运行模式。现在我们与大修相关的几个车间已经进行现代化升级,苏联时代的旧设备和进口设备正在被更换或现代化升级。正在进行进口设备替代计划,使用国产设备取而代之。”

高级电工托罗波娃·维西耶夫娜·瓦西里耶娜正在做着自己最擅长的工作,这是苏联时代的老传统,女工负责对体力要求不高的工作。

由于女性认真细致的特点,她们非常适合担任一些需要耐心的精细工作。

而她们也用出色的工作成绩证明了自身的价值。

这样的场景,在很多前苏联国家的工厂都可以见到。

人事培训和发展中心副主任伊琳娜·斯坦尼斯拉夫娜·科姆利娃表示:“我们负责这里的全程教育工作,通过与鄂木斯克国立技术大学紧密合作,实施针对军事工业综合体的国家培训计划。企业现有员工的三分之一都是35岁以下的年轻人,他们拥有全新的头脑,会从不同角度审视企业的某些问题,所以需要适合他们的教育方式,保持他们的热情、活力和创造力。”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极目新闻 2022-11-01 07:53:37

量子学派 2022-10-31 22:48:17

汉史趣闻 2022-11-01 07:54:31

猫头鹰视频 2022-11-01 12:55:19

侃古论今 2022-10-28 20:24:00

武媒传讯 2022-10-31 23:56:49

阿泰希特 2022-11-01 12:20:12

第一财经 2022-11-01 16:20:08

普陀动物世界 2022-11-01 15:51:25

金融界 2022-11-01 11:45:06

故事一箩筐 2022-11-01 09:44:21

阿飞在路上 2022-10-31 10:44:28

汉闻 2022-11-01 19:53:24

界面新闻 2022-11-01 10:37:08

社会热点百态 2022-11-01 14:20:12

凡事一定有办法13119 2022-11-01 11:19:35

今日养生之道 2022-11-01 13:09:15

易玄 2022-10-28 14:21:38

温州事事通 2022-11-01 17:34:38

量子位 2022-11-01 18:17:19

网易体育 2022-11-01 13:2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