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公司無優先股】优先股 |優先股 |优先股和普通股的区别是什么 |

11 月 2, 2022 公司

  優先股是相對於普通股而言的。主要指在利潤分紅及剩餘財產分配的權利方面,優先於普通股。

優先股的主要特征

  1、優先股通常預先定明股息收益率。由於優先股股息率事先固定,所以優先股的股息一般不會根據公司經營情況而增減,而且一般也不能參與公司的分紅,但優先股可以先於普通股獲得股息,對公司來說,由於股息固定,它不影響公司的利潤分配。

  2、優先股的權利範圍小。優先股股東一般沒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對股份公司的重大經營無投票權,但在某些情況下可以享有投票權。

  3、如果公司股東大會需要討論與優先股有關的索償權,即優先股的索償權先於普通股,而次於債權人。

優先股的種類

  1、累計優先股和非累計優先股股票

  2、參加分配優先股(Participating)和不參加分配優先股

  3、可轉換優先股和不可轉換優先股

  4、可贖回優先股和不可贖回優先股

  5、股息可調換優先股和股息不可調換優先股

優先股的三種收回方式

  1、公司在贖回優先股時,雖是按事先規定的價格進行,但由於這往往給投資者帶來不便,因而發行公司常在優先股面值上再加一筆“溢價”。

  2、公司在發行優先股時, 從所獲得的資金中提出一部分款項創立“償債基金”,專用於定期地贖回已發出的一部分優先股。

  3、轉換方式,即優先股可按規定轉換成普通股。雖然可轉換的優先股本身構成優先股的一個種類,但在國外投資界,也常把它看成是一種實際上的收回優先股方式,只是這種收回的主動權在投資者而不在公司里,對投資者來說,在普通股的市價上升時這樣做是十分有利的。

優先股在中國

  《優先股試點管理辦法》經2013年12月9日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第16次主席辦公會會議審議通過,2014年3月21日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令第97號公佈。該《辦法》分總則、優先股股東權利的行使、上市公司發行優先股、非上市公眾公司非公開發行優先股、交易轉讓及登記結算、信息披露、回購與併購重組、監管措施和法律責任、附則9章70條,自公佈之日起施行。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复制该内容请前往MBA智库App

本條目相關文檔

本条目相关课程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頁面分類: 股票分類

  优先股是相对于普通股而言的。主要指在利润分红及剩余财产分配的权利方面,优先于普通股。

优先股的主要特征

  1、优先股通常预先定明股息收益率。由于优先股股息率事先固定,所以优先股的股息一般不会根据公司经营情况而增减,而且一般也不能参与公司的分红,但优先股可以先于普通股获得股息,对公司来说,由于股息固定,它不影响公司的利润分配。

  2、优先股的权利范围小。优先股股东一般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对股份公司的重大经营无投票权,但在某些情况下可以享有投票权。

  3、如果公司股东大会需要讨论与优先股有关的索偿权,即优先股的索偿权先于普通股,而次于债权人。

优先股的种类

  1、累计优先股和非累计优先股股票

  2、参加分配优先股(Participating)和不参加分配优先股

  3、可转换优先股和不可转换优先股

  4、可赎回优先股和不可赎回优先股

  5、股息可调换优先股和股息不可调换优先股

优先股的三种收回方式

  1、公司在赎回优先股时,虽是按事先规定的价格进行,但由于这往往给投资者带来不便,因而发行公司常在优先股面值上再加一笔“溢价”。

  2、公司在发行优先股时, 从所获得的资金中提出一部分款项创立“偿债基金”,专用于定期地赎回已发出的一部分优先股。

  3、转换方式,即优先股可按规定转换成普通股。虽然可转换的优先股本身构成优先股的一个种类,但在国外投资界,也常把它看成是一种实际上的收回优先股方式,只是这种收回的主动权在投资者而不在公司里,对投资者来说,在普通股的市价上升时这样做是十分有利的。

优先股在中国

  《优先股试点管理办法》经2013年12月9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第16次主席办公会会议审议通过,2014年3月21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令第97号公布。该《办法》分总则、优先股股东权利的行使、上市公司发行优先股、非上市公众公司非公开发行优先股、交易转让及登记结算、信息披露、回购与并购重组、监管措施和法律责任、附则9章70条,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复制该内容请前往MBA智库App

本条目相关文档

本条目相关课程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页面分类: 股票分类

普通股是所有权的基本单位,除了公司章程里规定的权利,或者在要求股东投票时,有一股一票的权利之外,本身并没有其他特权。普通股赋予持有者“所有权”,但是这种所有权要次于政府的税收义务,员工的工资与福利,所有的债务以及所有形式的优先股。因此,通常在公司清盘或被出售的时候,普通股的持有人是排在以上所有这些诉求人之后。只有在其它人的权利被满足了之后,他才能得到一些公司剩余的价值,而通常就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风投一般是不会购买普通股的。那是为什么呢?我们举一个例子:

A君是国内一家知名医院的医师,平常喜欢专研互联网。而他一直想建立一个“重度垂直”的在线医生交流社区,经过一番考虑,A君决定辞职并首先从糖尿病领域切入进行创业,成立了“巨糖”公司。于是启动后他通过朋友,找到了当地的一家刚刚成立的风投机构“菜鸟资本”。由于他们也是新募了基金在手,急于投出项目,在经过一系列的调研以及朋友关系影响下,菜鸟资本的合伙人阿菜,决定投入1000万元人民币,占“巨糖”公司20% 的股权,并在协议上约定只持有“普通股”,从而也避免了对赌协议。A君则是大股东,持有60%的股权,剩下20%给管理层与核心员工。这样,股权购买合同签署后,“巨糖”公司的投后估值为5000万元人民币。

这次投资行为也给A君带来3000万元人民币(5000万*60%)的默示财富,尽管还不能兑现。随着业务进展一年多后,他们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A君自然萌生退意,大不了再回去做医生嘛,反正执照还在。而“真爱拍”是国内移动医疗行业最大的上市企业,最近也进入了这块细分市场。“巨糖”的业务正好可以产生协同效应。鉴于此,“真爱拍”决定派财务总监F君和A君商讨收购事宜,愿意出资4000 万购买“巨糖”。 A君觉得自己的公司还在起步阶段,未来的发展不好说,如果一个好点子就能卖到4000万倒也不是亏本买卖,权衡左右,终于还是接受了“一条龙”的条件。

说到这里,问题来了。当股权收购交割时,2400万元(4000万*60%)打到A君的账户,剩下的800万元打到了菜鸟资本的账户。A君满心欢喜,一个好主意竟然让自己获利2400万元(税前),真可谓是无本万利。菜鸟资本的合伙人Joseph 却被公司炒了鱿鱼,这是因为第一笔投资的1000万元,这一转眼就净亏200多万,还不算在此期间付出的人力和调查成本,同时对菜鸟的商誉和未来去LP那里募资也有负面影响。关键在整个被收购过程中,做为小股东是几乎一点权利也没有,真是要哭晕在厕所里。而最大的便宜让大股东给拣走了,这无疑是灾难性的失误。

秀红资本的合伙人老酒非常同情阿菜 的遭遇。他复盘总结:其实错就错在,“菜鸟”答应了接受普通股,而不是私募基金常用的优先股。一般来说,风险投资公司有三样法宝:优先股;对创始人,管理层和关键员工股权的Vesting;还有契约条款和绝对多数条款。其中任何一项都能帮他们避免这场失误所造成的损失。

这三样法宝的核心就是企业家应该通过价值创造来赚取他们应有的利益,而不是靠耍小聪明,总想“无本套利”。菜鸟资本给“巨糖” 的估值是基于其未来潜在的成长性,不是其目前的价值。现阶段,他也没有收入,账面没有现金以及其他资产,有形价值基本为零。理论上,风投基金可以根据价值创造和成本产生的步骤按比例精确投入,但是我们也知道这不现实,资本总是要先行一步的。而企业的价值是在经历一系列重大事件后不断积累的,比如说,发布第一款APP;获得第1000名用户;赚得第一笔收入等等。风投基金就是先行提供资本,来助力企业完成这一项又一项价值成长的里程碑事件。同样,创业者的权益也应该是他完成这些价值创造的业绩来分享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大多数风投机构不用普通股作为“标的物”。在我们的例子里,A君在“真爱拍”买断其股权的时候,他其实还没有努力创造价值,完成要约,这就是变相的不劳而获,和论功行赏的原则相悖逆。不过世事无绝对,当创业者足够强势而机构哄抢的时候,或者马上大概率将要上市的时候,VC也会主动愿意改变投资策略。

优先股

一般来说当一个企业初创后,随着逐渐成长而需要进一步融资时,资金可能来自私募基金,在大多数情况下,机构都要求获得优先股,这是因为其定价和内在价值都不同于普通股。最低限度,投资人要求一定程度的影响力和权力,这些都是普通股持有人不具有的。

首先优先股和普通股相比具有清算优先权,也就是说,在企业被出售或清算的情况下,优先股要先于普通股被支付。通常先支付优先股的面值,然后才去支付普通股。一般来说,优先股的面值就是私募基金投资的成本。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菜鸟资本投资“巨糖”的例子。如果菜鸟以持有优先股的形式投资的话,当其被收购的时候,首先被支付的应该是: 1000万投资通过优先股的赎回退还给菜鸟资本。然后我们再根据私募交易中所用不同类别的优先股来分割剩下的3000万元。我们简单介绍一下私募机构常用的两大类优先股:可赎回优先股以及可转换优先股。

1)可赎回优先股

可赎回优先股是一种不能兑换成股权的优先股。说白了,其价值就是面值再加上可能享有的股息权。我们也可以将他理解成一种次级债,在公司倒闭或清算的时候,它的权力排在其他债务后面,但是在普通股前面。可赎回优先股一般有可协商的期限,指的是何时它必须由公司赎回。一般来说,例如IPO完成或者5-8年不等是比较常见的期限。私募基金往往将可赎回优先股和普通股或认股权证等绑在一起用。在上文的例子里,如果采用可赎回优先股,秀红资本合伙人老酒建议菜鸟资本如果同意出资1000万元人民币,占“巨糖”20%股权的话,其在股权购买合同里要注明这笔投资要以1000万元面值的可赎回优先股再加上20%股权的普通股形式。这项条款对投资者是有利的。在巨糖的收购交易中,首先要赎回面值为1000万元的可赎回优先股,然后剩下的3000万元则按照各方占普通股的比例来分配。这样一来就保障了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既可以拿回投资,又可以继续持有股份或按股分成,好处两头赚。当然,对创业者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特别是如果一大笔IPO所得的收益用来赎回投资人优先股的时候,对企业的市场价值有不利的影响,这也算是可赎回优先股的缺陷。因此创业者在签订股权买卖协议时,要特别留心此类条款,尽量平衡利弊后决策,但是买定离手,要有契约精神。

2)可转换优先股

可转换优先股就是股东可以选择将优先股转换成普通股。相当于需要强行让股东去选择回报的方式,无论是通过清算形式还是通过持有普通股的形式。显然,如果公司的价值大于在公司被投资时的估值,这时,股东通常会选择将优先股转换到普通股。对创业者来说,如果企业的市值受到赎回投资人的优先股的负面影响的话,可转换优先股的机制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通常,市场希望企业有个简单的资本结构:债权和普通股。因此股票承销商会要求在IPO的时候,所有的优先股要转换成普通股。

以瑞幸为例,讲一下优先股、可转债、普通股、可交债。

晚上十点,深圳国贸大厦附近的一个写字楼里,还有一层办公室亮着灯。这个时间,除了会所和娱乐场所,整个国贸片区只有一种人还在加班,他们是国贸日均工作时长最长的人——国贸金融青年,和中年。

不过,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句初中时候的谣言,让我的工作时长迈上了新的台阶。那时候,除了流行老鼠爱大米和两只蝴蝶外,还流行陈奕迅的十年,更流行一句名言:英语不及格,说明我爱国。

之后的学生时代,每次我想拿起英语教材的时候,这句话就会从我脑海的深处泛上来,时刻提醒着我要爱国。

终于,十年之后,我为当年的坚持付出了代价。

再次面对全英文的招股说明书。不知道咋回事,我的客户们英语都特别好。可能因为客户们在年轻时候没听说过这个名言。

沉浸在这个报告里,我基本搞清楚了其他几项数据。然而还有一个核心BUG不能回避,客户的利润是亏损的。这点与很多境外上市的企业相似。

影响他们利润的主要有三个指标:

大致指的是:

三个概念横空出世,分别是优先股、可转债、可交债。在上市之前,估值越高,优先股、可转债、可交债作为债务指标,金额就会越大。负债增加,自然就侵蚀了利润。

那么,这三个概念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为什么会有他们出现呢?

夜晚十一点,我把我的好朋友豆花资本的大佬豆包约了出来。

作为清科资本VC投资十强,豆花资本的业务很国际化,旗下拥有多只境外美元基金。处理这几个境外上市公司的业务,豆包给了我不少意见。

看到我发过去的国贸大厦附近灯红酒绿的照片,豆包特别兴奋,以为我要在这里请他过一次内涵丰富的夜生活。等他来了,我带着他走过乐巢、穿过苏荷,从各大会所的灯光前晃过,在他的赞叹声里,来到了一家串烧店。

二两清酒下肚,豆包开始讲述起他漫长有趣的投资史。

大家都在说,投资就是投人,但一般的人享受不了这待遇。一个普普通通的创业者,凭啥能值几千万上亿。投资就是为了赚钱,只有赚钱的公司,才能拿到投资人的钱。当然也有例外,小米刚刚创立的时候,就已经估值2.5亿美金了。因为那是雷军,不管他去做啥,都值这个价,那时他已经是金山总裁、猎豹总裁和卓越创始人。

豆包边喝酒,边瞅着窗外的灯红酒绿,哀怨地说,都是喝酒,为什么不去那里?

我也举起酒杯,那不废话嘛,我穷啊!金融圈那么大,你以为都跟你一样有钱啊。

豆包无话可说。

他转头讲起来专业知识,我给你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吧。投普通股就像是娶妻;投优先股是纳妾;可转债是找通房丫头。

我问道,那可交债是什么呢?

豆包凝眉,这就有点难了,可交债跟这几个不是一类,如果非要类比的话,大概是唐明皇找杨贵妃吧。

普通股就不用说了,这是最常见的投资形式。

双方看对眼了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走正式的法定手续,在工商局领证。

咱们先把简单地掰扯完。

可交债(可交换债券,Exchangeable Bond,简称EB),跟优先股、可转债有着本质区别。

可交债,是可以交换,股票由一方交换给另一方,不会增加股本。谁缺钱,谁借债。可交债的发行主体是股东,缺钱的一般是股东。

豆包指着不远处的瑞幸,这是你最爱的瑞幸吧,上次来就请我喝得这个。

我说,那可不吗,你知道上次咱们两杯花了多少钱吗,十块三毛二。

豆包说,我知道,我去见过他们。

我问,那你为啥不投呢?

他说,那不废话嘛,我穷啊!投资圈那么大,你以为都像他们一样有钱啊。

豆包接着讲,举个例子。瑞幸咖啡的实际控制人是陆正耀,他还曾创立了神州租车。假设陆正耀缺钱了,他就可以对外发行可交债,投资人就可以把钱给到陆正耀,未来可以让陆正耀还钱,也可以选择获取陆正耀持有的瑞幸股份。

而可转债(可转换债券,Convertible Bond,简称CB)又是另外一种投资逻辑。

顾名思义,可转债,是可以转换,由债转成股,会增加股本。选择可转债时是一种相对保险的投资方式,可转债是债,偿付优先级比股和优先股都要高。与可交债不同,可转债的发行主体是公司,缺钱的是公司本身。

在面对一些相对增长速度没那么快,估值可能不会多倍上涨,但又有上市预期的企业,投资人也会选择可转债。先不拿股权,而是拿到债权,并设置一个利率。在到期后可以换股,也可以拿固定收益走人。

普通股是所有权的基本单位,除了公司章程里规定的权利,或者在要求股东投票时,有一股一票的权利之外,本身并没有其他特权。普通股赋予持有者“所有权”,但是这种所有权要次于政府的税收义务,员工的工资与福利,所有的债务以及所有形式的优先股。因此,通常在公司清盘或被出售的时候,普通股的持有人是排在以上所有这些诉求人之后。只有在其它人的权利被满足了之后,他才能得到一些公司剩余的价值,而通常就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风投一般是不会购买普通股的。那是为什么呢?我们举一个例子:

A君是国内一家知名医院的医师,平常喜欢专研互联网。而他一直想建立一个“重度垂直”的在线医生交流社区,经过一番考虑,A君决定辞职并首先从糖尿病领域切入进行创业,成立了“巨糖”公司。于是启动后他通过朋友,找到了当地的一家刚刚成立的风投机构“菜鸟资本”。由于他们也是新募了基金在手,急于投出项目,在经过一系列的调研以及朋友关系影响下,菜鸟资本的合伙人阿菜,决定投入1000万元人民币,占“巨糖”公司20% 的股权,并在协议上约定只持有“普通股”,从而也避免了对赌协议。A君则是大股东,持有60%的股权,剩下20%给管理层与核心员工。这样,股权购买合同签署后,“巨糖”公司的投后估值为5000万元人民币。

这次投资行为也给A君带来3000万元人民币(5000万*60%)的默示财富,尽管还不能兑现。随着业务进展一年多后,他们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A君自然萌生退意,大不了再回去做医生嘛,反正执照还在。而“真爱拍”是国内移动医疗行业最大的上市企业,最近也进入了这块细分市场。“巨糖”的业务正好可以产生协同效应。鉴于此,“真爱拍”决定派财务总监F君和A君商讨收购事宜,愿意出资4000 万购买“巨糖”。 A君觉得自己的公司还在起步阶段,未来的发展不好说,如果一个好点子就能卖到4000万倒也不是亏本买卖,权衡左右,终于还是接受了“一条龙”的条件。

说到这里,问题来了。当股权收购交割时,2400万元(4000万*60%)打到A君的账户,剩下的800万元打到了菜鸟资本的账户。A君满心欢喜,一个好主意竟然让自己获利2400万元(税前),真可谓是无本万利。菜鸟资本的合伙人Joseph 却被公司炒了鱿鱼,这是因为第一笔投资的1000万元,这一转眼就净亏200多万,还不算在此期间付出的人力和调查成本,同时对菜鸟的商誉和未来去LP那里募资也有负面影响。关键在整个被收购过程中,做为小股东是几乎一点权利也没有,真是要哭晕在厕所里。而最大的便宜让大股东给拣走了,这无疑是灾难性的失误。

秀红资本的合伙人老酒非常同情阿菜 的遭遇。他复盘总结:其实错就错在,“菜鸟”答应了接受普通股,而不是私募基金常用的优先股。一般来说,风险投资公司有三样法宝:优先股;对创始人,管理层和关键员工股权的Vesting;还有契约条款和绝对多数条款。其中任何一项都能帮他们避免这场失误所造成的损失。

这三样法宝的核心就是企业家应该通过价值创造来赚取他们应有的利益,而不是靠耍小聪明,总想“无本套利”。菜鸟资本给“巨糖” 的估值是基于其未来潜在的成长性,不是其目前的价值。现阶段,他也没有收入,账面没有现金以及其他资产,有形价值基本为零。理论上,风投基金可以根据价值创造和成本产生的步骤按比例精确投入,但是我们也知道这不现实,资本总是要先行一步的。而企业的价值是在经历一系列重大事件后不断积累的,比如说,发布第一款APP;获得第1000名用户;赚得第一笔收入等等。风投基金就是先行提供资本,来助力企业完成这一项又一项价值成长的里程碑事件。同样,创业者的权益也应该是他完成这些价值创造的业绩来分享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大多数风投机构不用普通股作为“标的物”。在我们的例子里,A君在“真爱拍”买断其股权的时候,他其实还没有努力创造价值,完成要约,这就是变相的不劳而获,和论功行赏的原则相悖逆。不过世事无绝对,当创业者足够强势而机构哄抢的时候,或者马上大概率将要上市的时候,VC也会主动愿意改变投资策略。

优先股

一般来说当一个企业初创后,随着逐渐成长而需要进一步融资时,资金可能来自私募基金,在大多数情况下,机构都要求获得优先股,这是因为其定价和内在价值都不同于普通股。最低限度,投资人要求一定程度的影响力和权力,这些都是普通股持有人不具有的。

首先优先股和普通股相比具有清算优先权,也就是说,在企业被出售或清算的情况下,优先股要先于普通股被支付。通常先支付优先股的面值,然后才去支付普通股。一般来说,优先股的面值就是私募基金投资的成本。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菜鸟资本投资“巨糖”的例子。如果菜鸟以持有优先股的形式投资的话,当其被收购的时候,首先被支付的应该是: 1000万投资通过优先股的赎回退还给菜鸟资本。然后我们再根据私募交易中所用不同类别的优先股来分割剩下的3000万元。我们简单介绍一下私募机构常用的两大类优先股:可赎回优先股以及可转换优先股。

1)可赎回优先股

可赎回优先股是一种不能兑换成股权的优先股。说白了,其价值就是面值再加上可能享有的股息权。我们也可以将他理解成一种次级债,在公司倒闭或清算的时候,它的权力排在其他债务后面,但是在普通股前面。可赎回优先股一般有可协商的期限,指的是何时它必须由公司赎回。一般来说,例如IPO完成或者5-8年不等是比较常见的期限。私募基金往往将可赎回优先股和普通股或认股权证等绑在一起用。在上文的例子里,如果采用可赎回优先股,秀红资本合伙人老酒建议菜鸟资本如果同意出资1000万元人民币,占“巨糖”20%股权的话,其在股权购买合同里要注明这笔投资要以1000万元面值的可赎回优先股再加上20%股权的普通股形式。这项条款对投资者是有利的。在巨糖的收购交易中,首先要赎回面值为1000万元的可赎回优先股,然后剩下的3000万元则按照各方占普通股的比例来分配。这样一来就保障了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既可以拿回投资,又可以继续持有股份或按股分成,好处两头赚。当然,对创业者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特别是如果一大笔IPO所得的收益用来赎回投资人优先股的时候,对企业的市场价值有不利的影响,这也算是可赎回优先股的缺陷。因此创业者在签订股权买卖协议时,要特别留心此类条款,尽量平衡利弊后决策,但是买定离手,要有契约精神。

2)可转换优先股

可转换优先股就是股东可以选择将优先股转换成普通股。相当于需要强行让股东去选择回报的方式,无论是通过清算形式还是通过持有普通股的形式。显然,如果公司的价值大于在公司被投资时的估值,这时,股东通常会选择将优先股转换到普通股。对创业者来说,如果企业的市值受到赎回投资人的优先股的负面影响的话,可转换优先股的机制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通常,市场希望企业有个简单的资本结构:债权和普通股。因此股票承销商会要求在IPO的时候,所有的优先股要转换成普通股。

以瑞幸为例,讲一下优先股、可转债、普通股、可交债。

晚上十点,深圳国贸大厦附近的一个写字楼里,还有一层办公室亮着灯。这个时间,除了会所和娱乐场所,整个国贸片区只有一种人还在加班,他们是国贸日均工作时长最长的人——国贸金融青年,和中年。

不过,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句初中时候的谣言,让我的工作时长迈上了新的台阶。那时候,除了流行老鼠爱大米和两只蝴蝶外,还流行陈奕迅的十年,更流行一句名言:英语不及格,说明我爱国。

之后的学生时代,每次我想拿起英语教材的时候,这句话就会从我脑海的深处泛上来,时刻提醒着我要爱国。

终于,十年之后,我为当年的坚持付出了代价。

再次面对全英文的招股说明书。不知道咋回事,我的客户们英语都特别好。可能因为客户们在年轻时候没听说过这个名言。

沉浸在这个报告里,我基本搞清楚了其他几项数据。然而还有一个核心BUG不能回避,客户的利润是亏损的。这点与很多境外上市的企业相似。

影响他们利润的主要有三个指标:

大致指的是:

三个概念横空出世,分别是优先股、可转债、可交债。在上市之前,估值越高,优先股、可转债、可交债作为债务指标,金额就会越大。负债增加,自然就侵蚀了利润。

那么,这三个概念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为什么会有他们出现呢?

夜晚十一点,我把我的好朋友豆花资本的大佬豆包约了出来。

作为清科资本VC投资十强,豆花资本的业务很国际化,旗下拥有多只境外美元基金。处理这几个境外上市公司的业务,豆包给了我不少意见。

看到我发过去的国贸大厦附近灯红酒绿的照片,豆包特别兴奋,以为我要在这里请他过一次内涵丰富的夜生活。等他来了,我带着他走过乐巢、穿过苏荷,从各大会所的灯光前晃过,在他的赞叹声里,来到了一家串烧店。

二两清酒下肚,豆包开始讲述起他漫长有趣的投资史。

大家都在说,投资就是投人,但一般的人享受不了这待遇。一个普普通通的创业者,凭啥能值几千万上亿。投资就是为了赚钱,只有赚钱的公司,才能拿到投资人的钱。当然也有例外,小米刚刚创立的时候,就已经估值2.5亿美金了。因为那是雷军,不管他去做啥,都值这个价,那时他已经是金山总裁、猎豹总裁和卓越创始人。

豆包边喝酒,边瞅着窗外的灯红酒绿,哀怨地说,都是喝酒,为什么不去那里?

我也举起酒杯,那不废话嘛,我穷啊!金融圈那么大,你以为都跟你一样有钱啊。

豆包无话可说。

他转头讲起来专业知识,我给你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吧。投普通股就像是娶妻;投优先股是纳妾;可转债是找通房丫头。

我问道,那可交债是什么呢?

豆包凝眉,这就有点难了,可交债跟这几个不是一类,如果非要类比的话,大概是唐明皇找杨贵妃吧。

普通股就不用说了,这是最常见的投资形式。

双方看对眼了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走正式的法定手续,在工商局领证。

咱们先把简单地掰扯完。

可交债(可交换债券,Exchangeable Bond,简称EB),跟优先股、可转债有着本质区别。

可交债,是可以交换,股票由一方交换给另一方,不会增加股本。谁缺钱,谁借债。可交债的发行主体是股东,缺钱的一般是股东。

豆包指着不远处的瑞幸,这是你最爱的瑞幸吧,上次来就请我喝得这个。

我说,那可不吗,你知道上次咱们两杯花了多少钱吗,十块三毛二。

豆包说,我知道,我去见过他们。

我问,那你为啥不投呢?

他说,那不废话嘛,我穷啊!投资圈那么大,你以为都像他们一样有钱啊。

豆包接着讲,举个例子。瑞幸咖啡的实际控制人是陆正耀,他还曾创立了神州租车。假设陆正耀缺钱了,他就可以对外发行可交债,投资人就可以把钱给到陆正耀,未来可以让陆正耀还钱,也可以选择获取陆正耀持有的瑞幸股份。

而可转债(可转换债券,Convertible Bond,简称CB)又是另外一种投资逻辑。

顾名思义,可转债,是可以转换,由债转成股,会增加股本。选择可转债时是一种相对保险的投资方式,可转债是债,偿付优先级比股和优先股都要高。与可交债不同,可转债的发行主体是公司,缺钱的是公司本身。

在面对一些相对增长速度没那么快,估值可能不会多倍上涨,但又有上市预期的企业,投资人也会选择可转债。先不拿股权,而是拿到债权,并设置一个利率。在到期后可以换股,也可以拿固定收益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