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城投公司的未來】今生与未来 |城投债的前世 |已清晰 |

11 月 3, 2022 公司

前段时间写了一篇关于城投公司怪现象的文章,得到了很多朋友的赞同和支持。他们也积极鼓励我,那么会说话你就多说点。同时还很和善的抽出小鞭子,对驴子说会拉你就多拉磨,在此我表示由衷的感谢。

关于城投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要了解这个问题,我们要清楚现在城投的发展趋势,要清楚发展趋势我们就要了解城投公司的现状。城投公司发展到现在,越来越多的问题已经暴露。关于这方面,我在另一篇关于城投怪现象的回答中也有很多提及。其实上面的决策层也已经观察到了,要不然也不会急吼吼地推出PPP模式,也就是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来解决地区基础设施投入不足的问题。其实城投公司的前景取决于决策层是否有排除利益集团阻挠的勇气和魄力,把市场经济改革继续往更深处进行推进。真正的做到壮士断腕,刮骨疗毒。至于这样的前景如何,则完全不需要预计。因为无论能否顺利的完成城投体制改革,两种情况所对应的两种不同结果在历史上都给了我们答案。

现在的城投公司和清末洋务运动中的官督商办,几乎一脉相承,性质上虽然属于企业,但实际管理却由政府来完成,同样的似企非企,似官非官。也存在严重的裙带关系现象、吃空饷现象、腐败现象,以及令人瞠目结舌的巨大浪费。即使是被称作清末能臣的张之洞所创办的汉阳铁厂。上述问题也是一个都不少,大冶既产铁矿,又产煤矿,各方面运输条件都十分优越,什么东西都可以很快运输,内行人都知道这是最适合做铁厂的地方。

但是这群这群酸秀才们懂什么?也许用现在的话说,应该是小镇做题家,上了几年洋学堂,喝了几年洋墨水,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就以为自己最聪明了。其实他们懂什么也不懂,他们哪里知道湖广总督张大人的治所就在汉阳。张大人就是要看着铁厂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才安心,于是溜须拍马之徒,曲意逢迎之辈纷纷要求将厂址定在汉阳。张之洞一看,众意难违,也就开开心心的答应了,真是长官的知心小棉袄,他们不升官谁升官,他们不发财谁发财。只是白白浪费了无数的民脂民膏,那是流水一样的白银花下去才把煤矿和铁矿从大冶运到汉阳来。不过反正是爱新觉罗家的钱,不心疼,张大人是承我们的情的。

至于关于冗官冗员和空饷问题,也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张之洞把厂长定为道台级,也就是清朝的正四品,这和现在有些城投什么正科级待遇或副科级待遇总经理何其相像。下面各级官吏以此类推,首任厂长就是捐官的候补道台,也就是花钱买的官,花钱买官,真金白银,童叟无欺,那么做官挣钱也就天经地义了。于是,汉阳铁厂官气越来越重,暮气也越来越重。而那些真正懂技术、懂生产、懂管理的留学人才却被束之高阁,给个闲职也就打发了。小镇做题家嘛,要关系没关系,要背景没背景,还不会溜须拍马,曲意逢迎,就只知道干活,整天说什么“加强管理”、“升级技术”,在车间里忙前忙后,浑身脏兮兮的,一点都不体面。哪里像咱们,摇着扇子、翘着二郎腿,说不出的风流倜傥,悠游自在,这才是做官,学着点吧,小镇做题家。

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自己发达了七大姑八大姨如果不能沾点光,那岂不是锦衣夜行?回到乡下也要被他们戳脊梁骨的,于是当时的清人就有记载,一个普通的小吏都有好几个跑腿的,服侍的大一点的领导随便就是十几个随员是家常便饭,真是努下嘴就有人把烟枪点好递到嘴边,张下口就有人把茶杯送到手中。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即使是现在,哪个领导不配几个生活秘书呢?以至于不从事生产却在铁厂内领薪水的官员的随从们占到当时工厂总人数的半数之多。

有一次俄国皇太子来中国访问参观,顺便也来当时亚洲最大的汉阳铁厂参观参观。然而汉阳铁厂虽然名气大,但产量根本就不行。花花轿子众人抬,大家平时都是吹牛逼的,也没人真的去点破这一点,这样才可以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团和气。可人家是皇太子,那是外来的强龙,能通天的人物,咱们张大人可压不住他。于是出了近代史乃至世界史上少有的奇观,中国最大的钢铁厂高价向市场上收购钢材。花了近百万两雪花银,东拼西凑的从各地买了一大堆钢材摆在厂子里面。好多还有着外国钢厂新鲜的钢印,于是只能找几个师傅用锉刀锉去。这和那些为了迎接上级检查,而把秃山给刷上绿漆,让学生套上化肥袋假扮羊群,让小学生在冬日的严寒中,举着小红旗苦等几个小时的领导们又有多大的差别呢?

张大人办铁厂的初衷不过是为了老佛爷献礼,以及积累政治资本,以便和后来的李鸿章李中堂打擂台。谁管你什么中华钢铁强国强军梦啊。那后来的结果怎么样呢?一场甲午大败打破了洋务自强的黄粱一梦,在一片歌舞升平的同光中兴中,春华烟云散去之后,只剩下一具行将就木干瘪而苍老的躯体。

为什么同样的时间开始,同样的以西洋为师,同样的由重臣主持,中国的洋务运动一败涂地,而日本的明治维新却一飞冲天呢?原因很简单,像日本明治维新一样真正的努力是很难的,而像大清洋务运动一那样假装很努力是非常容易的。日本明治天皇为筹集海军军费,一天只吃一顿饭,不过是白米饭加条鱼和海带。伊藤博文以降全体文武官员谁不感愤,谁还敢胡吃海塞,就不怕被明治志士们给天诛国贼了吗?

而我们的老佛爷呢,哪天不是300个凉菜,300个热菜,满满一大桌的满汉全席。什么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说的我都饿了。即使是1894年10月10日,也就是日军占领大连的那天,伟大光荣正确的老佛爷还在颐和园里庆祝她的60岁大寿呢。你假装努力想欺骗生活,生活也假装不知道怎么回事,只在关键时刻给你一个一发入魂的大逼兜子,让你永世都难忘。

后来的事情,大家也能在历史书上看到了。汉阳铁厂由于窟窿实在太大了,张之洞完全就背不动了,只好低价转让给了北洋系的盛宣怀。盛宣怀虽也是官僚出身,但比之张之洞还是高明太多了。在接手之后就开始招募商股,全面废弃官场的那一套,引进先进技术,重用懂生产、懂技术、懂管理的技术型人才,也就是那些小镇做题家,把那些冗官冗员都给踢出去了,不劳动者不得食。仅仅过了半年就扭亏为盈。经过后来的全面改造和设备升级,扩充了产能,终于成了当之无愧的东亚第一雄厂。即使是四五十年后的抗日战争,汉阳造的步枪也是质量过硬的保证,为后来的抗日战争和中华民族的独立自强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就像冥冥中有只大手在摆布着一切。城投也走到了历史的三岔路口,既得利益集团并非不想维持目前对于自己极端有利的现状。但是维持现状的成本越来越高,迟早会高到令他们绝对无法承担的程度。就像张之洞并不是不愿意保留汉阳铁厂,而是根本无力承担汉阳铁厂高额的运作成本。

非不为也,乃不能也,所以无论既得利益集团再怎么抗拒,时代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区别只是在于如果提前改革,还能掌握改革的主动权,还可以讨价还价,还可以部分地保留即得利集团的利益;如果到了非变不可的时候,也就由不得你愿不愿意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也就到此为止了。而且这个变化已经到来,比如现在顶层就在积极推进PPP模式,大变局不远矣。

长文原创极为耗费心力,如果觉得言之有物,有所裨益,还请赞同关注支持一下,谢谢了。

城投公司这类融资平台公司传统上的核心是资产,资产规模和资产质量决定了融资能力,进而决定了其承担基础设施投资和产业投资的能力。在这种传统模式下,资产是基础,做大资产规模优化资产结构是关键,债权融资是核心。

但资本越来越重要。城投公司转型升级就必须从资产型融资平台向资本型投融资平台转变。转变后,资产是基础,资本是核心。这是有成功案例的,近些年来风生水起的合肥、深圳等地市下辖的平台公司已经率先完成了向国有资本专业平台的转型,效果不错。

越来越多的城投公司正在进行股权投资。但很多城投公司还处于资本运作的懵懂期,远谈不上转型成功。谈到包装资产、化解债务、债权融资,城投公司谈起来头头是道,经验丰富。谈到资本运作、股权投资、产业基金、并购重组、IPO上市,城投公司却泛善可陈,甚至教训多多。

一、城投公司股权投资的类型与价值

很多城投公司在股权投资的路上蒙眼狂奔,一堆烂账。

很多城投公司不是没股权投资,恰恰相反,股权投资做了很多,旗下控股、参股公司一大堆,少则几家,多则几十家。投资是投了,但是效果没有达到,不仅国有资本配置没有优化、效益没有体现,别说分红拿不到,本金都有可能出现严重的资本损失,不仅存量资本没法盘活,还会新增不良投资。

现实是:投的多但效果未必好。可能几十家控股、参股公司就是停留在数字上,实际上对于资本保值增值、提高资本收益毫无用处,更有可能成为吞噬城投公司本就极度紧张的资金和现金流的黑洞,资金大量沉淀、资本巨额损失,都会导致巨大的风险。

问题是:城投公司对资产熟悉,对资本陌生;对债权市场熟悉,对资本市场陌生,对融资在行,对投资外行,完全依靠政府的资金、资本在做股权投资,毫无造血能力,政府有多少钱就做多少投资。

事实上,所有完全依赖政府资金和政府指令做的股权投资注定是虚假繁荣,只会不断消耗地方政府本就极端紧张的财力。只有实现自我发展、自我造血的股权投资才真正能反哺地方经济社会和产业发展。

造成如此困境,与城投公司特殊的股权投资类型密切相关。一般来说,城投公司的股权投资分为几个类型:

第一,股权招商。也就是为产业招商引资服务,为企业以股权和债权的方式提供资金。股权招商、基金招商现在快要成为标配了。

第二,产业引导。对地方战略产业的关键环节、关键企业、配套服务领域进行股权投资,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第三,对外合作。通过股权投资引入优质央企、民企等合作伙伴共同发展业务。

第四,纾困。通过股权投资方式(结合债权方式)对经营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进行扶持,支持民营企业尽快实现正常经营。

从这四种类型的股权投资看,城投公司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市场主体,也没有办法纯粹市场化运作。因此,城投公司的股权投资体现出明显的地方政府意志。

作为地方政府发展经济、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有力抓手,城投公司的股权投资带有明显的政治性和社会性的特点。一般的投资机构的股权投资其首要目的是经济效益,是实现资本的增值,也就是资本要赚钱。

但城投公司的股权投资,首要实现的不是经济目的,不是赚钱,而是要实现地方政府的经济发展和产业发展的目标,不能只算小账,要大账先算,再算小账。很多城投公司都已经使用股权投资方式来配置资本,优化国有资本布局、提高国有资本的活力、控制力和影响力,以服务于地方政府的产业转型升级、招商引资及基础设施建设。

所以,城投公司的股权投资其实是要平衡地方政府的大账和城投公司的小账,难度不小。如果只算大账,城投公司股权投资不盈利,那就永远依赖政府,无法造血。如果只算小账,那城投公司跟一般投资机构无异,对地方经济和产业发展的价值大大减小,地方政府为什么要全力支持?

前段时间写了一篇关于城投公司怪现象的文章,得到了很多朋友的赞同和支持。他们也积极鼓励我,那么会说话你就多说点。同时还很和善的抽出小鞭子,对驴子说会拉你就多拉磨,在此我表示由衷的感谢。

关于城投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要了解这个问题,我们要清楚现在城投的发展趋势,要清楚发展趋势我们就要了解城投公司的现状。城投公司发展到现在,越来越多的问题已经暴露。关于这方面,我在另一篇关于城投怪现象的回答中也有很多提及。其实上面的决策层也已经观察到了,要不然也不会急吼吼地推出PPP模式,也就是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来解决地区基础设施投入不足的问题。其实城投公司的前景取决于决策层是否有排除利益集团阻挠的勇气和魄力,把市场经济改革继续往更深处进行推进。真正的做到壮士断腕,刮骨疗毒。至于这样的前景如何,则完全不需要预计。因为无论能否顺利的完成城投体制改革,两种情况所对应的两种不同结果在历史上都给了我们答案。

现在的城投公司和清末洋务运动中的官督商办,几乎一脉相承,性质上虽然属于企业,但实际管理却由政府来完成,同样的似企非企,似官非官。也存在严重的裙带关系现象、吃空饷现象、腐败现象,以及令人瞠目结舌的巨大浪费。即使是被称作清末能臣的张之洞所创办的汉阳铁厂。上述问题也是一个都不少,大冶既产铁矿,又产煤矿,各方面运输条件都十分优越,什么东西都可以很快运输,内行人都知道这是最适合做铁厂的地方。

但是这群这群酸秀才们懂什么?也许用现在的话说,应该是小镇做题家,上了几年洋学堂,喝了几年洋墨水,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就以为自己最聪明了。其实他们懂什么也不懂,他们哪里知道湖广总督张大人的治所就在汉阳。张大人就是要看着铁厂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才安心,于是溜须拍马之徒,曲意逢迎之辈纷纷要求将厂址定在汉阳。张之洞一看,众意难违,也就开开心心的答应了,真是长官的知心小棉袄,他们不升官谁升官,他们不发财谁发财。只是白白浪费了无数的民脂民膏,那是流水一样的白银花下去才把煤矿和铁矿从大冶运到汉阳来。不过反正是爱新觉罗家的钱,不心疼,张大人是承我们的情的。

至于关于冗官冗员和空饷问题,也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张之洞把厂长定为道台级,也就是清朝的正四品,这和现在有些城投什么正科级待遇或副科级待遇总经理何其相像。下面各级官吏以此类推,首任厂长就是捐官的候补道台,也就是花钱买的官,花钱买官,真金白银,童叟无欺,那么做官挣钱也就天经地义了。于是,汉阳铁厂官气越来越重,暮气也越来越重。而那些真正懂技术、懂生产、懂管理的留学人才却被束之高阁,给个闲职也就打发了。小镇做题家嘛,要关系没关系,要背景没背景,还不会溜须拍马,曲意逢迎,就只知道干活,整天说什么“加强管理”、“升级技术”,在车间里忙前忙后,浑身脏兮兮的,一点都不体面。哪里像咱们,摇着扇子、翘着二郎腿,说不出的风流倜傥,悠游自在,这才是做官,学着点吧,小镇做题家。

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自己发达了七大姑八大姨如果不能沾点光,那岂不是锦衣夜行?回到乡下也要被他们戳脊梁骨的,于是当时的清人就有记载,一个普通的小吏都有好几个跑腿的,服侍的大一点的领导随便就是十几个随员是家常便饭,真是努下嘴就有人把烟枪点好递到嘴边,张下口就有人把茶杯送到手中。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即使是现在,哪个领导不配几个生活秘书呢?以至于不从事生产却在铁厂内领薪水的官员的随从们占到当时工厂总人数的半数之多。

有一次俄国皇太子来中国访问参观,顺便也来当时亚洲最大的汉阳铁厂参观参观。然而汉阳铁厂虽然名气大,但产量根本就不行。花花轿子众人抬,大家平时都是吹牛逼的,也没人真的去点破这一点,这样才可以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团和气。可人家是皇太子,那是外来的强龙,能通天的人物,咱们张大人可压不住他。于是出了近代史乃至世界史上少有的奇观,中国最大的钢铁厂高价向市场上收购钢材。花了近百万两雪花银,东拼西凑的从各地买了一大堆钢材摆在厂子里面。好多还有着外国钢厂新鲜的钢印,于是只能找几个师傅用锉刀锉去。这和那些为了迎接上级检查,而把秃山给刷上绿漆,让学生套上化肥袋假扮羊群,让小学生在冬日的严寒中,举着小红旗苦等几个小时的领导们又有多大的差别呢?

张大人办铁厂的初衷不过是为了老佛爷献礼,以及积累政治资本,以便和后来的李鸿章李中堂打擂台。谁管你什么中华钢铁强国强军梦啊。那后来的结果怎么样呢?一场甲午大败打破了洋务自强的黄粱一梦,在一片歌舞升平的同光中兴中,春华烟云散去之后,只剩下一具行将就木干瘪而苍老的躯体。

为什么同样的时间开始,同样的以西洋为师,同样的由重臣主持,中国的洋务运动一败涂地,而日本的明治维新却一飞冲天呢?原因很简单,像日本明治维新一样真正的努力是很难的,而像大清洋务运动一那样假装很努力是非常容易的。日本明治天皇为筹集海军军费,一天只吃一顿饭,不过是白米饭加条鱼和海带。伊藤博文以降全体文武官员谁不感愤,谁还敢胡吃海塞,就不怕被明治志士们给天诛国贼了吗?

而我们的老佛爷呢,哪天不是300个凉菜,300个热菜,满满一大桌的满汉全席。什么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说的我都饿了。即使是1894年10月10日,也就是日军占领大连的那天,伟大光荣正确的老佛爷还在颐和园里庆祝她的60岁大寿呢。你假装努力想欺骗生活,生活也假装不知道怎么回事,只在关键时刻给你一个一发入魂的大逼兜子,让你永世都难忘。

后来的事情,大家也能在历史书上看到了。汉阳铁厂由于窟窿实在太大了,张之洞完全就背不动了,只好低价转让给了北洋系的盛宣怀。盛宣怀虽也是官僚出身,但比之张之洞还是高明太多了。在接手之后就开始招募商股,全面废弃官场的那一套,引进先进技术,重用懂生产、懂技术、懂管理的技术型人才,也就是那些小镇做题家,把那些冗官冗员都给踢出去了,不劳动者不得食。仅仅过了半年就扭亏为盈。经过后来的全面改造和设备升级,扩充了产能,终于成了当之无愧的东亚第一雄厂。即使是四五十年后的抗日战争,汉阳造的步枪也是质量过硬的保证,为后来的抗日战争和中华民族的独立自强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就像冥冥中有只大手在摆布着一切。城投也走到了历史的三岔路口,既得利益集团并非不想维持目前对于自己极端有利的现状。但是维持现状的成本越来越高,迟早会高到令他们绝对无法承担的程度。就像张之洞并不是不愿意保留汉阳铁厂,而是根本无力承担汉阳铁厂高额的运作成本。

非不为也,乃不能也,所以无论既得利益集团再怎么抗拒,时代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区别只是在于如果提前改革,还能掌握改革的主动权,还可以讨价还价,还可以部分地保留即得利集团的利益;如果到了非变不可的时候,也就由不得你愿不愿意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也就到此为止了。而且这个变化已经到来,比如现在顶层就在积极推进PPP模式,大变局不远矣。

长文原创极为耗费心力,如果觉得言之有物,有所裨益,还请赞同关注支持一下,谢谢了。

城投公司这类融资平台公司传统上的核心是资产,资产规模和资产质量决定了融资能力,进而决定了其承担基础设施投资和产业投资的能力。在这种传统模式下,资产是基础,做大资产规模优化资产结构是关键,债权融资是核心。

但资本越来越重要。城投公司转型升级就必须从资产型融资平台向资本型投融资平台转变。转变后,资产是基础,资本是核心。这是有成功案例的,近些年来风生水起的合肥、深圳等地市下辖的平台公司已经率先完成了向国有资本专业平台的转型,效果不错。

越来越多的城投公司正在进行股权投资。但很多城投公司还处于资本运作的懵懂期,远谈不上转型成功。谈到包装资产、化解债务、债权融资,城投公司谈起来头头是道,经验丰富。谈到资本运作、股权投资、产业基金、并购重组、IPO上市,城投公司却泛善可陈,甚至教训多多。

一、城投公司股权投资的类型与价值

很多城投公司在股权投资的路上蒙眼狂奔,一堆烂账。

很多城投公司不是没股权投资,恰恰相反,股权投资做了很多,旗下控股、参股公司一大堆,少则几家,多则几十家。投资是投了,但是效果没有达到,不仅国有资本配置没有优化、效益没有体现,别说分红拿不到,本金都有可能出现严重的资本损失,不仅存量资本没法盘活,还会新增不良投资。

现实是:投的多但效果未必好。可能几十家控股、参股公司就是停留在数字上,实际上对于资本保值增值、提高资本收益毫无用处,更有可能成为吞噬城投公司本就极度紧张的资金和现金流的黑洞,资金大量沉淀、资本巨额损失,都会导致巨大的风险。

问题是:城投公司对资产熟悉,对资本陌生;对债权市场熟悉,对资本市场陌生,对融资在行,对投资外行,完全依靠政府的资金、资本在做股权投资,毫无造血能力,政府有多少钱就做多少投资。

事实上,所有完全依赖政府资金和政府指令做的股权投资注定是虚假繁荣,只会不断消耗地方政府本就极端紧张的财力。只有实现自我发展、自我造血的股权投资才真正能反哺地方经济社会和产业发展。

造成如此困境,与城投公司特殊的股权投资类型密切相关。一般来说,城投公司的股权投资分为几个类型:

第一,股权招商。也就是为产业招商引资服务,为企业以股权和债权的方式提供资金。股权招商、基金招商现在快要成为标配了。

第二,产业引导。对地方战略产业的关键环节、关键企业、配套服务领域进行股权投资,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第三,对外合作。通过股权投资引入优质央企、民企等合作伙伴共同发展业务。

第四,纾困。通过股权投资方式(结合债权方式)对经营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进行扶持,支持民营企业尽快实现正常经营。

从这四种类型的股权投资看,城投公司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市场主体,也没有办法纯粹市场化运作。因此,城投公司的股权投资体现出明显的地方政府意志。

作为地方政府发展经济、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有力抓手,城投公司的股权投资带有明显的政治性和社会性的特点。一般的投资机构的股权投资其首要目的是经济效益,是实现资本的增值,也就是资本要赚钱。

但城投公司的股权投资,首要实现的不是经济目的,不是赚钱,而是要实现地方政府的经济发展和产业发展的目标,不能只算小账,要大账先算,再算小账。很多城投公司都已经使用股权投资方式来配置资本,优化国有资本布局、提高国有资本的活力、控制力和影响力,以服务于地方政府的产业转型升级、招商引资及基础设施建设。

所以,城投公司的股权投资其实是要平衡地方政府的大账和城投公司的小账,难度不小。如果只算大账,城投公司股权投资不盈利,那就永远依赖政府,无法造血。如果只算小账,那城投公司跟一般投资机构无异,对地方经济和产业发展的价值大大减小,地方政府为什么要全力支持?

在《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提出,要“保持宏观杠杆率以稳为主、稳中有降”,以及稳妥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此后的国常会细化了这一目标,要求政府杠杆率要有所降低。

因此,市场上有一些解读认为是要降低城投债的发行量,但实际上并非如此;降低政府杠杆有多方面的考虑:

一是帮助调整预期。

地方债券自2015年全面发行以来,每年的发行规模都有比较大的增幅;尤其是专项债券大规模开闸后,逐渐让地方政府形成了对新增债券的依赖与思维惯性,并且引起了多方关注。因此,从宏观政策的角度有必要帮助各方调整预期。随着发行高峰期的结束,新增地方债务的规模也会逐渐下降;既是为了降低政府杠杆,也是让地方财政更可持续发展。

二是积极财政结束。

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退出的政策要平稳衔接、把握好时度效。”,标志着2019-2020的积极财政政策已经告一段落,未来将进入积极财政有序退出的状态,将逐年减少财政支出的幅度与力度。随着财政支出规模的减少,政府杠杆率自然也将会有对应的降低,明后年的财政赤字率有望持续平稳下降。

三是开放更大市场。

《十四五规划纲要》再次重申了发展经济是宏观政策的主基调,因此未来也将持续建设现代化的市场制度,促进国内外的经济双循环。因此,如今的市场化改革要求政府持续从非行政事务中退出,减少对微观事务的干预,开放更大市场、激发市场活力。因此,如今有必要减少财政支出在地方经济活动中的占比,通过降低政府杠杆率,让地方政府“继续瘦身”。

在《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提出,要“保持宏观杠杆率以稳为主、稳中有降”,以及稳妥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此后的国常会细化了这一目标,要求政府杠杆率要有所降低。

因此,市场上有一些解读认为是要降低城投债的发行量,但实际上并非如此;降低政府杠杆有多方面的考虑:

一是帮助调整预期。

地方债券自2015年全面发行以来,每年的发行规模都有比较大的增幅;尤其是专项债券大规模开闸后,逐渐让地方政府形成了对新增债券的依赖与思维惯性,并且引起了多方关注。因此,从宏观政策的角度有必要帮助各方调整预期。随着发行高峰期的结束,新增地方债务的规模也会逐渐下降;既是为了降低政府杠杆,也是让地方财政更可持续发展。

二是积极财政结束。

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退出的政策要平稳衔接、把握好时度效。”,标志着2019-2020的积极财政政策已经告一段落,未来将进入积极财政有序退出的状态,将逐年减少财政支出的幅度与力度。随着财政支出规模的减少,政府杠杆率自然也将会有对应的降低,明后年的财政赤字率有望持续平稳下降。

三是开放更大市场。

《十四五规划纲要》再次重申了发展经济是宏观政策的主基调,因此未来也将持续建设现代化的市场制度,促进国内外的经济双循环。因此,如今的市场化改革要求政府持续从非行政事务中退出,减少对微观事务的干预,开放更大市场、激发市场活力。因此,如今有必要减少财政支出在地方经济活动中的占比,通过降低政府杠杆率,让地方政府“继续瘦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