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e租寶分公司負責人】e租寶 |e租寶 |正式批准逮捕的21人都是谁 |

11 月 2, 2022 公司

2015年底,中國大陸多地公安部門和金融監管部門發現e租寶經營存在詐騙,隨即展開調查;之後鈺誠集團及e租寶相關負責人因涉嫌詐騙被警方拘捕。2016年1月31日,新華社披露,e租寶非法集資500多億元,受害投資人遍布中國大陸各地區,人數多達90餘萬[3]。

目次

歷史編輯

交易技術方式及其成交量編輯

截至2015年12月8日,e租寶總成交量為745.68億元,總投資人數90.95萬人,待收總額703.97億元,排名行業第四[2]。

經營模式和宣傳編輯

e租寶公司的高層及員工,均為沒有投資理財和金融管理知識的人,大多數以美女為主,其中包括總裁張敏、黨委書記兼首席運營官王之煥、鈺誠集團助理運營官殷飛、東南亞自貿區管理委員會主席謝潔等。這些美女高管有很多都是丁寧通過「ENZO聚會圈」認識的。而鈺誠集團助理運營官兼e租寶首席運營官殷飛實際上是一位演員,曾為e租寶演唱過宣傳歌《點亮夢想》。在e租寶事件發生之後,殷飛迅速刪除了與e租寶有關的微博文章[12]。

e租寶非法吸存的錢款,除了被鈺誠集團員工用於還本付息外,還被用於個人揮霍、維持公司的巨額運行成本、投資不良債權以及廣告炒作。而該公司的員工薪金較高,據鈺誠集團總裁張敏交代,該公司擁有百萬級年薪的高管有大約80人左右,在2015年11月,鈺誠集團需發8億元的工資給員工。而丁寧還與數名女高級別同事關係密切,私生活極其奢侈。據警方初步查明,丁寧贈與他人的現金、房產、車輛、奢侈品的價值達10餘億元。而丁寧贈送給張敏的物品有價值1.3億的新加坡別墅、價值1200萬的粉鑽戒指、豪華轎車、名表以及5.5億元人民幣[3]。而丁寧還要求辦公室所有秘書全身必須穿戴奢侈品品牌服裝以「展示公司形象」,甚至將奢侈品店全部買空[3]。

根據新華社發布的消息,e租寶利用「假項目、假三方、假擔保」三步障眼法,製造龐氏騙局。而安徽鈺誠融資租賃有限公司風險控制部總監雍磊稱,e租寶上95%的項目都是假的[3]。

違法被查編輯

2015年12月3日,e租寶深圳分公司因涉嫌違法被經濟犯罪偵查警察突查,40餘人被警方帶走[14];後e租寶回應稱,系e租寶深圳某代銷公司有員工協助調查,因群眾舉報其涉嫌非法集資,屬於例行檢查。但因證據不足,相關配合調查人員全部返回[15][16][17]。

2016年1月10日,一些以e租寶投資者為主的10萬名上訪者到北京進行上訪。1月12日,深圳鈺誠財富管理有限公司肇慶第一分公司林某飛、郭某影等9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廣東省肇慶市端州區人民檢察院批准逮捕[2]。

1月23日,北京市市長王安順在北京市政協十二屆四次會議專題座談會,公開就e租寶問題表示:「e租寶是拆東補西的非法集資」[19]。

1月31日,新華社披露,「e租寶」非法吸收資金500多億元,受害投資人遍布中國大陸各地區。據報道稱,「e租寶」的分支機構遍布全國,涉及投資人眾多,且公司財務管理混亂,經營交易數據量龐大,僅需要清查的存儲公司相關數據的服務器有200餘台。此外,為了銷毀證據,嫌疑人將一千二百多冊證據材料裝入八十多個尼龍袋,埋藏在安徽合肥市郊區六米深地底。後專案組動用兩台挖掘機,歷時二十多小時挖出。報道還指出,e租寶涉嫌非法集資犯罪,21名涉案人員已經被北京檢察機關批准逮捕[3][20]。

2016年3月12日,在第十二屆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舉行期間,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前身)主席尚福林在梅地亞中心多功能廳舉行的記者會稱,有關部門已經立案查處e租寶案件,目前正在追繳資產,最大限度地挽回損失[22]。4月19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表示,e租寶打着「網絡金融」旗號非法集資,給有關群眾帶來嚴重財產損失,社會影響十分惡劣[23]。

4月27日,在國務院處置非法集資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召開的防範和處置非法集資法律政策宣傳座談會上提供的材料中,最高人民檢察院披露了e租寶案的查處情況。根據卷宗,e租寶賬戶數量有901294個,累計充值581.75億元,累計投資745.11億元,其中約有15億元被丁寧用于贈予妻子、情人、員工及個人揮霍。而丁寧除涉嫌集資詐騙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外,還涉嫌非法持有槍支、非法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24]。

2016年8月11日,e租寶涉案的9名犯罪嫌疑人被起訴。8月16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發布消息稱,e租寶實際控制人鈺誠集團涉嫌集資詐騙罪,丁寧(e租寶實際控制人、鈺誠集團董事長)、張敏(e租寶總裁)等11人涉嫌集資詐騙罪,謝潔(鈺誠國際控股集團CEO)、王之煥(e租寶聯合創始人)等15人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案件由北京市公安局偵查終結移送審查起訴,北京市人民檢察院於2016年8月15日依法受理[25]。

12月16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發布消息,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以被告單位安徽鈺誠控股集團、鈺誠國際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丁寧等10人涉嫌集資詐騙罪,被告人王之煥等16人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於12月15日依法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6]。

2017年9月12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此案,對被告單位鈺誠國際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集資詐騙罪、走私貴重金屬罪判處罰金人民幣18.03億元;對被告單位安徽鈺誠控股集團以集資詐騙罪判處罰金人民幣1億元;對被告人丁寧以集資詐騙罪、走私貴重金屬罪、非法持有槍支罪、偷越國境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50萬元,罰金人民幣1億元;對被告人丁甸以集資詐騙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罰金人民幣7000萬元。同時,分別以集資詐騙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走私貴重金屬罪、偷越國境罪,對被告人張敏等24人判處有期徒刑3年至15年不等刑罰,並處剝奪政治權利及罰金[27]。一審宣判後,二被告單位未提出上訴,丁寧、丁甸、張敏等23名被告人提出上訴。

2017年11月29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宣判,駁回23名被告人的上訴,維持原判。該案宣判後將由一審法院進行涉案財產的善後處置,同時組織開展投資人信息核實、資產變現、資金清退等各項工作[28]。

2018年5月,有報導估計,e租寶的投資者最終僅能收回本金的大約20至25%[29]。

2019年7月2日至2019年8月30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e租寶集資的全國受損集資參與人進行信息核實登記,核實登記的結果將作為案款發還的數據基礎[30][31]。

2015年底,中國大陸多地公安部門和金融監管部門發現e租寶經營存在詐騙,隨即展開調查;之後鈺誠集團及e租寶相關負責人因涉嫌詐騙被警方拘捕。2016年1月31日,新華社披露,e租寶非法集資500多億元,受害投資人遍布中國大陸各地區,人數多達90餘萬[3]。

目次

歷史編輯

交易技術方式及其成交量編輯

截至2015年12月8日,e租寶總成交量為745.68億元,總投資人數90.95萬人,待收總額703.97億元,排名行業第四[2]。

經營模式和宣傳編輯

e租寶公司的高層及員工,均為沒有投資理財和金融管理知識的人,大多數以美女為主,其中包括總裁張敏、黨委書記兼首席運營官王之煥、鈺誠集團助理運營官殷飛、東南亞自貿區管理委員會主席謝潔等。這些美女高管有很多都是丁寧通過「ENZO聚會圈」認識的。而鈺誠集團助理運營官兼e租寶首席運營官殷飛實際上是一位演員,曾為e租寶演唱過宣傳歌《點亮夢想》。在e租寶事件發生之後,殷飛迅速刪除了與e租寶有關的微博文章[12]。

e租寶非法吸存的錢款,除了被鈺誠集團員工用於還本付息外,還被用於個人揮霍、維持公司的巨額運行成本、投資不良債權以及廣告炒作。而該公司的員工薪金較高,據鈺誠集團總裁張敏交代,該公司擁有百萬級年薪的高管有大約80人左右,在2015年11月,鈺誠集團需發8億元的工資給員工。而丁寧還與數名女高級別同事關係密切,私生活極其奢侈。據警方初步查明,丁寧贈與他人的現金、房產、車輛、奢侈品的價值達10餘億元。而丁寧贈送給張敏的物品有價值1.3億的新加坡別墅、價值1200萬的粉鑽戒指、豪華轎車、名表以及5.5億元人民幣[3]。而丁寧還要求辦公室所有秘書全身必須穿戴奢侈品品牌服裝以「展示公司形象」,甚至將奢侈品店全部買空[3]。

根據新華社發布的消息,e租寶利用「假項目、假三方、假擔保」三步障眼法,製造龐氏騙局。而安徽鈺誠融資租賃有限公司風險控制部總監雍磊稱,e租寶上95%的項目都是假的[3]。

違法被查編輯

2015年12月3日,e租寶深圳分公司因涉嫌違法被經濟犯罪偵查警察突查,40餘人被警方帶走[14];後e租寶回應稱,系e租寶深圳某代銷公司有員工協助調查,因群眾舉報其涉嫌非法集資,屬於例行檢查。但因證據不足,相關配合調查人員全部返回[15][16][17]。

2016年1月10日,一些以e租寶投資者為主的10萬名上訪者到北京進行上訪。1月12日,深圳鈺誠財富管理有限公司肇慶第一分公司林某飛、郭某影等9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廣東省肇慶市端州區人民檢察院批准逮捕[2]。

1月23日,北京市市長王安順在北京市政協十二屆四次會議專題座談會,公開就e租寶問題表示:「e租寶是拆東補西的非法集資」[19]。

1月31日,新華社披露,「e租寶」非法吸收資金500多億元,受害投資人遍布中國大陸各地區。據報道稱,「e租寶」的分支機構遍布全國,涉及投資人眾多,且公司財務管理混亂,經營交易數據量龐大,僅需要清查的存儲公司相關數據的服務器有200餘台。此外,為了銷毀證據,嫌疑人將一千二百多冊證據材料裝入八十多個尼龍袋,埋藏在安徽合肥市郊區六米深地底。後專案組動用兩台挖掘機,歷時二十多小時挖出。報道還指出,e租寶涉嫌非法集資犯罪,21名涉案人員已經被北京檢察機關批准逮捕[3][20]。

2016年3月12日,在第十二屆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舉行期間,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前身)主席尚福林在梅地亞中心多功能廳舉行的記者會稱,有關部門已經立案查處e租寶案件,目前正在追繳資產,最大限度地挽回損失[22]。4月19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表示,e租寶打着「網絡金融」旗號非法集資,給有關群眾帶來嚴重財產損失,社會影響十分惡劣[23]。

4月27日,在國務院處置非法集資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召開的防範和處置非法集資法律政策宣傳座談會上提供的材料中,最高人民檢察院披露了e租寶案的查處情況。根據卷宗,e租寶賬戶數量有901294個,累計充值581.75億元,累計投資745.11億元,其中約有15億元被丁寧用于贈予妻子、情人、員工及個人揮霍。而丁寧除涉嫌集資詐騙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外,還涉嫌非法持有槍支、非法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24]。

2016年8月11日,e租寶涉案的9名犯罪嫌疑人被起訴。8月16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發布消息稱,e租寶實際控制人鈺誠集團涉嫌集資詐騙罪,丁寧(e租寶實際控制人、鈺誠集團董事長)、張敏(e租寶總裁)等11人涉嫌集資詐騙罪,謝潔(鈺誠國際控股集團CEO)、王之煥(e租寶聯合創始人)等15人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案件由北京市公安局偵查終結移送審查起訴,北京市人民檢察院於2016年8月15日依法受理[25]。

12月16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發布消息,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以被告單位安徽鈺誠控股集團、鈺誠國際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丁寧等10人涉嫌集資詐騙罪,被告人王之煥等16人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於12月15日依法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6]。

2017年9月12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此案,對被告單位鈺誠國際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集資詐騙罪、走私貴重金屬罪判處罰金人民幣18.03億元;對被告單位安徽鈺誠控股集團以集資詐騙罪判處罰金人民幣1億元;對被告人丁寧以集資詐騙罪、走私貴重金屬罪、非法持有槍支罪、偷越國境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50萬元,罰金人民幣1億元;對被告人丁甸以集資詐騙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罰金人民幣7000萬元。同時,分別以集資詐騙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走私貴重金屬罪、偷越國境罪,對被告人張敏等24人判處有期徒刑3年至15年不等刑罰,並處剝奪政治權利及罰金[27]。一審宣判後,二被告單位未提出上訴,丁寧、丁甸、張敏等23名被告人提出上訴。

2017年11月29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宣判,駁回23名被告人的上訴,維持原判。該案宣判後將由一審法院進行涉案財產的善後處置,同時組織開展投資人信息核實、資產變現、資金清退等各項工作[28]。

2018年5月,有報導估計,e租寶的投資者最終僅能收回本金的大約20至25%[29]。

2019年7月2日至2019年8月30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e租寶集資的全國受損集資參與人進行信息核實登記,核實登記的結果將作為案款發還的數據基礎[30][31]。

近日,合肥市e租宝案件已经宣判,合肥分公司负责人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涉案3千万,判决2年9个月。这家合肥分公司是e租宝的线下业务推介公司之一上海钰申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在合肥设立的一家分公司。上海钰申金融公司负责e租宝在全国范围内的线下运营、管理及推介服务,在全国各地设立了百余家分支机构。

在8.24网贷暂行办法出台以前,很多P2P公司与e租宝的业务推介模式一致,通过在线下设立业务分公司、营业部,或集团公司的关联公司再设立分支机构等用于拓展业务,拉客户,销售理财产品(撮合借贷)。目前市场上也大量存在着一些投资/资产管理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广泛设立分支机构,以投资咨询、理财顾问、财富管理等名义向投资者介绍理财产品,如股权投资、基础建设项目投资等。实际上,这些P2P线下业务分公司和资产管理分公司绝大部分充当的是推介、销售渠道。

合肥市e租宝案件宣判结果出来后,在网上引起了讨论,一些人认为对该分公司负责人的判刑较轻,因为其涉案金额巨大,给投资者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形成了巨大的社会危害性;且通常情况下分公司负责人对分公司的经营活动具有决策权,相比于其他业务员或普通员工,对项目信息、资金投向及总公司的经营情况了解程度较高,故所起的作用和主观恶性较大。(由于“e租宝”合肥案件的判决书尚未公布,本文不对此案件发表观点,仅就实践中的相关案件情况进行讨论。)但在我们遇到的案件中,一些业务分公司负责人认为自己对总公司经营活动的真实情况并不知情,仅是听从总公司相关负责人的安排从事分内工作;客户的投资款直接打入总公司的账户,自己对资金投向没有支配权,所起到的作用较小;同时自己和亲友也投入了资金,因此认为自己也是受害人,不应当承担法律责任。那么分公司负责人是否会因为自己不知情、也是“受害人”而影响刑事责任的承担呢?分公司负责人的获刑依据主要是什么?

此观点并不能成为挡箭牌,理由如下:

(1)根据我国现行法律,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没有“受害人”这一定义。自己投入资金是作为非法集资的参与人,可以表明自己对非法集资活动的违法性没有认知,但并不能据此不承担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刑事责任,只是自己投资的金额不做为犯罪金额处理;

(2)主观上不明知总公司主要负责人的集资诈骗情况,可以作为无非法占有资金目的的依据,将对罪名的认定产生影响。司法实践中,有的分公司负责人在不明知总公司负责人员从事集资诈骗的情况下,被纠集参与非法集资活动,其行为通常作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嫌疑人处理。

(3)分公司负责人对资金投向没有支配权,所起到的作用较小,可以作为个人量刑情节考虑。

案例:李宏、郑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2016)川0184刑初186号】

基本案情:被告人李某先后通过其设立的四川泽鑫投资有限公司及崇州分公司,以借款投资其承接的中央空调设备供应、安装等工程为名,通过报刊宣传、举行推介会等方式在成都、崇州两地向公众高息揽存,在成都非法吸收共计335余万元,在崇州非法吸收602万余元。被告人郑某某接受被告人李某的雇佣,担任崇州分公司业务经理(实际为管理人),崇州分公司主要经营“泽鑫宝”线上P2P网贷和线下融资业务,在线上主要是通过 “泽鑫宝-亿昂深蓝”项目进行融资。郑某某参与非法吸收存款598余万元。吸收的资金部分用于公司经营。

判决结果:

郑某某作为分公司的管理人,主要负责为投资者讲解投资常识、并签订合同,招聘分公司员工等工作,根据业绩拿提成。其本人投资了43万,且所吸收的款项存入总公司负责人的个人账户,郑某某对资金不具有支配权,但这并不影响对郑某某参与集资活动性质的认定。其作为分公司负责人主导了分公司的集资活动,且因集资活动而获利(拿提成),客观上为非法集资活动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构成了非法集资活动中的组成部分。最后法院认定郑某某系受雇佣参与崇州分公司的非法集资,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因系从犯,又加之有自首情节,对其适用了缓刑。

由于实践中的情况较为复杂,分公司负责人是否将承担非法集资的刑事责任,最终判刑轻重如何是法院综合考虑个案中犯罪情节、社会危害性以及量刑情节等因素而定。

(1)其从事的具体工作与其对整个非法集资活动起到的作用,如是否作为非法集资的发起者或协助者,对整个非法集资活动是否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其行为是否直接或间接地导致投资者资金损失及对国家金融管理秩序的扰乱;

(2)涉案金额及相关情节是否达到立案标准,及相应的量刑标准;

(3)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资金的目的,这主要是针对集资诈骗罪;

(4)是否具有自首、坦白、立功、积极退赔以及其他悔罪表现等量刑情节。

对于个人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数额达到100万元以上,属于数额巨大,法定刑为3-10年有期徒刑。但法院并不仅仅根据涉案金额判案,若对个案做出了轻判,则该犯罪分子可能存在起到的作用较小,或主观危害性不大,或有其他从轻、减轻的量刑情节等因素。

总结:本质属性为信息中介的机构,一旦背离了这种属性,涉及直接或间接接受、归集资金;直接或变相承诺保本保息等行为时,则容易涉嫌非法集资类犯罪。17年,监管部门对P2P领域的监管力度不断加强,尤其注重对非法集资的防范和打击,目前银监会正在制定《处置非法集资条例》。近几年P2P领域关注度极高的非法集资案件有望于17年陆续审判结束,从业人员须引以为戒。不明知业务活动的违法性不能成为挡箭牌,从事相关业务的人员都须好好学习金融法律常识,远离非法集资的法律风险。(谭鸿 李灿 | 护金符律师团队)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近日,合肥市e租宝案件已经宣判,合肥分公司负责人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涉案3千万,判决2年9个月。这家合肥分公司是e租宝的线下业务推介公司之一上海钰申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在合肥设立的一家分公司。上海钰申金融公司负责e租宝在全国范围内的线下运营、管理及推介服务,在全国各地设立了百余家分支机构。

在8.24网贷暂行办法出台以前,很多P2P公司与e租宝的业务推介模式一致,通过在线下设立业务分公司、营业部,或集团公司的关联公司再设立分支机构等用于拓展业务,拉客户,销售理财产品(撮合借贷)。目前市场上也大量存在着一些投资/资产管理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广泛设立分支机构,以投资咨询、理财顾问、财富管理等名义向投资者介绍理财产品,如股权投资、基础建设项目投资等。实际上,这些P2P线下业务分公司和资产管理分公司绝大部分充当的是推介、销售渠道。

合肥市e租宝案件宣判结果出来后,在网上引起了讨论,一些人认为对该分公司负责人的判刑较轻,因为其涉案金额巨大,给投资者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形成了巨大的社会危害性;且通常情况下分公司负责人对分公司的经营活动具有决策权,相比于其他业务员或普通员工,对项目信息、资金投向及总公司的经营情况了解程度较高,故所起的作用和主观恶性较大。(由于“e租宝”合肥案件的判决书尚未公布,本文不对此案件发表观点,仅就实践中的相关案件情况进行讨论。)但在我们遇到的案件中,一些业务分公司负责人认为自己对总公司经营活动的真实情况并不知情,仅是听从总公司相关负责人的安排从事分内工作;客户的投资款直接打入总公司的账户,自己对资金投向没有支配权,所起到的作用较小;同时自己和亲友也投入了资金,因此认为自己也是受害人,不应当承担法律责任。那么分公司负责人是否会因为自己不知情、也是“受害人”而影响刑事责任的承担呢?分公司负责人的获刑依据主要是什么?

此观点并不能成为挡箭牌,理由如下:

(1)根据我国现行法律,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没有“受害人”这一定义。自己投入资金是作为非法集资的参与人,可以表明自己对非法集资活动的违法性没有认知,但并不能据此不承担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刑事责任,只是自己投资的金额不做为犯罪金额处理;

(2)主观上不明知总公司主要负责人的集资诈骗情况,可以作为无非法占有资金目的的依据,将对罪名的认定产生影响。司法实践中,有的分公司负责人在不明知总公司负责人员从事集资诈骗的情况下,被纠集参与非法集资活动,其行为通常作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嫌疑人处理。

(3)分公司负责人对资金投向没有支配权,所起到的作用较小,可以作为个人量刑情节考虑。

案例:李宏、郑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2016)川0184刑初186号】

基本案情:被告人李某先后通过其设立的四川泽鑫投资有限公司及崇州分公司,以借款投资其承接的中央空调设备供应、安装等工程为名,通过报刊宣传、举行推介会等方式在成都、崇州两地向公众高息揽存,在成都非法吸收共计335余万元,在崇州非法吸收602万余元。被告人郑某某接受被告人李某的雇佣,担任崇州分公司业务经理(实际为管理人),崇州分公司主要经营“泽鑫宝”线上P2P网贷和线下融资业务,在线上主要是通过 “泽鑫宝-亿昂深蓝”项目进行融资。郑某某参与非法吸收存款598余万元。吸收的资金部分用于公司经营。

判决结果:

郑某某作为分公司的管理人,主要负责为投资者讲解投资常识、并签订合同,招聘分公司员工等工作,根据业绩拿提成。其本人投资了43万,且所吸收的款项存入总公司负责人的个人账户,郑某某对资金不具有支配权,但这并不影响对郑某某参与集资活动性质的认定。其作为分公司负责人主导了分公司的集资活动,且因集资活动而获利(拿提成),客观上为非法集资活动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构成了非法集资活动中的组成部分。最后法院认定郑某某系受雇佣参与崇州分公司的非法集资,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因系从犯,又加之有自首情节,对其适用了缓刑。

由于实践中的情况较为复杂,分公司负责人是否将承担非法集资的刑事责任,最终判刑轻重如何是法院综合考虑个案中犯罪情节、社会危害性以及量刑情节等因素而定。

(1)其从事的具体工作与其对整个非法集资活动起到的作用,如是否作为非法集资的发起者或协助者,对整个非法集资活动是否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其行为是否直接或间接地导致投资者资金损失及对国家金融管理秩序的扰乱;

(2)涉案金额及相关情节是否达到立案标准,及相应的量刑标准;

(3)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资金的目的,这主要是针对集资诈骗罪;

(4)是否具有自首、坦白、立功、积极退赔以及其他悔罪表现等量刑情节。

对于个人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数额达到100万元以上,属于数额巨大,法定刑为3-10年有期徒刑。但法院并不仅仅根据涉案金额判案,若对个案做出了轻判,则该犯罪分子可能存在起到的作用较小,或主观危害性不大,或有其他从轻、减轻的量刑情节等因素。

总结:本质属性为信息中介的机构,一旦背离了这种属性,涉及直接或间接接受、归集资金;直接或变相承诺保本保息等行为时,则容易涉嫌非法集资类犯罪。17年,监管部门对P2P领域的监管力度不断加强,尤其注重对非法集资的防范和打击,目前银监会正在制定《处置非法集资条例》。近几年P2P领域关注度极高的非法集资案件有望于17年陆续审判结束,从业人员须引以为戒。不明知业务活动的违法性不能成为挡箭牌,从事相关业务的人员都须好好学习金融法律常识,远离非法集资的法律风险。(谭鸿 李灿 | 护金符律师团队)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