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恒大冰泉三大公司合併】原报道 |换汤不换药 |恒大冰泉还亏的起吗 |

11 月 3, 2022 公司

资本市场就是奇怪。读懂君以前听过这样的故事,公司IPO闯关失败,结果很快破产;今天,江湖又有新故事,公司没上成新三板,结果很快被控股股东当包袱甩卖了。

这正是许家印和恒大冰泉的故事。昨天(9月28日)早上,港股上市公司中国恒大宣布剥离恒大粮油、恒大矿泉、恒大乳业三块业务,对价合计27亿人民币。剥离三大业务是为了房地产主业更好发展。

所以,房地产还是极好的。可是,这事总有点奇怪:累计亏损近40亿元的恒大冰泉,去年这时候还一心一意想上新三板。没上成新三板,就被当包袱甩掉,原来是想把新三板当成甩包袱的地方。

卖掉水业务来保房地产,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1、本指望上新三板解困,现传比亚迪经销商27个亿接盘

一直热衷于多元化的恒大老板许家印,绝对是最在意新三板的超级富豪之一。因为许老板希望将多元化的各项业务运作到新三板,缓解亏损困境。

恒大淘宝、恒大文化都已经来到新三板,尤其恒大淘宝,亏钱无数,还是在新三板赢得近200亿市值,堪称资本运作经典。

但恒大冰泉登陆新三板这事,一直都不顺利。恒大冰泉本来做高端水业务,几年前电视上经常有他们家广告,但价格太贵,这块业务一直没怎么做起来,反而亏了很多钱。

恒大冰泉总投资额高达55.4亿,2013年亏损5.52亿,2014年亏了28.39亿元,2015年前5个月亏损了5亿多。按这个亏法,如果继续玩下去,恒大冰泉资不抵债只是时间问题。

恒大冰泉要解困,这是共识。办法有很多种,降价是一个选择,这个你去买一瓶就知道,现在一瓶500ml的只要2块钱;资本运作是另一个选择。去年4月初的媒体报道上,许家印说,“按照恒大地产的计划,三年之后,旗下的矿泉水、粮油以及乳业将分别在香港独立上市。”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新三板去年那么火,很快恒大冰泉就转向新三板。去年7月,恒大矿泉向全国股转系统申请挂牌新三板。但是8月3日,恒大矿泉收到了股转系统的反馈意见回复。股转系统要求恒大矿泉就其中存在的七大问题作出补充回应,同时要求恒大矿泉在10个工作日内对反馈意见逐项落实。不过,恒大矿泉并没有在期限内做出回应。

9月24日,港股上市公司公告称,恒大冰泉“申请终止挂牌审核”,并计划和恒大地产内部的粮油、乳业合并,然后重新申请挂牌,或者进行其他资本运作。

一年过去了,新三板没等来“重新申请挂牌”的恒大冰泉,倒是等来了恒大冰泉、恒大粮油、恒大乳业三块业务被出售的信息。

27个亿对价,要知道,光恒大冰泉的总投资额就高达55.4亿。上市公司公告显示,作为比亚迪经销商的深圳市三维都灵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接盘。

2、每亏损3块钱带来1块钱收入,差点成为新三板亏损王

读懂君刚才说了,恒大冰泉总投资额高达55.4亿,2013年亏损5.52亿,2014年亏了28.39亿元,2015年前5个月亏损了5.55亿。

实际上,亏损不止于此。

恒大冰泉的亏损主要是两家销售公司珠海饮品、林芝饮品带来的,两家公司2013年亏损5.28亿、2014年亏损24.28亿、2015年1-5月亏损1.2亿。

而为了挂牌,母公司恒大在2015年5月末接受了两家销售公司的人员,承接了两家公司的矿泉水和饮料销售业务,同时将其丢出合并财务报表。这意味着尽管申报材料里的亏损数字很难看,但恒大已经替恒大冰泉背下了包袱。

资本市场就是奇怪。读懂君以前听过这样的故事,公司IPO闯关失败,结果很快破产;今天,江湖又有新故事,公司没上成新三板,结果很快被控股股东当包袱甩卖了。

这正是许家印和恒大冰泉的故事。昨天(9月28日)早上,港股上市公司中国恒大宣布剥离恒大粮油、恒大矿泉、恒大乳业三块业务,对价合计27亿人民币。剥离三大业务是为了房地产主业更好发展。

所以,房地产还是极好的。可是,这事总有点奇怪:累计亏损近40亿元的恒大冰泉,去年这时候还一心一意想上新三板。没上成新三板,就被当包袱甩掉,原来是想把新三板当成甩包袱的地方。

卖掉水业务来保房地产,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1、本指望上新三板解困,现传比亚迪经销商27个亿接盘

一直热衷于多元化的恒大老板许家印,绝对是最在意新三板的超级富豪之一。因为许老板希望将多元化的各项业务运作到新三板,缓解亏损困境。

恒大淘宝、恒大文化都已经来到新三板,尤其恒大淘宝,亏钱无数,还是在新三板赢得近200亿市值,堪称资本运作经典。

但恒大冰泉登陆新三板这事,一直都不顺利。恒大冰泉本来做高端水业务,几年前电视上经常有他们家广告,但价格太贵,这块业务一直没怎么做起来,反而亏了很多钱。

恒大冰泉总投资额高达55.4亿,2013年亏损5.52亿,2014年亏了28.39亿元,2015年前5个月亏损了5亿多。按这个亏法,如果继续玩下去,恒大冰泉资不抵债只是时间问题。

恒大冰泉要解困,这是共识。办法有很多种,降价是一个选择,这个你去买一瓶就知道,现在一瓶500ml的只要2块钱;资本运作是另一个选择。去年4月初的媒体报道上,许家印说,“按照恒大地产的计划,三年之后,旗下的矿泉水、粮油以及乳业将分别在香港独立上市。”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新三板去年那么火,很快恒大冰泉就转向新三板。去年7月,恒大矿泉向全国股转系统申请挂牌新三板。但是8月3日,恒大矿泉收到了股转系统的反馈意见回复。股转系统要求恒大矿泉就其中存在的七大问题作出补充回应,同时要求恒大矿泉在10个工作日内对反馈意见逐项落实。不过,恒大矿泉并没有在期限内做出回应。

9月24日,港股上市公司公告称,恒大冰泉“申请终止挂牌审核”,并计划和恒大地产内部的粮油、乳业合并,然后重新申请挂牌,或者进行其他资本运作。

一年过去了,新三板没等来“重新申请挂牌”的恒大冰泉,倒是等来了恒大冰泉、恒大粮油、恒大乳业三块业务被出售的信息。

27个亿对价,要知道,光恒大冰泉的总投资额就高达55.4亿。上市公司公告显示,作为比亚迪经销商的深圳市三维都灵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接盘。

2、每亏损3块钱带来1块钱收入,差点成为新三板亏损王

读懂君刚才说了,恒大冰泉总投资额高达55.4亿,2013年亏损5.52亿,2014年亏了28.39亿元,2015年前5个月亏损了5.55亿。

实际上,亏损不止于此。

恒大冰泉的亏损主要是两家销售公司珠海饮品、林芝饮品带来的,两家公司2013年亏损5.28亿、2014年亏损24.28亿、2015年1-5月亏损1.2亿。

而为了挂牌,母公司恒大在2015年5月末接受了两家销售公司的人员,承接了两家公司的矿泉水和饮料销售业务,同时将其丢出合并财务报表。这意味着尽管申报材料里的亏损数字很难看,但恒大已经替恒大冰泉背下了包袱。

恒大擅长打营销牌,而恒大冰泉的宣发绝对是现象级的。广州恒大队悄悄穿上印有“恒大冰泉”广告的新球服,搭配轮流放送的电视广告,以及赛后庆功宴舞台背景板上的背景广告牌,这条新业务线横空出世。

外界鲜有人知道如果恒大队最终落败,会有什么补救方案。但当第58分钟,穆里奇助攻艾克森单刀破门,转播画面聚焦进球瞬间,后者的胸膛成为全亚洲最万众瞩目广告牌位。

广州恒大凭借客场进球优势淘汰首尔FC夺冠,是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中国俱乐部首次站上亚洲俱乐部赛事的最高领奖台。恐韩?愤懑、焦虑一扫而空。全国人民的热情被点燃,成就恒大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次品牌曝光。

“2014年销售100亿,2016年达到300亿元。”许家印振臂一呼,宣称公司矿泉水业务要做到10年内实现1500万吨年销量。在他想象里,恒大冰泉有望被打造为除地产主业外的另一个千亿平台。

但后来的事态发展便人尽皆知。恒大冰泉在付出高昂的代价后盛极而衰,亏损困境之下该业务线在运营3年后便匆匆出售。

但如今,恒大冰泉回来了,以一种极为低调的形式。

在今年3月末举办的业绩会上,当恒大管理层在介绍旗下八大业务平台时,恒大冰泉赫然在列,没有任何预告。2016年该公司曾将旗下快消业务,包括粮油集团公司、乳业集团公司和矿泉水集团打包出售,但目前又买回来控制49%的股权。

按照当前规划,恒大旗下八大业务将“把我们数字科技实现了一个数据闭环,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服务生态”。而恒大冰泉被认为是集团“数据闭环”的最新一块拼图。

回望这段合浦珠还的故事。其在2013-2014年高调抢入快消品市场,随后又仓促出售再回购,真的那么草率?草蛇灰线暗设之处,我们能看到,当年三家买方与恒大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

高举快打

目前来看,恒大每次决心开拓一项新业务,从来是大资金押注,通过收并购快速拼凑业务版图,追求快速起势,追求迅速体现成果,追求从资本价值角度上看拥有更大的获利前景。对于恒大这样一家讲求高周转的企业来说,它希望自己与资本热钱的接触也是高周转的。

于是亚冠决赛翌日,恒大正式推出恒大冰泉品牌,随后开展铺天盖地的广告攻势。2013年11月9日至11月30约20日时间内,恒大冰泉营销支出高达13亿元,广告覆盖央视三个频道以及全国30个城市60家电视台全天候黄金时段。

恒大冰泉销售渠道亦被迅速铺开,据悉一个月内铺货高达20万个渠道终端,而最终目标是200万家。

到2014年1月12日,恒大冰泉召开全国合作伙伴大会暨订货会,据称至少3000名经销商抢下恒大冰泉代理权,全国签约金额达到58亿。据当时管理层透露,恒大矿泉水集团旗下销售公司已经达到363个,其中31个省级销售公司、332个市级销售公司。

“经销商卖恒大冰泉,线下广告不用经销商掏一分钱。”许家印宣布为经销商在线下的广告投入全部埋单。

同时恒大冰泉通过高底薪,吸引来大批终端业务业务员。他们所跑店家无论便利店、食杂店、小超市或小卖部,据称都免费堆头(堆头是指超市商品所形成的商品陈列)、免费做牌匾,并承诺优厚的利润空间。当时恒大冰泉的售价是500毫升4.5元/瓶。

事实上,恒大冰泉整条生产线也是在极短时间内铺设的。

据了解,恒大在2013年9月才与吉林白山市签订合作协议,由前者投资100亿元,在白山市及辖下的靖宇县、抚松县,开发千万吨中高端矿泉水项目。

作为进一步计划,恒大随即在当地收购了年产40万吨与80万吨的两座水厂,并开展重建工作。10月份“恒大冰泉”品牌名称正式定下来,中国铁路物资武汉有限公司的杨华峰入职。

11月份,恒大则迎来此前就职于百事可乐、农夫山泉的张华加盟。

2015年7月,恒大冰泉宣布上市计划并向新三板提交上市申请。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恒大冰泉上市主体恒大长白山矿泉水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1至5月,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480万元、9.68亿元和2.84亿元,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亏损5.5亿元、亏损28.39亿元和亏损5.5亿元。

“为了使其天然矿泉水能够迅速占领快消品市场,公司前期投入较大,包括广告在内的市场推广费、引进销售团队所增加的人工成本。”恒大冰泉称。

期间该公司生产线延伸至延边州安图县,同时公司员工从约1000余人扩张至8397人,其中销售人员高达5048人,占比60.12%。

另一方面,恒大粮油和恒大乳业的发展也大抵依照相同路径。

2014年8月恒大粮油复刻冰泉路线,通过亚冠现场亮相。据消息称,其前期在黑龙江、吉林、内蒙古等地收购了一批的小油脂厂进行改造。按集团说法,投资斥资近70亿元建设及并购22个生产基地。

9月1日,恒大粮油在内蒙古阿尔山大草原举办全国订货会,3500名经销商乘约32架包机飞抵乌兰浩特。据报道,此次订货会订货金额高达119亿元。 同月,恒大收购新西兰咔哇熊乳业成立恒大乳业。

超前的宣发投入,撕裂出一道财务缺口。恒大冰泉在提交审核后两个月便提出终止上市。随后备受转型压力的恒大对矿泉水、粮油及乳业等快消业务进行内部重组合并,一年后完成出售。

出售还是出表

恒大选择在2016年9月将快消业务剥离。

包括矿泉水业务售价18亿元,接盘方为深圳市三维都灵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及Lipu (Hong Kong) Limited;粮油业务售价6亿元,接盘方为深圳涞涞涞实业有限公司;乳业则由深圳市明晟都灵商贸有限公司及Sunlight Property Management Limited,以3亿元价格收入囊中。

其中,深圳市三维都灵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拥有自然人张清梅为唯一股东,王忠君为总经理,该公司当时还为深圳市钜丹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股东之一。而钜丹实业则由深圳市翠林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所控制。

深圳涞涞涞实业有限公司前身为深圳市鑫诺顿贸易有限公司,其大股东兼总经理、执行董事王海笈,就同时担任深圳市翠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

承接乳业业务的深圳市明晟都灵商贸有限公司最近就为人熟知,其于早前3月份出资18亿港元参与了恒大房车宝的战投,是最大的5位战投方之一。该公司大股东王伟民是深圳前海建融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前董事长,

据公开资料显示,前海建融前身是深圳市建筑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的资金部,该基金产品的担保方和远期收购方为深圳市建筑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它的实际控制人王忠明。而熟知恒大的人应该知道,王忠明正为翠林投资集团董事长,当时为恒大地产集团副总裁负责恒大地产集团深圳区域事务。

另外,翠林集团此前亦参与了房车宝的战投以及恒大汽车的定制配股,分别出资6.3亿港元,持股0.386%,出资50亿港元,持股1.875%。

总的来说,恒大快消业务的接盘方与恒大拥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或许这场交易并非一次简单的出售。

如果我们将它看作是一场战略性出表。那么也不难理解,为何恒大在出售矿泉水集团、乳业集团、粮油集团后,这些业务的大部分高管团队并没有发生变化。同时,接盘方还能使用恒大相关的商标5年,直至如今被恒大回购。

2016年末至2017年是恒大集团发展的一个转折点。2017年,在完成出售三大快消业务后,恒大主动踩下刹车启动战略转型,许家印对外宣布要做“利润王”。

当时的外部环境是,经历了几年爆发式增长的房地产市场在2017年开始进入下行周期,趋严的融资环境、逐渐加大的成本正在侵蚀每家房企的利润。

也是在这一时期,恒大决定调整融资结构,利用股权融资代替永续债,并为此引入三轮战投合共1300亿元。从此,股权融资成为恒大最为倚重的融资渠道之一。

许家印表示,公司在发展模式上,要从“规模型”向“规模+效益型”模式转变,在经营模式上,要从高负债、高杠杆、高周转、低成本的“三高一低”模式向低负债、低杠杆、低成本、高周转的“三低一高”模式转变。

为实现借壳深深房回A,恒大与几十名战投方深度绑定,销售增长、结转利润表现等都不容有差。随之而来,亏损并且与房地产主业关联性不强的快消业务成为被暂时抛弃的对象。

恒大擅长打营销牌,而恒大冰泉的宣发绝对是现象级的。广州恒大队悄悄穿上印有“恒大冰泉”广告的新球服,搭配轮流放送的电视广告,以及赛后庆功宴舞台背景板上的背景广告牌,这条新业务线横空出世。

外界鲜有人知道如果恒大队最终落败,会有什么补救方案。但当第58分钟,穆里奇助攻艾克森单刀破门,转播画面聚焦进球瞬间,后者的胸膛成为全亚洲最万众瞩目广告牌位。

广州恒大凭借客场进球优势淘汰首尔FC夺冠,是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中国俱乐部首次站上亚洲俱乐部赛事的最高领奖台。恐韩?愤懑、焦虑一扫而空。全国人民的热情被点燃,成就恒大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次品牌曝光。

“2014年销售100亿,2016年达到300亿元。”许家印振臂一呼,宣称公司矿泉水业务要做到10年内实现1500万吨年销量。在他想象里,恒大冰泉有望被打造为除地产主业外的另一个千亿平台。

但后来的事态发展便人尽皆知。恒大冰泉在付出高昂的代价后盛极而衰,亏损困境之下该业务线在运营3年后便匆匆出售。

但如今,恒大冰泉回来了,以一种极为低调的形式。

在今年3月末举办的业绩会上,当恒大管理层在介绍旗下八大业务平台时,恒大冰泉赫然在列,没有任何预告。2016年该公司曾将旗下快消业务,包括粮油集团公司、乳业集团公司和矿泉水集团打包出售,但目前又买回来控制49%的股权。

按照当前规划,恒大旗下八大业务将“把我们数字科技实现了一个数据闭环,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服务生态”。而恒大冰泉被认为是集团“数据闭环”的最新一块拼图。

回望这段合浦珠还的故事。其在2013-2014年高调抢入快消品市场,随后又仓促出售再回购,真的那么草率?草蛇灰线暗设之处,我们能看到,当年三家买方与恒大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

高举快打

目前来看,恒大每次决心开拓一项新业务,从来是大资金押注,通过收并购快速拼凑业务版图,追求快速起势,追求迅速体现成果,追求从资本价值角度上看拥有更大的获利前景。对于恒大这样一家讲求高周转的企业来说,它希望自己与资本热钱的接触也是高周转的。

于是亚冠决赛翌日,恒大正式推出恒大冰泉品牌,随后开展铺天盖地的广告攻势。2013年11月9日至11月30约20日时间内,恒大冰泉营销支出高达13亿元,广告覆盖央视三个频道以及全国30个城市60家电视台全天候黄金时段。

恒大冰泉销售渠道亦被迅速铺开,据悉一个月内铺货高达20万个渠道终端,而最终目标是200万家。

到2014年1月12日,恒大冰泉召开全国合作伙伴大会暨订货会,据称至少3000名经销商抢下恒大冰泉代理权,全国签约金额达到58亿。据当时管理层透露,恒大矿泉水集团旗下销售公司已经达到363个,其中31个省级销售公司、332个市级销售公司。

“经销商卖恒大冰泉,线下广告不用经销商掏一分钱。”许家印宣布为经销商在线下的广告投入全部埋单。

同时恒大冰泉通过高底薪,吸引来大批终端业务业务员。他们所跑店家无论便利店、食杂店、小超市或小卖部,据称都免费堆头(堆头是指超市商品所形成的商品陈列)、免费做牌匾,并承诺优厚的利润空间。当时恒大冰泉的售价是500毫升4.5元/瓶。

事实上,恒大冰泉整条生产线也是在极短时间内铺设的。

据了解,恒大在2013年9月才与吉林白山市签订合作协议,由前者投资100亿元,在白山市及辖下的靖宇县、抚松县,开发千万吨中高端矿泉水项目。

作为进一步计划,恒大随即在当地收购了年产40万吨与80万吨的两座水厂,并开展重建工作。10月份“恒大冰泉”品牌名称正式定下来,中国铁路物资武汉有限公司的杨华峰入职。

11月份,恒大则迎来此前就职于百事可乐、农夫山泉的张华加盟。

2015年7月,恒大冰泉宣布上市计划并向新三板提交上市申请。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恒大冰泉上市主体恒大长白山矿泉水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1至5月,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480万元、9.68亿元和2.84亿元,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亏损5.5亿元、亏损28.39亿元和亏损5.5亿元。

“为了使其天然矿泉水能够迅速占领快消品市场,公司前期投入较大,包括广告在内的市场推广费、引进销售团队所增加的人工成本。”恒大冰泉称。

期间该公司生产线延伸至延边州安图县,同时公司员工从约1000余人扩张至8397人,其中销售人员高达5048人,占比60.12%。

另一方面,恒大粮油和恒大乳业的发展也大抵依照相同路径。

2014年8月恒大粮油复刻冰泉路线,通过亚冠现场亮相。据消息称,其前期在黑龙江、吉林、内蒙古等地收购了一批的小油脂厂进行改造。按集团说法,投资斥资近70亿元建设及并购22个生产基地。

9月1日,恒大粮油在内蒙古阿尔山大草原举办全国订货会,3500名经销商乘约32架包机飞抵乌兰浩特。据报道,此次订货会订货金额高达119亿元。 同月,恒大收购新西兰咔哇熊乳业成立恒大乳业。

超前的宣发投入,撕裂出一道财务缺口。恒大冰泉在提交审核后两个月便提出终止上市。随后备受转型压力的恒大对矿泉水、粮油及乳业等快消业务进行内部重组合并,一年后完成出售。

出售还是出表

恒大选择在2016年9月将快消业务剥离。

包括矿泉水业务售价18亿元,接盘方为深圳市三维都灵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及Lipu (Hong Kong) Limited;粮油业务售价6亿元,接盘方为深圳涞涞涞实业有限公司;乳业则由深圳市明晟都灵商贸有限公司及Sunlight Property Management Limited,以3亿元价格收入囊中。

其中,深圳市三维都灵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拥有自然人张清梅为唯一股东,王忠君为总经理,该公司当时还为深圳市钜丹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股东之一。而钜丹实业则由深圳市翠林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所控制。

深圳涞涞涞实业有限公司前身为深圳市鑫诺顿贸易有限公司,其大股东兼总经理、执行董事王海笈,就同时担任深圳市翠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

承接乳业业务的深圳市明晟都灵商贸有限公司最近就为人熟知,其于早前3月份出资18亿港元参与了恒大房车宝的战投,是最大的5位战投方之一。该公司大股东王伟民是深圳前海建融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前董事长,

据公开资料显示,前海建融前身是深圳市建筑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的资金部,该基金产品的担保方和远期收购方为深圳市建筑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它的实际控制人王忠明。而熟知恒大的人应该知道,王忠明正为翠林投资集团董事长,当时为恒大地产集团副总裁负责恒大地产集团深圳区域事务。

另外,翠林集团此前亦参与了房车宝的战投以及恒大汽车的定制配股,分别出资6.3亿港元,持股0.386%,出资50亿港元,持股1.875%。

总的来说,恒大快消业务的接盘方与恒大拥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或许这场交易并非一次简单的出售。

如果我们将它看作是一场战略性出表。那么也不难理解,为何恒大在出售矿泉水集团、乳业集团、粮油集团后,这些业务的大部分高管团队并没有发生变化。同时,接盘方还能使用恒大相关的商标5年,直至如今被恒大回购。

2016年末至2017年是恒大集团发展的一个转折点。2017年,在完成出售三大快消业务后,恒大主动踩下刹车启动战略转型,许家印对外宣布要做“利润王”。

当时的外部环境是,经历了几年爆发式增长的房地产市场在2017年开始进入下行周期,趋严的融资环境、逐渐加大的成本正在侵蚀每家房企的利润。

也是在这一时期,恒大决定调整融资结构,利用股权融资代替永续债,并为此引入三轮战投合共1300亿元。从此,股权融资成为恒大最为倚重的融资渠道之一。

许家印表示,公司在发展模式上,要从“规模型”向“规模+效益型”模式转变,在经营模式上,要从高负债、高杠杆、高周转、低成本的“三高一低”模式向低负债、低杠杆、低成本、高周转的“三低一高”模式转变。

为实现借壳深深房回A,恒大与几十名战投方深度绑定,销售增长、结转利润表现等都不容有差。随之而来,亏损并且与房地产主业关联性不强的快消业务成为被暂时抛弃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