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信用寶這家公司怎麼樣】信用宝最新消息 |从网贷平台到信用管理 |我所知道的信用宝 |

11 月 1, 2022 公司

出生于江西南昌的涂志云,从小是个学霸,89年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报送至中科院读研。91年到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MBA,开启跨国学霸的征程。

91年至97年在FICO工作,后来FICO几乎成为了个人信用系统的代名词。涂回国后,创业理想看起来也似乎是要做中国版的FICO。

在FICO,他似乎意识到自己有短板。97年考入斯坦福,最终拿到商学院博士的学位。有人戏称,涂志云是网贷行业学历最高的掌门人。而在信用宝的各种公关文和公告中,金字招牌一直都是“涂志云博士”。

99年涂志云在美国数据库营销公司Digital Impact担任首席科学家,负责算法模型,数据库算法模型。也许现在你可能有一点点明白,为什么你在信用宝的标,拆得如此分散,而逾期和回款计划规则如此难以理解。

2001年,涂正式成为一名海龟,回国先后创办了互动通媒体集团,中孚德信(IDI)——专门为商业银行提供消费信贷风险管理解决方案的。那几年的消费金融其实正是蓬勃发展之际,广发和招商的信用卡发的遍地都是。尤其招商银行最早的贷款模型,就是基于他领导开发的香港第二代信用局评分。

水到渠成地,涂开始关注信用卡业务。05年11月,11月正式建立了中国第一家信用卡门户网站“我爱卡”。

那是信用卡发展的春天,我爱卡自然活的比较滋润。但是他终究只是一个信息导流平台,涂想实现的是做中国的FICO——资金、资产点对点一一匹配。

平台上线

2013年5月,信用宝正式上线。运营主体为信用宝金融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目前的股东构成如下:

股东中看不到涂志云的个人持股状况,根据中国互金协会数据显示,信用宝实际控制人为创始人涂志云,持股比例为35%。这主要是因为涂志云为美籍华人,采用了VIE的架构或股份代持。

朗玛峰创投的A轮融资体现在北京叠金嘉瑞投资管理中心这个公司身上,它的股东是“北京叠金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这个公司的股东是“北京朗玛峰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而这个网站的主体公司是深圳信用宝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法人和总经理都是周颖。他对外宣称是总公司CTO,但在官方宣传上并没有他。下图是今年6月份雷潮开启时周颖的一个朋友圈。

另外一块就是北京策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旗下的上海正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信用宝提供资产和部分资金。

总而言之目前信用宝的业务分为三块:

北京是信用宝的注册地也是备案地,同时也是风险审核中心。所有的核心决策都在北京。

深圳是信用宝的运营中心和技术中心,另外线上客服人员也在深圳。更多的只是执行。

上海是资产中心,帮助信用宝管理其布局在三四线城市的线下门店。

信用宝的资产端大部分为自营,采取线下审核+线上申请的模式,信闪贷、我爱卡可视为是信用宝的线上资产端,以个人小额信贷为主。

信农贷是信用宝联合农机360网成立的金融服务平台,主体为北京大田数据技术有限公司,有线上线下业务。

线下门店为天津策诚科技有限公司,另外还有对外合作的两家机构,德天金服和至邦金融。

但是用户在APP看到的资产是仅用文字简单描了借款客户的基本情况,没有披露资产来自哪个线下门店。

逾期发酵

自2018年7月16日开始,信用宝将用户的所有投资产品,全部拆散为微小标。多的达几百页,期限从1个月到36个月不等

涂志云每天在网上直播,但发的公告却一再失信。让很多投资人失去耐心。本周老T再次去信用宝,他们相关负责人表示最新的规则不会再有太大变化,而且接下来会继续上线银行存管。

2018年8月12号到17号,信用宝APP几乎每两天一个更新。最新的兑付公告方案如下:

1、回款到账日后1-15个工作日,如果债权标的状态显示【催收中】,由专业团队处置催收;

2、回款到账日后16-30个工作日,如果债权标的状态显示【逾期】,点击详情可以查看借款人的手机号;

3、回款到账日后31-60个工作日,如果债权标的状态仍显示【逾期】,点击详情可以查看借款人的手机号、身份证号以及户籍地址;

4、回款到账日后61个工作日+,如果债权标的状态仍显示【逾期】,由第三方资产公司根据情况进行资产处置。

每月只有10日、20日、30日才执行回款计划,而到账日优势回款日后的15个工作日之内。这也就意味着每天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回款。能不能回款取决于两个因素一、借款人是否按时还款二、信用宝内部的划款流程及时间

一些投资人最近有回款,另一些则完全没有;一些人的标的已经产生了逾期,另外一些人都还在待收状态。

逾期成为新的关注点。

根据涂志云在早前一篇媒体报道中的说法,逾期60%以上是由失联产生。即便是经过复联后,逾期率也高达50%。

出生于江西南昌的涂志云,从小是个学霸,89年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报送至中科院读研。91年到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MBA,开启跨国学霸的征程。

91年至97年在FICO工作,后来FICO几乎成为了个人信用系统的代名词。涂回国后,创业理想看起来也似乎是要做中国版的FICO。

在FICO,他似乎意识到自己有短板。97年考入斯坦福,最终拿到商学院博士的学位。有人戏称,涂志云是网贷行业学历最高的掌门人。而在信用宝的各种公关文和公告中,金字招牌一直都是“涂志云博士”。

99年涂志云在美国数据库营销公司Digital Impact担任首席科学家,负责算法模型,数据库算法模型。也许现在你可能有一点点明白,为什么你在信用宝的标,拆得如此分散,而逾期和回款计划规则如此难以理解。

2001年,涂正式成为一名海龟,回国先后创办了互动通媒体集团,中孚德信(IDI)——专门为商业银行提供消费信贷风险管理解决方案的。那几年的消费金融其实正是蓬勃发展之际,广发和招商的信用卡发的遍地都是。尤其招商银行最早的贷款模型,就是基于他领导开发的香港第二代信用局评分。

水到渠成地,涂开始关注信用卡业务。05年11月,11月正式建立了中国第一家信用卡门户网站“我爱卡”。

那是信用卡发展的春天,我爱卡自然活的比较滋润。但是他终究只是一个信息导流平台,涂想实现的是做中国的FICO——资金、资产点对点一一匹配。

平台上线

2013年5月,信用宝正式上线。运营主体为信用宝金融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目前的股东构成如下:

股东中看不到涂志云的个人持股状况,根据中国互金协会数据显示,信用宝实际控制人为创始人涂志云,持股比例为35%。这主要是因为涂志云为美籍华人,采用了VIE的架构或股份代持。

朗玛峰创投的A轮融资体现在北京叠金嘉瑞投资管理中心这个公司身上,它的股东是“北京叠金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这个公司的股东是“北京朗玛峰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而这个网站的主体公司是深圳信用宝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法人和总经理都是周颖。他对外宣称是总公司CTO,但在官方宣传上并没有他。下图是今年6月份雷潮开启时周颖的一个朋友圈。

另外一块就是北京策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旗下的上海正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信用宝提供资产和部分资金。

总而言之目前信用宝的业务分为三块:

北京是信用宝的注册地也是备案地,同时也是风险审核中心。所有的核心决策都在北京。

深圳是信用宝的运营中心和技术中心,另外线上客服人员也在深圳。更多的只是执行。

上海是资产中心,帮助信用宝管理其布局在三四线城市的线下门店。

信用宝的资产端大部分为自营,采取线下审核+线上申请的模式,信闪贷、我爱卡可视为是信用宝的线上资产端,以个人小额信贷为主。

信农贷是信用宝联合农机360网成立的金融服务平台,主体为北京大田数据技术有限公司,有线上线下业务。

线下门店为天津策诚科技有限公司,另外还有对外合作的两家机构,德天金服和至邦金融。

但是用户在APP看到的资产是仅用文字简单描了借款客户的基本情况,没有披露资产来自哪个线下门店。

逾期发酵

自2018年7月16日开始,信用宝将用户的所有投资产品,全部拆散为微小标。多的达几百页,期限从1个月到36个月不等

涂志云每天在网上直播,但发的公告却一再失信。让很多投资人失去耐心。本周老T再次去信用宝,他们相关负责人表示最新的规则不会再有太大变化,而且接下来会继续上线银行存管。

2018年8月12号到17号,信用宝APP几乎每两天一个更新。最新的兑付公告方案如下:

1、回款到账日后1-15个工作日,如果债权标的状态显示【催收中】,由专业团队处置催收;

2、回款到账日后16-30个工作日,如果债权标的状态显示【逾期】,点击详情可以查看借款人的手机号;

3、回款到账日后31-60个工作日,如果债权标的状态仍显示【逾期】,点击详情可以查看借款人的手机号、身份证号以及户籍地址;

4、回款到账日后61个工作日+,如果债权标的状态仍显示【逾期】,由第三方资产公司根据情况进行资产处置。

每月只有10日、20日、30日才执行回款计划,而到账日优势回款日后的15个工作日之内。这也就意味着每天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回款。能不能回款取决于两个因素一、借款人是否按时还款二、信用宝内部的划款流程及时间

一些投资人最近有回款,另一些则完全没有;一些人的标的已经产生了逾期,另外一些人都还在待收状态。

逾期成为新的关注点。

根据涂志云在早前一篇媒体报道中的说法,逾期60%以上是由失联产生。即便是经过复联后,逾期率也高达50%。

CCG每年发布研究著作和研究报告二十余个,主办系列圆桌研讨会、主题演讲、建言献策座谈会、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年度品牌论坛共计百余场 ;赴多国开展” 民间二轨外交 ” ,出席国际重要论坛并参与研讨,同时作为唯一的中国社会智库举办多场官方边会。

CCG积极在国内外重大关键节点发声,针对当下国内国际议题贡献了丰硕智库成果,相关研究成果和专家观点得到国内外主流媒体的关注和报道,成为国内外主流媒体获取信息与研判的思想库。

成为系列论坛会员

想获得最新活动资讯和 专家观点?

关于

研究

动态

CCG每年发布研究著作和研究报告二十余个,主办系列圆桌研讨会、主题演讲、建言献策座谈会、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年度品牌论坛共计百余场 ;赴多国开展” 民间二轨外交 ” ,出席国际重要论坛并参与研讨,同时作为唯一的中国社会智库举办多场官方边会。

CCG积极在国内外重大关键节点发声,针对当下国内国际议题贡献了丰硕智库成果,相关研究成果和专家观点得到国内外主流媒体的关注和报道,成为国内外主流媒体获取信息与研判的思想库。

活动

专家

咨询委员会

涂志云,我爱卡/信用宝 创始人兼CEO,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咨询委员会理事。

从一家网贷平台到提供信用管理服务的公司,两者间的距离不是一个“转型”所能概括,这不仅是征信牌照的问题,借贷数据也阻在其间。

从一家网贷平台到提供信用管理服务的公司,两者间的距离不是一个“转型”所能概括,这不仅是征信牌照的问题,借贷数据也阻在其间。

追根溯源地讲,东四十条是北京一条东西走向的胡同,而金门大桥是旧金山一座沟通南北的桥。

今天,东四十条是48岁的涂志云和他亲手创立并任CEO的信用宝金融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信用宝)办公所在地;而23年前的金门大桥上则是他为美国FICO日日奔波的人生回忆。“从东四十条到金门大桥有多远?”这个问题就像“从信用宝到FICO有多远”一样充满故事性。

准确而言,信用宝是国内一家以小额信贷为主的网络借贷平台。其实,在互联网金融圈儿泡久了,你会听到很多人跟你讲“做大交易规模、做大组织、做响品牌,是P2P不可不循的生存路径”,但这些真的好像跟涂志云和他的信用宝没有多大关系。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涂志云拿着他人生第一个Offer,离开加州伯克利大学,到了FICO这家在美国为世界顶级金融机构提供信用评估、信贷风险管理服务而着称的上市公司。每天上下班,金门大桥是他必经之路,咸湿的海风、橘色的阳光,填满了他整整四年的FICO信用局评分系统人生岁月。2001年从斯坦福归来,涂志云发现在美国几乎人人知晓信用卡,中国竟然是块处女地。4年后,就在个人开信用卡还需要拿出一堆证明“我妈是我妈”的环境里,他在北京东西十条创立“我爱卡”网,专攻信用卡市场申领的网上营销。2011年,我爱卡开始涉足个人贷款领域。2013年,同一地标,为了把我爱卡和互联网金融结合起来,涂志云和他的团队推出了自己的贷款产品——“信用宝”。

时至今日,信用宝已有1134名员工、全国开设37个服务网点。去年,在令很多网贷业者陷入“晕圈”的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落地前月余时间里,信用宝完成两件“人生大事”,A轮获1亿元融资,肖建聪的朗玛峰领投,德同资本、中美创投跟投;资金托管签约廊坊银行。3月10日采访涂志云的当天,信用宝的总成交额破10亿元。“完成B轮”和“变身成为银行的渠道、服务商”已列在今年他们的目标中。

一盘大棋

1134名员工以及10亿元的历史累计成交额,在今天很多平台业者眼里好像是组有点矛盾的数据。在政法大学金融创新与法制教育的讲堂里,一位国资系P2P平台的朋友跟记者聊天,2016年排除万难他们也要实现全国业界口碑前五名,而目前为止他们员工总数没有突破200人,在去年年中时,他们的累积成交额就已达到百亿元。

跟涂志云聊天时总能隐隐感到他的心中似乎有着更大的一盘棋,“我希望做一家中国的FICO,这个念头差不多在2002年就有了。”在那个没有信用卡、银行没有信用管理的年代,涂志云就已敢这样想了。

差不多23年前,涂志云参与开发了作为美国消费信贷风险管理行业标准的FICO信用评分,后来该评分被北美几乎所有的金融机构采用,“那时跟当学徒一样,一当就是四年,一年干一个项目,我做了包括美国、南非在内四个国家信用局项目,回国后我又做过香港的项目。”可以说,涂志云是资深的信用体系建设亲历者。

在今天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圈里有个好玩的现象,大家都在谈FICO,但在21世纪初并不是这样,只有在中国金融体系最顶级的技术人员才知道FICO评分的存在与价值。诚然,在那个时代的中国,不要说互联网金融,连互联网也只是刚刚起步门户ISP的“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向北1500米”一块中关村广告牌而已。

“信用宝是想做一点尝试,我们是互联网金融平台,这是核心定位,但其实还是希望做成信用管理之类的公司。”从涂志云言语中,可以感知到从一家网贷平台到提供信用管理服务的公司,两者间的距离不是一个“转型”所能概括,这不仅是征信牌照的问题,借贷数据也阻在其间。

即便在今天我们开始谈论“信用创造价值”的环境里,也只初步形成了以“央行征信中心+8家个人征信牌照商+各家拥有个人借贷数据的网贷业者”这样一种征信基本雏形。大面积的信息孤岛没有打破,信贷服务底层行业共认的信用评分也就无从谈起。因此,涂志云说,“在中国现在互联网金融环境里,有大的、但没有特别强的,这就是现实,包括我们自己,信用宝也尚在成长中。”

“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基因,信用风险管理就是我们的基因。基于我们对个人信用风险管理的理解,信用宝更专注于做微型贷款,从几千元到几万元,因此,标的都是来自于老百姓实实在在的需求。”涂志云表示,“信用宝”这三个字,既代表了商业模式,也代表了理想。希望能够给每个中国人建立起自己的信用宝评分。“我们有技术也有能力把它变成现实,依靠信用宝评分获得每位国人应该得到的信用价值。”

金融创新“三板斧”

一个职业棋手的“可怕”之处,除了棋术外还有棋风,正如令人类生畏的“阿尔法狗”。而涂志云本人就定义了信用宝基因后的棋风。“根据我自己多年在FICO的工作经验,信用宝内部有一套相对比较符合中国特色的信用评估方法。从2013年,信用宝平台第一款产品推出起,我们就把创新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涂志云把信用宝的金融创新戏称为“三板斧”,即风险管理的FICO化、业务运营平台的移动化、服务模式的O2O化。

“三板斧”也从另一方面解释了为何目前信用宝是千人规模而非二百人。从主体人员构成上看,信用宝技术团队会占到近17%,而线下信审团队会占到近50%的比例。涂志云预测,2016年依然是一个继续发展的年份,业务量可能会翻一倍。但信用宝从来不是那种“业务要做到多大”的平台,很多东西是需要时间进行准备的。面对同业对交易量的关心,涂志云同样显得淡然,“我没有太关心这个事,三板斧的目标就是把自己的用户服务好,获取优质资产,并完成对其的信用评估,除此之外没有其它。”

也许观点类似,江南愤青的一篇“电商模式的P2P今年必然寿终正寝”的文章,吸引了涂志云的注意,“关于电商似的思维,拿交易量做话语权,这样的时代终将逝去。我们是要看真正服务了多少好客户,客户的质量其实很重要,需要形成安全稳妥的交易需要,从获客、到征信、到审批、再到撮合成交易,以及交易后的这些后续催款服务,这些都是要由平台来帮助来完成的。光是开发审批系统、反欺诈系统就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而且这些都是有我们自主知识产权的。”

“未来这些直营店会加量吗?”当谈到这个话题时,涂志云并没有想走以量取胜的棋路。一千人的团队,在互联网金融的江湖里并不算豪,三四万人、全国几百家线下店规模的平台大有人在。“我认为人海战术的成长空间会受到很多约束,而且它的服务效率并不高,但是线下网点的功能还是需要的。所以信用宝对此是清醒的,线上线下打通的O2O模式,才是我们认定的未来。”

在信用宝,如果有人对用户的需求不在乎,涂志云是会拍桌子的。“我们现在这三板斧还是在一边磨、一边练的阶段。”但如果非给“三板斧”设定一个达成期限,他希望是在今年。

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

有业者总结互联网金融人的特质曾说“互金人就是操着金融的心,干着互联网的事儿”,而电商般的地推广告、砸品牌,就是去年E租宝事件前在行业内曾经相当主流的营销方式。

颜值与口碑是需要花银子的,要不然就不会有“颜值经济学”这个新名词了。

但一个相当有趣的现象是,某次跟友人的闲聊,细细的算下来,在互联网金融的江湖里,还真有那么一些“非主流”对砸银子保持克制的创业者,而且技术男居多,涂志云算得上是一位。

去年拿到A轮融资后,在深圳的宝安机场,某位信用宝同仁看到别家张扬的广告,曾问过老板是否该有所动作,涂志云送给他九个字“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

他从来没有说过不用广告获客,但涂志云认为信用宝的重点永远在资产端,互联网金融的核心是风险管理,谁控制资产端,谁有话语权。理财端永远是大品牌的游戏,只要平台的流量大,就可以拿到很多的资金。但优质的资产,是需要一道一道审核,特别像信用宝主做微型标的平台。涂志云举了一个例子“假设你要完成100亿元的交易,平均每单1万元,那就意味着你需要做到100万个用户、100万次的申请、100万次的借款批准;而如果你要做到100万次的批准,那意味着你得扫上500万个借款申请量”,“所以,如何对优质资产的获取、信用评估,是信用宝的重点。我们不会去考虑砸广告。”

涂志云是个念旧的人,十几年前FICO从纳斯达克转板到纽交所的一个纪念白瓷杯,他至今视如珍宝;涂志云也是个很坚持的人,如果再一次选择是否网贷平台创业时,他说会是跟今天一样的结果。

吴晓波有句人生顿悟,颇为到位,“所有的青春都是在为中年做准备”。快到知天命阶段的涂志云眼里,“创业者基本上都是九死一生,但你把所有的事情串起来,其实是有自己的内在逻辑的,一个人的命运也许在某个时刻就已注解好了。”

追根溯源地讲,东四十条是北京一条东西走向的胡同,而金门大桥是旧金山一座沟通南北的桥。

今天,东四十条是48岁的涂志云和他亲手创立并任CEO的信用宝金融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信用宝)办公所在地;而23年前的金门大桥上则是他为美国FICO日日奔波的人生回忆。“从东四十条到金门大桥有多远?”这个问题就像“从信用宝到FICO有多远”一样充满故事性。

准确而言,信用宝是国内一家以小额信贷为主的网络借贷平台。其实,在互联网金融圈儿泡久了,你会听到很多人跟你讲“做大交易规模、做大组织、做响品牌,是P2P不可不循的生存路径”,但这些真的好像跟涂志云和他的信用宝没有多大关系。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涂志云拿着他人生第一个Offer,离开加州伯克利大学,到了FICO这家在美国为世界顶级金融机构提供信用评估、信贷风险管理服务而着称的上市公司。每天上下班,金门大桥是他必经之路,咸湿的海风、橘色的阳光,填满了他整整四年的FICO信用局评分系统人生岁月。2001年从斯坦福归来,涂志云发现在美国几乎人人知晓信用卡,中国竟然是块处女地。4年后,就在个人开信用卡还需要拿出一堆证明“我妈是我妈”的环境里,他在北京东西十条创立“我爱卡”网,专攻信用卡市场申领的网上营销。2011年,我爱卡开始涉足个人贷款领域。2013年,同一地标,为了把我爱卡和互联网金融结合起来,涂志云和他的团队推出了自己的贷款产品——“信用宝”。

时至今日,信用宝已有1134名员工、全国开设37个服务网点。去年,在令很多网贷业者陷入“晕圈”的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落地前月余时间里,信用宝完成两件“人生大事”,A轮获1亿元融资,肖建聪的朗玛峰领投,德同资本、中美创投跟投;资金托管签约廊坊银行。3月10日采访涂志云的当天,信用宝的总成交额破10亿元。“完成B轮”和“变身成为银行的渠道、服务商”已列在今年他们的目标中。

一盘大棋

1134名员工以及10亿元的历史累计成交额,在今天很多平台业者眼里好像是组有点矛盾的数据。在政法大学金融创新与法制教育的讲堂里,一位国资系P2P平台的朋友跟记者聊天,2016年排除万难他们也要实现全国业界口碑前五名,而目前为止他们员工总数没有突破200人,在去年年中时,他们的累积成交额就已达到百亿元。

跟涂志云聊天时总能隐隐感到他的心中似乎有着更大的一盘棋,“我希望做一家中国的FICO,这个念头差不多在2002年就有了。”在那个没有信用卡、银行没有信用管理的年代,涂志云就已敢这样想了。

差不多23年前,涂志云参与开发了作为美国消费信贷风险管理行业标准的FICO信用评分,后来该评分被北美几乎所有的金融机构采用,“那时跟当学徒一样,一当就是四年,一年干一个项目,我做了包括美国、南非在内四个国家信用局项目,回国后我又做过香港的项目。”可以说,涂志云是资深的信用体系建设亲历者。

在今天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圈里有个好玩的现象,大家都在谈FICO,但在21世纪初并不是这样,只有在中国金融体系最顶级的技术人员才知道FICO评分的存在与价值。诚然,在那个时代的中国,不要说互联网金融,连互联网也只是刚刚起步门户ISP的“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向北1500米”一块中关村广告牌而已。

“信用宝是想做一点尝试,我们是互联网金融平台,这是核心定位,但其实还是希望做成信用管理之类的公司。”从涂志云言语中,可以感知到从一家网贷平台到提供信用管理服务的公司,两者间的距离不是一个“转型”所能概括,这不仅是征信牌照的问题,借贷数据也阻在其间。

即便在今天我们开始谈论“信用创造价值”的环境里,也只初步形成了以“央行征信中心+8家个人征信牌照商+各家拥有个人借贷数据的网贷业者”这样一种征信基本雏形。大面积的信息孤岛没有打破,信贷服务底层行业共认的信用评分也就无从谈起。因此,涂志云说,“在中国现在互联网金融环境里,有大的、但没有特别强的,这就是现实,包括我们自己,信用宝也尚在成长中。”

“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基因,信用风险管理就是我们的基因。基于我们对个人信用风险管理的理解,信用宝更专注于做微型贷款,从几千元到几万元,因此,标的都是来自于老百姓实实在在的需求。”涂志云表示,“信用宝”这三个字,既代表了商业模式,也代表了理想。希望能够给每个中国人建立起自己的信用宝评分。“我们有技术也有能力把它变成现实,依靠信用宝评分获得每位国人应该得到的信用价值。”

金融创新“三板斧”

一个职业棋手的“可怕”之处,除了棋术外还有棋风,正如令人类生畏的“阿尔法狗”。而涂志云本人就定义了信用宝基因后的棋风。“根据我自己多年在FICO的工作经验,信用宝内部有一套相对比较符合中国特色的信用评估方法。从2013年,信用宝平台第一款产品推出起,我们就把创新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涂志云把信用宝的金融创新戏称为“三板斧”,即风险管理的FICO化、业务运营平台的移动化、服务模式的O2O化。

“三板斧”也从另一方面解释了为何目前信用宝是千人规模而非二百人。从主体人员构成上看,信用宝技术团队会占到近17%,而线下信审团队会占到近50%的比例。涂志云预测,2016年依然是一个继续发展的年份,业务量可能会翻一倍。但信用宝从来不是那种“业务要做到多大”的平台,很多东西是需要时间进行准备的。面对同业对交易量的关心,涂志云同样显得淡然,“我没有太关心这个事,三板斧的目标就是把自己的用户服务好,获取优质资产,并完成对其的信用评估,除此之外没有其它。”

也许观点类似,江南愤青的一篇“电商模式的P2P今年必然寿终正寝”的文章,吸引了涂志云的注意,“关于电商似的思维,拿交易量做话语权,这样的时代终将逝去。我们是要看真正服务了多少好客户,客户的质量其实很重要,需要形成安全稳妥的交易需要,从获客、到征信、到审批、再到撮合成交易,以及交易后的这些后续催款服务,这些都是要由平台来帮助来完成的。光是开发审批系统、反欺诈系统就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而且这些都是有我们自主知识产权的。”

最近有一些粉絲私訊詢問寶可孟「要怎麼把額度調升至50萬以上?」,這個問題問得很好,所以我特別整理自己的用卡心得,供大家參考。

  

 Podcast  解說給你聽:

 

 

 寶可孟目前持有的50萬以上額度信用卡:

要教人之前,也得先曬曬自己的實力。以下是寶可孟用卡超過10年、總計申辦超過520張以上信用卡中,超過50萬額度的銀行:

我的兆豐信用卡的用卡資歷約8年,平均一年刷10萬左右
(2020年刷約17萬),去年調額時一口氣來到百萬額度。

 

我的台新卡使用超過10年,早期台新卡很好用時,我是月月刷上萬元,近年大改爛後,幾乎都沒在刷
(2020年僅的10萬元不到)。

 

中信卡是我的第一張信用卡,使用超過11年,近年還有中信LOL卡很好用,所以去年刷得不少,全家有近百萬元貢獻在中信卡上。 

 

我大部的信用卡額度落在40萬左右,像是永豐、台北富邦、玉山均是如此;而上述四家銀行中信、台新、兆豐、HSBC反而願意給我超過50萬以上額度。為什麼?簡單整理幾個額度的問題給大家參考:

 

先從最簡單的幾個問題來說明:

 

 問題一:什麼是「信用額度」?

信用額度指貸方依據借方的信用條件進行評鑑且量化後,決定可以提供給借方多少借貸金額的評鑑結果。此金額會因為區域、收入、負債、工作、任職企業、公司職位、財產等條件因素,由貸方單方面決定。

貸方會因為借貸方式的不同,而決定提供給借方多少的信用額度。 
由於信用額度已經是貸方依據借方現有的條件下所可以償還的金額,所以通常在這樣的條件下所成立的借貸行為都是無擔保借貸,此意味者借方要有越高的信用額度,借方的各種條件都必須相當優良,貸方才會願意提供越高的借貸金額。
(from
Wiki)

簡而言之,當你申請信用卡時,銀行要求要你提出工作證明 / 薪轉收入 /
房產地契等文件,為的就是確保你用他們的信用卡後,能夠有錢付帳單。而每一家銀行都有自己的演算法計算每一位持卡人的「信用」,轉換成數字就是2萬~上百萬的「信用額度」。

一般來說,剛出社會的新鮮人大概都是2萬左右的額度。我人生的第一張卡-中信卡,也是2萬塊的額度,但我現在中信卡的額度已來到80萬之譜,歲月真的是一把殺豬刀啊! 

 問題二:我可以辦卡就拿到「50萬」的額度嗎?

可以啊!但你的財力證明不到,銀行自然不會給你。如果你的年收只有30萬,銀行大概只會給你少少的5萬額度;你的年收若有500萬元以上,那的確有機會首次申請就拿到50萬的超高額度。

那如果是一般受薪階級,難道就終生拿5萬的信用卡額度嗎?非也。寶可孟也是小小上班族(現在也是),那,我的額度是怎麼上去的?

就是靠「調整額度」。

 問題三:調整額度?何時調整一次為佳?

許多人總以為額度三萬、五萬就足夠,但若是遇到大額的支出就會略顯困窘。

像:車款、房子訂金、全家出國旅遊團費(一家七口,每人2~3萬可能就是20萬噴出去)、結婚要添購傢具等等的。雖然現在疫情嚴峻不可能出國,但未來兩三年後還是會用到這些額度不是嗎?

 問題四:我的「總信用額度」會受DBR22倍影響嗎?

DBR22倍說明:依據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的規定,「金融機構對於債務人於全體金融機構之無擔保債務歸戶後之總餘額(
包括信用卡、現金卡及信用貸款 )除以平均月收入,不宜超過 22 倍 」。 
意思是金融機構在審核無擔保債務餘額時,一定會遵循「負債比為平均月收入的 22
倍」這項法規,如果銀行審核通過負債比率過高的貸款,就會是違法的行為。金管會公文說明請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