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用友在哪裡看公司年報】用友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21 |不能确定的估值PS |本文仅 |

11 月 2, 2022 公司

PS:本文仅限于交流使用,希望借此能认识一些良师益友,欢迎大家点评。

       用友网络一直是我比较看中的公司,在企业数字化转型方面发挥着很重大的作用,算得上是国内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二龙头企业,在自己的自选目录里已经关注了七八年了。但之前一直没有投资用友的股票,一是其估值一直比较高,二是其业绩波动比较厉害,第三也是比较重要的一点,就是其利润率一直都在15%以下(很多软件企业都达不到,所以很痛苦);另外还有一点,感觉用友网络就是个“做账”的公司,不光是做账软件做的好,连历年年报感觉也是“做”出来的,利润调节也是做的很漂亮。鉴于这些原因一直也没有太深入的去分析用友的年报。(早上看到    中软国际销售额100多亿,不知道是否围绕国内制造业做的,如果不是那用友就是大龙头了)

      确实也是有些事一直不太明白,需要逐步分析,需要不断的请教各位专家。这一次算是能够深入分析下去了,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交代。

      疑问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这个数字为什么能长期远大于净利润,每年都这样,2021年更甚,竟然其净利润的3倍多。以至于以前我曾经考虑用现金流(市现率)来评估用友网络的估值。不过今年的经营现金流有所减少,为什么?

      疑问2:净利润。不管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21年7.07亿)还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021年4.05亿),这些都远低于销售额(89.3亿)的10%,今年和19年的非经常性损益异奇的高啊,2021年扣非净利润竟然也是负增长(-55.3%),其挣的钱都跑哪里去了。

      疑问3:第四季度好转在哪?看雪球年报下的评论,说是已经有转好的迹象,但看四季度虽应收与2020年差不多,但其净利润还是远不如2020年。也可能是三季度的现金流确实太差了?

      疑问4:现金额和有息负债。

      疑问5:销售费用。真的占比很大。

      带着这些疑问,我们一起来分析探讨下。

      2021年公司陆续剥离畅捷支付、友金控股等金融服务业务,主动收缩软件业务,加快推进向云服务转型战略,结构性增强订阅业务,逐步推进实施交付分签外包。

      实现营业收入89.3亿元,同比增长4.7%(其中金融服务业务收入同比下降72.5%)。主营的云服务与软件业务收入实现86.4亿元,云服务业务收入占云服务与软件业务收入的61.6%,已成为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从上图可以看出21.5亿的合同负债,总体与上年基本相当,但明显合同负债云服务:软件为3:1,可见2022年云服务的收入比例将会更高。

      业务转型与结构升级的影响

      公司云服务与软件业务的收入增速也受到影响,这些影响相信也只是短期的。(1)传统许可型业务转向订阅型业务,订阅型业务按用户使用时段分期确认收入,在业务转型阶段会对当期收入规模和增速带来影响,但对公司后续业务及收入增长会带来积极影响;(2)逐步推进实施交付更多通过专业服务伙伴提供,其中实施交付的分签(由专业服务伙伴直接与客户签署交付合同)在提升公司业务结构质量的同时对公司当期收入带来影响;(3)2021年下半年,大型项目订单快速增长,对应的实施交付周期拉长导致收入确认阶段性延后。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7亿元,同比减少2.7亿元;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实现4.05亿元,同比减少5.00亿元,这个显而易见是受销售费用、研发投入费用大幅增加影响的。

      如果销售费用、研发费用按照正常增速,即主营业务云服务与软件业务收入增速(15.7),那么20.2-20.2*1.157/1.317=2.45亿回补至净利润中,扣非净利润约为6.5亿元。研发投入资本化了一部分,费用化部分的增速16.2%,与主营业务收入增速基本相当,不再做回补计算。

      看来即使硬往上找补利润也是达不到10%的净资产收益率。不知道是否可以这么计算,希望新增加的销售费用和研发投入能够为未来更大的营收提供炮火支持。

      按分层结构,大型企业不管是总体云服务与软件业务收入还是单独云服务业务收入,其在整个主营收入的比重还是很高的,超过67%,占比还是过重;但是中小型企业,其云服务业务增长迅速,基本翻倍;中小型企业新增付费订阅企业用户数也是可观的,看来公司在加大中小型企业云服务的部署力度已经初现成效,2022年可期!不过看畅捷通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还是亏损1.8亿(2022年目标:在小微企业市场,畅捷通持续加大资源投入,确立小微企业云服务市场龙头地位)。

      看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和金额表,处置长期股权的投资收益2.16亿(2020年500万;2019年2.56亿)、委托他人投资或管理资产的损益0.18亿、分步取得子公司原持有股权按公允价值重新计量的利得0.77亿,这三块对非经常性损益影响比较大。另外,交易性金融资产和其他非流动金融资产的金额也是比较大,分别2.3亿和10.9亿。

      那么长期股权的投资收益2.16亿都是什么呢?先解决这个小问题,在阅读财报第二节时就顺势查下吧。

      查了半天,感觉小问题还是不好解决,就通过财报P20知道畅捷支付和友金所卖了。

      这里得狠狠的批评下用友,“畅捷支付”和“畅捷通支付”到底是啥区别,“用友力合”、“友金所”和“友金控股”啥区别?都是简称为啥报告前后都不一致?

      2020年年报P40页如下图

      从2021年年报P10获悉“公司陆续剥离北京畅捷通支付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畅捷通支付”)、深圳前海用友力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友金控股”)等金融服务业务,主动收缩软件业务”。

      百度又搜了下友金所,才知道也是对应的深圳前海用友力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这个还是前几年看过用友的年报知道有可能是一个公司,不然真不知道如何去对应。

      三者对比才知道,原来“畅捷支付”和“畅捷通支付”是一回事,“用友力合”、“友金所”和“友金控股”是一回事。这是在玩吗?那么不重视这份报告?

      通过搜索查询,在“八、合并范围的变更”“4、处置子公司”处得到想要的信息,2.16亿的来源才算真的搞清楚,确认分别是2021年7月处置的用友力合和3月处置的畅捷支付。

      从2020年年报中也得知,畅捷支付在2020年已经完成了股权转让协议签署。(P16)

      但找到这个信息真的是不容易,一方面是各种简称误导,前后搜索找不到相关信息;二是可能对财报的结构还是不熟悉,忘记了“八、合并范围的变更”这一重要章节。

      先是查询2021年年报P29页得知2021年7月份进行了关联交易,以1.8亿卖给关联企业,同时也看到中关村并购母基金也关联交易了。友金所处置目前怎么还有1.8亿其他应收款呢?都过去快半年多了这个钱都不给,大股东居心何在?

      通过下图了解到畅捷支付卖完后剩余股份确认的投资损益为-0.33亿,这是啥意思?告诉咱用友网络卖值了?关联交易损害了大股东的利益?你看畅捷支付在亏损啊。这块没太明白为啥财报这么做,为啥还留一点点尾巴放在用友网络。

      最后通过2021-07-17《用友网络关于转让控股子公司深圳前海用友力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股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得知各年净利润情况。

      感觉这个投资有点瞎投资,对自己有啥作用呢?战略上是如何考虑的呢,还是仅仅是财务投资?

      主要是银行理财2.8亿,放心了。看“54、公允价值变动收益”,银行理财为0.188亿。

      2575万,还是挺多的,报告中没有说明逾期情况。

      主要是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商誉减值损失、合同资产减值损失。

      (1)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

      主要是畅捷支付0.16亿的损失。

      (2)商誉减值

      秉钧网络62.5%的1.13亿、特博深0.37亿、时空超越0.35亿、广州尚南0.28亿、广州安易0.15、天诺坛网0.12亿的商誉算是减完了吧,这些雷算是正式爆了。其它基本都是核心资产,未来减值的概率会很小。

      (3)合同资产减值

      这个数额有点大,为啥那么着急就确认收入呢?到期了又不能确认为应收账款或现金,这是何必呢?

      2021又确认了4.45亿,直接上年翻倍,理由是已确认收入但尚未达到与客户结算款项时点的收入增加所致,还上瘾了?

      (1)项目及费用

      经营性应收项目包括应收账款、应收票据、预付账款、其他应收款,共计17.56亿;其中应收账款12.79亿、其他应收款1.85亿,是存在信用减值的主要来源。

      (2)信用减值损失

      包括应收账款坏账损失、其他应收款坏账损失共1.8亿元,其中新增应收账款坏账损失1.48亿、0.48亿,这个坏账损失占利润比确实有点高啊,而实际的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并不高(正常3年收不到款就100%计提了)。

      注:经营性应收项目包括应收账款、应收票据、预付账款、其他应收款。

      经营性应付项目是指包括应付账款、应付票据、其他应付款亿、预收账款(合同负债)、应付职工薪酬和应交税费。

      存货4.07亿,主要是合同履约成本3.88亿。

      感觉用友合同履约成本、合同资产和应收账款之间做账好复杂啊,有点急着去投胎的感觉:加快确认为收入,不能确认收入的就确认为资产-存货。

      这里有一个比较大“疑问1”,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啥会有大幅降低,且远高于净利润。

      在财报P20对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变动原因说明如下图,说明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增速与主营业务增速差不多,应该是没大问题的。但为什么经营净现金流大于利润那么多呢?多流入的现金都什么构成呢?

      通过现金流量表补充资料表查出本年度资产减值准备3.54亿,固定资产折旧、油气资产折耗、生产性生物资产折旧1.22亿,无形资产摊销、使用权资产摊销3.34+0.72亿,股权激励成本2.73亿,另有投资收益3.6亿(-)、存货增加0.24亿、合同资产减少2.69亿(-)、经营性应收项目增加5.81亿(-)、经营性应付项目增加5.15亿(+),造成现金净流量远高宇净利润。

PS:本文仅限于交流使用,希望借此能认识一些良师益友,欢迎大家点评。

       用友网络一直是我比较看中的公司,在企业数字化转型方面发挥着很重大的作用,算得上是国内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二龙头企业,在自己的自选目录里已经关注了七八年了。但之前一直没有投资用友的股票,一是其估值一直比较高,二是其业绩波动比较厉害,第三也是比较重要的一点,就是其利润率一直都在15%以下(很多软件企业都达不到,所以很痛苦);另外还有一点,感觉用友网络就是个“做账”的公司,不光是做账软件做的好,连历年年报感觉也是“做”出来的,利润调节也是做的很漂亮。鉴于这些原因一直也没有太深入的去分析用友的年报。(早上看到    中软国际销售额100多亿,不知道是否围绕国内制造业做的,如果不是那用友就是大龙头了)

      确实也是有些事一直不太明白,需要逐步分析,需要不断的请教各位专家。这一次算是能够深入分析下去了,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交代。

      疑问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这个数字为什么能长期远大于净利润,每年都这样,2021年更甚,竟然其净利润的3倍多。以至于以前我曾经考虑用现金流(市现率)来评估用友网络的估值。不过今年的经营现金流有所减少,为什么?

      疑问2:净利润。不管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21年7.07亿)还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021年4.05亿),这些都远低于销售额(89.3亿)的10%,今年和19年的非经常性损益异奇的高啊,2021年扣非净利润竟然也是负增长(-55.3%),其挣的钱都跑哪里去了。

      疑问3:第四季度好转在哪?看雪球年报下的评论,说是已经有转好的迹象,但看四季度虽应收与2020年差不多,但其净利润还是远不如2020年。也可能是三季度的现金流确实太差了?

      疑问4:现金额和有息负债。

      疑问5:销售费用。真的占比很大。

      带着这些疑问,我们一起来分析探讨下。

      2021年公司陆续剥离畅捷支付、友金控股等金融服务业务,主动收缩软件业务,加快推进向云服务转型战略,结构性增强订阅业务,逐步推进实施交付分签外包。

      实现营业收入89.3亿元,同比增长4.7%(其中金融服务业务收入同比下降72.5%)。主营的云服务与软件业务收入实现86.4亿元,云服务业务收入占云服务与软件业务收入的61.6%,已成为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从上图可以看出21.5亿的合同负债,总体与上年基本相当,但明显合同负债云服务:软件为3:1,可见2022年云服务的收入比例将会更高。

      业务转型与结构升级的影响

      公司云服务与软件业务的收入增速也受到影响,这些影响相信也只是短期的。(1)传统许可型业务转向订阅型业务,订阅型业务按用户使用时段分期确认收入,在业务转型阶段会对当期收入规模和增速带来影响,但对公司后续业务及收入增长会带来积极影响;(2)逐步推进实施交付更多通过专业服务伙伴提供,其中实施交付的分签(由专业服务伙伴直接与客户签署交付合同)在提升公司业务结构质量的同时对公司当期收入带来影响;(3)2021年下半年,大型项目订单快速增长,对应的实施交付周期拉长导致收入确认阶段性延后。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7亿元,同比减少2.7亿元;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实现4.05亿元,同比减少5.00亿元,这个显而易见是受销售费用、研发投入费用大幅增加影响的。

      如果销售费用、研发费用按照正常增速,即主营业务云服务与软件业务收入增速(15.7),那么20.2-20.2*1.157/1.317=2.45亿回补至净利润中,扣非净利润约为6.5亿元。研发投入资本化了一部分,费用化部分的增速16.2%,与主营业务收入增速基本相当,不再做回补计算。

      看来即使硬往上找补利润也是达不到10%的净资产收益率。不知道是否可以这么计算,希望新增加的销售费用和研发投入能够为未来更大的营收提供炮火支持。

      按分层结构,大型企业不管是总体云服务与软件业务收入还是单独云服务业务收入,其在整个主营收入的比重还是很高的,超过67%,占比还是过重;但是中小型企业,其云服务业务增长迅速,基本翻倍;中小型企业新增付费订阅企业用户数也是可观的,看来公司在加大中小型企业云服务的部署力度已经初现成效,2022年可期!不过看畅捷通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还是亏损1.8亿(2022年目标:在小微企业市场,畅捷通持续加大资源投入,确立小微企业云服务市场龙头地位)。

      看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和金额表,处置长期股权的投资收益2.16亿(2020年500万;2019年2.56亿)、委托他人投资或管理资产的损益0.18亿、分步取得子公司原持有股权按公允价值重新计量的利得0.77亿,这三块对非经常性损益影响比较大。另外,交易性金融资产和其他非流动金融资产的金额也是比较大,分别2.3亿和10.9亿。

      那么长期股权的投资收益2.16亿都是什么呢?先解决这个小问题,在阅读财报第二节时就顺势查下吧。

      查了半天,感觉小问题还是不好解决,就通过财报P20知道畅捷支付和友金所卖了。

      这里得狠狠的批评下用友,“畅捷支付”和“畅捷通支付”到底是啥区别,“用友力合”、“友金所”和“友金控股”啥区别?都是简称为啥报告前后都不一致?

      2020年年报P40页如下图

      从2021年年报P10获悉“公司陆续剥离北京畅捷通支付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畅捷通支付”)、深圳前海用友力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友金控股”)等金融服务业务,主动收缩软件业务”。

      百度又搜了下友金所,才知道也是对应的深圳前海用友力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这个还是前几年看过用友的年报知道有可能是一个公司,不然真不知道如何去对应。

      三者对比才知道,原来“畅捷支付”和“畅捷通支付”是一回事,“用友力合”、“友金所”和“友金控股”是一回事。这是在玩吗?那么不重视这份报告?

      通过搜索查询,在“八、合并范围的变更”“4、处置子公司”处得到想要的信息,2.16亿的来源才算真的搞清楚,确认分别是2021年7月处置的用友力合和3月处置的畅捷支付。

      从2020年年报中也得知,畅捷支付在2020年已经完成了股权转让协议签署。(P16)

      但找到这个信息真的是不容易,一方面是各种简称误导,前后搜索找不到相关信息;二是可能对财报的结构还是不熟悉,忘记了“八、合并范围的变更”这一重要章节。

      先是查询2021年年报P29页得知2021年7月份进行了关联交易,以1.8亿卖给关联企业,同时也看到中关村并购母基金也关联交易了。友金所处置目前怎么还有1.8亿其他应收款呢?都过去快半年多了这个钱都不给,大股东居心何在?

      通过下图了解到畅捷支付卖完后剩余股份确认的投资损益为-0.33亿,这是啥意思?告诉咱用友网络卖值了?关联交易损害了大股东的利益?你看畅捷支付在亏损啊。这块没太明白为啥财报这么做,为啥还留一点点尾巴放在用友网络。

      最后通过2021-07-17《用友网络关于转让控股子公司深圳前海用友力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股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得知各年净利润情况。

      感觉这个投资有点瞎投资,对自己有啥作用呢?战略上是如何考虑的呢,还是仅仅是财务投资?

      主要是银行理财2.8亿,放心了。看“54、公允价值变动收益”,银行理财为0.188亿。

      2575万,还是挺多的,报告中没有说明逾期情况。

      主要是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商誉减值损失、合同资产减值损失。

      (1)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

      主要是畅捷支付0.16亿的损失。

      (2)商誉减值

      秉钧网络62.5%的1.13亿、特博深0.37亿、时空超越0.35亿、广州尚南0.28亿、广州安易0.15、天诺坛网0.12亿的商誉算是减完了吧,这些雷算是正式爆了。其它基本都是核心资产,未来减值的概率会很小。

      (3)合同资产减值

      这个数额有点大,为啥那么着急就确认收入呢?到期了又不能确认为应收账款或现金,这是何必呢?

      2021又确认了4.45亿,直接上年翻倍,理由是已确认收入但尚未达到与客户结算款项时点的收入增加所致,还上瘾了?

      (1)项目及费用

      经营性应收项目包括应收账款、应收票据、预付账款、其他应收款,共计17.56亿;其中应收账款12.79亿、其他应收款1.85亿,是存在信用减值的主要来源。

      (2)信用减值损失

      包括应收账款坏账损失、其他应收款坏账损失共1.8亿元,其中新增应收账款坏账损失1.48亿、0.48亿,这个坏账损失占利润比确实有点高啊,而实际的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并不高(正常3年收不到款就100%计提了)。

      注:经营性应收项目包括应收账款、应收票据、预付账款、其他应收款。

      经营性应付项目是指包括应付账款、应付票据、其他应付款亿、预收账款(合同负债)、应付职工薪酬和应交税费。

      存货4.07亿,主要是合同履约成本3.88亿。

      感觉用友合同履约成本、合同资产和应收账款之间做账好复杂啊,有点急着去投胎的感觉:加快确认为收入,不能确认收入的就确认为资产-存货。

      这里有一个比较大“疑问1”,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啥会有大幅降低,且远高于净利润。

      在财报P20对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变动原因说明如下图,说明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增速与主营业务增速差不多,应该是没大问题的。但为什么经营净现金流大于利润那么多呢?多流入的现金都什么构成呢?

      通过现金流量表补充资料表查出本年度资产减值准备3.54亿,固定资产折旧、油气资产折耗、生产性生物资产折旧1.22亿,无形资产摊销、使用权资产摊销3.34+0.72亿,股权激励成本2.73亿,另有投资收益3.6亿(-)、存货增加0.24亿、合同资产减少2.69亿(-)、经营性应收项目增加5.81亿(-)、经营性应付项目增加5.15亿(+),造成现金净流量远高宇净利润。

作为国内知名财务软件公司,用友网络近年“SaaS概念股”的定位曾被众多投资者看好。但是进入2021年,关于用友网络却不断出现唱衰声音。细看报表,里面的一些数据印证了为何会有这一结果。

整份报表里面最为显眼的问题之处是应收账款版块。作为一般进行预收费的企业服务软件公司,同类型的公司的应收账款占比都在3%—5%范围居多,而用友的应收账款高达净资产占比的约15%。这一数据,很难不让普通投资者感受到风险的上升。

另一方面,新闻消息面上也开始发出了信号。

1月4日,用友网络发布公告,董事会决定聘任董事长王文京先生兼任公司总裁,原总裁陈强兵先生不再担任公司总裁职务。创始人兼董事长王文京的复出,正说明过去两年用友网络的管理层表现很难让董事会满意。

嗅觉灵敏的投资机构早已逃之夭夭。而用友的问题究竟在哪里,通过仔细分析这份年报,笔者发现了财报里除应收账款比例过高的更多的疑点和“雷区”。

下面我们就来仔细分析这份年报中隐含的疑点和问题。

云计算业务:IBM式的左手倒右手

根据年报数据,2020年用友网络云服务业务收入34.2亿元,同比增长73.7%,表面上看增速不错,但是如果仔细分析财报,投资者会发现实际情况并不像财报数据那么靓丽。

从传统的软件公司像云计算公司转型,有两个全世界最典型的案例,一个是成功的,一个是失败的。

第一个成功的案例是微软,微软在2014年2月纳德拉上任后全面转型云计算,并且转型获得了巨大成功,股价从纳德拉当年上任时的35美元一路上涨至现在的240美元,7年的时间里年均收益高达32%。微软股价大涨背后是云计算业务推动营收和净利润不断大幅增长。

 

通过上面的数据可以看到微软的净利润在过去四年时间里净增长了116%,年均增长21%。

第二个失败的案例是IBM,其中IBM还曾经让股神巴菲特饮恨。巴菲特从2011年开始不断购入IBM股票,但是却在2017年承认自己买入IBM是个巨大的错误,虽然自己抛售IBM的价格和当初买入的价格相差无几,但是却让他付出了庞大的时间成本。

再来看IBM的营收和净利润数据,通过下面的数据可以清晰看到IBM的营收和净利润在过去几年都是下跌的状态,尤其是2020年净利润同比大跌40.73%,IBM的股价近几年都在低位徘徊,公司市值长期低于1200亿美元。

 

眼明心亮的投资人都会发现,IBM的云计算转型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是一种假转型,把传统业务的收入换做云计算业务收入,本质上是左手倒右手,只是为了让资本市场看上去更高兴一些,但是公司实际的产品竞争力却在不断下滑。

对比完微软和IBM的案例,在企业营收总额没有增长的情况下,软件业务下降的数额和云服务业务增长的数额相似,云服务业务的实际增长并不像财报数据那样的靓丽,更多的是原有客户的业务换了种统计方式,这种左手倒右手的报表游戏经过企业自己的加工和各家券商一通吹捧之后,可以让企业短期内在资本市场上市值有所增长,但是对企业长期的核心竞争力却是巨大的伤害。我们可以看看用友网络在上述方面是否在财报数据上有所体现。

例如,用友公布的云负债和云订阅这块的数据值得推敲。

 

合同负债是国内外SaaS厂商披露云订阅预期的指标,众所周知,云服务增长越快,云合同负债应相应增加。

然而从公布的数据看,虽然用友的云收入大幅增长(+130% 同比),对外宣称订阅业务大幅增长,但是非常令人困惑的是,与此同时,云合同负债增长不大。

软件业务更是有所下降(-4% 同比)。但是,重点来了,总合同负债(=云合同负债+软件合同负债)不变,20亿,而且还能连续4个季度,非常稳定的维持20亿左右,令人赞叹。

 

换句话说,作为一家正处于软件到SaaS业务转型期的企业,合同负债原本应该与业务增长成正比。而用友网络在营收大幅度增长的同时,合同负债却处在原地踏步,不由得让人质疑其收入增长的可持续性到底有几分。

管理和研发费用:加大研发投入就是大幅消减研发费用?

根据年报里的内容,管理层说在产品研发方面,公司持续加大研发投入,但是实际的数据却是另外一回事。

 

为了让利润数字好看一些,管理层是没有底线的。

根据财报数据,2020年用友网络研发费用14.6亿元,同比下降10.5%;而管理费用9.59亿元,同比下降31%。这两项费用的下降反映出去年用友网络的净利润情况实际上很糟糕,需要大幅降低员工福利来让财报数据更好看一些,尤其是缩减研发费用。

可是,2020年可以说是中国云计算发展最重要的一年,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云计算成为各行各业企业必备的基础设施,根据各家公司的财报,去年阿里云、金山云、Ucloud增速都超过60%,华为云虽然没有公布具体营收数据,但是从华为近期对云计算业务的重视情况看,增速比其他厂商只高不低。

可以说中国云计算行业已经进入黄金发展期,云计算企业迎来了最好的机遇,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应该做的是大胆投入,快速扩张,而不是舍本逐末为了短期的利润数据好看一些就消减员工福利,降低研发支出。

 

作为国内知名财务软件公司,用友网络近年“SaaS概念股”的定位曾被众多投资者看好。但是进入2021年,关于用友网络却不断出现唱衰声音。细看报表,里面的一些数据印证了为何会有这一结果。

整份报表里面最为显眼的问题之处是应收账款版块。作为一般进行预收费的企业服务软件公司,同类型的公司的应收账款占比都在3%—5%范围居多,而用友的应收账款高达净资产占比的约15%。这一数据,很难不让普通投资者感受到风险的上升。

另一方面,新闻消息面上也开始发出了信号。

1月4日,用友网络发布公告,董事会决定聘任董事长王文京先生兼任公司总裁,原总裁陈强兵先生不再担任公司总裁职务。创始人兼董事长王文京的复出,正说明过去两年用友网络的管理层表现很难让董事会满意。

嗅觉灵敏的投资机构早已逃之夭夭。而用友的问题究竟在哪里,通过仔细分析这份年报,笔者发现了财报里除应收账款比例过高的更多的疑点和“雷区”。

下面我们就来仔细分析这份年报中隐含的疑点和问题。

云计算业务:IBM式的左手倒右手

根据年报数据,2020年用友网络云服务业务收入34.2亿元,同比增长73.7%,表面上看增速不错,但是如果仔细分析财报,投资者会发现实际情况并不像财报数据那么靓丽。

从传统的软件公司像云计算公司转型,有两个全世界最典型的案例,一个是成功的,一个是失败的。

第一个成功的案例是微软,微软在2014年2月纳德拉上任后全面转型云计算,并且转型获得了巨大成功,股价从纳德拉当年上任时的35美元一路上涨至现在的240美元,7年的时间里年均收益高达32%。微软股价大涨背后是云计算业务推动营收和净利润不断大幅增长。

 

通过上面的数据可以看到微软的净利润在过去四年时间里净增长了116%,年均增长21%。

第二个失败的案例是IBM,其中IBM还曾经让股神巴菲特饮恨。巴菲特从2011年开始不断购入IBM股票,但是却在2017年承认自己买入IBM是个巨大的错误,虽然自己抛售IBM的价格和当初买入的价格相差无几,但是却让他付出了庞大的时间成本。

再来看IBM的营收和净利润数据,通过下面的数据可以清晰看到IBM的营收和净利润在过去几年都是下跌的状态,尤其是2020年净利润同比大跌40.73%,IBM的股价近几年都在低位徘徊,公司市值长期低于1200亿美元。

 

眼明心亮的投资人都会发现,IBM的云计算转型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是一种假转型,把传统业务的收入换做云计算业务收入,本质上是左手倒右手,只是为了让资本市场看上去更高兴一些,但是公司实际的产品竞争力却在不断下滑。

对比完微软和IBM的案例,在企业营收总额没有增长的情况下,软件业务下降的数额和云服务业务增长的数额相似,云服务业务的实际增长并不像财报数据那样的靓丽,更多的是原有客户的业务换了种统计方式,这种左手倒右手的报表游戏经过企业自己的加工和各家券商一通吹捧之后,可以让企业短期内在资本市场上市值有所增长,但是对企业长期的核心竞争力却是巨大的伤害。我们可以看看用友网络在上述方面是否在财报数据上有所体现。

例如,用友公布的云负债和云订阅这块的数据值得推敲。

 

合同负债是国内外SaaS厂商披露云订阅预期的指标,众所周知,云服务增长越快,云合同负债应相应增加。

然而从公布的数据看,虽然用友的云收入大幅增长(+130% 同比),对外宣称订阅业务大幅增长,但是非常令人困惑的是,与此同时,云合同负债增长不大。

软件业务更是有所下降(-4% 同比)。但是,重点来了,总合同负债(=云合同负债+软件合同负债)不变,20亿,而且还能连续4个季度,非常稳定的维持20亿左右,令人赞叹。

 

换句话说,作为一家正处于软件到SaaS业务转型期的企业,合同负债原本应该与业务增长成正比。而用友网络在营收大幅度增长的同时,合同负债却处在原地踏步,不由得让人质疑其收入增长的可持续性到底有几分。

管理和研发费用:加大研发投入就是大幅消减研发费用?

根据年报里的内容,管理层说在产品研发方面,公司持续加大研发投入,但是实际的数据却是另外一回事。

 

为了让利润数字好看一些,管理层是没有底线的。

根据财报数据,2020年用友网络研发费用14.6亿元,同比下降10.5%;而管理费用9.59亿元,同比下降31%。这两项费用的下降反映出去年用友网络的净利润情况实际上很糟糕,需要大幅降低员工福利来让财报数据更好看一些,尤其是缩减研发费用。

可是,2020年可以说是中国云计算发展最重要的一年,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云计算成为各行各业企业必备的基础设施,根据各家公司的财报,去年阿里云、金山云、Ucloud增速都超过60%,华为云虽然没有公布具体营收数据,但是从华为近期对云计算业务的重视情况看,增速比其他厂商只高不低。

可以说中国云计算行业已经进入黄金发展期,云计算企业迎来了最好的机遇,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应该做的是大胆投入,快速扩张,而不是舍本逐末为了短期的利润数据好看一些就消减员工福利,降低研发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