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ng Kong
  • Daily

【恒瑞控股子公司新晨】重锤将至 |白马股失色 |至暗时刻 |

11 月 3, 2022 公司

一份公开的法院判决文书显示,浙江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某因接受药企贿赂近300万元,被判刑7年。其中,七成回扣来自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晨医药”),而新晨医药正是恒瑞医药全资子公司,主要业务即为替恒瑞销售药品。

“行贿门”一出,舆论哗然,根本不敢相信恒瑞医药也会行这般“手段”。原因一是恒瑞是国内药企龙头,常理推测出于风险考量也不会公然“带金销售”。其次,恒瑞一直标榜自己是“迈向全球一线创新药”巨擘,既然是创新药,又何至于需要用“贿金”开路?

然而,真相往往打脸,并且flag立得有多招摇,这脸打的就有多生疼。

看来,“医药头马”这次真的马失前蹄。

不过,据朱虚侯了解到的可靠信息,此次“行贿门”事件曝光对恒瑞打击很大,恒瑞已下决心切割,将在短时间内实行全产品线取消“带金销售”,倒逼营销合规转型。业内人士分析,作为国内药企龙头,恒瑞一旦开启“合规化”进程,势必将对行业产生不小震动。

01 一支麻醉剂,25%的价格吃了回扣

左布比卡因,很多人听都没有听过的名字,实际上是一种麻醉注射剂,在一份新晨医药的销售表中,标价20元,而其中反还给医生的回扣金额即达5元,即有25%的费用被吃了回扣。

在2017年2月至2019年6月期间,新晨医药销售的酒石酸布托啡诺注射液等5款药品被丽水市中心医院麻醉科使用,在签订采购协议中,江苏新晨公司抬高了每一支药水的采购价格,然后再送给雷某回扣款共计2360000元,雷某收受后,将部分回扣上交麻醉科,剩余部分归个人所有。

图:5种药品中标价与回扣费用的占比,平均每支药水给医生的达到19%。(图自网友“齐恒辉”)

浙江丽水所披露的这起公立医院医生受贿案,主要行贿方,正是恒瑞医药的子公司新晨医药有限公司。

雷某是浙江省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从2014年6月开始至2019年9月的5年间,雷某利用职务便利,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回扣共计6744660元,其中上交医院3429832元,余下3314828元归个人使用。

医药公司销售代表为了和雷某搞好关系,让其科室维持和增加药品使用量,新晨医药的3名员工先后给了雷某40.8万元的“感谢费”。

无独有偶,除上述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某案外,新晨医药还涉入另一起案件。

2020年1月,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07年至2019年间,自然人连某利用担任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育英儿童医院、第二临床医学院副院长、院长的职务便利,为企业和个人在药品、耗材及设备等销售谋取利益,累计受贿220余万元。

细节显示,在2010年至2018年间,连某为新晨医药在药品销售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10次收受新晨医药区域经理孙某给予的人民币43万元、价值2万元的加油卡、金条一根、2000美元及虎头金饰品等有价物件。

原本以为这是一起孤立事件,深究下来发现,浓眉大眼的恒瑞却早已是个中老手。

恒瑞旗下有26家控股子公司,其中大多数是研发、生产企业,唯有2家是销售公司,除了新晨医药,另一家销售公司江苏科信医药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信医药”)也被发现涉案“带金销售”。

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发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15年春节至2018年春节期间,被告人姜某利用担任盐城市大丰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的职务便利,在药品采购以及合理用药的监督检查上为科信医药谋取利益,先后7次非法收受该公司大丰地区业务员李某贿送的现金,合计人民币28000元。

图:恒瑞医药旗下2家销售公司

一份公开的法院判决文书显示,浙江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某因接受药企贿赂近300万元,被判刑7年。其中,七成回扣来自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晨医药”),而新晨医药正是恒瑞医药全资子公司,主要业务即为替恒瑞销售药品。

“行贿门”一出,舆论哗然,根本不敢相信恒瑞医药也会行这般“手段”。原因一是恒瑞是国内药企龙头,常理推测出于风险考量也不会公然“带金销售”。其次,恒瑞一直标榜自己是“迈向全球一线创新药”巨擘,既然是创新药,又何至于需要用“贿金”开路?

然而,真相往往打脸,并且flag立得有多招摇,这脸打的就有多生疼。

看来,“医药头马”这次真的马失前蹄。

不过,据朱虚侯了解到的可靠信息,此次“行贿门”事件曝光对恒瑞打击很大,恒瑞已下决心切割,将在短时间内实行全产品线取消“带金销售”,倒逼营销合规转型。业内人士分析,作为国内药企龙头,恒瑞一旦开启“合规化”进程,势必将对行业产生不小震动。

01 一支麻醉剂,25%的价格吃了回扣

左布比卡因,很多人听都没有听过的名字,实际上是一种麻醉注射剂,在一份新晨医药的销售表中,标价20元,而其中反还给医生的回扣金额即达5元,即有25%的费用被吃了回扣。

在2017年2月至2019年6月期间,新晨医药销售的酒石酸布托啡诺注射液等5款药品被丽水市中心医院麻醉科使用,在签订采购协议中,江苏新晨公司抬高了每一支药水的采购价格,然后再送给雷某回扣款共计2360000元,雷某收受后,将部分回扣上交麻醉科,剩余部分归个人所有。

图:5种药品中标价与回扣费用的占比,平均每支药水给医生的达到19%。(图自网友“齐恒辉”)

浙江丽水所披露的这起公立医院医生受贿案,主要行贿方,正是恒瑞医药的子公司新晨医药有限公司。

雷某是浙江省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从2014年6月开始至2019年9月的5年间,雷某利用职务便利,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回扣共计6744660元,其中上交医院3429832元,余下3314828元归个人使用。

医药公司销售代表为了和雷某搞好关系,让其科室维持和增加药品使用量,新晨医药的3名员工先后给了雷某40.8万元的“感谢费”。

无独有偶,除上述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某案外,新晨医药还涉入另一起案件。

2020年1月,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07年至2019年间,自然人连某利用担任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育英儿童医院、第二临床医学院副院长、院长的职务便利,为企业和个人在药品、耗材及设备等销售谋取利益,累计受贿220余万元。

细节显示,在2010年至2018年间,连某为新晨医药在药品销售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10次收受新晨医药区域经理孙某给予的人民币43万元、价值2万元的加油卡、金条一根、2000美元及虎头金饰品等有价物件。

原本以为这是一起孤立事件,深究下来发现,浓眉大眼的恒瑞却早已是个中老手。

恒瑞旗下有26家控股子公司,其中大多数是研发、生产企业,唯有2家是销售公司,除了新晨医药,另一家销售公司江苏科信医药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信医药”)也被发现涉案“带金销售”。

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发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15年春节至2018年春节期间,被告人姜某利用担任盐城市大丰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的职务便利,在药品采购以及合理用药的监督检查上为科信医药谋取利益,先后7次非法收受该公司大丰地区业务员李某贿送的现金,合计人民币28000元。

图:恒瑞医药旗下2家销售公司

恒瑞医药全称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医药创新和高品质药品研发、生产及推广的医药健康企业,创建于1970年,2000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截至2019年底,共有全球员工24000余人,是国内知名的抗肿瘤药、手术用药和造影剂的供应商,也是国家抗肿瘤药技术创新产学研联盟牵头单位,建有国家靶向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博士后科研工作站。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2.9亿元,税收24.3亿元,并入选全球制药企业TOP50榜单,位列第47位。

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恒瑞医药陷入“行贿门”的丑闻。

根据多家媒体基于判决书的报道,浙江省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医药代表财务,以及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回扣,日前被一审判决受贿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7年,处罚金80万,追缴违法所得331万。而恒瑞医药的全资子公司(并入上市公司年报)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就是主要行贿方之一。

恒瑞医药2016年—2019年的年报,销售费用分别为43.5亿元、51.9亿元、64.6亿元和85.2亿元,呈现逐年大幅增长趋势。

行贿事件被曝光后,2020年5月12日恒瑞医药发布了澄清公告,称该事件是子公司员工个人行为,严重违反了公司管理制度,但也反映出公司管理方面 存在漏洞。目前,相关人员已离职,子公司责任领导已被调离岗位。公司及公司 董事、监事、高管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目前不存在相关诉讼。今后,公司将吸 取教训,加强对子公司的合规管理,杜绝此类事情发生。

服务热线 more>>

金融报道 more>>

江苏农金 more>>

上市公司 more>>

江南文脉 more>>